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4.桃之夭夭(四)
    白天的落仙镇,和往常一样热闹,客栈外的街市,人来人往喧嚣的很。

    快临近正午,四处都透着吃食的香气,客栈内的厨房中热火朝天出着菜,几个伙计忙进忙出,坐在窗边的几个老客人瞧见后院多了颗桃花树,便问经过的伙计:“昨个还没有,怎么多了棵树。”

    “昨天傍晚迁过来的,掌柜的喜欢,就种在后头。”伙计利索的将盘子放下,给两位上了茶,笑道,“慢用啊。”

    “这么大一棵,来年倒是能生不少桃子。”客人感慨着,又与同桌的说起了事,“说起来,昨个夜里,你可听到什么怪动静没。”

    “说不定是万珈山上的仙人在捉妖,你是不知道,乾州那儿出大事了,妖物作怪死了好多人。”

    “什么妖这么厉害?”

    “听说是大妖,凶残的很,还吃人!”

    同桌的客人听着后怕:“抓着了没,可别到咱们这儿来。”

    “有万珈山上那些仙人在,它们不敢来,来了也不敢作祟。”说话的客人倒是自信,这仙山下的镇子可比外头那些安全多了。

    几个人说的高兴,殊不知自己口中夸的好的菜是妖做的,身处的客栈还是个大妖窟,他们口中凶残至极,杀人无数的大妖,就是窗外那棵桃花树。

    二楼客房内,茯娘看着这棵看似盛实则恹的桃花树,问身后的人:“御刑,你说为人的魅力究竟何在?”

    客房内的采光并不差,可到了茯娘身后这人身上,画面总会暗上几分,通体黑色的衣袍将他罩在里面,凸显着他的一头银发,漠然到仿佛这世间一切都与他无关,在茯娘叫他时,眼波微动,思索了许久,声音清冷:“蠢。”

    茯娘笑了,在她周身的光更明亮了些:“数百上千年的修为去换百年光影,确实是蠢,可就算如此,亘古以来还是有无数的妖魔对为人这件事趋之若鹜。”

    由生到死最长也不过百年,从只会哇哇大哭的婴孩成长,鼎盛过后走向衰败,生老病死,人生百态,须臾数年间尝尽悲欢离合,富贵疾苦,或憾,或知足,亦或满怀愤恨。

    经历过的称之为,畅快。

    为人而畅快,而身为精怪,岁月难免长了些。

    “不过是欲。”

    “你倒是看的明白。”

    抛开七情六欲才能得道成仙,人世间涤纶翻滚,为的可不就是这些。

    御刑抬眸:“你要救她。”

    茯娘没有否认,桃花树的内部早已破败不堪,拖着那半人半妖的身体逃了半年,还要用自己的精魂去养那人魂,不出一个月她就会死。

    “更何况她是受了小九的指点来到这里。”

    “麻烦。”

    说完后,御刑就消失在了客房内,茯娘一愣,随即失笑,他这说的是小九还是她啊。

    客房内安安静静,没人回答她,茯娘看着桃花树,与花妖对视,半响,茯娘叹了声,的确是有点麻烦。

    ……

    到傍晚时,客栈外的人渐渐少了,天色暗下来后,后院这儿静悄悄的。

    几盏灯亮起来,漂浮在桃花树周围,这一照,满后院的妖。

    还未化成人形,便是一地的酒坛子和摆件儿,几只茶壶跟着灯笼跑来跑去,等到里边儿传来下楼的声音,院角落里的古藤树少了一半的枝,继而一张偌大的秋千架藤椅出现在了空地上,白天种在花坛中的一些小花妖自己从泥里拔起来,摆弄着叶片扫干净了泥块,跑到秋千这儿,扎根,在秋千上开出了数朵花。

    茯娘推开门看到一地的众妖,漫步到了藤椅上,坐下之后,众妖齐刷刷看向桃花树。

    昨个儿故事没讲完,大家心头痒痒的,就等着掌柜的下来,叫那花妖继续说。

    在几盏灯笼的光亮下,桃花树渐渐消失,凝为了人形,经过了一天的修养,花妖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些,只是这一半的妖态是收不回了,这能这般维持着。

    花妖感激的看向茯娘,轻轻抚着怀里的安魂瓶,对她而言,与书生相处的日子,胜过她那数百年。

    五月过去后,天是越来越热了,山坡上的桃树沉甸甸的缀满了桃子,后来追赶上去的花妖这一棵,长势最为喜人,要不是怕吓着书生,她能长出西瓜那么大的桃子来,如今只能委委屈屈长的比别人大一点点。

    这天,山坡上来了几个人。

    说是书生的同窗,同行的还有两个女子,一行人看到屋前这么大棵的桃花树有些惊讶,其中一个便连摘了五六个下来,清洗过分给大家吃。

    “王兄,你这桃子树结的好啊,可比集市上卖的甜口许多。”

    “是啊,个头也大,你是怎么种出来的?”

