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灵芝吓了一跳,她没有防备,冷不丁被抱住,差点就弹出了袖子里的匕首。

    “怎么了?”

    她脑子里迅速略过一系列的猜测,可今天林乱几乎都在外边,没打碎玉石挂件,也没闯什么大祸。

    林乱将脸贴在她的脊背上,躲在她后面探头探脑。

    “我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自从他穿越之后,他就对这些东西保持着敬而远之的态度。

    毕竟连他死了一回的人都能站在这里,那么世界上有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以前他没有多想,这时候越想越是那么回事儿,他收紧了手臂。

    在二皇子府这些日子他吃的好,玩儿的也好,像抽条的竹子,个子窜了一大截,比灵芝还高出半个头,他的身量已经初初长成。

    他整个人缩到灵芝后边,头缩不回去,索性把下巴垫在灵芝的肩上。

    灵芝抓着他今早儿缠着她编的蛮夷辫子,硬生生把林乱从她身上扯了下来。

    那辫子编起来麻烦的很,但是很好看,头发总共分出十六束,分别用不同的手法编好,一束绕过前额,权当了抹额,其余的辫子跟余下的头发一起束起,缠在头发里,灵芝给林乱总共编了也没多少回。

    林乱珍惜的很,灵芝管着姜子瀚身边大大小小的事情,很少有空花上一个多时辰编一个哄小孩子玩的辫子。

    这时候灵芝刚刚捉住林乱的辫子,林乱怕辫子抓坏了,就赶紧松开灵芝,顺着灵芝的力道转到她前边,可怜巴巴的看着灵芝。

    灵芝忍不住笑了出来,她摇着头。

    “你这长大了可怎么办,缠着要人编辫子,因为怕鬼就躲在人后边,看哪个官家小姐愿意嫁给你,哪个官家小姐会愿意给你编辫子,哪个官家小姐愿意要一个怕鬼的没用相公。”

    林乱难得有些赧然,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抓着自己的辫子,小心翼翼的整理好,轻哼了一声。

    “我才不要不给我编辫子的女人,我也不要怕鬼的女人。”

    灵芝看的好笑。

    “那你要个什么样儿的?”

    林乱笑了,抓着鞭子跑出老远,才回过头,做了个鬼脸,大声喊道。

    “就要灵芝这样的,娶回去天天给我编辫子。”

    灵芝听了就皱了皱眉,脸却烧红了,她摇了摇头,带了几分嗔怒道。

    “不害臊,这孩子,净胡说八道。”

    但灵芝忍不住看着林乱背影,有些失了神,林乱初初长成还带着几分少年纤细的身形被勾勒的十分好看。

    长腿窄腰。

    灵芝暗暗想道,这般鲜活的倾城色,莫说是编个辫子,就是以一座城池来换,也绝不过分。

    前面的林乱跑出了老远,他觉得使了坏,就像所有恶作剧成功逃跑的孩子一样,心里充满了恶作剧成功的喜悦还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他一下子跑出来很远,越往前人越少,再走就不敢了,硬是在半路上拽了个小太监,一路拖到姜子瀚的帐子里,到了帐子里还不许别人走,直到灵芝过去,才肯放开人家的袖子,愁眉苦脸的小太监立刻眉开眼笑的放下林乱塞给他的一盘瓜果,一溜烟跑了出去。

    晚上,林乱还赖在姜子瀚这里,怕姜子瀚赶他走,提前上了床,乖乖的缩在床里面,露着一双眼睛在外面,瞧姜子瀚。

    姜子瀚刚刚沐浴完,正坐在旁边,灵芝在替他擦头发,看见林乱忍不住笑了。

    “看你那副样子,伸手要好处的时候就知道装乖了,平日里也没见你对着府里的花木鱼兽手软。”

    林乱装作没有听见,动也不动,只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姜子瀚。

    今天姜子瀚吩咐,多加了两个炭盆,屋里温暖的过分了,即便不盖被子也没有多少凉意。

    林乱也没有到处胡乱放脚,姜子瀚躺在床上,隐隐有些后悔。

    但是即便晚上脚不凉,林乱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又想起了白天阿撒洛的事儿,一直惦记着。

    “殿下。”

    姜子瀚也还未入睡,林乱试探的叫了一声,他就应了。

    “何事?”

    “殿下您听说过阿撒洛吗?”

    “阿撒洛?”

