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莫云与莫凛是双生兄弟,连相貌都几乎一模一样,性子却天差地别。

    一个放荡不羁,风流成性,因为十六岁时,初初下场就蟾宫折桂,红袍加身,一举成名,素来行事都有些出人意料之外,但确实才华无双,通五经,贯六艺,才高于世,世人唤狂生。

    另一个却寡言少语,冷静自持的可怕,素来低调,在外也没有哥哥那么出名,以至于不少人都不知道莫家的状元郎还有一个双生弟弟。

    依那莫凛的性子,就算是不耐宴会的沉闷无趣,自己跑到侧账找乐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毕竟,莫云虽然守礼,十分可靠,但是却因为是长兄,所以有些顾忌,对自己的哥哥言听计从,百依百顺 ,要靠他让莫凛乖乖坐在那里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时候说要去找莫凛,莫云还是十分积极,他说不得,姜子克总可以说。

    主帐和侧账离得不远,太子姜子克和莫云只走了不过百米就到了侧账门口。

    莫云侧身上前两步,要为姜子克掀起帐子的门帘,就在这时,侧账里传出来小几被打翻,瓷器碎裂的声音。

    莫云脸色变了变,气势有一丝凌厉,他向来没什么情绪表露,现在这样的细微变化已经相当罕有。

    他难得失了态,顾不得姜子克,直接大步进去了,门帘落下的那一刻,利剑同时出鞘。

    而那边的林乱第一鞭落了空,只掀翻了榻边的小几,堪堪擦过莫凛的眼角,留下一道细细的伤口,正渗着血。

    林乱挣脱莫凛的怀抱,站起身,气急败坏,他高高抬起下颌,这个动作旁人做来总是倨傲,让人心生反感,但是林乱做起来就有些赏心悦目,让人忍不住娇惯他,将所有的一切都捧到他面前。

    被林乱挣脱怀抱,推倒在榻上的莫凛眼神还有些迷茫,若是细细闻,还可以闻到他身上带着浓烈的酒气。

    林乱瞳孔缩了缩,狠戾的抿了抿唇,而后高高举起鞭子,狠狠的对着莫凛抽了下去。

    但是,这一鞭也没有落到实处,鞭子还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剑给斩断了。

    莫云看也未看,凭着本能挥出一剑。

    这一剑杀气腾腾,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而去,剑如君子,他却用出了大刀的煞人气势。

    刚刚斩断鞭子,他就稳稳的把住了剑柄,不让它继续随着惯性砍下去。

    绕是如此,林乱还是下意识的将手放在胸前抵挡,因为惯性,还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他头发经过这一番折腾,也有些松散了,但是他头发柔顺,这时候也柔柔贴贴的,明明是行恶的那一个,却有些楚楚可怜了。

    今日不出猎,原本灵芝也没有把林乱的头发编的太紧,怎么舒服怎么来,经过刚刚的一番活动,林乱出了些汗,头发随着汗水贴在脸颊和脖颈上,随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

    平白无故多了几分色气,直让人不敢去瞧,多看两眼就一不小心红了脸。

    林乱恶狠狠的盯着来人,不甘心的死命咬着下唇,咬的下唇红艳艳的。

    像只虚张声势的猫,明明是生长利爪的,却因为漂亮的外表而显得无害了,于是连恶意都显得分外动人,让人忍不住纵容,轻轻掀过他的无礼与放肆。

    莫云不知为什么就这么想到,只是他立刻轻微的皱了皱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做错了事,就要承担责任,既然选择了打破规则,就该受到惩罚。

    他的剑还横在林乱面前,他的剑和那些喜好附庸风雅之人的一样,都是华丽的剑鞘,流畅好看的剑身,剑鞘上还嵌着宝石,观赏的功用要多过实用。

    这样的剑多是那些富贵子弟拿来玩耍装饰的,很难想象,那样骇人的一剑竟然是一个华服青年用这样的一把剑使出来的。

    至少林乱以前见过这样的剑,但是那些剑都从未真正出过鞘,见得多了,反而忘记了,这原来也是一件可以伤人的凶器。

    林乱心里很恼怒,这直接表现在他起伏的胸膛上,他喘着气,手里紧握着鞭子手柄,依旧恶狠狠的盯着那个青年。

    如果他的鞭子还完好,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一鞭甩上去。

    姜子克这时也掀开帘子进来了,见到莫云和林乱的对质的场面,愣了一下。

    莫云见到姜子克微微低了低头。

    “殿下。”

    姜子克紧缩起眉头,扫视屋里,小几被掀翻,瓷器碎片满地都是,莫凛躺在榻上,扫过林乱的时候他顿了顿。

    “这是怎么回事?”

    莫云的回答依旧很简洁,一句多余的解释都没有。

    “他对莫凛挥鞭。”

    林乱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吭声,这几人显然都是一伙的,他肯定吃亏。

    躺在榻上的眼神迷茫的莫凛这才清醒了过来。

    莫凛揉着太阳穴,支起上身,眼前还有些朦胧。

    他这次出猎偷偷带了两个歌妓,他平日里玩闹多了,今日又喝多了点酒,脑子就有些昏沉。

    刚刚只见一个朦朦胧胧的青色人影,他只觉得是给自己添香的红袖,想也没想就抱了上去。

    现在看来,却是个不知为什么闯进来的年轻小子。

    他抱惯了女人,虽然一起玩的人不少都男女通吃,他也没什么偏见,但他只抱女人,搞不懂硬邦邦的男人有什么好。

    他揉着额头,眼前还是不甚清晰,只模模糊糊的看见人影。

    索性闭了眼睛,笑道。

    “我是有些醉了,看岔了人,你这小家伙倒也是暴脾气,不就是抱了你一抱,至于那么大火气,连东西都摔了还想用鞭子抽人这就有些过分了。”

    他顿了顿又道。

    “再说,你自己闯进来这回事我还未追究,这事就这么过去,你现在离开,我还能不追究,当做没有发生。”

    林乱一手拿着断掉的鞭子,一手捂着脖子,紧锁着眉头,一双眼睛里冷冷的看向莫凛,冷哼了一声,怒火中烧。

    说话的口气充满了挑衅之意。

    “想我离开,可以,先把你的手留下来一只。”

    他刚到手的新鞭子就那么被毁了,这回事没那么容易就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