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等到叶战坐起来就感觉到压迫感了,他刚刚因为叫叶战上身前倾了一点,这时他稍稍后退了一点,这才抬眸。

    叶战的肤色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长手长脚,他坏坏的笑着,有一种奇异的魅力,让人感觉很自在,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了下来,只要他想他似乎天生就有和别人打成一片的能力。

    至少林乱就完全忘记了扰人清梦还要厚着脸皮问人家要糕点的那么一点难为情。

    “我饿了,你那里是什么?”

    林乱指着的是那个漂亮的盒子,肯定是糕点,他舔了舔嘴角,那是会员楼的盒子,上面还有会元楼的标志,那里东西贵的很,也好吃的很 。

    林乱也就吃过那么几回,都是碎衣出门打猎回来后给他带的,周烟不会给他买那么贵的东西,这也是林乱不敢对碎衣太过分的原因之一,林乱隐隐约约察觉到了,碎衣不是个简单的下人,也许根本就不是个下人,周烟对他的态度很奇怪,小心翼翼的,那不是对一个下人该有的态度。

    他没心没肺的当做没有察觉,他不是很想扯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他想做个富贵闲人,快快活活的过完这一辈子。

    叶战立刻知道林乱想要什么了,这孩子几乎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直白的有些可爱了,在这京都还没有几个肚子里没有几个弯弯绕绕的直白人。

    他拿过那个糕点盒子,在林乱面前摇了摇。

    “想要?”

    林乱毫不犹豫的点头。

    叶战露出不怀好意的笑。

    “可以啊,学小猫叫我就给你。”

    叶战出口的那一瞬间也有些愣怔,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有些过分了,刚想把糕点递给林乱,揽住他的肩膀告诉他这只是个玩笑。

    那边的林乱就歪了歪头,果断的开口:“喵~”

    见叶战没有反应,林乱又叫了两声。

    “喵喵~”

    叶战 : ……

    好的,你赢了。

    林乱如愿以偿的得到一盒会元楼的糕点,首先拈起一块来递到叶战唇边,这习惯是和碎衣养成的,如果第一块不给碎衣他就不依不饶的一直挠他痒痒,还非要喂到嘴边他才肯吃,周烟一直以为他们关系好,喜欢闹。

    被强行关系好的林乱:其实并不。

    叶战见林乱递来他最不喜欢的甜腻糕点,竟鬼使神差的去用口衔,他机械的咀嚼着,脑子里都是一个念头,卧槽,他的手好滑,最后咽下去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嘴里甜腻腻的,有些反胃。

    林乱见他吃了一块,当下也不管他了,他装作没有看见叶战的目光,第一块给了他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剩下的都是他的。

    叶战反而凑到他旁边,眼睛亮亮的,像只找到有趣玩具的顽皮小豹子,好奇心旺盛的想要撩拨两下。

    他近乎玩笑般的开口。

    “呦,真是只无情的小猫,得到吃的就什么就把我丢开了,明明刚刚还对我亲热的很。”

    林乱忙着吃点心,懒得理他,连眼睛都没抬,某种意义也称得上是用完就丢,拔x无情了。

    叶战也不在意,看林乱吃的香也就没有再惹他。

    他越过桌子间的过道翻了翻林乱的书,上边端端正正的写着林乱的名字。

    “林乱,你是林家的公子。”

    这并不是个疑问句,这里姓林的十有八九都是林家的人,林家的宗家势力很大,和他一辈的几个多多少少也见过几回,他没见过林乱,大概是旁支的子弟。

    林乱这时候已经吃完了糕点,餍足的打了个哈欠,吃饱了就有些困了。

    他揉着眼睛,声音有些软绵。

    “是,我刚刚回来。”

    毕竟他爹刚刚掉马没多久。

    叶战会意,兴许是那个外出做官的旁支这些时日回京了,连带着妻女也跟着回来了。

    两人自以为自己都解释的很清楚,但他们根本就没有聊到一起。

    林乱虽然是林氏宗家的孩子,但他是庶子 ,母亲还是个歌姬,又不受宠,那些传承了百年的世家,对这些嫡庶尊卑有着严格的要求,林乱在林府的地位也就比下人好那么一点,远不如一个旁支小官的孩子。

    他们这些庶子,除非特别受宠或者本身很出色,否则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京都那些权贵子弟的交际圈。

    叶战刚想说些什么,刚刚走掉的先生就又进来了,叶战立刻闭了嘴,他虽然不喜欢这些之乎者也,上课还会睡觉,但是他不会直接顶撞先生。

    上课不认真和忤逆先生这根本就是两个性质的事,前者他家老头子顶多也就得闲的时候口头上象征性的骂几句,他早就知道自家儿子是个什么东西了,后者的话只要穿到那老头子耳里,一顿胖揍是少不了的。

    索性先生回来也不是上课的。

    “休息一刻钟。”

    宣布完先生就出去了。

    屋里立刻热闹起来,坐在前面的林悦突然站起来来到林乱面前,眼睛还红红,林乱有些紧张,毕竟上一回留下的阴影还在,林乱挺胸抬头,端端正正的跪坐在桌前,他平日懒懒散散的,从来就没有几回这么正襟危坐的跪坐。

    林悦盯的林乱心里发毛,然后突然转身跑走了,留下松了一口气的林乱。

    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的叶战挑了挑眉。

    “认识?”

    “嗯,那是我姐姐。”

    叶战倒是不稀奇,同一个家族,沾亲带故的多了去了。

    “那你怕她做什么?”

    林乱立刻炸了毛。

    “我没有!”

    “好吧好吧,没有就没有,我是叶府的叶战,以后就是你的同窗了。”

    叶战笑嘻嘻的搭上林乱的肩。

    傍晚,叶府里。

    “娘,今天你给我带的糕点,明天再给我带一份。”

    叶夫人奇怪的横了叶战一眼。

    “我记得你不是不爱吃这些吗?”

    “不是我吃,我去喂只漂亮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