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丫鬟看他一脸不赞同的样子,好笑的摇了摇头。

    “不是你贪吃,是她们爱和你玩,这总行了吧。”

    林乱抿了抿忍不住有些上翘的嘴角。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可以说是相当好哄。

    “什么事?我好热,不想跟你们去玩,也不想吃东西。”

    林乱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慢吞吞的,他想吃会元楼的点心了,叶战给他买出习惯了,这些日子吃的点心都显得有些甜腻了,下人能随便取用的点心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的,最上等的,都呈给了主子。

    林乱说的孩子气,就算是有些任性了,那丫鬟也不生气,只觉得果然还是个孩子,没什么心思,早晚会吃些苦头。

    “这时候就嫌热,等入了夏可有你受的,我这回,可不是来找你玩的,有正事,跟我来一趟。”

    林乱闻言站了起来,跟着那丫鬟一路快走。

    他来了这小半月,还什么都没干过,这时候还有些新鲜,他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们去那里?做什么?”

    那丫鬟失笑。

    “怎么高兴做什么?”

    又道。

    “侍读还能做什么?若是夫子上课便随着皇子上课,二皇子这里有些别的事儿,每日傍晚,天色微暗的时候是二皇子殿下读书写字的时候,你就在一旁磨磨墨,机灵着点就好,其余也没什么可干的了。”

    林乱听着放下了心,很简单,就是有些疑惑时辰。

    “傍晚?现在天色都还大亮,太早了点吧?”

    “没什么早的,往日都是提前一个时辰,今日还晚了半刻呢。”

    林乱有些惊讶。

    “那这不是要白白站那里一个时辰吗?”

    那丫鬟翻了个白眼。

    “要不是今日二皇子殿下的常用侍读临时有事回了家,这等差事还轮不到你呢。”

    不等林乱胡扯出一堆歪理,就先堵住了林乱的话头。

    “你快进去,先净手,再去整理整理笔墨,等着二皇子殿下过去。”

    她说着打量了一下林乱。

    林乱还穿着一身胡服,他性子活泼,喜动不喜静,爬墙上树,整天活泛的像个孩子,周烟给他的衣服也多以利落的胡服劲装为主,他穿这些好看,腿又长又直,周烟看着心里喜欢,就给他置办了好多,他自己也喜欢穿这些,

    他刚刚还坐在树下剪叶子,现在衣摆上还带着叶子碎片,衣服也有些松松垮垮的,好看也是好看的,就是看着不像话。

    那丫鬟一拍脑袋,哎呦了一声,懊恼道。

    “我怎么忘了让你换身衣服,这副样子可不合规矩。”

    她皱着眉头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从屋里面就出来一个穿长袍的中年男子,皮肤有些黝黑,留着山羊胡,看起来不苟言笑,十分严肃。

    一举一动都让让林乱想起以前教他句读识字的先生,那是唯一一个林乱不敢随便撒娇的人,他不由自主的就挺胸抬头。

    中年男子扫了一眼那丫鬟,眉头一皱。

    “这都几时了?交代你的事情还不快去。”

    丫鬟忙行了个礼。

    “是,我这就把人安排过去。”

    她也顾不得林乱的衣服合不合规矩,急匆匆的抓着林乱的衣袖走了。

    边走边吩咐林乱。

    “来不及了,就这身吧,好好整理整理,二皇子仁厚,只要你守本分,不会计较许多。”

    林乱就这样被她推到了书房里,门风风火火的关上,林乱摸摸鼻子,环视了一周,走了一圈,看见旁边架子上的陶罐里插着一捧没见过的小花,刚要伸手去碰碰。

    门就又被风风火火的打开,林乱猛的把手背到背后,站的笔直,看清了还是那个丫鬟后才松了一口气。

    那丫鬟好像没看见林乱刚刚想要干什么,她探头进来,嘱咐道。

    “你先净手,再碰那些书啊,纸啊笔啊的,二皇子殿下是爱书的人,要是弄脏了,可轻饶不了你。”

