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13.蒹葭苍苍(一)
    是同类的气息,不会错的,初始在她们进茶棚时还没察觉,但此时,他是能清晰的分辨出眼前的三个人,都是妖,外表看起来只有十来岁孩子模样的小妖怀里,还藏了一个。

    在这儿数年,他也不是没看到过别的妖,可都是很低调的,尤其是近段日子,乾州城内到处都是修士,像他们这般大摇大摆走在路上,也不将身上的气息收一收,几乎是没有。

    看来是没把这些修士放在眼里。

    想到此,男子从矮柜后出来,走到茯娘他们坐着的桌旁,末了,向茯娘拘礼:“在下观礼。”

    茯娘拿起摆上桌的茶点,嘴角微扬:“看在你在人界混了许多年了。”一言一行学的都十分像人,身上还佩戴了阻隔妖气的宝物。

    观礼笑了笑,在茯娘对面坐了下来,为他们斟上茶:“近日乾州城内到处都是修士,姑娘出行,千万注意。”

    “乾州城内到处是修士,你还敢在这儿做生意。”茯娘晃动着碗里的茶,清透的茶水下,偶有灵气浮动,极少,对妖而言几乎是没有作用,但对于途经此处,喝口茶歇脚的人来说,这是一碗驱除疲劳的提神好茶。

    这可是件积功德的事,难怪他身上的气息会这样。

    “我已经在这儿生活很多年了。”观礼看向小葫芦的胸口,憋不出的玉盏还想要出来,他好心建议,“姑娘,这段时间有很多妖被同类所杀,妖丹被夺,这些妖急于求成,最喜欢灵气纯净的妖丹。”

    才冒出来的玉盏急忙缩了回去,小葫芦胸膛那儿的衣襟终于安静下来,须臾,里面儿传来气呼呼的声音:“你说的灵气纯净可不就是本大仙!”

    它是在藏宝阁中生出灵智来的,后又在山谷中修了数百年,从来没有接触过人世间的事,身上的精气要多纯净就有多纯净,与当初从山谷中出来的花妖是一样的,这样的妖丹,是那些急于求成的妖最想得到的,不仅能增加修为,还能解吞噬了别的妖丹所带来的丹毒。

    在众人注视下,玉盏又往里缩了缩,它有种自己现在是盘中餐的错觉:“你……你们想干什么。”

    茯娘轻点着桌子:“你说你从没接触过人世间的事,那你哪里来这么多的话。”

    “本大仙可是藏宝阁中的老大。”玉盏哼哼,“藏宝阁中好多宝贝,他们知道很多事。”他们每天都会说外面看到的事,听得多了自然知道的多。

    “虽说这些天作乱的妖少了许多,但还是要提防。”观礼看向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的男子,饶是他自己修为颇深,除了那葫芦妖之外,其余的他都看不出本体来。

    “难不成是自相残杀光的?”茯娘有了些兴致,他们初到乾州时就听了一些事,“先杀人,后杀妖,这般大动作,也没见哪个有所成。”

    观礼摇头:“十天前,城外南面的一处山坡上发现乱斗的痕迹,死了数十只妖,皆是一剑击碎妖丹而死。”

    “十天前啊。”茯娘轻轻啊了声,那不就是她来的那日,城外南面的山坡不就是书生的桃林。

    根据观礼的描述,茯娘很快确认了击杀那些妖的是谁,这手法,像极了那个少年郎。

    “如今他们只是暂时躲起来,可能其中还有受伤的,若是让他们发现了你们,觊觎这玉盏,他们也许会联合起来出手。”

    茯娘看着眼前的男子,修为不低,又佩戴有隔绝妖气的宝物,一般的修士发现不了他,有些本事的打不过他,在这乾州城里,他独来独往,若非看出她和御刑修为不俗,他也不会多嘴让他们注意:“那姑娘是你什么人?”

    观礼看向对面的包子摊,眼神中多了些温和,那抹倩影正在帮着一块儿收拾桌子,和年长些的妇人有说有笑。

    “那是我的一个故人。”

    茯娘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儿:“哪辈子的故人?”

