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9.桃之夭夭(九)
    “放开我们,你要做什么!”

    “大胆妖孽,你竟然……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你究竟用的是什么妖法。”

    桃林内传来的谩骂声惊起了一片歇脚的鸟儿,在木屋的不远处,三个灰袍的修士被五花大绑在木柱上动弹不得。

    他们的法器被任意的丢在了地上,怎么召都没反应,而绑在他们身上的绳索随着他们的挣扎是越扎越紧,想尽办法都解不开。

    而他们正前方坐着的,就是他们谩骂的对象,茯娘笑眯眯看着他们,好心提醒:“哎,再挣扎它可就嵌你们肉里去了,你们也知道的,妖是没什么人性,嗜血的很,我这宝贝儿可饿了有些年头,一旦让它尝了甜头,我可就帮不了你们了。”

    似乎是在响应主人的话,绑在他们身上的金色绳索又紧了几分,这下他们真不敢动了,又不是没见过被妖吸干了血的人是什么样的,他们要是也变成这样,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你!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放了我们,还能饶你一命,要不然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尧山的修士,乾州知府请过来捉妖的。”茯娘看着这片桃林,再看他们身后的柱子,这些东西不仅仅是毁了桃林的美景,还破坏了这儿原本汇聚起来的灵气,“不过却丢尽了你们尧山的脸面,妖没抓着,倒打一耙的事儿干的倒不错,在这儿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胡说八道,我们尧山的修士,何曾会做这样的事。”

    “有何分别,那这里的阵都是谁布下的,这些树是谁砍的,还有,这坑坑洼洼的洞又是谁挖的。”茯娘每说一处,布着的阵便破了一处,解了最后一个后,声音渐缓,“无能不说,还乱扣罪名,将行凶杀人的罪名扣在花妖身上,你们说,这些帐怎么算。”

    “你!”

    “私闯民宅,将此处破坏成这样,自然是要赔。”茯娘绕着他们走了圈,支着下巴,“你说怎么赔好?”

    三个修士以为茯娘是在和那边的葫芦妖对话,下一刻,他们身上的衣服就被绑着他们的绳子给扒光了,赤条条立在那儿,剩下一堆碎布片。

    特别整齐的是,灰色的布片一堆,白色内衬的一堆,最边上的,是他们身上的宝袋。

    冷风一阵,刮的人汗毛直竖。

    “妖孽你竟然!”想要抱住自己遮羞,可动弹不得,三个人涨红着脸,快气晕过去。

    也是,身为修士,到哪儿不是受人尊重的,他们受邀前来,在乾州知府可是被奉为上客,谁敢怠慢他们,又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啊,还不够是么。”仿佛是没听到他们的声音,绕到他们前面的茯娘状似倾听着什么,点了点头,“那你想怎么样?”

    这话问出口,三个修士即刻紧张了起来,他们也不傻,当然看出了这妖是在问绑在他们身上的绳子,刚才那句已经让他们变成了这样子,又不知要生出什么歹念来。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对我们动手,尧山不会放过你的。”

    “万物有灵,这儿的一草一木,你们又何曾放过。”茯娘抚了抚手中的镯子,感知到了什么,轻轻呀了声,“要来不及了啊。”

    话说完,她就这么消失在了远处。

    她这一消失,葫芦妖跟着扎入了土里,转眼就不见了。

    独留下三个修士在那儿。

    好半响他们反应过来才发现身上的绳子没有消失啊,他们还被绑在这儿。

    更让他们紧张的是,身后的木柱子不见了,他们三个人犹如一捆柴一样被那绳子吊着,悬在半空往山下人多的地方飘去。

    “哎,哎放开我们,你要做什么……”

    ……

    一炷香后,茯娘出现在了乾州城外的一处山谷中。

    山谷很大,外围还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越往深处林子越密,不知多少年没有清理的路,草都长过了人那么高,到最深处时,充沛的灵气袭来,饶是茯娘都觉得这是个好地方。

    “这样的宝地就养出你这么一个,倒是少见。”茯娘来到花妖过去生长的地方,周遭的草木十分茂密,但奇的是都没有往最中央蔓延,即便是花妖的本体已不在这儿,这中间还是空着的。

