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林乱紧紧闭着眼,双手还挡在脸前,生怕碎衣又来把他压在那,许久,他悄悄睁开眼,只看见碎衣低着头,给他在膝盖上抹药,他这时候低下了头,平日里带着的那几分凌厉就荡然无存,眉眼间竟然透出了点温柔的意味。

    林乱一时之间竟有些放松,把自己瘫在床上,任由碎衣摆弄他的腿,香炉里燃着安神香,这时候就有些恰到好处的作用,林乱今天被这么一通折腾,本就疲乏的很,现在只觉得昏昏沉沉的。

    碎衣突然冷不丁的说道。

    “夫人给你留了你最爱吃的玉米排骨汤,还在灶上热着。”

    碎衣没听见林乱的回话,上药的手不停,抽空看了林乱一眼,这一眼却久久没有收回,碎衣不自觉的停了手中的动作。

    远处桌上的烛火昏暗,隔着薄纱帘子,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然而月光从窗口照进来,平白添了一分暧昧。

    床上那人衣衫半解,一头青丝散在背后,如同一块上好的缎子,就这么毫无防备的沉沉睡去。

    碎衣敛眉,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手上的动作,待上完了药,又替林乱掖好了被子,最后又吹熄了桌上的蜡烛,将要关门出去的时候,顿了一顿,接着,神色莫测的看向了床上的林乱。

    他向屋里走了一步,像是要靠近林乱。

    “碎衣。”

    是周烟,她站在廊下,低声冲碎衣喊道。

    碎衣抬首,心下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猫一样的出去了。

    周烟见了他就要说话,就见碎衣用食指在唇间做出噤声的动作。

    周烟立刻屏息静气,跟着碎衣来到一处僻静之地。

    四下无人,她神色恭敬,行了一礼。

    “主子。”

    周烟一大早就把林乱从床上拎起来,去给老夫人请安,她面带愁容,昨天出了那档子事儿,老夫人心里肯定得不舒服的,身份高贵的龙子凤孙和一个外室子,谁都知道该向着谁。

    老夫人院子里头还没开门,周烟就领着林乱在门口等着。

    今天天冷,周烟特地给林乱穿了滚着银边的石青刻丝灰鼠披风,跟昨天的小斗篷不一样,这个较长一些,将他整个人都完完整整的罩在里面,只露个小脑袋在外头,看起来乖乖巧巧的。

    过了一会儿,大门开了,从院子里出来个丫头,穿的绸子衣服,神色也鲜活,一看就是极受宠的。

    她见了周烟他们还有些惊讶。

    “怎么来的这样早?”

    不等周烟回答她就让开了路。

    “快先进来吧,今日是休沐,待些时候林大人携夫人和那些进宫伴读的公子们也要来见见老夫人。”

    她言下之意就是快些请完安,不要撞上了他们,这是好意,林乱一听这话就对她多了些好感,进门的时候还对着她笑了一笑。

    那丫头转着脑袋盯着林乱的背影,一时之间就忘了要出去做什么。

    一旁为她开门的小厮调笑。

    “竹青姐快别看了,人家都进屋了。”

    竹青打了他脑袋一下,也不恼,嘻嘻笑着。

    “昨日闹腾腾的没看清,现在看来,这小少爷可是少有的风流人物,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平日里可少见。”

    她暗暗思索着,也不知道这幅相貌是福是祸,面上还是笑嘻嘻的。

    周烟朝那竹青道了谢就带着林乱进了屋,屋里头暖烘烘的,林乱刚进去就看见上座有个老太太坐在那,神色看不出喜怒,身旁站着个婆子,正给她递上一盘瓜果放在桌上。

    周烟拉着林乱请了安,林乱也紧跟着周烟,他也明白周烟对这场面应付的一向好。

    老夫人倒是没提昨日的事儿。

    “行了,先下去吧,既来了林府好好在这待着,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周烟应下,就想领着林乱出去。

    “孩子先留下吧,待会他哥哥姐姐就来了,也叫他好好认一认 ,别等以后见了面还不认得。”

    周烟担忧的看林乱一眼,就带着王奶娘出去了。

    林乱懂那一眼的意思——给老娘安安分分的,别闹幺蛾子!

    他回了个放心的眼神,就老老实实的站在一旁。

    老夫人朝他招招手。

    “过来,我仔细瞧瞧。”

    林乱就乖乖巧巧的过去,蹲下  ,林乱乖起来讨人喜欢的紧,尤其是中老年妇女。

    老夫人面上有了一丝笑意。

    “这小模样儿比你爹好,这嘴跟你爹一样,都是薄唇。”

    突然她脸色一变就严厉了起来。

    “昨日你可知错?”

    林乱点头,乖乖巧巧的,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腹诽道,昨日明明是那姜子朔先来招惹他,这老太太还真是能混淆是非。

    “你以前没人教,现在到了林府,就要守林府的规矩,昨日是你初来,也是三皇子宽厚没怪罪,往后可不会这么轻易就揭过去。”

    林乱心里明白这是敲打他,一律应着。

    有丫头探头进来。

    “老夫人,夫人和老爷带着公子小姐们到了。”

    话音刚落,就从门口进来好些人,前头是一个男子,穿着样式简单的袍子,头上也只有个束发的束冠,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清雅很舒服。

    他身后跟着一个夫人,穿着华贵,一举一动都好像用尺子丈量过一般,规规矩矩决不逾越。

    再来就是那昨日的三公子林越之,还有两个没见过的,和林乱差不多年岁的少年少女。

    他们先请了安。

    除了那林越之,他们都没见过林乱,这个时候就有些疑惑。

    那个少女一看就是个跳脱的,她先抓住老夫人的手,像是要在老夫人面前争宠一样,抢先指着林乱开口。

    “祖母,这是谁啊?”

    林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也朝她看过去。

    那夫人刚刚坐下用了茶,正用帕子擦嘴,闻言看了一眼自己女儿,没有开口阻止 ,要是平日她绝不会看着自己女儿这么无礼,但现在她还是知道点什么的,比如,新来的小公子长相出众。

    她掩在宽大袖子下的指甲,深深掐进了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