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5.桃之夭夭(五)
    “走了好啊,山谷里灵气充沛适合修炼,那你怎么又遇着这书生了。”

    “是啊,难不成他又进了山谷。”

    席地而坐的众妖七嘴八舌说起来,其中有个年长些的笑道:“自然是舍不得,又回去了。”

    大家齐齐看向花妖,有疑惑的,也有可惜的,看她像看个傻瓜,可不就是么,好好的山谷不呆,数百年修炼成精怪可不是为了陪个书生玩的。

    古藤椅上传来摇晃声,众人即刻嘘了声,四周安静下来,花妖抱紧着安魂瓶,半边的脸颊有些红。

    被他们说中了,她的确是舍不得。

    那天留下所有桃子,回了山谷后,起初几天呆着还行,可渐渐的她觉得不舒服,明明山谷内的灵气更为充沛,周遭的一切更让她觉得舒服,可她就是开心不起来。

    她也不知道怎么去掩饰,很直白的,心中产生着那样的想法,她想见到书生。

    她想回那山坡上去,呆在小屋外,每天都能看到书生,他早起,他读书,他吃饭,他踱步,他给她浇水,他在树下小憩,他念故事。

    她在山谷内可以每天维持桃花盛开的模样,她要是喜欢,长上一年桃子不掉下来也可以,可她想看着书生摘桃子,看他笑。

    她心里藏了人,没法专心修炼。

    没谁教她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活了这么久,她也是头一遭遇到这样的事,顺着心,她是想回去的,可又害怕自己会被那些修士抓到,虽然从没有遇到过这些厉害的人,但从经过的鸟儿口中得知,他们抓起妖来可十分厉害,会将妖打回原形。

    如此犹豫了一阵子,花妖还是忍不住想念,偷偷回了山坡。

    原本是想半夜偷偷过去,看看书生解解馋,等天将亮时再回来。

    可出师不利,花妖去的头一个晚上,就被夜半醒来的书生逮了个正着。

    一人一树隔着窗户对望,花妖很紧张,她可没试过当着人的面消失不见。

    书生推开门,花妖下意识收拢了些枝叶,忽然想起自己还是顶着满身的桃花的,于是,书生眼中的桃花树,倏地一下从满枝丫盛开的花,变成缀满桃子的模样。

    “……”

    “……”

    初夏的风抚过书生的脸颊,抚向桃树,从每一个鲜嫩诱人的桃子上绕过,旋上半空,空气里随之泛了一股清甜的香味。

    书生脸上的神情瞧着很平静,眼角带着温和,像是在提醒她似的:“桃子落节了。”

    肉眼可见,桃花树轻颤了下,隔了一会儿,枝头上那些桃子一颗颗的,消失不见。

    桃子消失的速度还和书生脸上的神情有关,他若露出些疑惑,消失的速度便停止,他的神情松缓下来时,桃子才继续消失,片刻的功夫,整棵树就只剩下绿叶。

    明明就是棵树而已,书生恍若是能感觉到它松了一口气。

    书生朝她走去。

    几步远的距离,踩在地上也没什么声音,花妖却觉得着脚步踩到心里了,咚咚的作响,她垂着叶片不敢看他,等到书生走到她面前时,她整个树都不敢动。

    书生抚了下树身,叹道:“桃子卖的不太好,他们说太酸了。”

    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怎么可能!我的桃子怎么可能会酸,我的桃子是天底下最甜最好吃的!”

    “……”

    “……”

    夜太安静了,四周静悄悄的,静的都有些令人发慌,花妖在将这句话喊出口后,整棵树开始抖,糟了糟了露馅了怎么办,这一瞬间她都忘了自己是可以即刻消失的,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从泥里拔起来,直接开溜。

    书生看到眼前的桃花树,伸出枝条,捂住了树身上的一部分,像是在捂脸。

    他笑了。

    这么近的距离,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底自己的样子,他的眼睛里好像藏了星河一般,有光亮,好美丽。

    花妖悄悄偷看着他。

    “你怎么又回来了呢。”书生抚着枝丫上的绿叶,走了便走了,那山谷中的环境肯定要比这儿好。

    花妖看了他很久很久,偷偷舒张着叶片,碰了下他的手指,小声问:“你不怕吗?”

