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11.桃之夭夭(十一)
    安静的山坡上,悬空掉下来了个偌大的树根,砸在了木屋前,随即是茯娘的身影。

    过了会儿,不远处传来了哎呀一声,只见偌大的葫芦砸入了附近的坑中,谩骂声从葫芦底下传来:“你想砸死本大仙是不是,还不快给我让开。”

    小葫芦忙幻出人形,在坑底将玉盏挖出来,抱歉道:“刚刚走的太急,没注意。”

    “没注意你就可以把本大仙随便乱扔,有你这么带路的么,还不快把本大仙弄干净,遇上你们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随着他们走出坑底,骂骂咧咧声越来越近,玉盏形象生动的话语,倒是在这沉寂中添了一股生气。

    茯娘靠在门边,轻抚着烟杆上的细微划痕,脸上泛了些笑意,可真是个话痨啊。

    “掌柜的,这伤怎么还没愈合。”小葫芦认命的听着玉盏埋怨,走到茯娘面前,看她手臂上的伤还在渗血,担心的不得了。

    茯娘抹去手臂上的血,指尖抚过伤口,泛过红光后,伤口却只愈合了一点点。

    小葫芦瞪大着眼,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就算是他们受了重伤,掌柜的也能帮他们治好,更何况妖的自愈能力本来就很好,这伤怎么可能无法愈合。

    “被其所伤,不会愈合。”茯娘不在意手臂上的伤,转身进屋,看着被翻乱的屋子,感受到来自桃花钗的难过,将钗子拔了下来。

    花妖抱着书生的身体出现在屋内,因为被玄宗强行破了结界受到反噬,她已经无法维持实体,身体时而虚幻。

    玉盏指挥着小葫芦收拾屋子,不一会儿功夫就如当初他们出门时的样子,玉盏这才满意,跳到了花妖身上,站在她的头顶教育:“呐,本大仙再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跟我回去修炼,本大仙就帮你疗伤。”

    花妖就是吸收了玉盏的灵力才得以开灵智,让玉盏给她疗伤,的确是最好的。

    花妖看不到它,只能祈求:“能不能先救我相公。”

    “你是不是蠢,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妖,救他,本大仙为什么要救他。”玉盏气的在她头上直蹦,又跳到她面前,快冒气了,“本大仙谁都不救!”

    花妖望着它轻笑:“谢谢你。”

    玉盏停下来,漂浮在半空中与她对视,许久之后,它哼了声:“果然蠢。”

    随后玉盏飘飘悠悠到了小葫芦这儿,坐在它的肩膀上闷闷不乐的,不再说话。

    花妖将书生送到床榻上,抚摸着他的脸颊,满是眷念。

    到现在她都还清晰的记得,自己从睡梦中醒来,看到的那个背影,不巍峨,不算高大,没有令人折服的修为,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却能够吸引到她。

    “掌柜的,您可以救活他对不对。”花妖转身,面朝着茯娘跪了下来,“只要能救活他,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茯娘看着她身后漂浮着的虚影:“即便是他活过来不会像过去那样长寿,只有几年寿命。”

    “即使只有几年寿命。”

    “即使要付出你的性命,从此之后这广袤天地,再没有你的踪影。”

    “是。”

    “即使他忘了你。”

    屋内安静了会儿,花妖扭头看向床榻,笑着道:“忘了我才好。”就当她从没有出现过。

    “拜托您在这窗外种一棵桃花树,他喜欢看桃花。”就当做是她的陪伴,即便是他不记得,即便这不是她。

    茯娘的神情很平静:“你想清楚了。”

    “我后悔遇见他,也不后悔和他在一起,只是遗憾没能给他留下什么。”花妖微笑着,半点都不像是要赴死的样子,对她而言,那数百年的修炼,都抵不过和书生相处的这点时间。

    她觉得自己这一生很值得。

    小葫芦的肩膀上传来哼哼声,玉盏转过身去,半点都无法赞同花妖的话,这还不后悔,后悔死了。

    茯娘伸手按在了她的头顶,几乎是一瞬间,花妖脸上的笑意都没散去,整个人松垮的倒在了地上,茯娘的手中,多了一颗莹绿色的妖丹。

    坐在小葫芦身上的玉盏,控制不住自己飘了起来,往茯娘这儿移动。

    它嚷道:“你要做什么!你想干什么!”

