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管家连忙摆手,直冒冷汗。

    “小人只是奉命行事,您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高抬贵手。”

    叶战气笑了。

    “奉命行事是吧?我叫你奉命行事。”

    他抬手就是狠厉的一拳。

    接着扯着管家的头发,拳拳到肉,没有留手,管家已经鼻血横流,原本还在求饶,后来慢慢的就没了声息,昏了过去。

    叶战放开他,停了手,深呼了一口气,感到一阵后怕,万一、万一他今天没有恰好碰到林乱……

    他攥紧了拳头,满身的戾气。

    那头的胖子趁着叶战不注意偷偷的挪出了门口,叶战用手背抹了把额上的汗,揪着那胖子的衣裳把他拖在地上拉了回来,胖子尖利的嚎叫着,叶战一脚踏上他的背,迫使他住了嘴。

    他咳了两声,挣扎着开口。

    “叶公子,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不过是玩玩,你若是也看上那贱人,让给你先玩玩就是了,何必闹得不愉快——啊!”

    叶战加重了脚下的力道,笑道:“你喜欢玩,那好,我来陪你玩。”

    他随手拿起桌上箱子里带倒刺的鞭子,狠狠的一鞭下去。

    接着胖子就哀嚎起来,像条离了水的鱼突然疲软的蹦跶了一下。

    那胖子平日里在床是上有些特别的爱好,喜欢凌虐,这些东西用过不少,但是从来没尝过这些东西的滋味,今天也算是头一遭。

    叶战抬手,第二鞭还没落下,就被人打断了。

    “适可而止些吧,好歹也是我娘亲的弟弟,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该被念叨的可是我。”

    林越之和那个玄衣青年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口,林越之叹了口气,一副头疼的样子,那个玄衣青年则带着笑意,在一旁把玩着折扇,一副看好戏的闲适态度,丝毫没有要参与的意思。

    叶战狠狠的踢了地上的人一脚,所有人都听见了骨头断裂的清脆响声。

    “下次再不老实,断掉的可就不只是肋骨了。”

    叶战这才走了出去,林越之没说什么,他知道叶战这是听进去了他的话,手下留情了。

    他们刚刚隔得远,不知道前因后果,只知道他们不知怎么惹怒了叶战,叶战虽然是头会咬人的狼,暴躁易怒,但是都是点到为止,平素不轻易动真格。

    比如曾经围过林乱的那群纨绔子弟,叶战也只是找机会揍了一顿,教训一通,让他们长了长记性,点到为止,并不会轻易的伤人。

    他行事看起来随心所欲,但其实十分有分寸。

    林越之没有理会地上哀嚎着的胖子,只是略微皱了皱眉。

    他气质清冷,这时候看着也有了点烟火气。

    叶战离得老远就眼尖的看见林乱换好衣服过来了,随手将已经被踢坏的门带上,把所有的肮脏事关到门内,又换成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迎了上去。

    将林乱带了过来。

    林乱穿了一身青色的劲装,很好的勾勒出了优美的腰线,他身量虽然没有长成,但是手脚修长,已经初具雏形,这和叶战不同,他的美是中性的,可以说俊美,也可说艳丽,不女气,但是动人心魄,他的年纪也是正正好的,处于少年雄雌莫辩的年纪,性别模糊。

    但总归,他只要一出现,就牢牢的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你可以厌恶他鄙夷他,可以在其他方面挑剔他,但在外貌方面,无可置喙,你不得不承认,他是极美的。

    他严严实实的,可以称得上是严谨的穿着骑装,但是却莫名的带了一丝似有若无的暧昧。

    那一直站在后面置身事外,袖手旁观的倚在门边的青年直起了身体,勾起了一丝兴味。

    叶战双手抓住林乱的肩膀,将他引到两个同伴面前,先低头对林乱说道。

    “你哥你肯定认识,另外那个是二皇子姜子瀚,以后有事,找他就好。”

    那青年闻言挑了挑眉,但也没有说什么。

    林乱好奇的多看了两眼,正好对上姜子瀚看过来的目光,含着三分兴味,七分打量 。

    他的目光让林乱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敏锐的感受到了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隐含了些不屑,他并没有将林乱看做平等的人对待,而是当做一个精巧绝伦的物件,无论做工多精美,说到底也是物件。

    林乱后退了一点,本能的想要去寻求叶战的庇护,想要绕到叶战背后。

    林乱对其他人对待他的态度很敏感,趋利避害,他本能的判断出叶战对他是无害的,而那个人让他感觉到危险。

    但是叶战牢牢的抓住他的肩膀,不让他有机会逃避,但林乱下意识的动作让他有些高兴。

    叶战仿佛没有察觉到气氛的凝滞,笑嘻嘻的介绍。

    “这是林乱。”

    他介绍的很简略。

    接着就开始不正经的瞎扯。

    “才兼文雅,学比山成。”

    他草草铺垫了两句就开始直入正题。

    “我记得子瀚你以前的侍读去了翰林院吧,让林乱做你的新侍读如何?”

