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灵芝,你弄好了没有?”

    灵芝正为林乱整理领子,这是林乱新做的骑装,是上京有名的裁缝用了勾着暗纹的妆花缎裁剪而成的,相当好看,妆花缎本来就稍显花哨,林乱的这个,花纹用了相近的颜色,细细用暗纹勾勒,显得就内敛了许多,但是领口稍显繁复,整理起来比较耗费的时间。

    林乱踮着脚探头探脑的往外看,好像灵芝一松手,他就会飞速奔出去一般。

    灵芝理理他的头发,把他的头掰回来。

    “急什么,车队又不会飞了,老实点,不要动,这个扣子还没有扣好,”

    “我得去看看我的马,二皇子殿下说过的,那匹枣红色的小马是我的了。”

    灵芝叹道。

    “那可是边域蛮族里最上等的马,这几年战火连绵,边贸都停了,弄这么一匹马可不容易,连殿下也不过那么三匹,一匹给了叶战大人,一匹殿下自己收用,剩下这一匹,三皇子殿下再三讨要殿下都没有松口。”

    她心里隐隐有些担忧,这般宠爱,也不是好消受的,福祸相依,这样的盛宠总叫人觉得不安啊。

    灵芝心里想着事儿,手上动作就慢了,林乱看她停了下来,不满的催促。

    “灵芝你快些啊。”

    灵芝扣好最后一个扣子。

    “行了,去吧。”

    林乱吹了声长长的口哨,箭一样窜了出去。

    他出去就先去看自己的马。

    林乱是会骑马的,骑得还很不错,还是碎衣教会的,碎衣爱骑射,自打会走便会骑马,每年都要和郑叔去围猎,比他活的更像个少爷。

    碎衣那时候也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自己还是个半大孩子的时候就偏要教林乱学骑马,周烟劝了几句,没有劝住,林乱就被碎衣拖着每日去马场,周烟起先不放心,跟着去看了几日,发现碎衣心里有数,也就不管了。

    “林少爷,您的马在这呢。”

    一个小厮远远的看见林乱四处张望,就知道他是在找马。

    林乱闻言回头,看见那匹枣红色的马,毛色深红,皮毛光滑,异常矫健,那马才三岁,正是最活泼的时候,不时的甩着缰绳,打着响鼻左看右看。

    林乱见了就喜欢,这是他第一匹马,他的马。

    他上前去,接过旁边小厮手里的胡萝卜,摸着马的鼻子,给它喂了。

    略显粗糙的舌头温温热热,舔的林乱手心有些痒。

    “你倒是心急。”

    姜子瀚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不远处的廊下,他也是一身骑装,平日里略显阴柔的面貌也多了几分英气。

    “跟我来,上车了,我们要出发了。”

    皇室里随行的人还有皇后和各妃子公主,自然是不能骑马,姜子瀚作为皇子,也是要陪着坐马车的。

    林乱抱着马头不撒手,摇头。

    “我才不坐车呢,我想骑马去。”

    姜子瀚摇摇头。

    “那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这路程可不短,骑这么长时间的马,林乱这么娇气的,怕是要把大腿内侧的嫩肉都要磨破了。

    “我不后悔,我要骑马去。”

    林乱已经抱着马不撒手了,他牵着马,到了车队最后头。

    车队走的大道,马车一辆接一辆的过去,随车的有婢女仆人,骑马跟随的基本上都是侍卫和黑甲长枪的羽林卫。

    林乱一个俊俊俏俏的少年郎在其中就分外显眼。

    他身上上好的衣料让人毫不怀疑他家世显赫,绝佳的相貌让人更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这时候,羽林卫整齐的骑马护卫在车队周围,林乱则贴着车队驾马而走。

    车队还未出城,走的很慢,羽林卫也跟着慢,只有林乱毫无顾忌的驱马疾行,手里拿着一根红色软鞭,神采奕奕,嘴角扬起,鲜活的让人不敢直视这样耀眼的美,这就是他为何要跟在最后头。

    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总是惹眼,这时候民风开放,皇家出猎本就是一大盛事,没那么多拘束,两旁的百姓里就有少女对林乱扔过去自己帕子和荷包,即便林乱骑马疾行,扔出去的帕子跟荷包只会被卷入马蹄下,她们也毫不在意。

    他跑马,带起一阵风,经过马车上的帘子被带了起来。

    “公主,您看什么呢?”