    书生看着她,笑着摇头。

    花妖这下子可以明目张胆的看他了,这目光,四面八方的要将他看个清楚,心情也跟着雀跃。

    还走么?

    自然是留下不走了。

    许久之后花妖想起才问他当初是如何得知自己身份的,又为何没有找修士来抓她。

    而现在,她光顾着高兴呢。

    她陪着书生生活在山坡上,偶尔,书生还会带她下山,她会附在他折的桃枝上,藏在他的背篓中,跟着他下山进城,看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人世间。

    半年后,入冬的第一场雪来临时,花妖首次化形为人。

    书生正在屋内画画,忽然的,雪地里卷起一阵风,雪花倒着旋上了天空,坠下来时变成了粉色的桃花瓣,这些花瓣朝桃树下飞旋而去,在树下打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他怔了怔,笔尖轻沾了绘色的颜料,想要将这画面画下来时,那桃花旋涡中伸出了一只手,由上至下,幻出了个女子。

    冰天雪地里,一身粉裙的她像是花仙子,脚下生花,所到之处雪地里竟抽出了绿芽开出花朵,她朝他奔过来。

    他将将起身,她就撞入了他的怀里。

    咣当一声,架起来的画架子倒在了地上,笔和颜料撒的到处都是,他扶住了身后的椅子才得以站稳,一手还得扶着扑在怀里的人,耳畔传来了娇俏动听的声音:“书生书生书生,你看我,你看我,我变成人了。”

    未等他做出反应,她从他怀里跳出去,在屋子内又蹦又跳,随后又扑到了他怀里,将他直接给扑倒在了塌上,居高临下看着他,喘着气问:“书生,我这样好看吗?”

    一双眼睛清澈动人,扑闪的眼帘上,还沾着没有融化的雪粒子,她的脸红扑扑的,身上带着特殊的桃花香,她靠在他身上,呼吸如此的近……

    见他不说话,花妖又问了一遍,回过神来的书生将她扶了起来,只问:“你冷不冷?”

    “不冷啊。”花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向他靠去,伸手捂住他的脸颊,关切道,“我给你暖暖,你看我的手是热的。”

    书生的脸一下闹了通红,他将她的手从自己脸上拿下来:“不可如此。”

    “为什么?”花妖又摸了上去,还捏了捏,她以前可从没碰到过他,变成人形后碰到果真是不一样,暖暖的,软软的。

    书生干咳了声:“男女授受不亲,不可如此,会坏了你的名声。”

    花妖被他按住了手后,乖巧坐在塌上,好奇的望着他:“那样怎么样才可以摸你?”她好喜欢抱着他啊。

    书生的脸更红了,活了二十载,也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问题,答案自然是有的,可对上她这般清纯的模样,他又觉得自己言行之间容不得一点差错,不能教坏了她。

    书生犯难了。

    等了好久都等不到答案,花妖有些委屈,怎么她化为人形他不高兴,于是就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你不喜欢我。”

    书生头更疼了,她这是从哪儿学来的这招?

    若是问出口,花妖一定会告诉他,上回去城里,她看到一个女子在哭,她身旁的男子就把她搂在怀里哄,可好使了。

    对书生而言,这招的确好使,他半分抵御力都没有。

    “我去给你找身衣裳。”说着他逃似的去了内屋,好半响翻出一身,“明日我下山,给你做两身新的,这是我穿过的,大了些。”

    话没说完,花妖便卷了他手中的衣服,当着他的面要脱。

    “哎,不可,我先出去。”也来不及多说什么,书生快步出了屋子,留下花妖在那儿拿着衣服发呆,这要怎么穿啊?

    而等在外面的书生,望着那本不该在这时节开的桃花树,脸上有笑意,转而又叹了声,看来得从头教起来。

    ……

    冬去春来时,花妖已经学会了不少为人应该要知道的事。

    两个人的相处间,自然也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花妖不知道那叫什么,书生却清楚的很,或许还要更早,在谁都没有察觉时早已经埋下了种子。

    三四月里桃花盛开,花妖最为高兴的时节,距离书生赶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