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7.桃之夭夭(七)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花妖将自己的大半修为都给了她相公用来维持他人身不腐,又几番受伤,便成了这半人半妖的模样。

    而因为她当初想要变成人,中途停止后所带来的后遗症,将她原本就破败的身体,朝着更坏的方向发展。

    她能坚持到这儿,已经是个奇迹。

    后半夜,落仙镇内更是安宁,客栈后院这儿,众妖神情不一,但谁都没敢开口,故事说完了,留不留,救不救全凭掌柜。

    在客栈内已经呆了数年的妖,这时基本是能肯定掌柜的会做什么样的决定,而那些来了没多久的,一面同情着花妖,一面还担心她这样子,离开了客栈就是死路一条。

    花妖抱着安魂瓶,情绪平静下来后,脸不再又变幻,只是那脸色看起来更虚弱了,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许久过去,古藤椅上的人终于有了动作,茯娘起身,面色平静的朝大堂那儿走去。

    众妖们被她这举措弄的有些茫然,掌柜的什么都没交代啊,这究竟是留还是不留?

    眼看着茯娘已经走入大堂,上楼的声音传来,花妖的脸上血色全无,她仓惶的看着院子里这些妖怪,客栈的掌柜是不是不愿留下她。

    窃窃私语声传出,大家面面相觑:“怎么办?”

    “没说送走,那就是留下的意思啊。”

    “上回那满嘴谎话的骗子不是直接让掌柜给丢出去了,这回也没说。”

    正当大家想着该怎么办时,院子内传来了哈欠声,摆在那儿的古藤椅化开来,成了数条藤蔓收入地下,收回到了墙角的古藤树上,随后,那古藤树幻化出了一张慈和的老人脸。

    “孩子,客栈之中,这后院内灵气最为充沛,你就在这儿养伤。”

    花妖怔怔:“我可以留下了?”

    古藤树笑呵呵着:“是啊。”

    “可……”掌柜的什么都没说啊。

    “是啊古藤老爷爷,掌柜的什么都没说,这是让留还是不让。”起初缠绕着古藤的小花妖拎着自己回到花坛里,抚着花苞好奇问。

    “倘若要走,哪里能留到现在。”古藤树身上散发一阵墨绿的光,星星点点的朝着花妖这儿飘过来,汇聚到她身上后,便是一股舒适的暖意,轻缓的为她治愈身上的一些伤口。

    “多谢您。”花妖扎根到了土里,诚挚的道谢。

    “掌柜愿意让她留下,怎么什么都不说。”大家来到这儿时,可都是得了掌柜的应允,也不像今天这样一声不吭的。

    古藤树朝二楼亮起来灯的屋子看去,声音沉而缓:“或许她是倦了。”

    众妖是想这个花妖留下来的,她和书生的故事如此感人,离开客栈的话肯定活不成,见古藤树这么说了后,纷纷表达了对花妖的欢迎,有些还还维持着白天时的模样,蹦蹦跳跳的回了大堂。

    灯一盏盏熄灭,在东方渐露鱼肚白时,客栈内安静了下来。

    后院这儿,化为桃花树的花妖,立在那儿,舒张开的枝叶浸润在灵气中,看似是在复原的样子。

    忽然,院子内传来了深沉的声音:“孩子,你这么做是没用的。”

    桃花树一颤,将往安魂瓶中输送灵力的枝丫抽了出来,空气中幻化出了花妖雾一样的身影,随着风飘动:“老人家。”

    “掌柜给你的安魂瓶,足以养他的魂,你输入再多给他,对他而言也是无用,不如留着给你自己疗伤。”古藤树朝向她,语气里有些心疼。

    “若是救不了他,我活在这世上也没有意义,不如跟着他一起走,黄泉路上也有个伴。”那一阵雾散了又聚,萦绕在桃花树周围,声音幽幽的,顺着风往古藤树这儿送。

    古藤树叹了声,如今她这幅样子,也活不长久了。

    花妖知道他叹息中所藏着的意思,她朝二楼望去:“老人家,若是能将他救活,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她到客栈这儿来不是为了自己求生,而是为了救书生,那大妖说过,这世上能救他,且愿意救他的人,就只有这儿的掌柜。

    虽然大妖没有说过代价是什么,但花妖知道这代价一定不小,对她而言,代价是什么已然无所谓,他能活,她便知足。

    亮着灯的屋子蒙了一层雾,看不见屋内得情形,花妖却还是执着的望着。

    在花妖无法感知到薄雾内的情形,的确是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看着院内,自然也看到了她偷偷将在她自己体内走过一遍过的灵力输送到安魂瓶里。

