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8.桃之夭夭(八)
    茯娘鲜少出远门,客栈存了数百年,到现在为止,拢共也不过三回。

    上回出去也已是七八十年前。

    乾州距落仙镇有一千多里地,翻山越岭,寻常人数月才能抵达,茯娘前往,不过用了六日的功夫,这还是她走走停停,一路赏花观景所用的时间。

    在距离乾州还有三百多里地时,周遭渐渐热闹,官道上经过的马车也多了,驿站之外满是歇脚的人。

    坐在那儿喝茶的几个商客忽然都吵着驿站外的官道望去,烟尘滚滚中,摇摇晃晃来了头驴。

    这驴儿着实显眼,因为它头顶上还绑了个棍儿,棍上系着一根萝卜,摇摇晃晃在驴儿眼前,看的见吃不着,勾的它往前跑儿。

    然而这还不是最惹人注意的,最引人注目的是驴儿身上坐着的红衣女子,半倚在驴身上,勾着一双腿儿,披在上边儿的长裙虽是盖着的,显露出来的弧线却更加的风情万种。

    如瀑的长发下,垮到肩下的外衫让白皙的肩膀若隐若现,惹的驿站外这帮子人,恨不得冲到人家跟前去,看的清楚才是。

    其中就有人冲着驴儿那儿吹口哨,驿站外男子居多,众人哈哈大笑,也都不掩目光,直勾勾看着。

    大家想着的都是一件事儿,她要是来驿站这儿歇个脚就好了,这般女子,倒不说认识,就是饱个眼福也好啊。

    可任由大家怎么起哄,话都喊出口了,驴儿就是没停下,它可不在意驿站内的人,浑身的心思都在前面吊着的萝卜上,一个时辰前茯娘从路人手中将它买下来,给它吊了个萝卜一直到现在都没吃到嘴里。

    就是因为驴儿身上的人太过于惹眼了,跟在驴儿后边的马车反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实际上马车外坐着的一男一女也挺养眼,可有什么比得过前边呢。

    经过驿站时,茯娘还回头看了驿站一眼,这一笑又醉了一片。

    直到烟尘滚滚,马车和驴都看不见时,驿站外坐着的人中,还有在回味的,这时几个打扮有些粗野的人从驿站内出来,看到众人如此,目光倏地看向马车消失的方向,其中一人的眼珠子从横变竖,一瞬又恢复如常。

    几个人相互看了眼后,什么都没说,牵了拴在驿站外的马,走了约莫有半里地时,其中一个道:“大哥,有妖气。”

    若是旁人听到,一定会觉得他的声音怪异极了,可他怪异的又不仅仅是声音,还有脸上时而浮现出来的黄绿色鳞片。

    “你要是控制不住自己,就把那妖丹吐出来。”为首的横扫了他一眼,近日乾州多了很多修士,虽然修为不足为惧,被他们盯上也是一件麻烦事。

    “那群虫米可真没用,这么多人都抓不到一只负了伤的桃花妖。”说话间,一颗火红色的妖丹从他口中吐出来,脸上的鳞片渐渐退去,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不舍,可没办法,这妖丹上的毒去不掉,他就没办法完全吸收。

    “大哥,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

    “不好,快躲起来!”

    话音刚落,马上的三个人一瞬间消失,就剩下几件衣服空荡荡的掉在了马身上,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窸窣的声音,似有什么从中游过,平静下来没多久,马匹所在的上空,几道锐芒飞驰而过。

    ……

    两日后,茯娘他们到了乾州。

    乾州比落仙镇暖和多了,这时节,城内还是郁郁葱葱的,秋意不浓。

    寻了一处院落,茯娘懒洋洋靠在了塌上,将头上戴着的桃木钗拔下来,插入了葫芦妖递过来的瓶子,钗子一段浸到里面的水时,隐约可见桃木簪上幻化出了花妖的模样,朝着茯娘鞠礼。

    在窗外自寻了一处,扎根冒出藤蔓的葫芦妖憋足了劲在枝头长出三只小葫芦来,摇摇晃晃着朝茯娘喊:“掌柜的,那山上有人。”

    茯娘讨厌正午天,太阳太大太烈,她懒懒睁开眼:“是人还是妖。”

    枝头上噗噗又蹦出几只葫芦来,声音叽叽喳喳:“有妖。”

    “乾州人杰地灵,可真热闹。”茯娘伸手,数了数藤蔓上垂着的葫芦,颇为遗憾道,“小葫芦,你这结的有点小啊。”

