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黛玉是个小仙女[红楼] > 贾赦不开心
    等皇帝回到宫中,就看到皇后的冷脸,皇后这是知道他出宫去了,知道他去见黛玉了。这没办法,后妃不得随意出宫的,皇帝正色,皇后就嫉妒他吧。

    大公主死后,皇帝和皇后感情就冷了几分,后来,黛玉出生,他们的感情才有所缓和。这几年来,皇帝和皇后又用共同的秘密,两个人又十分疼爱大公主,也疼爱黛玉,关系好许多。

    “下次,下次再带你去。”皇帝无奈了,想想太上皇霸着阿萝,他跟皇后确实应该多见见黛玉,不能让太上皇一个人霸占着黛玉。

    皇后听皇帝这么说,表情才稍微好一点。

    夜晚,黛玉闪出房间,准备设法飞去葫芦庙。甄英莲这时候已经被拐走许久。黛玉不是没想事先救下甄英莲,但是想想还是等过些日子,且让甄英莲多经受些,这也有利于体验生活,有助于日后的修行。

    “去哪儿呢?”简浩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黛玉的面前。

    黛玉一见到是简浩,脸立马拉下来,死对头想要做什么?

    “哟,上神哪,你怎么这么有空?”黛玉咬牙,“又想搞什么破坏?”

    在黛玉的眼里,简浩就是一个无耻之徒,处处打压她的人。明明大家都是上神,但是对方的地位看上去比自己更高。

    “你也是上神。”简浩笑道,听到对方嘲讽的语气,他颇为怀恋,她总是这样,不给他好脸色。他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对不起她,怎么好好的求偶行为,到她那边都变成死磕。弄得他到现在为止都不敢说他爱她,因为她一定不相信。

    “我告诉你,我现在不是阿萝。”要不是因为阿萝跟简浩有婚约,她也不会那么快就舍弃阿萝的身份,黛玉着实不喜欢简浩,他就是她的死敌。

    “要去葫芦庙那边吗?”警幻仙子求到上神那边,虽说不是四海八荒人尽皆知,但密切关注心上人的简浩却知道,否则也不可能跟着黛玉一块儿下凡,还弄了一个婚约,“正好,顺路。”

    “顺什么路?”黛玉不认为他们顺路,这是凡间,一般人不可能日行千里。

    “顺你的路。”简浩这一次跟着黛玉下凡,就不准备要面子了。他都不知道单身几十万年了,那些小辈都成双成对了,他还单着,这像什么话。

    “无耻!”黛玉咬牙,奈何简浩的修为不在她之下,对方又没有封印所有修为,只能任由简浩跟着了。

    葫芦庙失火是因为和尚炸供,油锅起火烧到窗户,紧接着烧到其他地方。这种事情不好防,而且这也算是那些凡人的一场劫难,运簿上的一个劫数。

    黛玉和简浩来时,葫芦庙已经失火,正从葫芦庙蔓延开来。黛玉正准备动手,只见天上已经下起瓢泼大雨,那葫芦庙的火渐渐熄灭。

    “你做的!”黛玉看向简浩,她敢肯定一定是他做的,看吧,他又抢先自己一步。

    “这点小事,就不麻烦你了。”简浩开口,为什么黛玉总喜欢炸毛呢。明明都是修炼多年的上神,对方的表情还是那么丰富,不过他喜欢,“我是你未婚夫。”

    “不是!”黛玉不肯承认,凡人哪里做得了上神的主。

    “那你就当多一个跑腿的。”简浩早就料到黛玉会是这样的反应,就换一种说法,“凡间女子,大多都是要嫁人的,特别是你这样身份的。还是你要反抗他们,或是告诉他们,你是神仙?”

    黛玉没听对方说完,就已经知道对方想的是什么,网上就有很多那样的小说,契约婚姻,契约恋爱的。按照对方的说法,他们在凡间可以假扮夫妻,不用被逼婚,呵呵,“在我是阿萝的时候,你就说过。”

    “怕你记不得。”简浩道。

    “你是嘲讽我年纪大了?”黛玉眼睛微眯,像她这样的上神,几十万算都跟年轻的小姑娘似的,不像一些神仙几万岁就已显老态。他们上古神祗跟后来的那些神仙又不一样,但是黛玉依旧不喜欢别人嘲讽她年纪大。

    那些人修为不够,就喜欢拿年龄说事,还喜欢在背后说她老太婆,真是的。

    “我的年纪比你大。”不仅仅是凡间的年龄比黛玉大,神龄也比对方大,简浩正色。

    “哼。”黛玉哼了一声,就消失在葫芦庙的上空。她得想办法让甄英莲跟甄士隐一家团圆,那贾雨村倒是厉害,即使没有通过林如海到荣国府贾政面前,贾雨村还是寻着其他机会到贾政面前,还谋了官职。