    书生给他们煮了茶,抬起头,想起之前的种种,笑道:“它自己长的。”

    大家不以为然:“你可别谦虚,要随便长长就能如此,哪还需要费心照料。”

    书生有些无奈,它就是一夜之间长大开花,一瞬间掉光了花瓣,隔天就结出桃子来了,要说他做了什么,仅是插了个枝而已。

    “结了这么好的桃子,你可酿了酒?”从他手中接过了杯子,同行的一个女子望着他笑问。

    书生有些不好意思:“没来得及。”

    “来年可别忘了,到时请大家来吃酒。”有人拍了拍书生的肩膀,笑得爽朗,众人举起杯子,以茶代酒,倒也畅快,可他们身后的花妖却不高兴了。

    这女子从一开始坐在书生对面,现在已经坐到书生旁边了,总看他,面颊还透着羞红。

    书生朝旁边避让一些,她就再靠近一些,那模样,都快倚到书生身上去了。

    书生还给她递桃子!

    “唔。”接过桃子后,原来还含羞的女子,待一口咬下后脸色变了。

    “怎么了?”

    女子放下桃子连忙将桃肉吐了出来,酸的说不出话来,眉头紧蹙,抓紧着喝了一口茶:“好酸!”

    “怎么会酸,明明甜的很啊。”

    大家连着吃了几个都没问题,女子狐疑,拿起手里的桃子又咬了口,清甜感入口时她皱着的眉宇才微微有些放松,正想说些什么时候,咬开嘴里那一口时,迸射出来的酸味顿时让她再度变了脸,她直接将桃子给扔到了地上,气道:“王珏,你这桃子太酸了!”

    接下来,这女子尝到的桃子都是酸的,可大家都感觉不到她所说的,就连同行的另一个女子尝她吃过的,感受到的也是甜味,大家便说,是她的味蕾出了问题,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别人是高兴了,女子的兴致却全给扰了,桃子不能吃,只能喝茶,自然是不尽兴,她心中更是堵着气,看书生把她丢的桃子都捡起来,负气道:“说不定就是这桃树在作怪,一年前我们来时这儿还空着呢,怎么会长的这么快,王珏,你可要小心了,最近城外总在说有妖精作怪,来了好多修士抓妖,我看这树也不对!”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花妖吓的抖了抖,不敢再在她的桃子中动手脚,本来放肆张开的枝丫,也小心翼翼的收拢了些,她可是个好妖。

    将桃子捡起来的书生没有作声,看她的眼神却冷淡了些,场面有些尴尬,同行的人便开始转移话题。

    一个时辰后,聚会结束,书生送他们下山,与他最为交好的同窗拍了拍他肩膀道:“赶考的银子你可凑齐了,我看这桃子不错,摘一些去卖,补些盘缠也好。”

    书生将摘下的桃子递给他:“替我向你娘问好。”

    同窗叹了声:“你不如自己去看她,呆在这儿都这么久了。”

    书生笑眯眯看着他不语,同窗止住了声,顿了会儿:“得,我改日再来。”

    目送了他们下山,在原地站了会后,书生回到桃树下,将那几个朋友咬过的桃子放到了树下,轻轻抚了抚树身,像是教导孩子般:“欺负人可不对。”

    花妖怔怔的看着他,浑树上下,连个叶片都不敢动,他知道她故意的?

    糟了糟了,那他会不会找这些人口中的修士来抓她,那她可不能继续留在这儿了。

    书生回了屋,花妖看着窗内来回走动的人犯了难,刚刚她听另外一个人说他缺银子。

    ……

    第二天一早,书生睁开眼起来时,习惯性往窗外看去,发现桃树不见了。

    推开门,屋外多了数篓的桃子,都是新采摘下来的,上边还挂着露水,诱人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