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6.桃之夭夭(六)
    故事过半,夜已深了,后院内很安静。

    花妖的神情里已经没有了故事中最初天真无邪的样子,她不再是当初那个山谷中独自修炼数百年,什么都不懂的桃花妖。

    她现在带着满身的伤,带着她相公的魂魄被修士追杀至此,这其中,一定发生过许多事。

    坐在院子里的众妖们有些迫不及待,古藤椅那儿时不时传来轻轻的晃动声,茯娘倚在那儿,一口一口吐着烟,瞧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

    过了会儿,坐的最近的几个妖等不住了,催问:“后来呢?”

    花妖垂眸:“后来我们成亲了。”

    花妖是在一次书生下山去书院时才知晓了一些事,书生不是从小生活在桃树林的山坡上的,他是在遇见花妖的三年前才住到了小木屋,缘由是他当初遭遇了一些事。

    书生自小父母双亡,由叔伯养着,吃百家饭长大;因为父母留了些家产,他能够去识字念书,因其聪慧过人,十二岁时还拜在了当地有名的先生门下。

    花妖不太能理解书生到底多么的有才华,但从别人的口中,她知道他真的很厉害,用人类常说的,将来一定是能高中状元的。

    原本三年前他就该去赶考,即便不能高中状元,这时大小也是个官,但三年前出了一桩事,他写的文章被人拿去敬献,以别人的名义拿去上京给一权贵子弟在皇上跟前露了脸讨了赏。

    这事儿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更何况还有权势在上头压着,公道二字哪里是这么容易讨的,但书生最不能容的是自己所拜为师的先生也参与其中,劝着他当做没这回事,还要让多写几篇文章出来给那人,只要那人在圣上跟前讨了好,他今后的官路也能一帆风顺。

    读书人傲骨,书生便将自己过去所写的文章一把火烧了干净,知道那场考试必定会受阻挠,便直接回了父母留下的桃树林,没再回书院,也不再去先生那儿,权当是隐居了,也没找他们的麻烦。

    三年的时间足够上京那些人来淡忘他这么个小人物,没有他的文章,人家也早已找了代替的,书生这才决定去上京赶考。

    而现在的安排中多了个花妖,书生知道她不会老老实实留在桃树林里等他回来,却也不能让她没名没分的跟着自己上京赶考,便想先娶了她。

    花妖知道这件事后高兴坏了,扑在书生身上,抱着他不肯下来:“书生我要做新娘子了,书生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书生无奈的,抱着她到桌旁,让她坐在桌上,温和道:“如今你还没有身份,得先委屈些,等从上京回来,再宴请客人可好?”

    “不委屈,我就只想和你在一起,不用请客人。”花妖抱住他,靠在他的脖子上眯着眼,舒服极了。

    书生这回没有推开她,心中早已经有了打算,她可以不计较,自己却不能不给,等从上京回来,他就能够给她一个为人的身份,让她能够正正当当的活在人世间。

    这时的花妖单纯,即便是身为妖,因为独自修炼成的精怪,没有长辈的教导,对于很多事她也是不明白的,而成亲的事儿,她除了高高兴兴做她想了许久的新娘子之外,余下的事,都是书生办的。

    他们只拜了父母亲的牌位,没有拜天地,为了保护她,成亲过后书生就带她启程前往上京,避免那些叔伯们探究她的来历,而花妖萌生想要变成人的想法,是在去上京的路上。

    在途径一城时她遇到了别的妖怪。

    那是个在人世间已经生活了有数百年的妖怪,辗转过许多个地方,阅历比花妖丰富许多,也是从她口中花妖才知道,人妖结合的困难,首当其中的,她一个桃花妖,是不可能与书生有孩子的,而没有子嗣,无法传宗接代这件事对人类而言,是十分严重的。

    再者便是生命的差距,她身为桃花妖,短则都还有数百年好活,若是勤加修炼,还能活的更久,可人最长不过百年,更令人觉得悲伤的是,当他老去时,你还是这副模样,不能跟着他一同衰老,到那时候离别的苦才是最难捱的,更别说之后无数年里的寂寞。

