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15.蒹葭苍苍(三)
    “怎么回事?”蛇妖供奉这血玉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这样的异样,没有什么可以在这阵中支撑这么久。

    难道这玉盏有问题。

    蛇妖很快否定了这猜测,就算是他看不出来,血玉刚才的反应就足够说明一切,倘若真有问题,又岂会有那样的表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了有足足一刻钟那么久,阵中的血玉因为吸收不到灵力而开始变得不耐烦,数道红光注下去,站在蛇妖身后的茯娘轻轻勾动着手指,阵内玉盏纹丝不动,注下去的红光怎么都渗透不进去。

    “老大,这,这是怎么了。”茯娘故作惊讶,看那血玉躁动的越发厉害,不动声色后退了一步。

    话音刚落,血玉暴怒了,红光朝他们袭来,浓重的血煞之气在小小的谷中爆发开来。

    原本就对此忌惮非常的蛇妖快速的抓过了化成鼠妖的御刑挡在了自己面前,自己则拖着残腿快步躲往山洞内。

    但身后却没有传来预想中的叫声,红光穿透了御刑的身体,直接打在了蛇妖的后背。

    蛇妖没能进入山洞,摔在了石璧上,呕血不止。

    他本就受了重伤,加上这几记侵蚀性的袭击,体内受损更加严重,控制不住人形,不断的出现蛇鳞。

    他转过身看着御刑的方向,看着渐渐从虚幻化为实影的鼠妖,神情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我还想你是有多大的本事,能从他剑下溜走,原来用的是这样的伎俩。”山坡上死的那十来只妖,其中不知有多少是被他拿来挡剑用,而之所以最后让他给溜了,想必是她用来救书生的血珠引起了他的注意,才没有追这几只漏网之鱼。

    蛇妖瞪着茯娘,此时也猜想到了他们是乔装混进来的,能将气息藏的这么好,还能幻化,那就是同类了,蛇妖抹了嘴角的血呵呵笑:“原来是替修士卖命的狗。”

    “你的命不值钱,我对它比较感兴趣。”褪了伪装,茯娘眼底便都是对那血玉的兴趣,乾州城内来往的修士那么多,竟是无人发现此处有这样的东西,就连她,在看到之前也没有察觉,而这山洞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的解释就是它自己敛了气息。

    以纯净妖丹为食,修为在蛇妖之上,养出来这么个东西,也是新奇。

    背靠在石壁上动弹不得,蛇妖看着茯娘一步步走近,视线在她和御刑之间流连,垂下头,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他们没感觉到,他可是切身感受到了来自血玉的兴奋,那是对胜过妖丹的渴望,想要将其一并吞噬的贪婪。

    茯娘站在了阵外,抬头看悬在那儿的血玉,这么近的距离,它像是从鲜血中刚捞出来似的,浑身透着的腥红,凶煞之气却都收敛了起来。

    它没有攻击她。

    茯娘站着的位置,是在石柱之外的,再往前一步就会迈进图案内,而分界线的内外,它的掌控又是不同,茯娘笑眯眯看着它,这气息着实有些奇怪。

    阵内气息涌动,玉盏忍不住开始大喊:“你还不快把我拉出来!”它都快憋死了!

    血玉忽然静止不动了,十六根柱子发出嗡嗡的声音,靠在那儿的蛇妖缓缓抬起头,神情十分的残忍,来了。

    那是自上而下灌下来的光,顷刻将茯娘笼罩,比刚刚对付玉盏时要更为凶狠,几乎是倾尽了血玉所有的力量,来势汹汹。

    换做是蛇妖,不消一会儿功夫就会彻底被侵蚀干净。

    可茯娘的身影,愣是没有动,被吹起的长发散在身后,红色的衣裙胜过这光,茯娘朝前迈了一步,直接进了阵内,握住了玉盏收到怀里。

    血玉迸射出来的光并没有被阻隔开,而是真的侵入了茯娘的身体里,比吞噬妖丹还要容易,就好像,它们与她本就是一样的,血玉显得更为雀跃。

    只听见“罄”的一声,十六根柱子浮出数道光,这些光顷刻间没入了茯娘的身体,随即,十六根柱子化为了粉末,在茯娘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时,没了支撑的血玉,从半空掉了下来,落在了她的手里,甚是亲近的蹭了蹭她的手心。

    变脸的速度胜过翻书。

    这时别说是蛇妖了,就连御刑都愣了下,茯娘怀里的玉盏更是不乐意:“快把它丢掉丢掉,快把它丢掉!!!”