    茯娘看着那处,双手结印,脚下的土地略微松动了下,须臾,一块泛着莹绿色光芒的石头从土中冒出来,飘到茯娘手中,光芒散去,是一只极为精巧的玉盏。

    茯娘翻动了下玉盏,想看看底下到底是什么模样,只听见哎呀一声,两只纤细的脚从底下冒出来,为自己翻了个身后,想要开溜。

    “哟,成精了啊。”茯娘乐了,原来以为这会是个灵气充沛的宝贝,没想到是个活的,她直接将玉盏拎起来,晃到自己眼前,“小东西,露馅了啊。”

    玉盏辩驳:“谁是小东西,本大仙都上万岁了。”

    “上万岁你都修不出人形来,你这道行不太行啊。”

    “要不是本大仙顶上长了棵桃花树,我早就修出人形了!”挣扎了下没能开脱,玉盏放弃了,耷拉着双脚任由茯娘拎着,“也不知道那桃花妖到哪里去了,抢了本大仙那么多的灵力,也不说声谢谢。”

    “原来是这样。”茯娘把它放到手中,难怪这山谷里没有别的妖,满山谷的灵气都让这玉盏给夺了,要不是花妖碰巧长在了它上面,扎根从它这儿吸收了灵力,她也开不了灵智。

    “你可真够霸道的。”

    玉盏得意道:“那有什么,等本大仙修炼出人身,我就帮他们一个个都开了灵智。”

    “哟,你志向还不小啊,一口一个本大仙,想据山为王不成。”

    “本大仙看你有几分姿色,等本大仙做了这山大王,就封你做夫人。”玉盏在茯娘手中翘起了二郎腿,如若给它张脸孔,恐怕这时的神情是要飞上天了。

    茯娘乐不可支,笑着将桃花钗拔下来,放在它面前:“既然她是吸收了你的灵力,那你一定知道怎么救她。”

    玉盏朝桃花钗凑近了些,忽然大怒,在茯娘在手心里又蹦又跳:“本大仙说怎么有奇怪的气息,她怎么变成这样了,这半人半妖的算什么东西,你起来,你给本大仙起来!”

    陷入休眠的花妖真的醒了,却不是被玉盏给叫醒的,她直接从茯娘的手心里跌到了地上,显出了人形吐了口血:“掌柜的,有人……有人闯进去了,他,他……”

    话没说完,花妖晕了过去。

    “她怎么了,她这是要死了啊。”玉盏犹如被人卡了脖子,声音忽然止住,对上了茯娘那双笑意盈盈的眼后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你你想对本大仙做什么。”

    “算起来你们也是同源,应该能感受到她在这儿设下的结界。”

    “本大仙才不帮她,唔,你别挠本大仙痒痒……啊哈哈哈哈,在那里在那里,我带你去我带你去就是了。”

    ……

    茂密藤蔓围住的地方,别有洞天。

    玄宗看到那散发着充沛生气的树根时也愣住了,那树根的最中央浮着一具身体,死了应该有些时日了,但看起来就跟活着没什么分别,只不过是没有呼吸。

    “师叔,这应该就是花妖藏起来的人身,有了这个,就不怕花妖不交出那人魂。”说着,他身后的两个弟子就要上前去取那身体。

    “慢着。”玄宗朝前走了几步,捏住由洞顶上垂下来的根须,看似生机勃勃的根须到了他手中却直接化成了灰烬,这充沛的生气是个假象。

    树根内流转的生气,快要枯竭了。

    两个弟子尝试了下想将身体引出来,但都不能:“师叔,那身体被树根缚住了。”

    “这是桃花妖的本体。”

    玄宗起剑,要直接扫过去将这些根须斩断,嗡的一声,悬在半空的剑遇到了阻碍,停滞不前,发出哀鸣声。

    “何人!”

    玄宗即刻收了剑,树根底下,一团烟雾渐幻出了茯娘的身体,她手里还拎着那玉盏,与适才在桃花林中遇见的一样,笑眯眯的看着他:“少年郎,我们可真是有缘呐。”

    不等玄宗说什么,玉盏从茯娘手中蹦了下来,往那树根跳去,一面跳一面骂:“白瞎了本大仙几百年的灵力,你竟然用来养个死人,这树根又是怎么回事,你的修为去哪儿了,你脑袋被驴踢了你要修成人。”

    山洞内都是玉盏的骂骂咧咧声,偏偏那声音透着清脆,像个小孩,很难让人敬重起来,光是看着它跳到书生身上的滑稽样子,气氛就紧张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