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3.桃之夭夭(三)
    黎明到来,天灰蒙蒙,将要亮。

    这时辰落仙镇外不少村落里已经开始一天的忙碌,镇上几条街中也已开了早市,唯独是西侧的扶皑桥附近还沉浸在雾蒙蒙的夜色中,尚未醒来。

    过了扶皑桥,结界之内又是另外一番光景,在客栈门打开时,被轰出缺口的结界逐渐融合,淡蓝色的光绕着整个客栈一圈后,化为透明,最终肉眼看不见。

    结界外,悬于半空中的三个人,看向他们身后的人,语气恭敬:“师叔,结界又封了。”

    三个人瞧着是而立之年的外貌,他们身后的人,顶多是个十□□的少年郎模样,可即便是如此,他们的态度也不敢有所怠慢,一个时辰前他们从这里离开,原本是打算回山上找人帮忙捉拿花妖,碰巧在凝决谷外遇见了闭关出来的师叔,这才能才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回来抓妖。

    而现在有了师叔,他们对这追杀了有近半年的花妖是势在必得。

    少年朝前迈了步,三个人自觉退开到了两侧,这时茯娘从客栈内走了出来,抬起头,结界外的半空中,一个年少的人正对着客栈的方向,打了个复杂的手印。

    有些修为的才看得出萦绕在他指间的鎏金光色,金色砂砾逐渐形成了个结印,从他的手中脱离,朝结界击来。

    嗡的一声。

    随着那结印融入结界,被结界包裹的客栈晃动了起来,金色和淡蓝色相撞,众妖的耳畔仅是那令人不适的嗡响声,肉眼可见的,是相撞之处逐渐融化开来的结界,被金色砂砾吞噬,开了天窗般,破开了偌大的缺口。

    “好难受。”

    “这什么声音,我头好痛。”

    修为弱的受结印影响更大,客栈大堂中,本就受了重伤的花妖,禁不住吐了血,在旁边几个妖怪帮助下才得以醒着。

    正当众人难受时,脚踩地面发出“踏”的一声,晃动的客栈一瞬静止,连带那嗡嗡的声音也跟着停下,结界内顷刻恢复了安静。

    结界外,看着被强行化解的结印,少年的眉头微皱。

    “到访前来,你们就是用这方式叫门的?”茯娘朝他们走去,每走一步,结界外浮在半空中的人脸色就变一分,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少年眉宇皱的更深,眼前女子的修为,他也看不透。

    不仅是看不透,他还觉得她身上的气息很奇怪,似人非人,似妖非妖。

    被拉进结界的三个修士脸色很难看,少年跟随下来,隔着几步远的距离,看清了客栈内出来的这些妖,目光穿透他们,落在了客栈内被几个妖修围着的花妖身上,视线微偏,花妖的身旁就是从安魂瓶中放出来的人魂。

    有人撑腰,三个修士的气势比适才足一些:“此花妖两年间伤人无数,我等要将她捉拿回去,请将她交给我们。”

    茯娘却只看着那少年,浑身上下透出的冰冷气息,即使看着年纪不大,也叫人生畏惧。

    太像了。

    四目相对,不掺杂一丝感情,波澜不惊的眼眸里,除了自己的样子外,茯娘什么都没看到,她忽而笑了,颇为娇俏的问:“少年郎,你叫什么名字。”

    被忽略的修士脸上浮了愠怒,呵斥道:“不得无礼!”

    围在门口的众妖们不嫌事大,发出唏嘘声,三个修士被气的脸都绿了,想要师叔出面教训这些不识好歹的妖修,为他们找回点颜面,被茯娘望着的少年却没有动作,对着茯娘赤/luo/luo的眼神调戏不为所动,薄唇微张,冷冰冰的吐了两个字:宗玄。

    “你师傅可是上纯真人。”

    宗玄没作声,倒是他旁边的修士道:“还不快将花妖交出来!”

    茯娘看着他们,眼神骤然暗淡下来,像是失了兴趣,什么也没说,转过身进了客栈。

    众妖也跟着都进了客栈,“碰”的一声,就这么将门给合上了。

    片刻,那门又打开了,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来,冲着他们喊道:“你们扰了掌柜的听故事,趁她生气前赶紧走。”

    说罢,碰的甩上了门。

    三位修士面色通红瞪着那禁闭的大门,这妖修的胆子也太大了,她就不怕与整个苍山派为敌:“师叔,那花妖狡猾的很,屡次被她逃脱,倘若等她恢复了伤势就难再抓捕,现在她还挟持了人魂,时间一长,这人可救不活了。”

    宗玄还是第一次知道落仙镇内有这么个地方,藏了如此多的妖修:“人魂的身体在何处?”