    林乱听见这话动了动,不太满意叶战随便给他安排,虽然皇子侍读一向是众人争抢的美差,做完侍读后基本上都能进入翰林院。

    但是,他对那二皇子有些畏惧,不太想和他多相处,叶战感受到林乱的抗拒,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劝慰道。

    “你去做侍读,这个活轻松,你娘也不会老是担心你以后读书读不出个什么了。”

    这对林乱诱惑力很大,他聪明,一点就透,但最厌烦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在学院读书,他不喜被束缚,你给他画个框子,他不管框子有多大,里面有什么,第一件事就是琢磨着怎么跳出去,读了这许久日子,功课没什么长进,杂书野史倒看了不少。

    到时候他下来,进了翰林院,做个清闲的文职,养个花逗个鸟,想干什么干什么,岂不是快活。

    这事说起来还是他占便宜,这个位子一般都是有权有势的官宦子弟占着的,想到这,林乱就乖乖的闭嘴了,心里给叶战竖了个大拇指,干得好。

    那青年慢悠悠的摇着扇子,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林乱,等到叶战都快不耐烦,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你的眼光我自然是信得过。”

    这就是应了的意思,叶战松了口气,他们家其实站队很早,早到他还是个毛孩子的时候他爹就压了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姜子瀚。

    叶战撇了撇嘴,也不知道那老头子是从那看出这么大点的孩子天生不凡的,八成又是欠了人情,明目张胆的护着在宫里跟着母妃长大的姜子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二皇子党派的。

    叶家本就受忌惮,从明明白白的站队后,更是受到太子皇后一派的打压。

    他自小和姜子瀚一起长大,相处越久越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在外的名声都是好的,看着喜欢游山玩水,对那个位子没有什么兴趣,但只有叶战隐约知道,他的势力已经不容小觑,而皇后和□□派却对此一无所觉,甚至还放松了警惕。

    叶战是服他的,否则就算是老头子选择了姜子瀚,叶战也不会跟着把自己也压上去,时至今日,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家老头子,误打误撞压对了人,现今太子不是不优秀,只是姜子瀚太妖孽,就算是太子掌握了一切优势,皇上的偏爱,大臣的认可,他也不觉得姜子瀚会在这场逐鹿之战里落败。

    这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其实比谁都冷漠,这会先斩后奏,他还真摸不准姜子瀚的意思。

    他再过些时日就要跟父亲回到大漠边疆,林乱又生的那么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他在的时候就有人敢动心思,这会他要走,总要找个人帮忙照看一下。

    姜子瀚足够有权势,护得住林乱,最重要的是叶战信得过他。

    “小少爷,小少爷您在那里?”

    远远的,林乱听见月茹在喊,立刻回过头,对着月茹挥手,大喊。

    “我在这里。”

    叶战顺势松了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像拍了拍一匹马的屁股,笑道。

    “得,你玩儿去吧,别傻乎乎的老被人算计。”

    林乱瞪了他一眼,心下却对刚刚那管家有了几番计较,果然有问题,但他基本上就只在小院和书院里活动,没得罪过什么人,想来想去也只有那大夫人了,林乱撇撇嘴,做的这么明目张胆,真不知道是无所忌惮还是傻。

    但他却没有什么危机感,这么多人看着,那大夫人顶多也就是刁难他一番,他又不是不能挨打,总不能把他杀了。

    却不知道世界上折磨和糟蹋一个人手段多了去了。

    林乱走远了。

    林越之突然冷冷的看了一眼叶战。

    “那是我弟弟。”

    叶战笑意更深,但明眼人都知道他在不快。

    “屋里那位还是你小舅呢。”

    林越之拧着眉头没有说话。

    倒是姜子瀚,他用扇子顶着下巴,笑眯眯的,像只阴险的狐狸。

    “你看上他了?”

    此话一出,叶战被自己呛了好几下,咳得肺好像都要出来,林越之也猛的看向他,冷着脸,往外放冷气。

    姜子瀚恶趣味的弯了弯嘴角,好像没看见一样接着说下去。

    “嘛,虽然是个男性,但是模样倒是万里挑一的,值得你费心。”

    叶战涨红了脸。

    “我才没有这些想法。”

    过了一会,又扭过头,气势却低了三分。

    “你帮我好好照看一下。”

    姜子瀚可有可无的应下来。

    心里思量着,那林乱确实是顶尖的模样和身段,既然叶战想要,给他照看一下,也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