    说完也不等林乱回话就又缩了回去,啪的一声关上了门,林乱缩了缩脖子,做了个鬼脸,都替这门感觉疼。

    他这次站在那里等了一会,确认没有人再要进来了,才又放松了下来,转身就又要去够那架子上的一大捧花。

    花被放在第二层的架子上,虽然不是最上面那一层,对于林乱来说,还是有些过于高了。

    他踮着脚尖,去够那个陶罐。

    门发出一声轻响,又被打开,林乱忙着把陶罐接下来,没有回头,被人发现了他也能撒娇让人帮他瞒下。

    “好姐姐,你等会,我就去净手研墨了。”

    林乱只听的一声轻笑。

    “哦~,是吗?”

    林乱脚下一顿,刚刚被接下来的陶罐就落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里面的水溅出来,鲜花散落一地。

    他回头,看见二皇子姜子瀚正把手负在背后,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林乱感受到了他的不快,姜子瀚站在门口看着他,身后跟着那个样子严肃的管家,那个中年人本来就长得严肃,这时候正紧缩眉头,黑着脸看着林乱。

    林乱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悄悄抬起眼来,抿着唇。

    那么一个手脚修长的小少年,微弯的头发松松的在身后扎成一束,身上的衣服被水溅湿一半,双手背在背后,眼里流露出不安,像是被猎人逼入绝境的幼鹿,让人心生怜爱,又让人不由自主的生出最不堪的欲望。

    林乱不傻,虽然周烟都说他小霸王秉性,任性的天上有地上无,但他也是有依凭才会任性,他料定了对方不会为此介意,并且不会拒绝他,只要某个人让他感觉可以放肆,他就能试探着在你的底线边缘来回擦线,无论怎么样,他总能得逞。

    他天生就会恃宠而骄。

    与之相对的,他也会在不会容忍他任性的人面前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

    那样得到的只有不堪的折辱和嘲笑罢了。

    他低着头,许久不见对方说话,他才怯生生的开口。

    “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乱碰你东西了。”

    中年听着他这番话,皱了皱眉头,没用敬语,没有跪下请罪,太没规矩了。

    姜子瀚倒是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

    只是笑道。

    “你倒是会挑,这屋里最大雅大俗的就是那陶罐和那捧花。”

    明明是很正常的语气,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意,林乱偏偏觉得有些冷意。

    姜子瀚打开扇子,挡在面前,只露出半张脸,眉眼弯弯,想必扇子遮掩下也是张笑脸。

    姜子瀚今天的穿了件绣着暗纹的青色衣袍,华丽的衣服让他感觉看起来添了几分艳丽。

    其实比起林乱来,姜子瀚显得更加阴柔,林乱的好看是中性的,姜子瀚却是那种阴柔的漂亮,又喜欢笑,怪不得能传出仁厚的名声,林乱乱七八糟的想着,他可没有感觉到那里仁厚,与其说姜子瀚脾气柔顺,倒不如说他笑里藏刀。

    那中年男子听了姜子瀚这句话,微微欠身。

    “是老奴思虑不周,今日刘侍读回了家,我便安排人去让另一位侍读顶上,未曾料到过他还未被教过规矩,过了今日,我便让人换刘侍读来。”

    姜子瀚绕到书桌前坐下,扇子也随意的放下,轻描淡写道。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他这几日第三次有事了吧?既然刘侍读那么忙,那便让他在家休息吧。”

    姜子瀚眼里闪着冷意。

    什么有事,不过是借口而已,也不过是个尚书庶子,竟也敢这样欺上瞒下。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林乱,一向精明的脸上难得有几分为难。

    “可是,那样的话,府里就没有侍读了,还是先用着吧。”

    姜子瀚用扇子指了指林乱,嘴角弯弯。

    “陈叔不必担心,这不是还有一位吗?”

    站在那里的林乱下意识的看向陈叔。

    陈叔脸黑了。

    但是姜子瀚发话了,他并没有直接拒绝,陈叔想了想,本想说好好教林乱规矩,看了林乱一眼,临出口又转了个话头。

    “老奴明日就去在帮殿下物色几个侍读。”

    姜子瀚笑意盈盈的应了一声。

    陈叔行了一礼,退下了,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林乱一眼。

    林乱松了一口气,悄悄活动了两下腿脚。

    “研墨会吗?”