    姜子瀚皱了皱眉,猜到林乱大抵是看了什么神怪异志,半夜想起来睡不着。

    “我曾在一本古籍上见过这个名字,你在府里的藏书阁里见着了?那本古籍讲了些神乎其神的奇闻异事,闲来无事看看当做消遣即可,不可当真。”

    林乱咬着手指甲想了想,既然是连书上都有的名字,那说不定这名字在苗疆很常见,那孩子说不定有些精神问题,知道自己娘亲是苗疆人,所以就拿了这个当名字,以为是自己娘亲给起的。

    他这么一想,一下子就轻松了,困意也上来了,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不一会就睡了。

    只有姜子瀚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黑着眼圈,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帐子,准备吩咐灵芝明天就将那新加的炭盆去了。

    “灵芝灵芝,你看我的头发。”

    灵芝只好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旁边的小丫头,回过头看林乱的头发。

    林乱的辫子被歪歪扭扭的编了一半,散了开来。

    他头发黑的很,也柔顺,摸起来舒服的像摸一匹上好的绸缎,比那些整日精心养着头发的富家小姐还要好上三分。

    半披着头发也好看的很。

    林乱横了一眼旁边跟着他的小丫头,表情恼怒。

    “都是这笨丫头,编个辫子也不会,白当了那么多年的姑娘家,也不知道小时候怎么梳的头。”

    那小丫头只顾着用手捂着嘴吃吃的笑。

    “灵芝姐姐你可不要听他胡说,都是他,自己要好看,爱俊俏,我明明不会编这蛮夷人的辫子,偏偏缠着我给他编,一个编不好就翻了脸。”

    那小丫头也大胆,和林乱一般大,平日里就喜欢和林乱没大没小瞎闹,这时候也用帕子扔到了林乱身上,斜了他一眼,故意甩了不存在的水袖,用唱戏的腔调哀怨道。

    “真真是公子无情。”

    那边的灵芝已经拿起了旁边的人递过来的梳子,绕到了林乱背后,替他把头发都解了开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没个规矩。”

    那小丫头嬉嬉笑笑着跑走了,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林乱。

    林乱正蹲在栏杆上,抱住柱子生闷气,见她还回头冲他笑,赌气一般冷哼了一声,把头侧向一边。

    侧头的时候忘了灵芝还在给他编辫子,扯得头皮一阵刺痛。

    灵芝按住他的头,把他摆正。

    “那丫头说的也没错,哪个像你这样爱俊俏,今日又不出去冬猎,在家里那么好看给谁看。”

    林乱有些恹恹的,抱着柱子有些委屈。

    “怎么就不能去打猎了呢?”

    “出了那些事儿,怎么还敢让你们出去,打猎的还有那几个皇子呢,皇上不会冒险的。”

    “都是谁出了事儿啊?本来玩的好好的,怎么就出了事。”

    他嘟嘟囔囔的。

    灵芝耐心的给他理顺头发。

    “听说是吏部尚书的嫡子,还有王大人家里的庶子,再有就还是吏部尚书的庶子。”

    灵芝理顺了头发,又给他从头编了起来。

    “听说那庶子,是苗疆女子生的,苗疆那些东西,总是有些怪异。”

    阿撒洛,那是阿撒洛,他死了。

    林乱跟阿撒洛也就见了两面,谈不上什么伤心,顶多叹两声。

    他有些不真实感,不仅仅是因为身边一个人突然死了,也因为不太相信。

    阿撒洛昨天还轻轻松松的抓着一只黑瞎子,这样的人,会死在黑熊手里吗?

    没等林乱细想,灵芝就给他固定好了前额的辫子。

    “你今日可不要乱跑,今日虽然不冬猎,但是宴席还是要摆的,众位大臣和皇上就在里面。”

    她抬了抬下巴,示意不远处的大帐。

    又指了指不远处连通着的一个帐子,这帐子都是好几个连通在一起,中间用帘子隔开。

    那边的帐子和主帐也都是连通着的。

    那里也摆着宴席,本来是专门防备着有什么突发情况的可以快速顶上去,也是防着席位不够。

    但是总有不爱热闹的人过去坐着,久而久之,就变成了一个默认的清净之地,在席上醉酒或者累了的人也总是喜欢到那里的榻上躺一躺。

    “待会得了空,想吃东西了,就去那边的席位去吃点东西,那里没有什么人去,规矩少,都是给躲清闲的人准备的。”

    灵芝知道林乱不喜欢那些太拘束的地方,以前在府里宴客,林乱不愿去,又想吃好吃的,灵芝就专给他在屋里摆一桌,摆的都是林乱爱吃的,和平日也差不多,就是比平日多上一些。

    而皇家的规矩总是最多的,也最容易得罪人。

    再说林乱本身也太惹眼了,去主帐的宴席上,说不准就有什么麻烦。

    林乱被这一通打乱,也就忘了那阿撒洛。

    眉开眼笑的应了一声,就跑开了,直接朝着灵芝刚刚指的帐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