<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脾气别扭,像只坏脾气的猫,略微逗弄过头了,便恶狠狠的亮出爪子,但只要你稍微后退一步,肯为他顺顺毛,他就哼哼唧唧的亮出肚子来给你摸。

    明明已经软成一团,还要表现出我超凶的假象。

    但这副姿态在外人看来便有些嚣张了,在场的三人都从未被这样顶撞过。

    姜子克出生就是太子,除了母后和父皇,没人敢给他脸色看。

    莫凛莫云虽然家里不怎么让人顺心,但是他们都是正正经经的嫡子,莫凛又心生七窍,自小便没有吃过亏。

    林乱也不是一时冲动,他料想过他们身份可能不低,但是他这两天已经在姜子瀚那里混的如鱼得水。

    他是个绝不会浪费别人一点纵容的人,只要他察觉到了你对他的纵容,他就会毫不客气的在你容忍的最大范围之内放肆,所以在外人看来会觉得他是实实在在被人捧在手心里的。

    但他其实明白,姜子瀚远远没有那么喜爱他,随便一只猫一只狗都能得到这样的宠爱,他依旧不是不可替代的。

    但他觉得,这是他可以放肆的范围,所以,能嚣张就嚣张,没必要忍气吞声。

    莫云动了一下,他原本是两脚分开站立,单手举剑的标准姿势,一丝不苟,一看就是经过了千万次的练习才形成的习惯。

    林乱警惕的看着他,不会是恼羞成怒了吧,他想着,忍不住又后退了一步,他身后就是美人榻,他又过于紧张,一不小心就跌坐在了上边。

    但是莫云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直接令剑入了鞘。

    他微微低了低头。

    “此事是家兄的不是,在下先行赔罪,但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他抬头看着林乱,目光锐利。

    “要留下家兄一只手,阁下未免有些过分了。”

    而榻上的莫凛清醒了一些,刚刚听见这小家伙的狂妄之言他是有些好笑的。

    这种说话不过脑子的家伙,如果没有强势的背景,就算是不管他,未来也不会很好过。

    就算是他,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十分谨慎,四处逢迎,哪个也不会贸然得罪。

    罢了,左右是他的不是,给他一个小教训,先揭过此事。

    林乱正好在他前面。

    他揽过林乱的脖子,调笑道。

    “这可不能答应你,我的手可还要用来画美人。”

    世人皆知,狂生极善丹青,但很少画山水和花鸟鱼虫,只喜欢画美人图,他笔下的,无一不是姝色无双的美人,往往一副美人图都能卖出天价。

    林乱闻言转过头,看着他。

    莫凛原本带着笑意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这才看清林乱的长相。

    他睁大了眼,一双狭长的狐狸眼都添了几分惊异的意味,喃喃道。

    “美人。”

    他声音太轻,以至于除了离他那么近的林乱,其余屋内俩人都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

    林乱打开他的手,脸色不是很好,他倒没想到那个美人是在指他,他只是单纯不喜欢别人随随便便碰他,他从小就生的好,小时候那个见了都乐意碰碰他,摸摸头,摸摸手。

    所以他讨厌极了别人碰他,自打懂事开始就不许别人随便碰他,周烟带他出去就极为注意,省的这小霸王又开始发脾气。

    “别碰我,谁管你要做什么,你赔我的鞭子。”

    “这好办,莫云他鞭子多得很,我去给你拿几根。”

    莫云闻言皱了皱眉,略带不满的看了眼莫凛,但到底是没有吭声。

    林乱又把头扭了回来,语气已经缓和了很多。

    “真的?”

    “真的。”

    莫凛又凑上前。

    “我不仅赔你的鞭子,要是你能让我画一下,我就再给你一柄好剑。”

    “画画?”

    林乱蹙眉,有些意动。

    “就给你画一会儿。”

    莫凛倒是不在意,有一会儿就有两会儿。

    “一会儿就一会儿,你是哪家的公子?那日得了空,我去找你。”

    “我是林家的。”

    莫凛愣了愣,他所熟悉的几家有些名气的林姓,都不记得有林乱这么一号人。

    “哪个林家?”