    林乱老老实实的站直,想了想才回答。

    “会,但是没磨过几次,磨的不太好。”

    林乱说的委婉了些,他磨的墨根本就是一塌糊涂,他只磨过两次墨,都是心血来潮,兴致勃勃的磨,最后被周烟追着拧耳朵,教训他糟蹋墨。

    姜子瀚倒是愣了一下,猛然笑了起来,中间还呛了两下,他笑的两颊绯红,更添了几分艳丽,林乱看着他笑,不太明白他笑什么,撇撇嘴,暗道,男人心,海底针。

    姜子瀚本来只是帮叶战养着他看上的人,只是想放在府里,就那么养着,现在也感觉这人有趣的很。

    现在竟也会有这样的孩子吗?因为过人的容颜被家人宠坏了吧,因为好看,所以备受宠爱,想要的也都能得到,所以毫无顾忌的活着,他恶意的想,不会现在还会躲在娘亲怀里撒娇吧。

    他打开扇子,面上带着恶意的笑和红晕,下定了结论,这样的孩子,没有足够傲人的地位,在这吃人的上京,很危险。

    姜子瀚突然想起了叶战的嘱托,感觉索然无味了起来。

    这可是叶战的玩具啊,不能随便拿来玩啊。

    要不然,将他带到众人视野之前,看这孩子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肯定很有趣。

    姜子瀚有些遗憾,他示意林乱去磨墨,把玩着扇子,陷入了沉思。

    江州大旱,这个当头知府竟然还想捞一笔,实在是活到头了,正好那知府是皇后母族那边的嫡系,还能趁机弹劾一笔。

    他用扇子顶着下巴,想着什么时机,安排谁去上折子比较好,突然看向林乱。

    林乱磨墨的手也一顿,顺着他的胳膊慢慢抬头,华丽的衣袍胸襟前已经溅上了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墨点,墨砚里的墨所剩无几。

    林乱咽了口唾沫,支吾道。

    “我说了,我磨得不大好。”

    姜子瀚快被他气笑了,这是磨的好不好的问题吗?这是根本不会磨吧?

    他答应了叶战好好照看林乱,不能随便惩罚,但总归磨磨性子还是可以的。

    也省的让叶战回来瞎费功夫。

    “既然不会做侍读,那你明日就跟着灵芝照顾我起居好了,精细活不会做,卖力气的总会吧?”

    灵芝是姜子瀚身边的大侍女,沉稳寡言,从不听不该听的话,从不会做不该做的事儿,很让他省心。

    次日清晨,林乱早早就被人叫了起来,被人引着,到了大侍女灵芝面前,灵芝是个美人,但可惜十分死板,硬生生折损了三分灵气。

    林乱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还打着哈欠,灵芝没有说什么。

    她不刻意刁难,但也不会因为什么而放松一点。

    既然姜子瀚说了林乱来照顾他的起居,她便严格的将所有事务交给林乱。

    “二皇子殿下一个时辰后起床,你要侍候他更衣,之后便去侍候早膳,之后的话。”

    她看着林乱歪歪斜斜的抱着柱子,不满的皱着眉,明明白白的在脸上写着“我不高兴,我想睡觉。”

    停了下来,觉得一时半会儿也交代不完。

    “你就先做着,先去门外候着,等主子起床给他更衣,今天要穿的衣服我已经送过去了,等早膳过后我再跟你细说。”

    林乱今天起的早,头发衣服都乱蓬蓬的,自从他离开了林府,他的头发就没有再束起来过,都是松松的扎在脑后,他自己扎的,像个胡人。

    灵芝看着就想给他理顺了,手在袖子里动了两下,最后还是忍住了。

    她面无表情的领着林乱到了主屋前。

    “你就在这候着,主子什么时候叫你,你就进去。”

    说完就快步走开了,她怕再待一会,她就忍不住将林乱从头到尾收拾齐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