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最近在书院也算混熟了一点,至少叶战带着他认识了不少狐朋狗友,但也到此为止了,叶战看林乱还算顺眼,但也不至于跟对亲弟弟一样事事都为他处理了。

    为他介绍一些权贵子弟,帮他进入这个排外的交际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林乱也看的清楚,叶战愿意帮他他就有些惊讶了,毕竟这些天也足够他明白叶战的地位了,叶老将军的老来子,有着三个在战场叱咤风云的哥哥,叶老将军老当益壮,但是年纪大了,渐渐褪去了年轻时候的严厉,不像对他的三个哥哥,叶老将军对这个小儿子纵容的很,他三个哥哥也十分喜爱这个小弟弟。

    如果纨绔也分一个等级的话,叶战处于食物链顶端。

    今日街上有灯会,书院下学特意早了好几个时辰,现在离天黑还早,叶战他们几个就开始商议着要去街上耍一耍。

    “去哪?现在街上都还没开始呢。”

    “当然不是去灯会,我们去红袖楼怎么样?”

    红袖楼是京都有名的青楼,那里的美人极善舞。

    白面胖子语气荡漾一句话转了好几转,挤眉弄眼的,露出一个你们都懂的笑,笑的有些猥琐,活脱脱一个色中饿鬼。

    他们围在靠窗的桌子边,叶战坐在窗框上,一只脚踩在窗框上,另一只脚在半空中就晃啊晃,听到这里他嗤的一下笑出声。

    “叶老大,你说去不去?你要是说去,我们现在就走,你要是说不去,我们也绝对不走。”

    胖子做出一副豪气万分的样子。

    叶战挑眉。

    “去,怎么不去,林乱你去不去?”

    林乱上辈子别的不会,玩上能跟他比的还真不多,他早就玩出了花样,要不是周烟看的严,林乱没准现在早就流连花丛了。

    但林乱是真没见识过这里的青楼,他心里痒痒的,早就想去一回,现在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去。”

    叶战笑嘻嘻的揽着他,把自己的重量压在林乱肩上,林乱横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疯,叶战装作没看懂,照样压着林乱,林乱挣开他,踢了他一脚,叶战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又黏黏糊糊的笑着蹭上去有那么几分讨好的意味。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红袖楼,白面胖子熟练的要了个包间,红袖楼的老鸨是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红袖楼也不像那些低俗的青楼妓馆,反而幽静的很,不少读书人和达官贵人都经常来这里,这里不像个青楼,没有那些廉价呛人的脂粉味道,像个高雅的茶楼,林乱也喜欢这里。

    大堂里的台子上有个身体纤细柔韧的女子身披红艳艳的薄纱,半掩半露的起舞,像条美艳的蛇,林乱走在楼梯上不知不觉就停了下来。

    那女子瞥见正站在楼梯上的林乱,对着他笑了一下,更加妩媚的扭动身体,引得一片叫好,可她视线分明时不时停在林乱身上。

    叶战看见他停在那,揽着他肩膀带着他往前走去。

    “愣着做什么,快些跟上。”

    林乱这才回过神,快走几步,跟上前面的几人。

    叶战回头,看了那女子一眼,目光锐利,像一柄锋利的剑,没有鞘,直直的刺了过去,正在跳舞的女子顿了一下,没有抓到拍子,脚下的舞步就乱了,好一会才慢慢找到感觉。

    包间里,□□个少年要了酒,一群美人就陪着他们玩闹,有女子捧着乐器助兴,兴致来了就有美人旋转着到中间宽敞的地方,极尽柔美的跳上那么一段。

    他们笑着闹着,玩起了行酒令,林乱此时已经有些微醺,眼角微红,风情更甚往昔,别说那几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子,就连红袖楼里的美人都有些移不开眼,时不时就想凑过去,窝进林乱怀里,喂他一小盅酒。

    隐隐的,这个房间里逐渐以林乱为中心围坐着,玩行酒令的时候他们也都有意无意的为难林乱。

    林乱很快就又输了,众人哄笑着,说这次要好好想想怎么罚林乱。

    那个赢了的女子性子最是活泼,有几分泼辣和天不怕地不怕,在那么些权贵眼皮子底下也能不怯场,反而有些嗔怪的撒娇。

    这时她也不负众望,眼珠一转就想出了好主意。

    “这次不为难你,平日里都是我们姐妹为你们献舞,这回就请小公子为我们来跳上那么一跳。”

    她说着,解下自己的薄纱外衣,又解下林乱的外衣披在了身上。

    林乱有些醉了,这时也没有找借口拒绝。

    那女子将自己红艳艳的薄纱披在了林乱身上,笑嘻嘻的为他穿好。

    众人从他们换衣服开始就直愣愣的看着,林乱披上那薄纱更显得阴柔。

    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开始几个人起哄。

    “来吧,小公子跳一个我们瞧瞧。”

    “林乱跳吧,君子一诺千金。”

    叶战喝的比林乱多的多,但他只是稍有醉意,神智完全清醒,甚至还要比平时更清醒些,他看着林乱,就笑了起来,心里有些莫名的兴奋,也跟着起哄道。

    “跳吧跳吧。”

    林乱歪歪扭扭的站起来,他脸上有些红,眼睛幽深深邃,盛满了碎光,像是在眼睛里藏了一口井。

    他上辈子小时候因为母亲的恶趣味学过时间不短的芭蕾,他在这上面天赋不错,以至于后来不学了之后,他的老师每次见到都要扼腕叹息,那是个著名的意大利舞者,他总是夸张的抱怨,一个将要冉冉升起的璀璨明星就如此覆灭了。

    虽说有些夸张,但也能从中看出林乱的天赋之高,这时候他喝醉了,但刻入灵魂的本能不会出错,他甚至记得刚刚进楼时那优美的身影,以及轻轻的一瞥。

    他大胆的将两者结合起来。

    众人只见林乱摇摇晃晃的走到中央,突然风情万种的踮起脚尖,甩起长长的水袖,就开始跳起舞,他笑的开心,跳的也开心,没有管周围的人,自顾自的跳着,全程踮着脚尖,轻盈异常。

    乐师赶紧开始奏乐。

    有还没有完全醉的,就开始纷纷惊叹,竟然有人竟然能够踮起脚尖起舞。

    叶战捏着酒杯,神色越发暗沉,他猛的灌下手中的酒,看着起舞的林乱。

    神色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