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这时候已经醉了,他笑着,笑声爽朗,有着少年人特有的清脆和快活,这一声像是一个信号,惊醒了还沉醉在舞蹈中的众人,微怔的众人回过神。

    有几个女子去到空旷的屋子中央,开始跳起了舞,丝竹管弦,衣袖纷飞。

    屋里又开始吵闹了起来,推杯换盏,一派靡靡之景。

    林乱褪下那有些可笑的薄纱,只着白色的中衣,摇摇晃晃的走到桌边,他喝酒是属于不上头的那一种,就算是已经醉极也只是眼角微红,但是面上已有醉态,眼睛里亮晶晶的,仿佛盛满了碎光。

    这里的酒异常清冽,刚刚下口只觉得满口甘甜,过一会后酒劲才会上来。

    林乱贪杯,他拿起桌上的酒壶,对着壶嘴就直接开始倒,清酒顺着他的下巴流到了锁骨,然后流进了衣服里。

    叶战看的有趣,他喝的酒比林乱还要多,但是却一点醉意都没有。

    叶战是从小在酒缸子里泡大的,他在塞北出生,那里冬日严寒,连活物都少,在那里的人都是靠酒熬过去的,在那里连七八岁的孩子都能脸不红气不喘的喝下一酒囊的烈酒,而这里的酒清冽是清冽,但是太精细了,还要装在小小的酒壶里,那样将将装满半壶,喝了这么久,说到底也没有喝多少,这点子酒也就只能给他开开胃。

    他觉得这只小猫喝醉了倒是比醒的时候要乖。

    林乱倒的很快,几乎没有喝几口,大部分都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他似乎极为满足,只是贪婪的吞咽着。

    叶战摇摇头,好酒都让他糟蹋了,他夺过林乱的酒壶。

    “你醉了,不能喝了。”

    林乱笑了几声,眼神迷离,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刚刚那个泼辣大胆的女子凑到他身旁,扶他坐在榻上,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叶战鬼使神差的拿起刚刚林乱喝酒的酒壶,将剩余的酒统统饮了下去。

    他舔了舔壶嘴,眯起眼,甜的很。

    旁边的白面胖子攀上他的肩。

    “叶、叶老大,你看这里好吧,是个好地方,那些美人都漂亮的很。”

    叶战眯着眼,有些懒洋洋的嗤笑了一声。

    “漂亮个鬼,还不如——”

    还不如林乱好看。

    话还未完,叶战猛然回过神,突然就阴下了脸 ,他把酒壶放到桌子上,挣开白面胖子的手,近乎是狼狈的逃窜了出去。

    怎么会?他刚刚在做什么?他怎么会觉得一个一个男人生的好看!

    难道他喜欢男人?军营里这种事也不是没有,他也不算……呸呸呸,他才不喜欢男人,是兄弟,兄弟。

    他停在走廊的窗户哪里,失魂落魄的吹着冷风,冷风稍稍让他冷静了些许。

    林乱好看吗?确实好看,他想到这里就稍稍放心了,是事实而已,一个男人,长成这样也是倒霉。

    他不过是稍稍想照顾一下这个看起来就很弱鸡的小子,根本就不喜欢男人。

    叶战极其不厚道的幸灾乐祸,感觉自己还是根正苗红的直男一个,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还痴汉的用林乱用过的酒壶。

    而屋里,白面胖子也有些醉了,他坐到了林乱对面,嘟嘟囔囔的。

    “叶老大搞什么鬼,怎么就突然走了。”

    林乱已经伏在桌上睡着了,那个性子泼辣的红衣女子痴迷的看着他,一遍一遍的用手描摹着他的轮廓。

    有时候,美是不分性别的,只要达到了极致的美丽,就会不由自主的让人沉醉,引人追逐,这是人骨子里的本能。

    这是上天赐予的珍宝,这个时候,弱小就是原罪,倘若你没有能力守护这样瑰丽的珍宝,这便是灾祸。

    林乱自己心里其实明白,他太过弱小,说是自恋也好,杞人忧天也罢,他太惹眼了,并且他不想也不能躲躲藏藏的生活,自从他被接回林家,他就注定了要暴露在世人眼中,他上辈子的时候也见过那些腌臜事儿,虽然他玩的疯,但是从来不屑干违背自己良心的事儿,但是心脏且黑的人不少。

    他一开始就往最坏处想,至少他必须能保全自己。

    所以他本能的去取悦最强大的人,让其他人来庇护自己,比如周烟,比如叶战。

    兴许还有碎衣,谁知道呢。

    屋子里暖烘烘的,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了下来。

    周围的人吵吵嚷嚷着寻欢作乐。

    白面胖子刚刚给自己满上一盅酒。

    突然哐当一声巨响,乐师停了下来,一群人慌慌张张的往屋里头走。

    胖子在最里面,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眼珠一转,寻思着约摸是老跟他对着干的寻王府世子那一伙人,他心里暗暗道了两声晦气,又想这伙人是撞枪口上了,今儿叶老大也在呢。

    他想到着底气就足了 ,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

    “干什么干什么!谁这么没有眼色!不知道我们爷几个在这喝酒吗?”

    他话音刚落,一把刀就架上了他的脖子。

    冰冰凉凉的,他腿软了软,本来还有些半醉,现在一下子全醒了。

    他这时才看清,屋里闯进来的是几个黑衣人,个个都带着刀,黑衣蒙面。

    他强撑着拱手。

    “几位英雄不知是求财还是——”

    他说到这里就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求财也就罢,问出来求人难不成还给吗?

    那群人没有跟他废话。

    “叶战在哪?”

    白面胖子下意识的就看向叶战刚刚坐的地方,叶战已经出去了,这时候那里就只坐林乱趴在桌子上睡着。

    那几个人见他的目光,一个人立刻上前将林乱抗在肩头,几人打开窗户,从窗户快速的出去了。

    黑暗里只见几个黑影在房顶间跨越,最后消失不见。

    白面胖子一个激灵。

    “妈的,出大事儿了。”

    刚刚出去的叶战听见动静这时候进来看见一片狼藉也愣了愣,他见屋里一群人都无事,只是呆呆的站着,有些奇怪。

    “怎么了?”

    白面胖子面色惨白。

    “叶、叶老大,刚刚有群刺客把林乱抓走了。”

    叶战扒开人群,看向后面的桌子,桌子上只倒着一壶酒。

    他面色变得狰狞,如同一只被惹急了的恶狼。

    “混蛋!”

    夜深了,林乱在一张雕花大床上,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