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姜子瀚看见他眼巴巴的看着,有些想笑,在他面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人,那些奴才都战战兢兢,如临深渊,从不敢逾越半分,他一个皱眉,便已经跪下,连跪下的姿态都无可挑剔的标准,那么死板无趣。

    姜子瀚本质上十分忠实于自己的欲望,甚至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比林乱还要任性,他如果下定决心要什么,就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拿到手。

    就像他幼时,母妃得了一只双瞳异色的波斯猫,他和三皇子一母同胞,他和弟弟都想要。

    姜子瀚的母妃进过一段时间冷宫,那正好是他刚刚出生的时候,他从小被养在皇后膝下,直到成了半大少年才回到母妃身边,母妃一直更加宠爱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

    母妃把它给了弟弟,他当时什么都没有说,过了不过一月,他就从父皇那里得了允许,抱回了那只波斯猫。

    那只猫被三皇子养熟了,成天往三皇子那里跑,并且还带着些野性,他摸的时候还会对他伸爪子。

    他不介意它对他伸爪子,却介意极了它往三皇子那里跑,他捉了好几回,勒令他的弟弟不许碰它,不许摸它,更不许随便给它喂食。

    与此同时,每次它跑到三皇子那里,他差人捉回来之后就将它关起来,饿一顿,之后再用上等的鱼子喂食。

    后来,这只波斯猫彻底被他驯养了,再也不会对他伸爪子,会对着他声音绵软的叫,亲昵的蹭着他的小腿。

    如果对什么感兴趣,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要如何弄到手里,若不是叶战首先表现出了对林乱的兴趣,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林乱。

    不谈别的,就算只是相貌,这样的人,即便不是自己享用,做个人情也是有不少人买账的,更何况,他是这样有趣。

    早膳先上的都是不怕凉的,灵芝见姜子瀚到了,才又摆了摆手,一行婢女又端着托盘进来,无声无息的放下,又训练有素的退下,在林乱惊讶的眼神里,又放下整整数十道精致的膳食,此外有各种点心,米膳,粥品三桌,咸菜一小桌。

    林乱以为刚刚那些就已经是全部了。

    食物的香味慢慢氤氲在屋子里,林乱自以为隐蔽的咽了口唾沫,在寂静无声的屋子里十分明显。

    林乱曾在老夫人那里用过一次早膳,他以为林家就已经是极尽奢靡了,没想到姜子瀚这里才是真的奢靡。

    这些东西,林乱几乎都没有见过。

    他光顾着看这些吃的,没有看见灵芝给他使的眼色。

    灵芝着急了,她明明刚刚嘱托完,转眼林乱就忘到了脑后。

    她怕姜子瀚怪罪林乱,上前一步,冲着林乱腰间拧了一把。

    林乱一个激灵,也想起该干什么了,他看了一眼姜子瀚,从桌上拿起了筷子,看了看,挑了一个晶莹剔透的虾饺,举着筷子,送到了姜子瀚嘴边,身后的灵芝吓得手里帕子都要绞破了。

    放到碗里,碗里!灵芝捂着心口,差点就要尖叫出声。

    姜子瀚抬头,看了林乱一眼,没说什么,张口吃了。

    林乱喂的自然,姜子瀚也接的自然。

    “好吃吗?”

    “好吃,你尝尝。”

    林乱眼睛一亮,他站的累了,索性半趴在桌子上,手肘支在桌子上,筷子夹了个虾饺。

    “好吃。”

    他舔了舔唇,突然意识到,他和姜子瀚用了一双筷子。

    姜子瀚用折扇戳戳他。

    “再给我一个。”

    林乱的思路被打断,哦了一声,就又给他夹了一个,顺手也给自己喂了一个。

    姜子瀚眼角眉梢都舒展开,转头对灵芝吩咐道。

    “去给他添双碗筷,拿个椅子过来。”

    姜子瀚从不在这里留人吃饭,他另有待客的地方,这里是他的私人领域,连椅子都只有一个。

    灵芝将惊诧藏在心里,行了一礼,就退下差人拿椅子和碗筷了。

    最后,林乱吃撑了,姜子瀚看不出来,不过他当晚只喝了一碗汤。

    夜深了,书房里陈叔正向姜子瀚禀告事务,他本是江湖人士,为人严谨,因为一些隐秘的原因效力姜子瀚,算是姜子瀚的心腹,不但负责姜子瀚的饮食起居,还帮他处理一些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私事。

    末了,要退下的时候,陈叔实在忍不住多了句嘴。

    “主子,真要让那林家的小公子继续做侍读吗?”