    藤蔓抖了抖,卯足了劲,噗的一声,好么,大葫芦没给长出来,却在那一串的葫芦顶上开了花,茯娘没能忍住戏笑出了声。

    过了会儿,枝头上的葫芦一个个消失不见,窗外出现了小葫芦的人形,头顶了个消不掉的黄色小花,委委屈屈的看着茯娘:“底下布着的结界太多了,我撞到好几下。”

    茯娘伸手从它头上将小黄花给摘了下来:“那就去打听打听。”

    半个时辰之后,小葫芦打听来了不少事。

    半年前乾州出了一桩妖伤人事件,受伤的人还都是上京来的,此事惊动不小,来了好几拨修士捉妖,可妖没抓到,人也治不好,那些修士对受伤的人身上的妖毒束手无策。

    随后还出了妖杀人的事,死的人要么丢了心脏,要么被残食,因而引来了许多的修士。

    奇的事,这半年间杀人的事在减少,妖修无故死亡的事却在增加,其中一部分死去的妖,身上的妖丹都不见了。

    这些事闹的乾州城内人心惶惶,为了安抚住百姓,乾州知府在将此事上奏朝廷后,特意去请了尧山的修士过来抓妖。

    对乾州而言,只要死的不是百姓,死多少妖,他们无辜与否这都不重要,妖本就该除,阴险狡诈又岂有好的,所以在修士将那些精怪的尸首拿出来示众时,百姓们都是拍手叫好。

    “浑水摸鱼的不少啊。”茯娘听小葫芦说出的那几个妖,“也是,妖之间自相残杀,他们更觉得省事。”也就不会去管那些被挖走的妖丹,最后会养出什么样的怪物来。

    “掌柜的,我们现在怎么办?”小葫芦对这些妖没什么好感,倒是同情花妖,起先那桩伤人的事是她做的,但现在,那些追捕她的修士把后边儿杀人的事也盖到了她头上。

    茯娘将桃花钗拿起来,戴在了头上:“你刚刚是不是说山上还有修士。”

    “是啊,现在乾州城里到处是修士,不过好些都是半吊子。”

    话没说完茯娘就已经在屋外了:“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

    过去只有书生和花妖的山上,这会儿满是人,原本栽了满山的桃花树,也因为布下的陷阱,弄的满目疮痍,桃花树少了大半不说,到处都是坑。

    一路看过去的花妖越发心疼,这些桃花树都是书生悉心照料过的,如今变成这样,他知道了该多伤心。

    “可惜了。”望着被砍断的树,茯娘摇头,花妖在此生活了一年多,她周遭的这些桃花树,多少也沾染了些灵气,就算是不能修出灵智来,结的桃子也是比别处的要好,如今被破坏成这样,再想养起来可就难了。

    “大胆畜生!”

    桃树林深处传来呵斥,一道符光朝着茯娘迎面打来,在距离她几寸远的地方被阻挡住不能往前,林子内传来了惊讶声,随后,几个身穿灰色衣袍的修士走了出来。

    较劲过后那符光始终是无法向前,灰袍的修士看不透茯娘,直接朝茯娘身后的小葫芦打来:“大胆妖孽,还敢来闯。”

    duang的一声,一只偌大的葫芦从天而降,朝他们砸过去,几个人朝后退去,地上被溅起来的泥沙糊了他们一脸,没受伤,却十分的狼狈。

    小葫芦轻哼了声,正要再整治他们一下,大葫芦被人从中劈开裂成了两半,小葫芦即刻将其收回,忌惮的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人,小声告状:“掌柜的,是那天抓花妖的人。”

    却不想,茯娘原本是恹恹着没什么精神的神态,在看到走过来的几个人后,兴致顿时高涨了许多,手中不知何时变出来了帕子,轻捏着,抬起手朝那方向晃:“少年郎,又见面啦~”

    “……”

    接收了无数道目光的玄宗,面无表情的看着向他打招呼的女子,转而视线挪到了茯娘身旁的小葫芦身上,看的它直往茯娘身后躲,这眼神好可怕。

    玄宗没有多看他们,与那几个灰袍修士说了几句话后,带着身后的人御剑离开。

    看着消失在原处的剑芒,茯娘有些遗憾,一群老家伙教出来的徒弟,真的是太不解风情了。

    很快,她的脸上就只剩下了冷淡,看着面前还未走的几个修士,扫了圈桃林内设下的陷阱,轻捏着手中的软芽:“有没有告诉过你们,私闯民宅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