    观礼怔了怔,随即笑了:“姑娘聪明。”

    正看着呢,包子摊前走过来了两个男子,他们自顾着进了摊内,仿佛是与他们很熟的样子。

    果不其然,妇人和那姑娘看到来人,笑着与他们打了招呼,不仅如此,姑娘与其中一个男子的关系,看起来甚是亲密。

    茯娘微眯上眼细听,过了会儿她睁开眼,看向观礼,他脸上还是那般笑意,眼神温和的看着那姑娘,对出现的男子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意外和不瞒,就好像,是乐于见成此事。

    “你说的那些妖在哪里?剖妖丹的那些。”茯娘站了起来,支着身子显露出懒意,打了个哈欠,“我也想见识一下,它们究竟练的是哪门子法。”

    “你们……”观礼很是诧异,她这是要去抓他们?

    “在东面?”

    茯娘看向东边方向,观礼摇摇头,在西边。

    “走啦。”

    茯娘朝小葫芦招手,小葫芦怀里的玉盏开始了奋力挣扎:“本大仙不去,本大仙不去。”

    “你不去怎么行,你是诱饵啊,你要是不去我拿什么引诱它们。”

    “本大仙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还说要带本大仙吃香喝辣,你竟然想让本大仙当诱饵,你这个坏心眼的女人。”

    “就是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你怕什么,我会保护你的啊,万一你被它们带走,我也会去救你的。”

    “你你你你……”

    声音越来越远,只至他们消失在人群中再也看不见,观礼收回视线,转身时,包子摊内姑娘正送那两个男子出来。

    他看着其中那男子对她轻声嘱咐什么,也看到她望着那男子的眼神,羞涩中带着爱慕。

    在那两个男子走了之后,她回头,对上了他的目光,她冲着他微笑点了点头,转身回了铺子。

    观礼轻缓的点头回礼,过了会儿,那姑娘拎着个篮子朝他这儿走来。

    “林大哥,这都是今早做的包子,我娘让我给你拿一些。”将篮子放下,阿彩看向他的衣袍,轻轻呀了声,“林大哥,你的衣服破了。”

    观礼低下头,穿上时还好好的袍子,不知什么时被勾了个洞,他笑笑:“没事,回去换一件就好。”

    “林大娘过世的早,这缝缝补补的事儿你也不会,要不这样,你换下来交给我,我明儿给你补上。”话说完,对面那儿传来阿彩娘的叫声,阿彩一面往外走一面嘱咐,“林大哥,你可别又给丢了,好好的衣服丢了可惜。”

    “阿彩,日子可定下了?”观礼瞥见了她腰间系着的络子,笑着询问。

    “还没呢,要等他爹回来。”阿彩红着脸,满是女儿家的羞态,“林大哥,那我回去了。”

    “去罢。”观礼目送她回去包子铺,又重新回到了矮柜这儿。

    ……

    这厢玉盏说了一路,终于是累了,在到达观礼所说的地方后,满林子不一样的气息已经说明了问题。

    玉盏所埋着的那山谷,灵气充沛且纯净,这地方灵气也充沛,可却有些浑浊。

    若说灵气受了那些妖邪影响变得的污浊,茯娘相信,但她所感觉到的浑浊,是源自于这山脉地势,换言之,是这地方不对劲。

    茯娘看向御刑,这可比那玉貂说的要严重的多。

    “我去看看。”御刑是不会受这浑浊的灵气影响,说起来,他要比这更毒,但小葫芦却受不了,它怀里的玉盏更受不了,还没靠近就开始嚷嚷。

    “不用我们进去。”茯娘将玉盏拎起来,轻轻一晃,手中的玉盏消失不见,变成了个十五六年纪的少年,黑发碧眼,皮肤白皙,浑身上下散发着诱人的灵气。

    还没来得及细看自己变成人形是什么样的玉盏,一脸惊恐的看着茯娘:“你要对本大仙做什么。”

    “这样就差不多了。”茯娘给他身上添了几处假伤口,在这伤口上抚了些灵气,让其外泄的更像一些,“你和小葫芦一起往那边跑,我在那儿等你们。”

    “我不要。”话音刚落,玉盏脸色大变,看向林子深处,“来来来来了!”

    小葫芦拉住他,朝茯娘说的方向快步跑去:“你别怕,掌柜的不会让你受伤的。”

    “骗子,你们都是骗子。”玉盏嘴上说着,速度是一点都不慢,到后来是他拉着小葫芦的,朝着茯娘设下的陷阱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