    闻言一个穿华服的少女头也不回,撩起来帘子,却只看见那惊鸿一过的人已经跑远了,只留下一个背影。

    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她才回头,眼睛里有着异样的神采,脸上带着红晕。

    “没什么?”

    她放下帘子。

    “知叶,你去问问,刚刚那个纵马的少年是哪家的公子。”

    那头的林乱一直跑了姜子瀚的马车旁边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他驱马跟着车,慢慢走着。

    倒是姜子瀚听见动静撩起了车帘。

    “玩的可尽兴?”

    林乱如实回答。

    “没玩够。”

    姜子瀚还未答话,马车里就传来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皇兄,你在跟谁说话?”

    “我的新侍读。”

    随后又对林乱道。

    “没有玩够也别玩了,外头冷,把马交给马夫,上来吧,这里还有些点心。”

    姜子瀚眉眼间有些阴郁,外头他总觉得不踏实,总觉得有什么不在掌控之中,只有将林乱放在眼前,他才觉得安心。

    林乱也觉得有些饿了,也就顺从的下了马,马车走的慢,林乱还没等姜子瀚吩咐停车,就已经跳上了上去,刚进去他就满足的叹了口气。

    里面暖和的很,让他都有些困了。

    “怎么会是你!”

    林乱闻言也看了过去。

    是三皇子姜子朔,他还是没有束发,编着胡人的辫子,额间戴着抹额,但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戴着的那个了,一副野性不训的样子。

    此时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乱。

    林乱见了姜子朔,心里哽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冷着脸,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径直坐到了姜子瀚身边。

    姜子朔有些讪讪,他自那天起就没见过林乱,脑子里老是想着他眼角那抹薄红,回头想想,他做的得实在是有些不厚道。

    他盯着林乱,不知道做出什么反应。

    姜子瀚抿了抿唇,有些不悦,他又挂上漫不经心的笑。

    “怎么?皇弟认识林乱?”

    姜子朔移开眼睛,眼观鼻,鼻观心,谨慎的回答。

    “见过一次,有些误会。”

    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偏偏怕他这个皇兄,就算是一母所出,他也怕极了,皇兄性子乖戾,凡事从不会让着他,若有一点冒犯都要接受惩罚,说不定因为是他,下手还会更不留情。

    他隐约能察觉,皇兄讨厌他,尤其是母妃护着他的时候尤其厌恶,无论什么事,皇兄好像都针对他,他不知道为什么,还一度十分伤心,等大了一点,他就明白了,皇兄在嫉妒。

    因为皇兄几乎毫不掩饰他的嫉妒,他时时刻刻都好像在说,我针对你,因为我嫉妒你。

    嫉妒母妃偏心他,嫉妒他夺走了母妃所有的宠爱。

    父皇偏爱太子,而皇兄从小养在皇后膝下,皇后有太子这个亲子,对他自然不会关注。

    姜子瀚几乎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他的母妃安妃身上,安妃能够翻身,并不是宫里说的皇上对安妃余情未了。

    谁也不知道,包括安妃,安妃能从冷宫出来,这其实大半要归功于姜子瀚,那时他还年幼,却已经心思深沉,智谋无双。

    他谋划许久,帮助自己的母妃安妃重新获得宠爱,安妃因此得以从冷宫里出来,他兴冲冲的去向安妃请功,话还未说出口,就已经被安妃的冷眼相待凉透了心。

    又过了不过小半月,姜子瀚就得到消息,安妃又有孕。

    他冷笑一声,就全撤了自己为安妃留好的后手。

    至此,母子关系名存实亡。

    安妃不知道,她本来是可以荣宠加身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提防着皇后,还要跟那些年轻漂亮的妃子争宠。

    姜子朔不知道其中缘由,只觉得皇兄和母妃实在是不太亲近,他只道自己母妃偏心确实太过,并不知道自己当初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姜子瀚是想过在他还未出世的时候就除掉他的。

    许是到底血脉相连我,姜子朔其实很想亲近自己这个皇兄,虽然怕,但是逮着机会就往前凑。

    安妃看在眼里,也没有说什么,默许了姜子朔的行为。

    只是姜子瀚通常不会给什么好脸色,好在这些年下来,姜子朔已经习惯了。

    但是今日,皇兄明显有些不悦。

    姜子朔对姜子瀚的一些情绪比常年侍候在他身边的灵芝还要敏感。

    他刚刚虽然笑着,但分明就是不快。

    姜子朔如坐针毡,想不明白为什么刚刚心情还不错的皇兄,一下子阴晴不定的动了怒。

    他想来想去就只有刚刚的林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