    血玉是浮起来了,却是乖巧的立在了茯娘的身旁,像个小跟班。

    茯娘感受了下刚刚侵入自己身体里的气息,这让蛇妖难受万分的红光,对她而言,却像是源于同宗,没有阻碍的吸收,与之融合。

    她的同宗……

    自打她记事以来,那个地方除了她之外,没有半个活物。

    这世上,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能够与她相融合的。

    茯娘跨出了那界线,跨出去的一刹那,地上的图案淡去,直至消失不见,周遭的一切变回了最初看到的那个清新山谷模样,原本弥漫的气息也尽数散去。

    跟随淡去的是山林内弥漫的瘴气,毒雾渐渐变成水汽,风一吹,越来越稀薄。

    就算是再不愿意相信,事情也发生了,蛇妖供奉了两百多年的祖宗非但没有帮他,反而还倒戈了,见形势不对,蛇妖凝做一股气,飞快的窜进了山洞内,想仗着洞府内迂回复杂的走道来甩掉他们,从这里逃走。

    御刑披着的衣袍轻晃了下,从中飞出数只金色的虫子,朝洞中追去。

    一刻钟后,变成蛇形的蛇妖被发现在了洞府外的祭台上,浑身漆黑,奄奄一息。

    它的周身盘踞着数百的金虫,在御刑出现后,才飞回到他怀里。

    “来,说说这血玉的来历。”茯娘将血玉挪到蛇妖面前,如今仅是手指粗细的蛇妖下意识往后缩去,即便是茯娘不怕,它还是对其忌讳的很。

    御刑并没有茯娘那么好的耐心,一只墨色甲虫爬上了蛇妖的头顶,伸长着顶尖的利爪,直接插入了蛇妖的头部。

    ……

    血玉是什么时候存在的蛇妖并不清楚,它只知道,自己在这片山林里生出灵智时它就已经在这儿了。

    这样环境下生出灵智的蛇妖性本恶,而它的第一次献祭也是误打误撞,它抓来了一只兔精,原本是打算自己吃的,却被血玉给吞噬,吞噬之后,血玉反馈给它的就是修为的提升。

    尝到了甜头,接下来的便无师自通,很快蛇妖就霸占了这座山,当它知道越是纯净的精元越受血玉喜欢时,它便向林子外伸手,在乾州城附近抓了不少妖。

    这件事也一直没有人注意,一来这些妖都是独来独往的,二来谁会在意妖的失踪,那些修士巴不得杀光妖修。

    两百多年过去,蛇妖的修为突飞猛进,还收了不少手下,而在它献祭供奉下的血玉,是日渐血红。

    在有一回接连两个月没有收获,血玉吞了他两个手下后,蛇妖对其是既依赖又忌惮,担心它会吞了自己,之后再也不敢怠慢,就像这一回,即便是自己深受重伤,抓来的玉盏对自己有疗效,他也要先安抚住血玉,以免它发狂。

    蛇妖不知道血玉为何会在这里,这阵法又是谁布的,对它而言,只要自己的修为能够快速提升,别的都不重要。

    “不知道来历。”茯娘戳了下血玉,它绕着自己的飞了一圈后,面朝着她停住,茯娘无法感知它想什么,只知道它这样的表现,似乎是很喜欢她。

    “玉生魂比生灵难,你应该比玉盏要久远才是。”茯娘话语一顿,也难说,用这种法子修炼出来的,并不好估算。

    血玉也想钻到茯娘怀里去,可玉盏对它的抗拒已经到达了顶峰,两个的气息完全是相反的,玉盏在血玉眼里就像是食物一般,即便是现在没再对它出手,却还是被它吸引。

    玉盏快哭了。

    茯娘抬头,看向石壁那儿,蛇妖是意外得了这好处,但那个阵法的设立者,肯定是没安好心的,长此以往下去,会养出什么样的妖来暂且不说,光是这血玉,再多上几百年,凶煞之气足以毁城。

    “先回去。”御刑收回了黑甲虫,被摄了魂的蛇妖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

    “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茯娘摇了摇头,一行人离开林子,不过半个时辰,这边林子上空降下几道剑影。

    玄宗看着石柱林中祭台上的蛇妖尸体,眉宇微皱。

    须臾,他抬起头看向洞府。

    就在此时,据此遥远西北方向,荒无人烟的沙丘石壁间,一处山洞内,立着五根柱子,柱子顶端泛有光芒,朝最中央射去,形成了五角星芒。

    由于光芒太盛,最中央浮着的东西并不能看清。

    不知持续了多久,山洞内就这样维持着一种平衡。

    忽然,其中一根柱子出现了裂痕,空气中传来极轻的类似珠玉开裂的声音,紧接着,其中一道光芒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