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间客栈 > 002.桃之夭夭(二)
    大堂内,众妖们窃窃私语,对花妖的行径委实不能理解,六界之内,人最为短寿,区区数十载的光阴,都不及妖开灵智所需的时间,还不等看尽了这世界就要闭眼入土,做人有什么好的呢。

    还是为了个人类的男子,这就更不值了,将自己好不容易修来的道行换区区百年,人那般脆弱,生个病还没百年好活呢,划不来啊。

    那些声音传到花妖耳朵里,她听不见似的,只怔怔看着屏障隔离外的人,人类的半张脸流着泪,另半张泣下的却是红中带绿的血,画面瞧着有些可怕,可在这儿的也都不是人,所以也就不显得奇怪了,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目不转睛的,一刻都不舍得挪开。

    这时众妖中传来一阵骚动,大家让了让,从中走出来一个老人,生的慈眉善目,瞧着尤为的和气。

    老人朝茯娘鞠了礼,随后看向那花妖,劝道:“你若不说,明天一早你就得离开这儿,出了这门再想进来可就难喽,到时再遇追捕你的修士,掌柜的就不会帮你。”

    花妖抬起头,看向那薄烟萦绕下的女子,就算是已经看过几眼,这般望着依旧觉得她太美,她就是榕树所说,万珈山都不敢招惹的主,也是那人说唯一可以帮她的人。

    可,她答应过那人,不说出他的身份。

    花妖朝茯娘跪了下来。

    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诸多伤口撕裂,身下蔓延开了一滩红掺着绿的血迹,偌大的黑袍底下,是她跪不住而不断颤栗的身体,抖的厉害。

    老人叹了口气,真是个固执的孩子,可要不这固执,她又哪能忍受的住这痛苦去修人身,如今这半人半妖的样子等于是败了,留下的后遗症却是无穷尽的,之后要受的苦,妖都不忍听。

    “模样倒是俊俏。”茯娘将那漂浮在半空中的身体调转了个方向,端详片刻后,轻啧了声,看向花妖,“你们可行敦伦之事了?”

    花妖一怔,抬起头对上茯娘好奇的目光,半张脸闹了通红,原本是重伤虚着,这会儿脑袋都有些晕,也不敢直视。

    茯娘叹了声:“你们成亲时天无异象?”

    隔了许久花妖才回答:“没有拜天地。”

    “你倒是想的周全。”人妖结合,视为天道不容,拜天地时必引天地异象,妖的修为越高这异象就越大,很容易引起修士的注意,但若是省了这礼节,权当是打雷了。

    花妖摇了摇头,紧抿着嘴看向书生,眼中闪着泪,满是情深,茯娘想到了什么,脸上笑意渐浓:“有意思。”竟是这书生提出的。

    听到这三个字的众妖,皆是坐了端正,果不其然,茯娘从柜台上翻了下来,红色的衣衫轻轻一闪,消失在了花妖面前,转瞬,高高的悬梁上,两条长长的红纱垂了下来,裙摆盖住了悬梁,露出光洁纤长的腿,茯娘慵懒的靠在上面,眯着眼,声音亦是懒洋洋的:“他叫你到这儿来,想必是告诉过你留在这儿的办法。”

    花妖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伤势过重没能如愿,她便扶着一旁的柱子起身:“他告诉过我。”

    茯娘伸手,悬在半空中的烟杆乖乖回到了她手里:“说罢。”

    ……

    落仙镇有一间客栈,专门收容妖类,但凡是进了客栈的,即便是之前十恶不赦,只要掌柜的点了头,就能留在客栈内保住性命。

    留下的办法也很简单,就是讲故事,亲身经历的,感人至深的,亦或是趣闻奇事,只要掌柜的说好,那便能留下来。

    花妖受人指点,还告知她了另外一样要注意的,故事必须要真实。

    大堂内安静了下来,过了会儿后,花妖才开口。

    花妖原是一颗桃花树,运气好生活在了灵气充沛的山谷中,许多年过去,逐渐有了灵智。

    开了灵智后又是数百年,她的日常就是修炼和发呆,偶尔听经过的鸟儿在她身上聊天,说一些山谷外的事,时间虽漫长,但她已经习惯了,也不会觉得无聊。

    直到有一天,山谷中闯入了一个人。

    数百年来没有见到过人,自然没什么警惕心,他来时她正睡着,直到自己的枝丫被摘时才醒过来,可那会儿呆着呢,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寻着留在被摘花束上的神识追了过去。

    追到了人后花妖有些犯难了,该怎么惩罚他才好呢,随便采摘她的枝丫就应该打一顿才是,但这人看着挺善良的。

    撒些藤蔓摔他一跤好了,可山路不好走,万一他滚下去上不来怎么办?

