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可卿的事情被贾元春说了出来,皇帝又不好当作没听见,少不得还得告知太上皇一声。太上皇得知秦可卿的事情后,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虽说秦可卿是废太子的女儿,可这到底不是什么好事情,太上皇无感,告诉来人,让皇帝看着办。

    皇帝着实惆怅,废太子的女儿啊,当做不知道不行,知道了,又不好处理,放她在那边吧,她又是皇室之人,总得管一管。

    “封个县主就是。”皇后想着她之前想给女儿封郡主都不好封,只因为女儿不再是皇家的人。至于秦可卿,废太子与扬州瘦马的女儿,这样的女孩就是在皇家,也是做不得郡主的,甚至连封县主都难。

    要不是秦可卿是废太子的女儿,废太子又被圈禁,且秦可卿又是一个女人,不是男子。

    “黛玉是荣国府的外甥女。”皇后又道,若是秦可卿聪明一点,就知道该如何做。

    皇帝跟皇后夫妻多年,瞬间就懂了皇后所想,是了,黛玉是荣国府的外甥女,少不得得去荣国府几趟,荣国府跟宁国府又有亲,指不定就遇上了。县主就县主吧,“就封为宁慧县主吧。”

    宁国府的儿媳妇,宁字,再要秦可卿聪慧一点,懂得如何处事,宁慧正好。

    皇帝没多思考其他的封号,封秦可卿做县主已经极为不错。要是他的女儿阿萝没有转世,他才不封秦可卿做县主,自己的女儿都没了,他凭什么对废太子的女儿那么好。

    贾元春回到荣国府的第二天,秦可卿就被封为宁慧县主,虽没有说她是废太子的女儿,但知情人都知道,这算是过了明路。以后,秦可卿的身份就不能再被拿来做文章。

    宁国府,贾敬见秦可卿被封为宁慧县主,面上高兴,心里却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那就是皇帝极有可能已经知道他们曾经站在废太子那边,甚至还帮助废太子做了不少事情。想到剧情书里宁国府的结局,贾敬认为他还是得多揍贾珍和贾蓉几顿,如今,最好是先还上户部的银子,让皇帝对他们的观感好一点。

    “祖父。”秦可卿未想自己还能被封为宁慧县主,十分高兴,眼睛微红。她不是个傻的,隐隐约约也猜到自己的身份,日夜忧思,就怕瞒不下去,唯有一死。如今,得封县主,她便知道这一事算是过去了。

    “户部的银子该还了。”贾敬脸上并无太多喜色,宣旨的公公已经离开,无需再做表面功夫。

    “父亲。”贾珍正高兴着呢,即使屁股疼,他也忍着,如今听到父亲说这个,便着急起来,“其他人都还未还呢。”

    枪打出头鸟,要是他们先还,只怕别人会不高兴,贾珍是不大愿意的。

    贾敬看了看贾珍,又瞥了一眼秦可卿,扒灰啊,呵呵,要是他们敢再这么做,他就有本事弄死他们!

    “你们一个是公公,一个是孙媳妇,日后还是不要靠得太紧密为好。”贾敬只要想到剧情书里的内容,恨不得踹他们出去,“走得这么近,像什么话。秦氏,你该懂得你的身份,你的亲生母亲如何,莫要过界。”

    贾敬说得相当明白了,秦可卿隐隐约约知道一些,自己的亲生母亲上不得台面,否则自己就不可能成为秦家人,而是跟废太子一起。秦可卿本就生得妩媚妖娆,平日里,贾珍少不得多看秦可卿几眼,秦可卿也是知道的,不过没放在心上,只当自己长得漂亮,如今,被贾敬点破,面色微白,老太爷并没有因为她被封为县主就高看她一眼,只怕里面还有其他曲折。

    “是。”秦可卿连忙后退两步,拉开与贾珍之间的距离。

    贾蓉亦在场,听祖父所言,回头看了一眼眉间带有几丝魅色的秦可卿。秦可卿如此娇媚,父亲正值中年,确实不该走得太近。

    而荣国府的贾老夫人等人高兴不起来,贾元春心里更是惧怕,他们原先还想弄死秦可卿,好向皇上邀功的,好在他们没有下手,否则还不惹怒龙颜。

    “祖母。”贾元春心慌,来了荣庆堂,却不敢往宁国府那边去。虽说是因为她向皇帝告发秦可卿的身份,秦可卿才能被封县主,可是聪明人一想,便知道她原本是不怀好意的,这样的事情,她也无法跟人家说她是为了他们好。

    “这事情跟你没有关系,知道吗?”贾老夫人警告贾元春,甭管这一件事情到底如何,他们现在就得咬定,秦可卿的事情跟他们毫无瓜葛,他们还得笑嘻嘻得上门恭贺秦可卿。

    “是。”贾元春应声,在宫里待了那么多年,她自是明白的,只是这几日发生不少事情,让她十分疲惫。

    安乐公主府,太上皇没在黛玉面前提秦可卿,封县主就封县主了。他可没心思去管秦可卿,可亲不可亲的,他就想投喂他家的阿萝,他家的黛玉。

    “糕点好吃吗?”太上皇热衷于让御厨做好吃的,认为黛玉之前在扬州一定没有吃过那么多好吃的,瞧瞧她瘦的。太上皇不是不想赏赐御厨到扬州,而是怕有心人看出来,他不能再一次失去宝贝孙女。

    “好吃。”黛玉把糕点放在林希的面前,摸摸他的头,“弟弟,吃。”

    太上皇看见黛玉如此对待林希,就想到宫里的太子,蠢太子不提也罢,从孙女入梦给他、皇后和皇帝,却没有给太子,就说明太子没有那么重要。太上皇表示就应该这样,太子是晚辈,还是不要跟他争抢宝贝孙女。

    “明儿去哪儿玩?”太上皇暗戳戳地想,他要带着黛玉出去晃悠,让那些老臣都知道他是有孙女的人。

    其实宫里还有几位公主,是皇帝跟别的妃嫔生的,然而,太上皇看不上那些公主,在他眼里,只有阿萝才是他的宝贝孙女。

    “娘说,过两天要去外祖母那边。”黛玉直接把贾敏卖了,因为贾元春回来,贾敏便想着带着黛玉过去瞧瞧。

    贾敏清楚,只怕她不带人过去,荣国府那边还会过来请。母亲到底还是希望黛玉跟宝玉一起的,就算没有希望,也想他们多走近,指不定黛玉就自己喜欢了呢。母亲还说让黛玉跟贾探春她们玩耍,贾敏心里不大乐意的,嫡庶不分,没有规矩,她夫君也是不大乐意的。

    太上皇听到这话,不大高兴,荣国府有什么好的,暴发户的模样,没有一点规矩,“爷爷陪你去!”

    哼,他们没有规矩,就让他们讲规矩,太上皇可不管他们欢迎不欢迎自己,他看的是黛玉,又不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