    那贾政倒是厉害,明明在工部做官没起色,竟然还能帮人谋官。那贾雨村就是一个忘恩负义之徒,明知道拐子拐的是甄英莲,却不去找甄家人,估计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扶正为妻的妾室是甄家的丫鬟吧。

    男人就是这副臭德行,既然那么在意,一开始就不要在一起啊。那丫鬟不见得有多好,否则怎么可能从妾室爬上正妻的位置。

    简浩淡笑,看着黛玉的身影,没有追上去。黛玉在下界,顾忌的东西就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黛玉身边的人,都认为他跟黛玉是最般配的一对。

    第二天一早,皇帝上朝时,就说了户部欠银的事情,让户部尚书着人去宁国府清点欠银,并强势下旨让威远将军配合户部追讨欠银。

    那些老臣哪里愿意还户部的欠银,不愿意还的,都是借的多的,那些欠的少的,自然愿意归还。

    首先惊动就是荣国府,因为户部的人去宁国府,荣国府就在隔壁,怎么可能不知道。

    “如何回事?”贾老夫人面色不悦,要不是她年纪大,又是长辈,早已经去宁国府了。

    贾敬没空过来荣国府的荣庆堂,他这一会儿正跟户部的人说话,是贾赦到了宁国府打听情况回来的。

    “他们要还户部欠银,户部的人上门清点银子。”贾赦听到贾敬的话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秦可卿才封宁慧县主,怎么宁国府就打算还欠银呢,而且宁国府还不跟荣国府商量,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事情。

    贾老夫人听到这里,表情不大好,他们欠户部的银子不是一点半点,大家都没说还,宁国府那边怎么就说还了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贾老夫人不相信就只是简单的还户部欠银,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那贾敬从道观回来,一切就不对了,“贾敬呢?”

    “正招待户部的人。”贾赦回答,“只怕此刻不好相见。”

    那贾敬见到贾赦便知道贾老夫人怎么想,无非就是让他过去说明情况,贾老夫人都没跟他解释秦可卿的事情,他为什么就要跟他们说户部欠银的事情,他们宁国府又没欠了荣国府的。

    “府上那么多人,那贾珍,贾蓉呢?”贾老夫人皱眉,“贾蓉媳妇呢?”

    这一个个的,不见得都得待在那边吧。

    贾赦虽然混不吝,却能看出贾敬的不耐烦,看得出他们的态度,似乎不大想见贾老夫人,就不知道这里面又有什么龌龊。

    “他们不是我们府上的奴仆。”贾赦开口,“府上正忙,哪里有扔下朝廷命官,就跑过来的。户部官员手上还有圣旨呢。”

    就算要人来,那也得等过后,哪里能这么着急的。

    贾老夫人听贾赦不紧不慢的语气就不高兴,这是恨上她了吗?上一次,太上皇说了贾赦窝囊,贾赦就变成这样了。

    “你非得这样吗?”贾老夫人冷下脸。

    “我不就是继续窝囊,能怎么样?”贾赦回道,“我儿快要成亲了,儿子得过去瞅瞅,先走一步。您要是有事,就去找有才能的二弟吧。”

    贾赦不开心,他都去了一趟宁国府,母亲竟然还说那样的话,真是可气。那贾政倒好,什么都不用做,母亲还看重,家里的管家权也是在二房,就是贾琏的妻子还是王家女。

    窝囊,窝囊,太上皇都直言了,所有人都知道他窝囊,可即使如此,母亲依旧没有举动,依旧让二房住在荣禧堂,依旧让二房管家,还处处瞧不起他,认为二房能耐,他寒心呀。

    贾老夫人看着贾赦离开,脸上怒意更甚,这个儿子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就不懂得跟二儿子多学一点。

    “真是,我怎么就有这么一个儿子。”贾老夫人叹息。

    “老祖宗,您别气,喝口茶润润嗓子。”鸳鸯为贾老夫人端茶,鸳鸯是极为不喜欢贾赦的,贾赦后院女人多,看她的眼光也不大对。

    因此,鸳鸯能不见贾赦便不见,见着贾赦不好,心里也有几分喜悦的。

    贾老夫人身边的几个丫鬟就跟千金小姐似的,太上皇说了那些话,贾老夫人倒也没太注重,只认为是院子里的丫鬟冲撞了太上皇,如今,照旧对身边的丫鬟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