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中午了,醒来唯一的感觉就是饿,饿的他肚子疼,昨晚他还没吃多少东西就睡了,早饭直接睡了过去,午饭还没吃,四舍五入相当于两天没吃饭。

    碎衣不在,没有人看着他守着他,也没有人给他留玉米排骨汤。

    他委屈了一下,自个儿爬起来迷迷糊糊的出了门,熟门熟路的摸向厨房。

    “林乱你给我站住!”

    林乱闻言回头,是周烟,她身边还跟着刘奶娘和大丫头月茹。

    林乱迷迷糊糊的脑子还没有转过来,还冲周烟笑了笑,刚刚裂开嘴就被揪住了耳朵,林乱立刻清醒了过来,踮着脚尖哎哎呦呦的喊了起来。

    周烟用上了狠劲,打定主意要教训他。

    “娘怎么跟你说的?听没听见,好好给我读书,以后做个官,谁叫你去外头鬼混,还敢喝醉了,你胆子不小嘛,哭,哭什么哭,要是别人趁你喝醉把你卖了,你哭多久都没人怜惜你。”

    林乱扒着周烟的手。

    “哎哎,您轻点轻点,耳朵要掉了。”

    林乱眼泪真的掉了下来,他也不想哭,好歹上辈子已经成年了,但是他这辈子从小娇生惯养,一身细皮嫩肉,又惯会撒娇,没受什么委屈,对疼痛的耐受度十分低。

    生理上的眼泪根本止不住。

    周烟今天是动了真格,平日里林乱叫一叫就心软,今天哭成这样也没有松手,王奶娘在一边急得团团转,又不敢拦周烟。

    周烟是真的气急了,她是教坊里长大的,什么腌臜事儿都见过,林乱又生的好,喝醉了就是块不会跑的肉,谁叼在嘴里是谁的,别人想怎么玩怎么玩,别说林乱是个世家庶子,就算是嫡子,那些九流三教谁管你,能乐一时是一时。

    再说男人最是靠不住,兴致来了,那个管的住自己身下的二两肉。

    她决心要给林乱一个教训,她松了手,厉声道。

    “小畜生,你给我跪下。”

    林乱没见过这样生气的周烟,一时被震慑住,周烟话音刚落,他就已经跪下了。

    “一个时辰,一刻钟都不能少。”

    林乱讨好的冲周烟笑。

    “娘,我还得去学院呢。”

    周烟阴阳怪气。

    “呦,您还知道自己得去学院啊,我呸,林乱你给我记住,再给我有下一次,我打断你的腿。”

    林乱低着头,一副十分愧疚,认真反省的样子,他起床没有束发,头发柔顺的披散着,可怜兮兮的揉着耳朵偷偷看周烟,脸色苍白着,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可怜。

    周烟这才总算松了口,就算是知道这小祖宗八成是装的,但就算是装的,林乱的可怜也没几个人能不心软。

    “月茹你去给他拿书包来,送他去学院,下午再准时去接他回来。”

    这后半句是对林乱和月茹一起说的。

    月茹应了一声,去拿林乱的书包了。

    月茹打小跟在周烟身边,样貌平平,但是性子稳重,周烟对月茹放心的很。

    林乱还饿着,这时候也不敢提出来,只是老老实实跪在那里,月茹拿着包刚回来,和林乱还没来得及出院门,门口就来了个传话的奴才。

    来人见了林乱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

    “正好,既然在这那还省了找人的功夫,还请小少爷跟小人走一趟,夫人有请。”

    周烟不用想就知道没什么好事,笑着对月茹使了个眼色,月茹意会的把一锭银子塞到来人手里。

    “还请小哥提点两句,我家少爷近来没什么出格的事儿,夫人这是所为何事?”

    那人满意的颠了颠银两,面上好看了两分。

    “能有什么事儿,不过是小姐生辰,家里办了个宴会,请了各家少爷小姐来玩一玩,夫人想着好歹也是自家兄弟姐妹,这个时候都不见人,叫人看平白看了笑话,特意差了小人来,请小少爷也一起去耍一耍。”

    林乱眼睛一亮,他心里没什么心思,只觉得自己解放了,既然是生辰宴,想必肯定有吃有喝,要是去学院,不仅得老老实实跪坐几个时辰,还得饿着肚子。

    周烟看见他的模样就猜出了他的三分心思,暗暗摇了摇头,这个性子,没人护着就是被人生吞活剥的命。

    虽说这明面上的说法万无一失,但是一位世家夫人,连一个庶子都面面俱到的考虑到,这也未免太奇怪了,周烟觉得有问题,却又想不出什么。

    看来人实在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这事也推脱不得,周烟只得嘱咐了月茹两句,让她看着点林乱,这才让他们走了。

    那人看了一眼跟着的月茹没有说什么,只在前面引路。

    远远的就听见了前面院子里欢声笑语的,那林悦坐在中间,正被几位小姐围着说说笑笑,看见林乱来了轻哼了一声,破天荒的没有找林乱麻烦,以为自己要被刁难几句的林乱奇怪的多看了这位娇纵的妹妹。

    她双颊红红的,横了林乱一眼。

    “看什么看,谁叫你看的。”

    这话说的不客气,但是却有些没气势,可以说成生气,也能看做撒娇。

    没听出来的林乱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沉默着坐到了席下。

    林悦见林乱冷着脸走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暗暗恼恨自己刚刚语气太生硬。

    身边女伴有些幸灾乐祸,又捅捅她。

    “刚刚那是谁?是哪家少爷?以前怎么没有见过?”

