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开。”太子上前,就开始掰林希的手,“这么大的人了,抱着多不好,羞羞羞。”

    “小,不大。”林希板着小脸,“家里最小的,没你高,没你大。”

    太子听到林希的话,看看林希,又看看自己,林希是小,但是也很奸诈好不好。太子绝不承认林希是一个单纯地小可爱,“你是男的,要保护姐姐,不能总这么……这么愚蠢。”

    院子里,太子在扯着林希,林希死命抱着黛玉的腿,而黛玉不掰开林希的手,她就看着面前的两只凡人幼崽斗鸡眼。

    “说你自己吗?”太上皇以前没少见太子粘着阿萝的,那时候的太子跟现在的林希差不多,别人要把他抱开,太子就不开心,说他还小。

    “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时蠢点,长大了兴许好点。”太子强词夺理。

    “那就让他抱着。”太上皇故意道,“让他聪明一点。”

    太子不开心,“皇……皇妹还小,这样抱着不好,容易摔倒。孤现在长大了,不可能再做那些蠢事。”

    所以林希还是快点松开皇姐,不,皇妹。皇妹,皇妹,皇妹,太子决定在心里多念几遍,以后,黛玉就死他的皇妹了。

    “没事,这样挺可爱的。”黛玉笑着揉揉林希的手,太子大了,而自己现在这么小,够不着太子的头了。凡人幼崽要多可爱就多可爱,看,太子又闹别扭了,一脸纠结的模样,想她揉揉他的头吗?

    安乐公主府的几位相处得很愉快,太子没有在林希面前摆谱,皇妹的弟弟,也算是他的弟弟,要是弟弟不开心,皇妹一定会不开心,那他就宽容一点,宠着他一点好了,嗯,林希是附带的。

    林府,贾敏已经从荣国府回来,正好林如海在家,她便跟丈夫说了这一件事情,虽然她拒绝了,但就怕那些人又找林如海。

    “已经跟母亲说了,等贾琏成亲,让他们自己处理。”贾敏不想丈夫误会她向着娘家,向着娘家,也得看是什么向法,这样的大事情要是还向着,这是要连累丈夫,连累儿女。

    贾敏已经有儿女,难免得为儿女多考虑一些,这些年来,林如海对她也极好,后院就她一个女人了。她要是再做那些傻事,必定要伤了夫妻间的情分。

    “上皇不管这些事情。”林如海知道的比较多,隔壁就是女儿的安乐公主府,太上皇就住在安乐公主府。可能是因为黛玉是他的亲生女儿,太上皇又那么喜欢黛玉,才会提一两句,别让他做了蠢事,“那些老臣已经去安乐公主府求见过,被拒了。”

    太上皇明显不管这些事情,那么他们就不能以太上皇的名义去压制皇上,不能说太上皇还在,不应该着急还款。说多了,指不定让别人因为他们巴不得太上皇早点仙逝。

    贾敏看向安乐公主府的方向,“希哥儿还在那边?”

    “正跟黛玉玩呢。”林如海轻笑,太上皇没阻止,黛玉愿意带着,这对儿子也好,能多露露脸,就是别变成一个小纨绔才好,“晚点便回来。”

    “他们还能一起玩,我也省心许多。”贾敏自然明白丈夫的意思,儿子在安乐公主府玩玩,对儿子也是有好处的。皇帝正值壮年,太子与大公主又同出皇后所生,那么黛玉未来的几十年都能平安顺遂。

    有个公主姐姐,林希的未来自然不会太差。

    做父母都都希望儿女好,贾敏和林如海也不是让儿子依靠黛玉要些什么,而是亲姐弟感情好,儿子日后也懂得要帮衬姐姐,黛玉今生到底是跟皇家没有血缘关系的,难免有人看不过黛玉。

    人都是相互的,要是林希和黛玉就此没了联系,以后就别说姐弟相互扶持。

    皇帝、皇后远在深宫,黛玉以后要是在夫家受欺负了,去找帝后也不大方便。即使黛玉能进宫,可是有些事情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可能就不大对,而亲兄弟去处理就不大一样。

    荣国府,贾敬姗姗来迟,户部的银钱还完了。好在宁国府本就人少,祖上传下来的东西也不少,还了户部的银钱后,还剩下不少,也没到捉襟见肘的地步。

    “婶婶。”贾敬对荣国府的处事态度嗤之以鼻,按理说,应该是贾赦管这些事情。然而,现在是贾老夫人让他过来,贾赦没在,都是贾政在,这算怎么回事。

    “怎么就想到还户部欠银?”贾老夫人对贾敬的所作所为不大满,对方一回宁国府就把惜春带了回去,现在又还了户部欠银。宁荣两府就该是一体的,如今,贾敬的所作所为就抛开了荣国府。

    “那就要问问婶婶,问问元春侄女了。”贾敬道。

    贾老夫人脸色微变,贾敬果然知道那一件事情,“你那孙媳妇不是已经封了县主了吗?”

    “婶婶真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贾敬嗤笑,“过去的那些事情,贾政他们不明白,您不明白吗?”

    说白了,他们就是废太子一党的,当今皇上要是要清算的话,只怕他们都逃不过。他们以为一个后宫妃子就能左右皇帝的想法吗?连亲人都能背叛的女子,皇帝又怎么敢让她做枕边人,就算真做了枕边人,只怕离死也不远了。

    贾敬那么着急还户部欠银,一方面是因为剧情书,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他们的处境确实不好,表面上好,宁荣两府已经是烈火烹油过后,好不了,听听外面怎么说的,什么白玉为堂金做马,什么珍珠如土金如铁,都传成什么样了。

    那些人都以为这是他们的夸赞,实际上却是催命符。

    贾政就坐在一边,听到这话,便看向贾老夫人,“母亲,你们……”

    你们做了什么,元春又做了什么,难道秦可卿的身份是元春说破的吗?贾政交集,看贾敬模样,只怕两府的关系要不好。

    “圣旨都下了,不是没事了吗?”贾老夫人有些心虚。

    “圣旨可以只有一道,也可以有几道。”贾敬听到贾老夫人这话,越发不满,想想惜春在荣国府过的日子,幸好他知道了那些事情,把惜春带回府里了,否则他可怜的女儿还不知道如何呢。

    贾敬甩袖离开,不愿再多说。户部欠银重要,那秦可卿的事情就不重要了吗?他们如何能那么做。

    出了荣庆堂,贾敬就遇上贾赦,瞥了他一眼就离开了。

    “这是有招惹人了。”贾赦嘀咕,看吧,他的母亲就是如此,听说他的弟弟贾政也在里面的,这个荣国府到底是谁继承的,要不闹上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