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嬷嬷站在一旁伺候黛玉用膳,察觉到贾老夫人看过来,却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她不怕贾老夫人,哪怕对方是国公夫人都没用。宰相门前七品官,她曾是伺候太后的,如今依旧能进宫,这身份地位自然不一样,即使她的品阶不如国公夫人,说话可能比国公夫人还有用。

    这一会儿,贾老夫人见贾宝玉没有摔玉,松了一口气,不管黛玉的玉是如何来的,但黛玉是公主,宝玉就不得在公主面前随意摔玉。说好听一点,是亲戚间的事情,说不好听一点,那就是宝玉没有尊卑,冲撞公主,不给皇家面子。

    “读了一上午的书许是累了,先用膳吧。”贾老夫人示意丫鬟把宝玉带到一旁,别再站在那儿。

    宝玉哪里肯离开,他素来喜欢姐姐妹妹的,新来的妹妹又如此漂亮,是个可人儿。

    “宝玉。”不等贾老夫人再说话,王夫人便起身把宝玉带在身边,虽然她瞧不上黛玉,但是黛玉到底是公主,瞥一眼黛玉身边的嬷嬷,她就莫名地害怕起来,生怕宝玉真做了不好的事情。

    自家的混世魔王,王夫人哪里有不了解的,宝玉就喜欢这些姐妹,素日常跟她们走近。她可不希望宝玉跟黛玉走得太近,黛玉被封为公主,必定是因为她身体太弱,才怜惜一二。

    王夫人没去想黛玉为什么不是被封为县主,郡主,而是被封为公主。她惯不会思考这些的,只想着不能让宝玉跟黛玉走近,舍得到时候黛玉嫁不出去黏上她家的宝玉。

    “坏蛋。”林希嘟囔一句,他一点儿都不喜欢宝玉这位表哥,竟然想跟他抢姐姐。林希紧紧地拽着黛玉的衣角,抬起头,目光倔强而坚定,“姐姐,我的。”

    “是,你的。”黛玉轻轻地拍了拍林希的小手,人类真是脆弱,细胳膊细腿的,稍微用力一点就折了。

    林如海跟贾赦他们坐在一桌,贾敬、贾政都在。贾赦听闻黛玉被封为安乐公主,难免就问一句,林如海只一句,黛玉长得像皇后嫡出的已逝的大公主。

    皇家跟林家一致口径,圣旨上虽然点名真正原因,却也写到了已逝的大公主。太上皇这两天正在收拾东西,准备搬到安乐公主府,想着就近陪着孙女,至于皇宫、行宫什么的,谁爱住谁住。

    等林如海、贾敏等人从贾府回来时,就听管家说有贵客等候。林如海快步往里走,便见到太皇上。

    “阿萝呢?”太上皇从椅子上起身,不再坐着,一见林如海,就想着黛玉,话脱口而出,随即又道,“黛玉呢?”

    阿萝如今是黛玉,还是该多叫黛玉,而不是阿萝。否则那些浑人必定想着黛玉像阿萝,要是再有一个跟阿萝长得相似的,甚至更相似的人,他们必定放弃黛玉,转而喜欢更相似的。

    太上皇到底当过多年皇帝,哪里舍得自己的宝贝孙女被人如此想,以后还是得多叫黛玉,叫她现在的名字,让人知晓他们看重的是黛玉本身。

    “来啦。”黛玉小跑进来,细胳膊细腿的,跑起来真慢,又不能用法术,咻地一下就过来,“来啦。”

    “来,爷爷带你去公主府瞧瞧。”太上皇想要抱起黛玉,可是他到底上了些年纪,不可能一路抱着过去,于是就改成牵手,“就在隔壁,让人开了一个小门,你就可以从那个门,走过来,走过去。”

    林如海被忽略了,贾敏被忽略了,林希也被忽略了,更别说那些下人。

    没等林如海追上去,跟着太上皇来的公公就拦着林如海,把太上皇入住公主府的事情说了。林如海是聪明人,哪里会不明白太上皇的意思,就是太上皇想就近看着黛玉,这才没住宫里,而住安乐公主府,他们林家要是识相一点,就该让黛玉住公主府。两府就在隔壁,又有小门,方便得很,太上皇的意思已经摆放在那儿。

    太上皇不是不想让黛玉跟着现在的父母住在一块儿,可他年纪大了,就想陪着孙女。林如海家里还有一个儿子,何况两府这么近,他们依旧能每天都见到黛玉。

    贾敏对于黛玉住公主府,没有什么意见。黛玉早就自己住在一个院子,去公主府住,就是院子离得远近的差别,可再远,也就是多走几步路的关系,女儿还能得到更好的东西,何乐而不为呢。她要见女儿,过去便是。