    陈叔眉头紧皱,他对那娇娇气气的小公子实在是印象深刻。

    “左右我又用不着侍读什么事儿,就让他来吧,与其弄些心思深沉的,还不如留下他,至少还省心些。”

    姜子瀚不知道是在解释什么,依他的性子,想做什么是不会说那么多的。

    陈叔沉默了一会,说道。

    “您是主子。”

    “写完了吗?”

    林乱跪坐在小几前,闻言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

    林乱依旧还是姜子瀚的侍读,不过,他不必再研墨,反而被姜子瀚以侍读不可荒废学业为由,又开始读起了书,这简直就是故意不让他好过。

    就跟换了个地方上学一样。

    过了一会,姜子瀚有开口。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林乱又摇了摇头,心里还是想着写到了一半的文章。

    “今天,叶战就要走了。”

    林乱总算回过了头。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了?”

    叶战又不是没有说过。

    姜子瀚勾起了嘴角。

    “没怎么,就是我待会要出一趟门。”

    今天是叶战跟着叶老将军出发的日子,上万将士都要出京,按规矩要祭祀,皇上亲自在百官面前授虎符,为主帅践行,姜子瀚自然也要前去。

    姜子瀚自己入了宫,吩咐林乱在出城大道边上的一处观星台上等候。

    待到上万将士出城,长长的队伍一直蜿蜒到城外,道路两旁都是默默看着的百姓,面带敬意,他们知道,是这些将士,为他们竖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抛头颅洒热血,将残暴野蛮的夷族挡在外面,不让他们的铁蹄踏过这万里山河的任何一寸土地。

    这场景十分壮观,尤其是站在高处,更加震撼人心。

    让人平白多了几分不破楼兰终不还的豪情与悲壮。

    大部队过后,后面一队骑兵骑着马,最前面的那个人带着红翎子,身穿黑色劲甲,英武非常。

    他抬头,对上林乱正好看下来的眼睛,对林乱快速的笑了一下,接着恢复原先肃穆的表情,目不斜视。

    一点看不出以前的吊儿郎当。

    林乱心里忽然动了一下,说不清什么滋味。

    那是叶战。

    “看见了吗?”

    姜子瀚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林乱身边。

    林乱点头,情绪都有些低落。

    “看见了。”

    “那便走吧。”

    姜子瀚转身就走,见林乱不动,又回头道。

    “我吩咐厨子做了你最喜欢的点心。”

    林乱这才露出一丝笑意。

    “晚上我还要吃玉米排骨汤。”

    姜子瀚也高兴起来,他合上折扇,爽快的答应。

    “好,想要吃什么都可以。”

    清晨,天色刚刚蒙蒙亮,周烟的院子里就已经开始忙活起来了,各个屋子里都亮着烛火,两个小厮守在门口远远的向远处看着。

    “哎哎,快去跟主子说一声,少爷回来了。”

    其中一个小厮连忙应声,进了院子。

    等到周烟出来的时候,林乱已经到了。

    她连忙将林乱抱进怀里。

    “来来来,快进屋,娘给你准备了一大桌子好吃的,”

    等到进了屋,林乱在一旁吃着排骨,周烟则在一边看着二皇子的赏赐啧啧称奇。

    “我还没见过这样好的缎子,改明儿,我给你找人做件骑装,你这些日子长得快,去年做的已经有些显小了,你穿青色肯定好看,显得腿好看。”

    她放下那匹布,又拿起一个玉如意,便看,边摇了摇头。

    “这东西是好东西,就是不知道放那,不如银子实在,给你留着当聘礼吧。”

    林乱一口排骨汤差点喷出来。

    他用袖子抹了把下巴。

    “聘礼?娘您没开玩笑吧?我才多大啊。”

    周烟嫌弃的打了他的手一下。

    “刚穿上的新衣服,就知道胡抹又不是没帕子,不上台面儿,出去了可别这么给我丢人。”

    顿了顿才又说道。

    “那里小了?也就你自己,整日不长进,你看看和你一般大的孩子,哪个不是早早定了亲事。”

    林乱在椅子上乱扭。

    “反正你不要给我胡乱定,我要自己看一看再定。”

    “那有这个道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由得你自己选。”

    “反正我要自己看一看。”

    “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乱儿长得这么好看,定要找个好看的夫人。”

    周烟敷衍着顺他的毛。

    林乱这才满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