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缩着身子很久,手脚还是冰冰凉凉的,没有知觉。

    他跟姜子瀚一人一床被子,离得不算近,但是两床被子都是紧挨着的。

    “殿下,殿下。”

    林乱很小声的喊了姜子瀚两声,比起喊人更像是试探。

    姜子瀚没有动静,只能听见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睡着了,林乱骨碌碌转了转眼珠,悄悄把自己的脚往姜子瀚那边伸过去。

    他刚开始是偷偷伸出自己的被子,放到姜子瀚的被子里面,不碰着他,只掩耳盗铃一般悄悄放在旁边,姜子瀚正是火气最旺的时候,像一个大火炉,就算只是靠近,也能感受到很明显的热度。

    林乱满足的喟叹了一声,不知不觉他就忍不住得寸进尺的将自己冰冰凉凉的脚贴了姜子瀚的大腿上去。

    林乱刚刚碰到姜子瀚,姜子瀚就猛清醒过来,抓住他的脚踝。

    林乱下意识挣了挣,没有挣开。

    姜子瀚道。

    “老实点,睡觉。”

    紧接着又皱起眉头。

    “怎么那么冰?”

    他这才明白林乱想要做什么,轻笑了一声,因为睡久了,吐字有些混沌,似是咬着舌尖,有些难以言喻的性感。

    “我当是做什么,原来是自己暖不过来被窝。”

    姜子瀚还没有放开林乱的脚踝,手下触感太好,他忍不住摩挲了一下,没舍得放开,反而不着痕迹的将林乱的脚都抓在手里。

    林乱怕痒,当下就忍不住扭着身子咯咯笑了起来,他身体实在是有些敏感了,咯吱窝,脚,大腿都是敏感区,平时婢女侍候他穿衣的时候,他连碰都不教人碰。

    周烟跟碎衣都喜欢挠他痒痒,不用做什么,只是稍微碰碰,林乱就溃不成军的笑倒在榻上。

    林乱小时候不听话,周烟也用这招治他,周烟爱看他小大人的样子,小孩子脾气,周烟不当回事儿,反而感觉有趣,明明自己是生气的,只要一挠他痒痒他就笑了起来,但是笑过了,该哭还是哭的。

    常常是上一秒刚刚还在榻上笑,下一秒就委屈的哭出来,看起来可怜的很。

    后来叫碎衣见了一次,周烟就再也不这样闹他了。

    但是现在长大了,这个毛病还是在,林乱还是怕别人挠他痒痒。

    他笑的歪着身子去抓姜子瀚的手,一不小心抓到了他的下巴。

    姜子瀚下意识就夹住了他的手,林乱笑的没力气,没有挣开。

    他几乎半个身体都压在姜子瀚身上,只好讨饶。

    “我错了。”

    “你说,你错哪了。”

    林乱立刻认真的检讨,他认错态度一向很好,论识时务,他在行。

    “我不该偷偷把脚放你身上暖和。”

    他说的乖,姜子瀚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弯了弯嘴角,只感觉从小到大没这么放松过,不用把一句话的每个字都咀嚼一遍,不必小心翼翼的守着自己的东西,也不必千方百计的谋划来别人手里的东西。

    最大的阴谋诡计也不过是企图偷偷将脚放到他身上暖和。

    姜子瀚突然拉着林乱的脚,直接将他拉进了自己的被子里,他被子里睡了很长时间,暖和的很,只是林乱身上凉,姜子瀚贴着他,感觉倒是蛮舒服。

    只是皱了皱眉,怎么会那么凉,他本来还感觉这帐子里太暖了些,还打算明日就叫灵芝将炭盆撤下去一半,这下子,看来还要多加几个。

    姜子瀚抱的方式就像周烟小时候抱他一样,把胳膊放到林乱头底下,用腿圈住林乱,林乱倒感觉有些别扭,他人大了,就不喜欢跟别人挤在一起,扭了两下。

    他白天活动多了,晚上又老是折腾,这会暖和了,不一会就困倦了,打了几个哈欠,就沉沉睡去了。

    姜子瀚倒是没多少睡意,反而感觉清醒的很,林乱的头就枕在他胳膊上,安安静静,呼吸都打在他的下巴上,有些痒,淡淡的奶香味若有若无的飘散开来,以前倒是没有注意到,他身上还有牛奶的香味,许是点心吃多了吧。

    姜子瀚忽然低头,轻轻的、轻轻的在林乱头顶上吻了一下。

    林乱本来就喜欢赖床,昨晚又睡的迟,醒的时候天都已经大亮了,姜子瀚早就不见了,偌大的床上只有他一个人,他忍不住在被子上打了几个滚。

    好好的被子都弄的皱巴巴的。

    他醒是醒了,但是不想起,就窝在还带着余温的被子里。

    又躺了一会,灵芝才进来,林乱听见有人,扭头去看。

    灵芝摇了摇头,笑道。

    “我还想你要什么时候才醒,既然醒了,就省了我喊你的功夫,快些起来穿衣,用完膳后,就要开始冬猎了,昨个儿你拔了头名,今天也是要先下场,得个好兆头,要是迟了,别人就要先去了。”

    灵芝唬林乱,这可不是能随便换人的。

    林乱听了就蹬了被子,难得有好玩儿的。

    “快快快,我要去下场。”

    急急忙忙穿好衣服,用完膳,又被灵芝按住消了消食,林乱这才得以上马。

    他背上背着箭囊,手里拿着弓箭,灵芝还给他戴了护腕,怕他磨了手,还用上好的绸布给他缠了两圈手心。

    他在周围跑了两圈,活动开了。

    “灵芝,怎么还没有开始?你还说我晚了,就知道哄我。”

    “再等一会就好了,你先去和那些人一起玩玩。”

    她指的是远处原野上聚起来一起骑马热身的一群少年,昨天他们还在一起抢彩头,这时候他们聚在一起,不知道在玩什么,不时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喝彩和叫好。

    其实还远远不到下场的时间,繁琐的祭天仪式还没有结束,至少要再等一个时辰,灵芝之所以早那么多时间,全是害怕林乱使小性子,磨磨蹭蹭,那里知道他今天那么主动。

    林乱也听话,当下就扭转马头,朝他们走过去。

    他其实也好奇,他们到底在玩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