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皇帝看到宁国府贾珍的奏折时,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宁国府竟然打算主动归还欠户部的银子。算宁国府还有一点眼色,没再欠着。

    那些银子都是太上皇在位期间借出去的,太上皇还活着,皇帝又不敢做得太过,心里却早早想着要讨还这些银钱,省得国库空虚。如今,有人出头,那自然得归还的。

    皇帝本来想去找太上皇,结果走到半路,才想到太上皇已经跑去安乐公主府,不在皇宫里。追讨户部欠银可是一件大事情,所以他还是去一趟安乐公主府,正好能看看阿萝。

    于是皇帝就微服出巡,一不小心就忘记告诉皇后了。

    皇帝来时,太上皇正陪着黛玉坐在湖边钓鱼,看着太上皇脸上的笑容,皇帝忽然觉得有点刺眼,自己在皇宫里忙,太上皇却在外面玩,还笑得那么开心。

    “父皇。”皇帝走过去。

    “不在皇宫待着,来这里做什么?”太上皇颇为嫌弃,“那些破事,你做主,我不管。”

    太上皇决定做一个不干政的好太上皇,彻底放权,就让皇上自己处理那些事情。他只要陪着黛玉就可以,太上皇笑着摸摸黛玉的头。

    “宁国府上奏折要归还户部欠银。”皇上嘴巴那么说,目光落在黛玉的身上。他家的阿萝依旧那么可爱漂亮,黛玉上一次进宫时,他还没看多久,黛玉他们就得出宫。

    皇上伸手想要抱黛玉,刚刚伸手,就被太上皇拍下。

    “昨儿抱过谁了,现在就来抱我家黛玉。”太上皇心想自己年纪大了,有点抱不动黛玉,绝不能让儿子抱上,要是黛玉喜欢儿子抱她怎么办。

    皇帝嘴角微扯,看了看太上皇,太上皇也是有过很多女人的人。

    “看什么看,到了我这个年纪的,跟太监有什么差别。”太上皇道,“我现在干净着呢,就你这身上,什么怪味啊。”

    那些女人现在就成天往皇帝的身上扑,那个贾元春之前不还想成为皇帝的妃嫔,太上皇都知道。

    皇帝不禁思考,他是不是得少去后宫,少沾染那些女人身上的胭脂水粉,他家阿萝的鼻子可灵敏了,一定能嗅到,决不能让小小的黛玉有厌恶他的念头。皇帝又想到林如海的后院只有一个贾敏,他以后还是多往皇后那边吧,反正他的孩子已经够多的。

    “怪味!”黛玉附和,这些凡人就喜欢三妻四妾。黛玉表示她这个阶品的上神,都喜欢一对一,就是那些男神仙,大多也喜欢一对一,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早过了为了繁衍而n/p了,他们又不是没开灵智的畜生。

    不说神界,就说仙界那帮仙子,要是另外一半对她们不忠心,她们直接甩了另外一半找其他人。仙人的寿命那么长,不就是一个渣男么,甩了就甩了。

    皇帝感觉到自己被太上皇和黛玉嫌弃了,忽然想到简浩,简浩那小子可是阿萝的未婚夫,虽然阿萝死了,黛玉还在呢。简浩的年纪似乎有点大了,不过简浩做得还不错,没有通房,没有乱七八糟的女人。

    不错,在大公主死后,皇帝还派人盯着简浩,要不是简浩是建安王的儿子,估计他已经找个机会弄死简浩给他女儿殉葬了。他就是不希望简浩那么快有其他女人,大公主还没转世的时候,他还想要不让简浩出家得了。

    这么凶残的想法,不只有皇帝有,太上皇也有,要是简浩敢跟其他女子走近,简浩现在就见不到黛玉。

    “那我先去洗洗。”皇帝道,洗了,再来抱。

    这一刻,皇帝忘记他的目的,他是要跟太上皇说户部欠银的事情,说了一句后,就被转移话题了。

    皇帝走了几步,这才想起来户部欠银的事情。想了想,又回过头来,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一不小心就可能让太上皇不高兴,那些人会哭到太上皇面前的。

    “父皇,户部……”

    “自己处理!”太上皇不去管户部欠银的事情,现在当皇帝的又不是他,他操心那么多做什么。太上皇看着黛玉手里的鱼竿,笑着问道,“还要不要钓呀?”

    “不钓了,都被你们的声音吓跑了!”黛玉表示她一巴掌拍下去,多少鱼儿翻身呢。一直坐在这儿钓鱼太没劲儿,她琢磨着晚上还是得去看看葫芦庙,那边竟然会起火,啧啧,这可不是说睡过头就能着火的,但凡寺庙,都格外注重烛火、香火的。

    甄英莲,真应怜,就是一个小可怜。这些小花仙们,因为生长在仙界,化成人形后便也待在仙界,算是仙子,但终究比不过那些从底层一点一点稳扎稳打修炼上来的。

    让他们下界投胎历经六苦,也有助于他们的修行。修行之人不可能一直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仙人也是要渡劫的。

    黛玉便想到警幻仙子的哭诉,说那些凡人看了《红楼梦》都认为她故意让人下凡历劫,就为了让他们动烦心又忘不了,让他们的修为止步不前。然而,就是黛玉这样的上古神祗,曾经也是经历各种劫难的。

    自己想不开就是自己想不开,何苦去怨怪别人,仙界又不是托儿所,整天得把他们当小朋友照顾。

    “让他下去抓!”太上皇指着皇帝开玩笑道。

    皇帝在思考,要不要脱掉靴子下去,可要是一条鱼都没抓到,会不会太丢脸了。丢脸是小,在黛玉面前丢脸是大,他的宏伟形象呢。

    “不要,爹娘会说的。”黛玉一本正经地道,“黛玉是个好孩子,不能让长辈下湖里。”

    “那小朋友就可以了?”太上皇疑惑。

    “谁家小孩子不打架呀,一脚踹下去,还有人救呢!”黛玉双手叉腰,“不过黛玉才不会那样做,会挨骂的,恶毒,小心眼,小小年纪就见不得人好,人会淹死的。”

    “哟,我家的黛玉真聪明。”太上皇想的是谁在他家黛玉面前说这些,是不是有人那样做过。

    皇帝很伤感,他就这么被忽略,还是应该让那些人早点还款。太上皇这边有黛玉在,想来也不愿意听那些老臣哭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