    倘若这些都能克服,两个人也都不在意,接下来的便是可能要面临的追捕,她可以拥有人的身份活在这世上,但这并不长久,只要她生活在城里,四处搜捕妖怪的修士就会发现她,而一旦他们知道她和一个人类结合,便会将她打回原形,因为在他们眼里,一定是她迷惑了人。

    花妖吓坏了,当下就问她该怎么办。

    那妖怪告诉了花妖两个办法,一是和她相公永远的隐居起来,二是她变成人。

    修成人身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十分的难,但花妖想都没想就选了第二个,她不要他陪她隐居,她要变成人,陪着书生,陪他去赶考,陪他生活在人世间,陪他到老,拥有属于他们的孩子。

    短短数十年不要紧,与她而言,过去修炼的数百年都比不过他们相处的这一年多,足够了。

    或许是因为那妖怪过去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或许是被花妖着一股脑的傻劲所感动,在几番追问下,那妖怪终于告诉了花妖修炼成人的办法,说完后也告诫过她,这也只是她听说的,并未见过有妖真的办到。

    精怪修成仙身,即便是困难重重,却也是算是顺势而行的,可精怪修成人身,却是逆势,其困难程度可想而知,但花妖都坚持下来了,她有书生,她就什么都不怕。

    只要变成了人,就不会再被那些修士盯上,她也能长久陪着书生,不用再躲藏,也不怕谁怀疑她的身份。

    但或许是老天爷不容许,在抵达上京后没多久,他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

    也就是那时花妖才知道,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在已经走上仕途的同窗为书生举荐时,曾剽窃过书生文章的人发现了他,再一次阻挠了他的机会。

    当初在乾州无人帮助,在上京却是有人愿意出手,与那权贵的家世旗鼓相当,说是为书生,倒不如说是那些人之间的争斗。

    按理说,这件事就应该过去了,可这些人心虚在先,怕他会将当年的事曝光出来,竟直接下了毒手。

    花妖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也因此,她被人发现了身份。

    上京之中藏着许多妖怪,最多的还是修士,那些世家大户甚至还会花钱请上一两位修士在家中坐镇,花妖露了妖术,自然会被察觉,于是这些人便堂而皇之的给书生冠上了恶名,豢养妖怪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背地里做了很多的坏事,便打那样的旗号,要来捉拿书生。

    那时花妖修人身才进行到了一半,每到夜里就是她最为虚弱的时候,书生为了保护她受了重伤。

    花妖急疯了,要将这些人全部都杀了。

    书生阻止了她,说是不能让她沾上人命,否则她今后就再难回头了,可即使是如此,她饶过那些人带书生离开上京,他们还是穷追不舍,甚至还四处找修士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有天夜里,花妖中断修人的后遗症犯起时,书生为了救她,被刺身亡。

    那已经是十二月里,雪天,她修出人形正好一年,他们成亲半年……

    后院内响起了呜呜声,几个心软的小妖开始哭,他们猜想过书生是怎么死的,倒是没想到是这种死法,人啊,多么的脆弱,还保护妖。

    摇晃的古藤椅骤然停下,茯娘的声音传来:“所以你报复了他们。”

    “我不能吗?他们心肠那样歹毒,他们害死了书生。”花妖一激动,半边脸变幻的更加频繁,眼眶中泣出的血浸湿了衣服,她的脸上满是恨意。

    茯娘淡淡道:“可以,你就算是杀了他们也不为过。”

    花妖捧住脸,再难控制,哇的大哭了起来:“我答应过他不杀人。”所以她只是对那些人下了毒,可即便是让他们痛苦一生,这都无法换来她的书生,她将自己的修为都给了他都救不活他,她只能将他带回乾州,可那些修士还想要抓捕她回去把她炼成丹药,要不是遇到了那个大妖给了她安魂瓶,她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半年来她东躲西藏,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小花妖:“我没有用,几次都要他保护我,明明该我保护他的。”

    后院中此起彼伏的响起了呜呜的哭声。

    “太可怜了,真是太可怜了。”

    “呜呜,那些修士真是太坏了,我们做错了什么,我爹就是被他们无缘无故抓走的。”

    茯娘看了她一会儿:“人身藏在何处?”

    花妖抬了抬头,紧抿着嘴唇,片刻后才回答:“藏在乾州。”

    茯娘了然,难怪乾州这阵子这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