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终,简浩还是送黛玉回安乐公主府了。不仅如此,他把人送回公主府后,就从正门拜访,还带了礼物来。要说让神界那帮人知道这位一向冷冰冰的上神,竟然如此不要脸,他们一定非常吃惊。

    “上皇。”简浩没有去林如海家,而是直接安乐公主府。他不是不看重林如海,纵然林如海是一届凡人,但他此生是黛玉的亲生父亲,就得重视一二。

    只不过黛玉如今的年纪还那么小,其实他就是更想见到黛玉。要是现在就上林家,只怕让他们有其他的想法,倒不如慢慢来。即便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对他们这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上神来说,作用很小,但不试试,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

    一万年,十万年……慢慢煮,就只有他和黛玉,他就不信了,他还追不到她。

    “又来了啊。”太上皇以前就特别喜欢对简浩说这一句话,阿萝总喜欢瞪简浩,说他不要脸。而在太上皇看来,阿萝和简浩之间有股子别人看不见的默契在,“又是带吃的?”

    “是吃的。”在简浩看来,这一界也就是食物不错些,其他的都没什么。而不说他们上神,就是普通的修炼者,都能辟谷,所以凡间的食物尝尝就好,他没想过这些美食真的能打动黛玉。

    美食,不过就是靠近她的一种方式,借口上门。

    太上皇微微点头,果然是那样,阿萝每次说不喜欢简浩,后来不是还有吃简浩带去食物。

    实际上,黛玉当初是认为简浩都拿过去了,她干嘛要矫情地扔掉,也没有必要给宫人吃,而她干看着。上神无需在意其他人是怎么想,就是他们想撮合他们,那就撮合吧。

    凡人的生命那么短暂,一眨眼的时间就过了,就算她真的跟简浩成亲,那也没什么。

    只不过黛玉还是不想跟简浩成亲,否则之前也不会让阿萝死。要改变《红楼梦》,阿萝的身份也是可以的。可惜她再躲也没有,简浩的修为高深,而且对方总有办法找到她。

    当黛玉来院子时,就见到石桌上摆放的那些糕点,那家伙又企图用美食收买那些没见识的凡人。

    那些凡人没有见过其他界的那些东西,只会认为简浩很用心。然而,他们现在在下界,还就得按照下界的规矩行事,除非他们不想继续玩下去。

    “这是刚做好的点心,还热乎。”简浩笑着看向黛玉。

    呵呵,什么热乎,其实都不知道做好了多久,做好了放在空间洞府里,拿出来的时候依旧跟刚刚放进去的时候一样,热乎乎的。黛玉一点都不感动,就让那些凡人感动去吧。

    简浩没想着黛玉会感动,旁边的凡人动容就可以,他们便会想办法撮合他们,而不是阻止他们。

    要是在神界,那些神仙哪里敢撮合他跟黛玉,一个个见到他们都怕得要命,就怕他们一巴掌拍下去,他们的修为就没有了。

    “要是不喜欢的话,改天带其他的。”简浩语气十分柔和,仿佛在哄黛玉。

    太上皇坐在一边看着没说话,笑眯眯的,黛玉现在的表情就跟阿萝差不多。阿萝见到简浩送的食物也是那样,表面上十分不开心,还皱着眉头,到最后吃了一块又一块。

    这也是太上皇没有阻止简浩的原因,太上皇还想着他们迟早都要成亲,就该早点培养感情,简浩也不应该跟别的女子走近。皇家驸马,哪里能随意纳妾的,别说纳妾,通房都不应该。

    至于其他的公主嘛,太上皇没心思去管,有没有其他妾室,那都是其他公主的事情,作为公主,有资格硬气一点。

    “就这样吧。”黛玉嫌弃地道,都让他送她到公主府了。他怎么还来,不觉得他自己很碍眼吗?还是想跟她炫耀,他现在年纪大,长得高?笑话她是个小不点?

    “整日待在府中,无聊吗?”简浩依旧是笑着看着黛玉。

    “别笑了。”黛玉总觉得对方在嘲笑自己,来到这一界男尊女卑的地方,女子不得随意外出,很多千金小姐都是大门不迈二门不出。

    “还是那样。”简浩收起脸上的笑容,呢喃一句,“怕你变了,我就找不着你吗?

    “过两日,天气好的时候,再出去走走吧。”太上皇轻咳,简浩一定非常喜欢阿萝,而阿萝不见得就不喜欢简浩。太上皇看着他们这一副模样,便觉得简浩还可以,至少简浩原本就是阿萝的未婚夫。

    要是换了简浩,去找其他男子的话,只怕很难找到简浩这么好的,至于简浩和黛玉之间的岁数差,只要他们过得幸福,这便也不算什么。

    太上皇的年纪大,看的事情多了,也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不是他不想讲究,而是有时候光光穷讲究了,却什么都没用。

    “谁要跟他出去走,那么大!”黛玉轻哼了一声,这家伙总是跟着她,不开心。

    太上皇揉揉黛玉的头,“让他拎东西!”

    什么三从四德,就不是他宝贝孙女遵守的,要遵守,也是简浩遵守。太上皇就想看看现在的简浩大了,对方对黛玉是否还有那么好的耐心,如果还有耐心,是真心的,还是涉及家族利益的。

    此时,贾老夫人还在生气,想着贾赦不听话,那她就得找林如海这个女婿问一问,凭什么宁荣两府还户部欠银,好处都让林如海占了,他是不是耍了什么手段。

    贾老夫人还真是迫不及待,直接遣人来让林如海和贾敏过去。

    贾敏一听荣国府奴仆的话,脸色都变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母亲要问什么。可夫君如今已经是长宁侯,是侯爷,母亲怎么还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就算真找人,也没有让人立马就得过去的道理。

    “今日,别去了!”没等林如海回话,贾敏就冷声道,好在她在这边,要是没恰巧在客厅,没跟林如海一处,只怕还看不到娘家的奴仆那么放肆。

    娘家奴仆放肆,她少不得得担待一些,娘家就没想过她这个外嫁女吗?贾敏表情极其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