    “借你一用。”茯娘将妖丹放在了玉盏内,走到床边,没有了花妖保护的书生,脸上的血色已经渐渐淡去。

    茯娘伸手,手心中浮出安魂瓶,碎裂后,书生的上方,出现了他的魂魄。

    一朵血红色的花苞出现在茯娘的手心里,和山洞内的一模一样,但却没有妖异,在她的手心里缓缓绽放。

    开到最盛时,茯娘的唇色淡了几分,小葫芦抱着玉盏谁都不敢吱声,看着那盛开的花逐渐走向衰败,最后结出了一颗玉红色的珠子。

    珠子内充满了生气。

    此时的结界外,感受到那股生气的玄宗抬起头看山坡上聚起的乌云,眉宇微皱。

    她好大的胆子,竟然想用这办法把人救活。

    周遭热闹了起来,这股生气还引来了一些不怀好意的妖,玄宗看向东南方向,神色一凛,朝着那儿飞去。

    屋内,茯娘手心里的珠子已经达到了最鼎盛的状态,她抬了抬手,正要将珠子送过去,凭空伸出了一双手阻止了她。

    紧绷着的小葫芦和玉盏吓了一跳,茯娘越过那双手,捏住了珠子后,将自己受伤的手臂正对了那方向,停顿的刹那,茯娘手中的珠子已经按在了书生的眉心。

    御刑出现在屋内,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再看床帏周围荡漾开去的生气,沉声:“你疯了。”

    “再拖上一会儿,可就白费功夫了。”茯娘对他的到来有些意外,从玉盏那儿收了妖丹,连同地上花妖的尸骨一起收入了怀里,“你不在客栈内呆着,来这儿做什么。”

    “你受伤了。”她在山洞被伤时他就感觉到了,而现在,她用这种办法救书生,只会加重伤势。

    茯娘轻啊了声,她险些忘了当年救他回来时,她动用了真元,如今她受了伤,即使是远在落仙镇,他都能够感知。

    “我没事,你赶快回去。”茯娘扬了扬手,走出屋子后看向窗外那一处空地,花妖所说的地方,应该就是这儿了。

    御刑握住了她的手臂,过了会儿松开,伤口依旧在,没有愈合。

    他一言不发,直接伸手往自己的心口处掏去,茯娘即刻制止了他,严肃道:“你干什么,这伤过几日就会好。”

    话音刚落,结界外有了动静,茯娘将他的手按回去,脸上浮现笑意,望向半空中出现的人,轻快的打招呼:“少年郎,你来的很及时啊。”

    玄宗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到木屋的窗内,眼神微动,伸手托出一个冰匣:“解药。”

    冰匣内隐约可见一朵莲花,茯娘也痛快,结了两颗药出来,从小葫芦那儿摘了个瓶,抛到了半空。

    玄宗手握瓶子,想起师傅给自己的回答,看着茯娘:“有背天道之事,因果循环。”

    这会儿茯娘已经将冰匣打开了,看着里面半透明的玉骨莲花,她脸上的笑意更甚:“我可比不过上纯,有背天道之事,他做的也不少。”

    “冥顽不灵。”

    玄宗没作停留,转身要走,他的正前方忽然横出一掌。

    那一掌被黑雾包围,黑雾上细微可见的都是虫子,密密麻麻的,朝他袭来。

    玄宗避过后执剑打散了虫雾,与御刑对峙在半空中。

    一直虫子落到了玄宗的剑上,滋的一声,剑声上出现一个黑斑,他看着御刑的双掌,道出了他的身份:“南疆妖蛊。”

    御刑冷冷道:“是你伤了她。”

    站在门口的茯娘微张了张嘴,扭头看屋内逐渐要醒来的书生,再也没管上面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砰一声,将门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