    林乱想了想,又补充道。

    “林越之是我哥哥。”

    “你是林尚书家里的?林尚书家的我都见过,没记得有你。”

    林乱倒是不避讳。

    “我跟娘去年刚刚回林家,没什么人知道。”

    莫凛只听这一句就明白了,这些事情他见得多了,自然也就知道林乱应该在林府里不太好过。

    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子竟也来了冬猎,身上穿的还是名贵的妆花缎,这就耐人寻味了。

    一个庶子,还是生的十分好看的庶子,身上到底有什么可被图谋的呢?

    也就只有他自身了。

    可这又关他什么事儿呢?

    莫凛笑了笑。

    “那就说定了,改天我去给你送鞭子。”

    “知道了知道了。”

    林乱对着他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丢下那半截鞭子,起身出去了。

    帐子里就只剩了姜子克三人。

    莫凛对着两人耸了耸肩。

    “脾气可真够坏的。”

    姜子克调笑道。

    “莫凛,你不是向来只画美人的吗?怎么,现如今要开始画旁的人了?”

    “不,我还是只画美人,刚刚那个人,可不就是少有的美人,画的时候,画成女人就是了,我可跟李湖他们约好了,谁的美人图最美,就将艳双楼的花魁给谁,若是将他画上去,准能得魁首。”

    他又躺了下去,流露出些惋惜。

    “可惜了,生的这般艳色,却是个男人。”

    姜子克倒也没有反驳,莫凛的感叹,他也是赞同的,若是个女子,娶回去当个侧妃也是好的。

    只有莫云在一旁皱起了眉。

    “哥哥,你少跟那些人胡闹为妙,父亲已经对你颇有微词了。”

    姜子克和莫凛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摇了摇头。

    莫云就是性情太过耿直,死板的像个顽固不化的老头儿。

    林乱弄坏了鞭子,饭也没有用好,灵芝她们又忙的很,没工夫哄他玩,他就只能闷闷不乐的坐在栏杆那里。

    一脚一脚的踢着地上的石子。

    有人突然从他背后蒙住了他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

    林乱撇撇嘴,连声音都不掩饰一下,是生怕他猜不出来吧。

    “姜子朔。”

    姜子朔放开手,也坐到栏杆上,和林乱肩并肩。

    “你做什么呢?”

    “没做什么,就是无聊。”

    姜子朔学着他踢地上的石子,赞同道。

    “这确实没什么好玩儿的,刚来一天就出了事儿,什么也不能干,跟他们用膳也用的不痛快,吃个饭都要那么长时间。”

    他又踢出去一颗石子,踢得比林乱的远些,他得意的冲林乱笑。

    “我改天带你到我外祖父那里玩儿,让小舅舅带我们去军营,那里好玩儿,可以骑马赛马,还能玩小弩弓。”

    “真的?有枪吗?戏班子里那样的红缨枪,能玩吗?”

    “有枪,那可比戏班子里的好看多了,可以随便玩儿,就是太重,你不一定能拿的起来,但是那里还有好多别的好玩儿的。”

    林乱没去过军营,心里痒痒的很,一口答应。

    “行,那你去的时候叫上我。”

    他这时候也高兴起来了,又跟姜子朔在一起,有了玩伴,心思也就活络了。

    “外面下雪了,我们去骑马,在林子边上看看,那有一大片空地,我们在那里堆个雪人。”

    姜子朔也有些兴趣。

    “雪人?我见宫里那些宫女堆过,我们现在趁着天还亮快些出发。”

    林乱越想越好,拉着姜子朔就要走。

    姜子朔反手拉住他。

    “等等,我去拿两件斗篷,你在这等着我。”

    说完,不等林乱回答就沿着走廊迅速跑走了。

    不一会儿就抱着两件斗篷回来了,身后隔着老远还追着一个宫女,看样子年纪不小,应该是从小照顾姜子朔的。

    “殿下您慢点,别摔着了。”

    “我才不呢,姑姑您回去吧,我用不着别人看。”

    宫女急了。

    “这可万万不能,让侍卫和您一块儿去吧,要不然娘娘知道了,一定饶不了我。”

    姜子朔单手撑着栏杆翻了过去,递给林乱一个斗篷。

    “快,我们快走。”

    说着他给林乱胡乱系好斗篷带子,又自己抱着另一个斗篷,拉着林乱跑走了。

    林乱平日里也是玩惯了的,对这种套路熟的很,知道有人跟着,玩儿的一定不尽兴,不用教就跟姜子朔一起跑到栓马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