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主角总被人看上 > 林家幼子
    清晨,天色还朦朦胧胧的暗着,路上行人寥寥,一辆挂着青帐子的马车慢腾腾的走在京都里宽敞的路上。

    “你明日见了老爷子可给我管好你这张嘴,给我装也装成个人样,要不然别怪我不念母子之情。”

    车内一个形容艳丽的女子正一脸厉色的揪着一个少年的耳朵。

    那少年十几岁的模样,睡眼朦胧的,一看就是刚刚被揪醒的,此时正要掉不掉的在眼眶里滚着眼泪,他生的本就好看,雪肤红唇,脸上还有个红印子,此时一双眼睛讨饶的看着女子,叫人忍不住就软了心肠。

    即使知道这小霸王的秉性,这女子见了也稍稍松了松手,又安抚他道。

    “娘的心肝,你且忍忍,到时候莫要得罪了贵人。”

    “我明白的。”

    林乱揉了揉耳朵,只觉得耳朵火辣辣的。

    有些心累。

    他本是现代一个纨绔,算个富二代,他爸老来得子,把他宠上了天,他哥哥和他隔了不止一道沟,把他当儿子看,在他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公司一把手,等他出生后就算是他爸想昏庸一回把家产交了他手里也已经无能为力了,索性他对这些也无所谓,只管伸手要钱,花天酒地。

    可怜他刚刚二十出头就遇上千年难遇的空难,一转眼就变成一个刚出生的小娃娃。

    一出生就没见过爹,只有美人娘亲周烟周氏和一个老奶娘,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之家,还是有一处不小的宅子,仆从数十,也算过的顺心。

    前两天美人娘亲告诉他,他们要回家了。

    他这时候才知道,这美人娘亲当年是侯王府上的歌姬,他爹是京中世家的嫡子,祖上是跟□□皇上打过江山的。

    重点来了,他娘,周烟,是个三,传说中的外室。

    虽说这年头男人大多三妻四妾,他爹看样子也不是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好男人,但是歌姬总是不上台面的身份。

    就好比那些权贵子弟再怎么荒唐也不会叫外边的青楼花魁生下孩子一样,更何况还是别人府中的歌姬。

    周烟心高,这辈子生的好,也是个有本事的,爬上林家公子的床,偷偷摸摸生下他,又去了几封信,如愿以偿的被林家公子好好安置在外边,过着富贵清闲的生活。

    据说这个林乱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反正是据说,那男人大概没来过几回,林乱没心没肺的,哪管家里来人,他只记得有个男人在他小时候曾抱过他,他又有些脸盲,现在还没把人和脸对上号。

    反正,这林公子掉马了,他的正室夫人身份高的很,是当今皇后的妹妹,然后林老爷子大怒,罚他跪了祠堂,然后又跟那正室赔罪,最终还是商量着把他这个林家血脉带回去。

    他不乐意,这人设,回去摆明要受气 ,被他娘一巴掌打老实了。

    其实他也明白这遭躲不过去,就是被惯坏了,习惯性的耍耍脾气。

    林乱摸摸脸,感觉还没回去就已经开始受气了。

    周烟见他去摸脸,心疼的去看。

    左脸上还是有些红红的,这孩子本就生的白,这点子红就明显的很,林乱早产了几天,有些体弱,从小就是被周烟宠大的,就没被打过几回,虽说这孩子跟乖巧沾不上边,实在过分了她也就揪揪耳朵。

    周烟自己当时也是有些乱了,听见他耍脾气就来了气,一巴掌就送上去了。

    现在就有些后悔了。

    这孩子倒也聪明的紧,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周烟叹了口气,有些心疼,又不得不嘱咐他。

    “你切莫跟那些人起争执,不管什么都给我忍着。”

    “娘,你放心,我还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林乱的脸早就不疼了,他只是装装可怜。

    他这个人没别的好处,只一点,看人眼色厉害很,识时务者为俊杰,他大概是那俊杰里的千里马。

    平日里该耍脾气他一分不落,可该低头的时候他也没有半分不愿。

    马车从大道拐进了小巷,最后停在了一个小门外,这不是大门,上头没有林府的匾,大概是侧门。

    林乱立刻联想到了进贾府的林妹妹,脑子里一阵阵的抽痛,接下来的日子不太平了啊,他撩开车帘,远远的望去,雄伟厚重的建筑匍匐在大地之上,隐在昏暗里,像只狰狞的兽。

    “夫人,到了。”

    今日有些阴,外头还有些暗着。

    外头的帘子叫人拉开,王奶妈先扶了周烟下车,转手要扶林乱的时候,就看见林乱从车上直接跳了下来,急得连声骂着,她不怨林乱,都是怪照看林乱的丫头小厮不顶事。

    “你们都是怎么做事儿的?看见少爷下车也不会扶着点儿。”

    “这算哪门子的少爷?”

    一个娇娇俏俏的声音从侧门里头传来 ,一个梳着丫鬟髻的娇俏少女从小门探出头来,她穿着绸缎衣裳,头上还戴着金玉的首饰。

    她一探出头看见林乱还愣了愣,随后又回过神,气焰倒是收了几分。

    “你们随我来,老夫人和老爷他们都还等着呢。”

    王奶妈给林乱披好披风,没有吭声。

    林乱也不至于跟个小丫头计较,就当做没听见一样,跟着周烟进了门。

    天黑乎乎的,林乱被周烟抓的紧,忍不住挣了挣,周烟也紧张的很,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只以为他又出什么幺蛾子,瞪了他一眼。

    林乱只好老实下来,也没心绪看这富丽堂皇的深宅大院,只顾着低头走,走了许久,周烟猛的停下,他却没有刹住车,被门框绊了一下。

    整个人一下子扑了出去,他这辈子和上辈子都娇气的很,刚刚就觉得自己委屈,这下子膝盖和手掌都疼,爬起来就想发脾气。

    还没等他起来,一双黑靴子就到了他眼前,靴子头上还嵌着块青色的玉璧,林乱抬头,还没看清就又被人按着头生生压下去。

    林乱感觉那只靴子踩在了自己脖子上。

    这样的侮辱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林乱伏在地上,看着青石板 ,眼神幽暗了几分,他还没有长成,平日里又爱躺着歪着,力气小,现在怎么也挣不开,他索性不挣了。

    他听见一声低低的笑,然后就是一句带着笑意的话从头顶传来。

    “没规矩的野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