    “在乾州,具体在何处还未查知,被那花妖藏起来了。”

    “我去乾州,你们回去将这里的事告知立阳长老,由他处理。”

    片刻停留都没有,宗玄吩咐完之后,身形一闪,人已离开远处,出现在了结界外,三个修士面面相觑,看着那大门紧闭的客栈,纵使是不甘心,师叔不对其动手,他们三个也没办法。

    正打算远处御剑离开,刚一蓄力,身体就犹如被千斤顶压着一般动都不能动,三人脸色齐变,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铁青着脸,走出结界,身上的负重感才得以消失。

    再回头时,被破开缺口的结界已经恢复如常,偶尔有流光在上面闪过,天快亮了,附近的百姓都已醒来,他们确实不能再继续逗留,留着这不甘心,三个人朝万珈山的方向赶去。

    ……

    客栈内,众妖看着走上楼的掌柜,再看坐在那儿的花妖,接下来怎么办?

    天快亮了,得开门做生意啊,可这故事才说了个开头,掌柜的也没说要不要将人留下,那这妖怎么处置?

    “要不让她接着讲,反正掌柜的也听得见。”

    “你傻啊,不用开门做生意,等会儿就有客人来了,你这茶壶不得给人倒茶去。”

    “那怎么办,她伤的这么重,扔出去肯定要被抓走的。”

    “掌柜的没说留下,当然是扔出去了。”

    说了半天大家的意见都没统一,这时,浮在半空中的人魂倏地缩成了一团,钻入了幻化出来的小瓶子内,落回到花妖的怀里,之前劝说过花妖的老者走了出来,询问花妖:“你可还能化树。”

    花妖点点头。

    “你随我来。”

    大堂内有一半儿的人要跟着他们去后院,未等他们出去,楼梯下一间不起眼的屋子忽然被人踹开,出来了个体魄健硕的妇人,身上绑着兜袋,双袖撩到手腕处,手上一把剁肉的刀敲的门框咚咚作响,她板着脸孔冲着大堂内的妖们吼道:“凑什么热闹,不做生意了是不是!”

    大堂内一瞬炸开了锅,人形的众妖们变桌子的变桌子,变帘子的忙自己爬着挂上了窗户,桌上地上满是自己在蹦的摆件和酒坛子,还有几个化身成了伙计,忙着帮没来得及就位的妖们摆到架子上。

    一刻钟不到的功夫,大堂内恢复了静谧,柜台旁装饰用的架子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摆件,心细的还能瞧见其中有的在调整姿势,待门被推开,第一个客人到来时,初阳照入,干干净净的客栈内,是几个伙计忙碌摆放桌凳的身影,柜台前,账房先生正在拨弄算盘,瞧见有客人来了,大家笑着欢迎:“客官里边儿请,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呐。”

    而此时的客栈二楼,走廊最深处的一间屋子外,一个黑色的身影站了许久。

    门内的屋子布了结界,结界之内,茯娘慵懒的靠在塌上,看起来像是在休憩。

    细看下,她的姿势一直都没变过,双眸也没什么神采,仿佛是被静止了一般,张开的眼睛久久都没合过。

    由她的双眸穿透入内,却有了另外一番情景,大雾蒙蒙中,周遭都是滴水声,但看不到有水流的痕迹。

    大雾中央是一身红衣的茯娘,她伏在一块冒着雾气的寒冰上,寒冰中央,安静的躺着一位男子。

    男子看起来像是睡着的,不受寒冰影响,面色红润,仿佛下一刻就会睁开眼,茯娘正轻轻的抚着他的脸颊,声音悠远:“上阳不知用了什么办法,造了个与你一样的,还收了他做徒弟,模样倒是俊俏,就是那名字古板的很,叫宗玄。”

    “你也觉得太死板了是不是。”茯娘轻笑着,就像他是醒的,“那群老头子,也就只能取这样的了。”

    周身的雾气不知受了什么影响,轻轻荡动了下,茯娘扶着他面颊的手一顿,望着他温柔道:“御刑找我了。”

    起身之际,茯娘眼中的神色黯了几分,像是在埋怨,又是撒娇:“你怎么不吃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