    林悦看了林乱一眼,没有说话。

    自从林乱出现在这里,整个宴会上几乎安静下来,接着就是窃窃私语,女孩们围在明显知道什么的林悦身边,想要套出些话。

    她们脸上带着不同于往日的神采,竭力表现出自己最好的姿态,用挑逗和鼓励的眼神看过去,眼神里带着暗示——你可以过来,我希望你过来,以此吸引她们希望希望吸引的人的注意,她们渴望与他更加深入的了解。

    男性也停止了之前的高谈阔论,用欣赏一件贵重物品的打量,他们更加具有侵略性和主动性,不同于被动的女孩,他们一向对自己的欲望足够直白,林乱刚刚坐下,他的身边就被其他两人占据。

    人在面对如此直白锋利的美丽的时候,反应是如此相似,无论是被动的诱惑还是主动的靠近,无非都是出于想要将其据为己有的念头。

    林乱坐在角落里,但他俨然已经成了宴会的中心。

    林乱对此熟视无睹,他上辈子也生的好,这辈子也生的好,对这样的场面很熟悉,他习惯了被众人的目光追随,对他来说这才是常态。

    他一心只想填饱肚子,对其他人爱答不理的,索性问话的人耐性也好,并不介意。

    一个小厮上前来给他倒酒,林乱皱了皱眉,把酒杯推远了些,周烟刚刚教训了他,他再贪杯,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她霉头。

    小厮反常的没有退下。

    “您尝尝,这可是特意从有名的酒坊拿来的。”

    林乱摆了摆手,那小厮无奈的行了一礼就要退下,退下的时候却不小心将酒壶碰倒了,整壶酒都倒在了林乱身上。

    林乱还没说话,他身旁的几个人已经开了口。

    “这是怎么做事的,要手有什么用?”

    小厮连忙赔罪。

    “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又转向林乱身边跟着的月茹,姑娘劳烦你去给小少爷拿身新衣裳。”

    月茹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小厮赔着罪退下了,林乱也停了筷子,他浑身湿哒哒的,不太舒服。

    不一会,一个灰袍管家带着那个小厮又回来了。

    “小少爷还请跟我来,去偏殿换件三少爷的新衣裳,许该大了点,总归比湿着好些。”

    林乱倒不介意穿别人的衣裳,只要原主人不介意,他又介意什么。

    蠢货,管家勾勾唇,又快速的放下。

    林乱跟着他越走越偏,他提着湿哒哒的衣摆,皱着眉问。

    “还没到吗?这是去哪?”

    “快了快了,就在前面了。”

    林乱觉得不对劲,前面基本上没什么人。

    管家引他到了一间屋子前。

    “就是这儿了。”

    林乱站在门前看了他一眼,管家回以恭敬的笑,只是怎么看怎么怪异。

    他伸出手。

    “呵,一时看不住你就被人拐走了。”

    是叶战,他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站在了林乱身后,在林乱要开门的时候用手揽住了林乱的脖子,林乱不舒服的动了动,倒没有说什么。

    叶战往后退了退,林乱也只好往后退了退。

    “你怎么在林府?也是来参加林悦的生辰宴的?”

    叶战笑了几声,胸膛一震一震的,声音低沉,笑的林乱耳朵发麻。

    “没有,我是和他们一起的。”

    他还不至于和一群孩子一起混。

    他侧头示意了一下,不远处那里站着两个人,一个拿着折扇,一身玄衣,林乱不认识,另一个是林乱的便宜三哥,给过他一盘点心的人。

    叶战轻轻松松的把他拉下台阶,对自己身后的侍卫吩咐道。

    “带他去换件衣服。”

    林乱挣开他,瞪了他一眼,人倒是老老实实跟着叶战的人走了。

    叶战虽然不正经,但人他还是信得过的。

    那边的管家冷汗直流,叶战见林乱走远了,冷笑了一声,绕着管家转了两圈。

    “换衣服是吧?”

    说着猛的踢开了门,好好的门被踢折了,木屑飞溅。

    管家吓得瘫坐在地上。

    里面是间卧房,有张美人榻,有张带着青帐子的大床,桌上放着一个箱子。

    叶战打开箱子里面是些大小不一的玉势相思套、银托子、几小瓶药、蜡烛鞭子,都是些糟践人的东西。

    叶战环顾了一圈,撩开帐子,跳上床,从床上拉下了一个人,那人浑身肥肉一颤一颤的,连滚带爬的被叶战撂在地上。

    叶战对他有些印象,这人说起来也是林家夫人的弟弟,整日干些荒唐事儿,最出名的就是喜欢玩男人,糟蹋了不少人,玩的半死不活的多了去了。

    叶战抓起管家的领子,眼神凶狠,声音暴怒。

    “这特么就是你说的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