    这个举措如古藤树所说毫无用处,可她不会去阻止,只是这么看着。

    烟杆上吊着的袋子换了个颜色,过了会,茯娘皱了眉,对着身后的空气道:“这个烟丝差了些。”

    背光处的屏风旁逐渐凝出了一团黑影,散去后,御刑站在那儿,声调破冷:“昆山的立阳来了。”

    茯娘脸上的神情微凝,一瞬间,人消失在了窗边,下一刻御刑的身影跟着消散。

    ……

    天将亮,六名修士抵达落仙镇外,寻常人眼中只是灰蒙蒙的天,在他们眼中,镇子的其中一处上空有一个结界罩着。

    “长老,就是那儿,那花妖狡猾,我们追了半年都没能将她抓捕,被她逃到这儿进了那结界内的客栈,客栈内竟藏着许多妖。”

    说话的是那日追着花妖来的三个修士,他们奉师叔之命回山禀报,请了立阳长老下山来处理此事。

    样貌看起来并不老的立阳望着结界,眉头微皱:“你们见到谁了?”

    “客栈里的那个女妖,他们都叫她掌柜,她……”

    话音未落,立阳低呵了声后退,六个人的身影在原处一晃,瞬移到了十几米外,下一刻,他们原来站过的地方塌陷下去变成了个大坑,一直蔓延到他们脚下才停。

    众人朝前望去,隔着这大坑,对面的位置出现了两道身影,即便是天色昏暗,大红的衣着看起来还是那么的耀眼,脸上添的妆容更显她妖冶。

    她的身后,则是个银发黑袍的男子,总是看起来不起来,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也不容忽视。

    立阳可以很明确的分辨出男子非人,但那女子的身份却奇怪的很,这两个人的修为皆是深不可测。

    她就是师祖闭关前吩咐过,不可招惹的妖。

    “长老,就是她救下那花妖。”

    立阳朝茯娘拱了下手,客气道:“掌柜,在下昆山立阳,请问一只从乾州逃到此处的花妖,可是藏在客栈之内?”

    茯娘微怔了下,笑了:“你是谁门下的弟子。”

    “青峰脉下弟子。”

    “原来是成渝门下的弟子,难怪这么有礼貌。”茯娘笑的很开心,看立阳的眼神,就好似长辈关怀似的,看的立阳心里怪怪的,他可是快百岁的人,再者,她怎么直呼师祖的名字。

    而茯娘这一笑,紧张的场面一瞬给化解了,再也回不去刚刚那蓄势的样子。

    是师祖吩咐过不可招惹的人,又听她这般调侃,立阳维持着沉静:“还望掌柜的将此花妖交出来,她在乾州外伤人无数,还挟了人魂,作恶多端,不可饶恕。”

    茯娘反问:“你可知道她挟的是谁的人魂。”

    立阳看向那几个弟子,其中有人轻声说了几句,立阳回道:“不论是谁的人魂,离体太久,人身是受不住的。”

    “你既知道那是她的相公,就该知道她不会害他。”

    “花妖作怪,害人无数,她挟人魂已是害人之举,她迷惑那人与她成亲,又不知……唔!”

    说了一半,正慷慨激昂讨伐的修士忽然止住了声,一张嘴被黏住似的张不开,只能发出呜呜声,他瞪大着眼看着茯娘那方向,这举措未免也太羞辱人了。

    “持维护正道之义,有些事还是查清楚的好。”茯娘低头抚弄着昨日才刚刚换的丹蔻,语气变得冷淡。

    立阳给弟子解了禁言,看着对面那女子,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她是看在师祖的份上才会说这么多,如果不然,她都不会理睬他们。

    解了禁言后修士敢怒不敢言:“长老!”

    立阳摇头,今日本就是查看为主:“玄宗打破了过这结界?”

    “是,长老,玄宗师叔将结界打破,但那女妖又很快将其复原了,师叔让我们上山请您。”

    “他去了哪里?”

    “师叔去了乾州。”

    站在那儿的茯娘眉宇微挑,重染了兴致,甚至有些雀跃,扭头对御刑道:“那人身就在那儿,我们去乾州罢。”

    御刑却是将她一眼看穿,将人身带回来非难事,何须亲自跑一趟,难道不是因为听见他们说的话,她才动了那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