    “那边应该都收拾妥当了。”贾敏本来想过去整一整,随后又笑道,“我能准备什么,只等着她手缝里漏出两匹上好的缎子,让我也做两身好衣裳。”

    贾敏早年生育艰难,多年没有孩子,心里极苦。她能明白为人母的心情,能理解皇后失去女儿的痛苦,兴许她理解的痛苦还不如皇后心里的十分之一,皇家若有好的给黛玉,那她便看着受着就是,多几个人关心黛玉,多好,何必去计较女儿不是自己的呢,她更不会去想要是大公主没转世,她就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儿。

    上天已经厚待她了,让她有了黛玉,又有了林希,身子骨也好了。贾敏想得开,而黛玉确实是从她肚子里出生的,是她的女儿,女儿是大公主转世,只能说明自己这个当娘的有福,否则谁家女儿能是大公主转世呢。

    “我给的不好了?”林如海开玩笑道。

    “好是好,不过女儿孝顺的可不同。”贾敏跟林如海的感情极好,没有了那些姨娘之后,他们越发爱说说笑笑。

    “姐姐被抢走了!”林希看着父母说笑,不开心地嚷嚷,“姐姐被抢走了!”

    贾敏见林希如此,少不得哄一番。

    此时,贾敬已经带着惜春回到宁国府,正好见到贾珍和贾蓉,贾敬当下就冷下脸。虽说贾敬在道观多年,但积压还在,府里的人也不敢不听贾敬的。

    “老子回府这么久了,你才姗姗来迟,不孝!打!”贾敬当即就道。

    贾珍和贾蓉都懵了,怎么父亲/祖父一来就开打?

    “愣着干什么,还不去那板子?”贾敬怒视管家,“我说的话不管用了?”

    管家还是贾敬在府里时的那个管家,但到底贾敬多年不在家,不禁看了看贾珍和贾蓉。随即又想,贾敬回府了,只怕府里日后大不一样。于是管家看是看了贾珍和贾蓉一眼,随后就安排人拿板子。

    说完这话后,贾敬又看向一旁的惜春,温柔地道,“像你哥哥和侄子这种不听话的,就该多打几板子,让他们长长记性,而我们的惜春就不一样了,惜春又乖又懂事,爹最喜欢你了。”

    那本书上就有写着对女儿就该温柔一点,毕竟惜春现在很乖巧,等她上房揭瓦时,再想是不是该粗暴一点。

    贾珍无奈,他能说什么,这是他的亲生父亲,而他确实来晚了。再看看身边的儿子贾蓉,板子还是得挨的,那是自己的父亲,贾蓉的祖父。

    “乖,爹带你去看看你的院子,要是不喜欢,再让你哥改改。”贾敬带着贾惜春离开,隔着老远还听到板子的声音,听到贾珍和贾蓉的吃痛声音,贾敬很是宽慰,晚上再看看打得重不重,要是不重,下一次再多打几板子。

    等被打完板子后,贾蓉眼睛红红地看着贾珍,怎么就挨打了呢?贾珍撇头,他可不知道怎么就挨打了。

    贾惜春很开心很激动,她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父亲要接她回来住,院子比荣国府那边的都还要好,父亲还总是牵着她的手。

    “以后,就住在这边,直至你出嫁。”贾敬没再想着道观,反正在那本书里,他到底都没有炼出什么丹药,还死在丹药上,“荣国府那边,贾琏那小子要娶妻了,你待在那边也不好,要是想跟迎春她们玩,可以让她们过来,你偶尔也可以过去。在家里,你就是主人,不是客人。”

    “嗯。”贾惜春微微点头,依旧有些紧张。

    王家,王熙凤正在研究剧情,平儿跟贾琏一起,这也不是什么事,毕竟陪嫁丫鬟,成为丈夫的通房丫鬟,这也是有的。只不过她的心腹却不能成为通房,到时候且瞧着,就看平儿到时如何选择,至于贾琏,呵,就让他瞧瞧她凤辣子的手段。

    管着女人算什么,要管就该管着男人。

    “平儿。”王熙凤是什么人,既然知道剧情了,自然不可能等着以后,“今儿,我便告诉了你,我王熙凤的丈夫绝不是其他人能碰的,你到时候给我好好地看着,他贾琏要是敢有动作,必让他受受教训。”

    平儿心一紧,她们这些陪嫁丫鬟心里都清楚,陪嫁丫鬟,多数会成为姑爷的人,通房丫鬟,甚至是姨娘。她跟着王熙凤多年,自然明白主子的手段,此刻,倒是不敢生出别的心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