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愈加得宠,姜子瀚时常赏他各地进献来的奇珍异宝,连带着在林家的日子也好过了许多。

    不说别的,往年入冬的时候,林府下人送来的木炭总是次一等的货色,又潮又呛,根本不能用,总是要出府去其他的地方悄悄置办,周烟又在府里地位尴尬,林大人只把她和林乱接了回来就抛在了脑后,若是偷偷出府置办东西被人发现,恐怕又得是一场祸事。

    而今年,刚刚入冬,便有小厮送来了上好的木炭。

    吃穿用度也都是上好的了,林府的下人纷纷感叹周烟好命,终究母凭子贵。

    而林乱倒是没什么感觉,他向来对这些没什么概念,只感觉自己这些日子无聊的很。

    在林府被周烟拘束着,在二皇子府还要读书练字,除了吃的方面精细些,也没什么别的好处。

    最近又入了冬,能玩的就更少了,林乱整日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比如今日,他披着斗篷,在走廊上拿着一根不知从哪来的竹竿,一脚踏在栏杆边上,拿那杆子去打旁边一棵腊梅的花枝,也不知他玩了多久,树下都铺满了花瓣,他的头发上、斗篷上也多多少少挂了些花瓣。

    灵芝带着两个小丫鬟路过,看见林乱又在祸害东西,嘴角都抽了抽,这小霸王,在夏天的时候,几乎捉完了湖里价值千金的金色锦鲤,本以为到了冬天能安分点,刚刚开了花的腊梅就又遭了毒手,那可是有个江南来的园丁静心培育的,只养成了两棵一棵在皇宫,一棵在二皇子府,珍贵的很。

    也亏得二皇子殿下宠着他,否则就是长了几个脑袋也不够他掉的。

    林乱见她过来,自己先放下了手里的杆子,唤道。

    “灵芝,我饿了。”

    灵芝闻言便道。

    “还未到饭点,先用些点心罢,等我为二殿下送去骑装就去给你找点心吃。”

    林乱耍赖的捉住她的袖子。

    “好姐姐,我饿的难受,现在就想吃。”

    灵芝一脸为难。

    不等灵芝开口,林乱就先想出了主意。

    “灵芝姐姐,你去给我拿点心,我去给殿下送东西。”

    闻言,灵芝也不多话,将东西交给了林乱,转身去了厨房给林乱拿吃的。

    交给林乱的话,二皇子殿下不会怪罪的。

    林乱就丢下了竹竿子,抱起小丫鬟托盘上的衣服就跑走了。

    到了姜子瀚的卧房,连门都不敲,将门打开就钻了进去。

    屋里燃着暖烘烘的火盆,地上铺着地毯,在摆设奢靡的卧房里,浓烈的龙涎香的香味在屋里氤氲。

    姜子瀚昨晚处理公务处理到深夜,现在又是冬天,他有些贪睡,现在还未起来。

    林乱撩开帐子,将上半身探了进去,他在外面待久了,身上还带着一股凉气,还在睡觉的姜子瀚被吵醒了,朦胧着双眼,看见林乱披着斗篷,满身的雪。

    他伸出手碰了碰林乱红扑扑的脸颊。

    “怎么这么凉?又出去玩雪了吗?”

    姜子瀚又定睛细看了一下,才发现那些雪都是腊梅花瓣,林乱连发间都落了几片腊梅花瓣,鼻尖都是若有若无的腊梅香气,冷冷的,淡淡的。

    随即笑道。

    “你定是去祸害那株腊梅了,我昨个儿看见它开花了,就在琢磨你什么时候会去祸害,没想到今日你就动了手。”

    林乱刚刚不觉得冷,进来这暖烘烘的屋子才觉得手脚冰凉的难受。

    他放下衣服,想了一下,将手塞进来姜子瀚的被窝里。

    塞的急了些,不小心碰到姜子瀚的身体,姜子瀚一个激灵,眼里的几分睡意都消失殆尽。

    林乱连忙拿开,讨好的对他笑了笑。

    “你倒是会捡现成的。”

    姜子瀚眼神深了几分。

    “将斗篷脱了吧。”

    林乱听话的解了斗篷,就那么扔在了地毯上,也没有管,他在家里是不敢这么乱扔的,周烟会说他。

    可在这里,只要姜子瀚不说什么,他就可以为所欲为。

    姜子瀚坐起来,仔仔细细的把林乱头上的腊梅都摘了下来。

    林乱坐在床边的榻上,将手放到被子里取暖,大概是屋子里太暖了,他有些昏昏欲睡。

    “困的话就上来睡会儿吧。”

    林乱闻言犹豫了一下,脱了鞋子,爬上来床,姜子瀚睡在外面,他就跨过了姜子瀚,爬到了里面,跟他抵足而眠。

    手按在姜子瀚腿上的时候,姜子瀚身体僵硬了一下。

    他不客气的躺在了里面,倒是被他吵醒,半坐起来的姜子瀚已经没了睡意。

    林乱往上拉了被子,又觉得身上衣服太厚,不舒服。

    便又爬起来,将身上衣服脱到只剩亵衣亵裤,这才又躺下。

    姜子瀚看着他露出来的细长脖颈,本来已经打算起床,可又鬼使神差的躺了下来。

    他的卧房里,还从没有睡过别人。

    “你知道吗?过几日宫里要去冬猎了,有好玩的,你去不去?”

    林乱强撑着眼睛。

    “去,当然去,给我一匹大马,我要去看打猎。”

    “带你去可以,但你得听我的。”

    “这好办,我听你的话就是。”

    “那好,你去跟你娘说好,我们要去半个月。 ”

    姜子这些日子瀚算是明白了,林乱还是个被母亲管的服服帖帖的小孩子。

    凡事,整日我娘说我娘说。

    林乱已经有些迷糊了,嘟嘟囔囔的。

    “半个月才好呢,半个月不用被说了……”

    他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过了一会,姜子瀚便听见了他均匀的呼吸声。

    那头灵芝拿点心回来,进去之后便看见二皇子头发披散着,一派慵懒之色,比了一个手势,叫她安静。

    姜子瀚压低了声音。

    “我先不起来,你把东西放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