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碎衣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眼里都是林乱开开合合的红唇,什么都没有听见,习惯性的呆愣愣的应了一声。

    林乱笑的眉眼弯弯。

    “就知道碎衣最好了。”

    “嗯?嗯、嗯。”

    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碎衣出了屋,站在林乱门前,心里还是迷茫的。

    许久 ,路过的小厮走过来福了福身。

    “夫人问公子怎么样了?下午是不是也不去书院了?”

    碎衣脸色一下子黑了,狠狠的踹了一脚门。

    “林乱 ,你给我、给我好好记着,你欠我一回。”

    屋里的林乱气定神闲的把被子往头上盖了盖,没有回应,碎衣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是向来说到做到,既然他担下了这件事就不会推脱。

    欠他一回就欠一回,反正从小到大欠他的也不少了。

    小厮在一旁,垂着手,仿佛什么也没看见。

    碎衣消了气,转过脸来,心平气和条理清晰的回话。

    “告诉夫人,林乱只是起早了,有些头疼,这会儿已经没事了,下午照旧去学院读书。”

    小厮恭敬点头。

    碎衣顿了顿。

    “厨房还有玉米排骨汤吗?”

    话音刚落,小厮还没来得及说话,碎衣就烦躁的抓抓头发,皱着鼻子。

    “算了,我待会顺便去看看,你去回夫人吧。”

    林乱跪坐在学院座位上上课的时候还有些萎靡,先生一走他就立刻倒在了桌上,一副被人蹂躏过的气虚样子。

    明明他能在家躺一天,就因为碎衣那个睚眦必报的小人,他现在还得老老实实跪坐在这听那老头瞎说半天。

    他心里把碎衣的小人循环碾碎了千八儿百遍才感觉稍稍消了气。

    叶战的桌边很快围了一群人,那个白面胖子笑着,像尊弥勒佛,一群人奉承着叶战。

    “叶老大,听说你要回塞北了,我们还没领你在这好好玩玩,怎么就回去了。”

    叶战冷笑了一声。

    “因为他们新上任的元帅又输了,而我爹不放心我自己在这,所以走的时候要带着我。”

    不放心叶战一个人在这,塞北都待的,这满是温柔乡的京都有什么危险的,显然是指不放心如今疑心病愈发严重的当今陛下。

    这话可以说是十分不客气,一时之间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话。

    叶战不耐烦的摆手让他们离开,转头就看见林乱半死不活的趴在桌子上,他脑子里一瞬间出现的念头竟然是这小子脖子真好看。

    直到林乱闷哼了一声他才回过神。

    叶战摸摸鼻子心虚的凑过来,他昨天可是灌林乱酒的主力,十杯有八杯是林乱和他划拳输的,虽然是名正言顺,现在他看林乱这样子总感觉有些欺负人了。

    他从自己桌子底下掏出一盒会元楼的点心放到林乱桌子上,这可是他特地带的。

    “吃吗?”

    林乱脸色青白,觉得头晕,好像原地转了好几百圈的那种晕,看见平日里最喜欢的糕点胃里泛起的还是一阵阵的恶心,万分虚弱的往前推了推盒子,示意不吃。

    叶战更愧疚了,他把盒子放进林乱的桌子底下的书包里,绞尽脑汁的想补偿林乱。

    最后干巴巴的问他。

    “林乱,你喝水吗?”

    林乱勉强睁开一只眼,用眼神示意他安静点,他就想睡个觉。

    叶战目光热切的看着他,丝毫没有接收到林乱的意思。

    林乱只好强撑着恶心的感觉开口。

    “我说——”

    叶战突然俯下身将自己的额头碰了碰林乱的,一触即离,林乱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叶战摸了摸自己额头。

    嘟嘟囔囔的。

    “感觉没有发烧啊,怎么不愿意吃东西呢?”

    他这边嘟嘟囔囔的,又要伸手去探林乱的额头,手还没碰到就被人捉住了。

    叶战皱眉,抽回手,看着来人。

    那人笑眯眯的,见他抬首笑意更深,叶战却感觉不舒服,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违和。

    那人不管叶战,径自去抱林乱。

    叶战想也不想就呵斥道。

    “放开他。”

    林乱窝在那人怀里勉强抬头。

    “没事,他来接我回去。”

    那人没有管他,单手抱着林乱,一手去拿桌底下的书包,然后直接大步走了,留下叶战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怎么看怎么感觉碍眼。

    碎衣走出不远,还能感觉都背后的视线,他低下头就能闻见林乱身上常带着的甜甜的桂花糕的味道。

    他低低的在林乱耳边说着。

    “那个人是谁?”

    林乱闻言抬眼瞥了他一眼。

    有气无力的回答。

    “同窗。”

    这个答案跟没给一样。

    碎衣看林乱倦的很,没有再开口,他不是很在意,林乱几乎整天都在他眼皮子底下,他有一种掌控的满足和自傲感。

    即便被林乱吸引了,那也只是无关紧要的人罢了。

    碎衣抱着林乱,他是后悔了,心软了,本来想给林乱吃个教训,最后还是忍不住来接他回去。

    他对着林乱总是毫无底线的。

    林乱已经睡了,他放慢了步子,临进门时却停住了脚步。

    从黑暗里走出来了一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看样子是专门等在林乱屋门口的。

    他抚了抚腰带,极有威严。

    “碎衣,你放太多注意力在他身上了,你要知道,虽然他跟你一起长大,勉强算个玩伴,但他不是你的亲兄弟,不能为你——”

    “郑叔,我知道,等我放下他。”

    碎衣并不在意,这话郑叔说过很多回了,碎衣直接打断了他,进了林乱的屋子,熟门熟路的将林乱放到床上,为他盖好被子 ,碎衣有些好笑,什么时候他已经习惯做这种小丫头的事了,他时常用这双手杀人,但做的最多的,却还是那些丫头们做的琐碎小事。

    碎衣似乎不记得门外还有人在等他,他不紧不慢的整理好床铺,又把林乱书包里的书一样样的取出来,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

    碎衣收拾的动作顿了一顿。

    他从包里拿出来了一盒点心,盒子上的标志他熟悉的很,是他常去的会元楼的标志。

    他笑了一下,声音却显得有些凉。

    “难怪最近都不怎么爱吃带回来的糕点,原来是有了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