    就这么一路想着,等她回神,已经被带出了山谷,到了一处小山坡上。

    原本想着要好好教训他一番的花妖,被山头上开满的桃花树给惊呆了,山谷中就长了她一棵,数百年间她也没见过第二棵桃花树,三月里满山坡开的,可真漂亮。

    出神时忽然浑身感觉有灵气入体,继而浑身凉丝丝的,追过去看,那书生模样的男子已经将她的花枝插到了泥里,舀了勺水浇灌在四周围,花妖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你是我见过长的最好的桃花树,将你种在这儿,一定能比它们开的还要好。”

    在山谷中时她睡着了,所以不知道当时书生望着她时欢喜的神情,此时她却是瞧见了,他分外温和的眼神,轻柔细致的拨弄着她那枝丫周边的泥,将附近的杂草拔了干净。

    他的手抚过枝丫每一处时她都是有感觉的,而这感觉,让她觉得特别的奇怪,但不讨厌。

    一阵风吹过,花妖听到了许多的声音,叽叽喳喳的,都是附近一些花草在说话,这儿可比山谷里热闹多了。

    花妖喜欢上了这里,决定将自己搬到这儿来住!

    隔天清晨,起来早读的书生发现,原本空落落的窗外,无端出现了一株桃花树。

    赶到外面查看,就在昨日新栽桃枝的位置,手指粗细的桃枝长成了需手抱大小的桃花树,蔓开来的花枝还挑进了窗户,桃花盛开的模样,像极了昨天他才山谷中看到的那一株。

    书生有些呆,这长的是不是太快了点。

    花妖看到他呆滞的样子,乐的花枝乱颤,哼,看不吓死你。

    在书生眼里,一阵风拂过,整棵树上的枝叶都在晃动,好似它在笑。

    书生跟着笑了,轻轻抚摸着树干:“你是不是很高兴,才长的这么快。”

    痒痒痒痒~花妖忍住没伸出枝丫去拨开他的手,凑近了看他,嗯,他竟然不怕。

    过了会儿书生拎来了一桶山泉水,一勺勺的浇在桃花树的附近,浇完水之后回屋,坐在窗边,开始了一天的早读。

    花妖悄悄将枝丫往屋内又探了些,看着认真看书的书生,心中感慨,他可真蠢啊。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两个月过去,山坡上的桃花树开始结果,满地的落花腐烂融进了泥里成了养分,唯有木屋前的那一棵依旧开的盛,莫说是结果了,花都没落。

    书生望着满枝丫怒放的桃花,自言自语:“不应该啊。”

    花妖往他这儿探,不应该什么?她开的这么好看,怎么不应该了。

    “最迟四月末也该凋谢了,五月里桃子都能摘了。”他这株桃花树,怎么还开着呢。

    桃子?什么桃子?花妖急忙往周围看去,呵,山坡上这些桃花树都已经长出一颗颗的小青果,前些天她还在嘲笑它们花都没了,怎么桃花树还要结果的么,自打她有灵智以来,她都是这么开着的从来没凋谢过的啊。

    成精怪之前她也是会长桃子的,只是自己不记得,开了灵智后觉得开花好看,便一直保持这个样子,山谷内灵气充沛,想不凋零自然也不会凋零,花不凋零,也就长不出桃子来。

    那她现在在书生眼里就是不正常的桃花树了?

    噗的一声,书生头上掉下来大团的花瓣。

    定神一看,上面枝丫上的花瓣全都掉了,一瓣都没留下。

    噗的又一声,花瓣掉落下来,险些蒙住他的视线。

    噗噗噗,没等他反应过来,桃花树上的花成批的往下掉,下桃花雨似的,直接将书生给埋在里面了。

    “……”

    书生将面前的花瓣拨开,刚刚还开的盛的桃花树,这会儿,就剩了光秃秃的枝叶,干干净净。

    “这……”书生有些呆,发生了什么。

    花妖看了看自己和周围的树,总算是差不多了,明儿她再长出些桃子来,就和它们一模一样啦,心情一好,她招来了一阵风,将书生周围的花瓣都给吹走。

    漫山遍野的飘散开去。

    “轰”的一声,大堂之内,沉静在故事美景中的众妖被屋外的闷响声拉回了注意,悬梁之上惬意着的茯娘倏地睁开眼。

    屋外包裹着客栈的屏障,被轰了个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