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灵芝刚刚走,林乱就在门边找了个地方,撩起袍子,坐了下来,鬼才要白白站一个时辰呢!

    林乱只是刚刚坐下,屋里就有了动静,林乱连忙站起来。

    屋里窸窸窣窣的响动持续了一段时间,过了一会,姜子瀚的声音传了出来,不复之前带着几分勾人意味的笑意,反而有了些含混不清的困倦。

    就连姜子瀚这个整天一肚子坏水的人,也显得有些可爱了。

    “灵芝,拿我的袍子过来。”

    林乱心下一喜,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回去睡觉了,他扒在门边往里喊。

    “你等会儿,我去叫灵芝。”

    里面却顿了顿,似是低低的叹了口气。

    “不必了,进来侍候我更衣。”

    林乱垮下脸,小脸皱成一团,认命的进了门。

    姜子瀚还穿着亵衣亵裤,半坐在床上,盖着薄被,一头缎子一样的头发披散下来,半敞着衣服,露出大半个胸膛,他不如叶战那般从小习武,肤色都有些病态的苍白,但身上附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看起来十分有美感。

    林乱刚进去就感到这屋子里的好了,如今刚刚入夏,但是习惯了北方微冷天气的林乱还是热的有些恹恹的。

    但是这屋里竟然还有些冷了,林乱左右看了看,发现有个冰盆置在屋子中央的地毯上,隐约还在冒着白色的冷气。

    林乱撇了撇嘴,万恶的特权阶级。

    这时候也是有冰的,但大部分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拿来冰镇瓜果的,像姜子瀚这样奢侈的用来降温的也是少有了。

    一套衣物已经被整整齐齐的放在了一旁,林乱用双手全都抓起来,抱着一怀抱衣物朝姜子瀚走过去。

    在床上坐着的姜子瀚抽了抽嘴角,眼睁睁看着林乱硬是把原先好好叠好的衣物团成了一团。

    林乱把衣服往床上一放,正好放在了姜子瀚的腿上,平常周烟也是这样,把林乱的衣服都给他扔床上。

    林乱自认为自己态度很好,没有扔过来,亲自送了过来。

    他看着姜子瀚,眨了眨眼。

    “给你衣服。”

    姜子瀚沉默了一会,认命的自己爬了起来,给自己穿衣服。

    还能怎么办?答应了叶战帮他照看着,干这不行,做那也不成,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他这是多想不开才给自己请了这尊祖宗回来?

    他把袍子披在身上,将腰带递给林乱,他散着头发,比平日里多了几分慵懒与媚态,像只睡眼惺忪的猫。

    “束个腰带总会吧?”

    姜子瀚把腰带递给林乱,抬起手,示意林乱给他束好腰带。

    那是条苍蓝色的腰带,用了极繁复的花纹和特别的方法编制而成,上面缀了一颗圆润的鸽蛋大小的玉石。

    林乱皮肤白,白的很健康,莹莹润润的,他手里拿着那条深色的腰带,强烈的视觉上的反差让姜子瀚的眼神忍不住暗了暗。

    他的嗓音微微有些沙哑,怀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某些隐秘的心思,他催促林乱。

    “别愣着,快些,动手吧。”

    林乱这样的美人,很少有人能够真正讨厌。

    姜子瀚看起来纤细,但实际上他个子高,腿长,骨架其实不小,是在成年男人中都可以鹤立鸡群的,林乱这些日子虽然个子抽长了不少,但终究还是少年人的纤细多些。

    林乱绕到姜子瀚背后费力的环抱着姜子瀚的腰,想要把腰带绕过去递到自己的左手里,为了能够到,他不得不踮起脚尖,脸紧贴在姜子瀚的腰背上。

    姜子瀚明明一伸手就能将腰带递过去,但他没有,只是看着林乱努力,不但没有,反而悄悄后退了一点,让林乱更贴近自己的背。

    林乱最终还是绕了过去,感受到背上的温热离开,姜子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

    接着他又僵硬了身体,他,硬了。

    偏偏林乱还认真的在他背后系腰带,手指若有若无的扫过他的背脊,引起一阵一阵的酥麻,这个时候他的感官异常敏感,一点点轻微的接触与抚摸都被放大了数倍。

    姜子瀚想叫林乱不必系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他想,他是有段时候没有泄泄火了,今晚得让灵芝叫个姬妾来。

    林乱系好时,姜子瀚还有些微怔。

    “这么快?”

    他嘴角绽了个意味深长的笑。

    “做的不错。”

    林乱做事做的慢,系这样繁复的腰带就更慢了,本以为姜子瀚会不耐烦,都已经做好准备挨骂了,没想到他就那么老老实实举着手,待在那里,耐心的等着他系完腰带。

    不仅没有挨骂,还夸他做的不错,林乱看了眼系的有些歪歪扭扭的腰带,对这个满肚子坏水的二皇子立刻有了好感。

    姜子瀚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先出去吧。”

    姜子瀚又装作不经意的补充了一句。

    “别忘了待会的早膳。”

    林乱得了允许,欢快的跑了出去,连门都忘了关,姜子瀚也不生气。

    他慢慢走到门前,关上了门,背靠着门,脸上添了几分不加掩饰的情欲。

    他解开林乱刚刚系好的腰带,缠在了手腕上。

    手顺着衣襟伸到里面。

    不一会,房间里响起来了充满情欲的喘息声,他满足的长叹一声,眯起了眼,呢喃道。

    “林乱吗?”

    姜子瀚笑了起来,舔了舔唇,眼神迷离,明显还沉浸在刚刚的余韵里。

    “林乱,倒真是个祸乱天下的尤物。”

    林乱早就饿了,他把姜子瀚的早膳放到桌上,就想回自己的院子用饭。

    让灵芝给拦住了。

    姜子瀚去用早膳的时候,就看见林乱眼巴巴的看着桌上的早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