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着林家一家人两天都没到贾家,贾老夫人一早又让人过来。荣国府的人就没人任真正实质的,就是贾政也是喜好诗文,在工部做事,却无升职,消息极为不灵通。林家在林黛玉被太上皇封为公主时,也不可能派人四处通知其他人,因此,贾府上下倒是不知道林黛玉封了公主。

    等贾敏带着林黛玉等人上贾府时,走的倒也不是角门,而是大门。贾敏多年未回贾家,林家算是如日中天,贾家自然开正大门相迎,毕竟不是黛玉一个晚辈一个人过来,这情景倒是跟书里的不一样。

    黛玉身边跟着的是皇后赏赐的嬷嬷,张嬷嬷乃是皇后的心腹,是有品阶的嬷嬷。这些年,张嬷嬷也是知道一些关于黛玉的事情的,她便不觉得被赐给安乐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反而是一种荣幸,出了宫,又自由些。

    走的虽是大门,但迎接贾敏的依旧是周瑞家的,王夫人本身就与在闺中的贾敏关系不大好,自是不愿意亲自来接的。而邢夫人在贾府就是个尴尬人,她哪里会出来接人。

    “姑奶奶来了。”贾敏一进府,就有丫鬟放下手里的东西,边跑边道。

    张嬷嬷见此,忍不住皱眉,荣国府的下人真真是无礼,还有丫鬟径自走到黛玉身边的,连个礼都没行,就是对着贾敏都没行礼。难怪皇后早早就见了黛玉,把自己赐给安乐公主,这贾府真真是没规矩。

    等快到荣庆堂时,王夫人才出现了,而邢夫人则陪着贾老夫人,邢夫人连迎客的资格都被王夫人剥夺了,那是管家的象征。

    “可是回来了,我们都盼着你们来呢。”王夫人笑着拉着贾敏的手,仿佛她真的盼了许久一样。

    黛玉牵着弟弟林希给王夫人行礼,王夫人倒是生生地受了,没有避过。黛玉倒也没说什么,不知者无罪,王夫人他们又不知道她被封公主了,要是他们知道了,早早就到府门口迎接他们,哪里是在这儿等着他们。

    “来,都进来吧,老祖宗正等着你们。”王夫人道。

    张嬷嬷站在黛玉的身后,微微皱眉,王夫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还不知道黛玉被封为公主了吗?

    “公主。”张嬷嬷没有直接跟王夫人说话,而是跟黛玉道,“您可是累了,让乳母牵着小公子吧,上面可还有台阶。”

    黛玉看了看石阶,好吧,她还是松手了,在别人的眼里她还是个小孩子,怕是照顾不好弟弟。她抬头看向贾敏,“娘,弟弟,你牵。”

    “好好好。”贾敏看着黛玉不容拒绝地眼神,就觉得好笑,随即牵着林希的手。

    王夫人没有错过张嬷嬷的那声公主,总不可能是黛玉的乳名叫公主吧,便道,“妹妹,怎么的称呼外甥女公主?就是你们再宝贝黛玉,乳名也不可……”

    “主子乃是太上皇亲封的安乐公主。”张嬷嬷打断王夫人的话,她是有品阶的女官,伺候过皇后的人,不怕王夫人这个五品宜人,“可不是乳名。”

    贾敏不好说的话,张嬷嬷说了,不怕王夫人生气。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人连跳墙角的机会都没有。

    王夫人脸色未免,瞬间想到自己刚刚受了黛玉的礼。她原本得知老夫人要撮合黛玉和宝玉,就极为不高兴,如今,听闻黛玉被封为公主,她依旧高兴不起来,她和贾敏关系不好,只怕贾敏不乐意把黛玉嫁给宝玉,否则老夫人去了信,贾敏怎么都没给确切回复。

    “原来是黛玉被封公主啦,哪时候的事,二舅母还不知道的呢,外甥女可千万莫要怪罪。”没有其他人给王夫人台阶下,王夫人只能自己找台阶下。

    “且先进去吧。”贾敏可不愿意站在外头。

    等进了内堂,贾老夫人已经起身,刚刚已经有丫鬟听了张嬷嬷的话,入内禀告贾母。贾母得知黛玉竟然成了公主,颇为惊喜,如此一来,倒是早些定下一对玉儿的婚事为好。

    当黛玉给贾老夫人行礼时,贾老夫人还扶着黛玉,笑道,“我的公主,使不得,使不得。”

    “外祖母是长辈。”黛玉一本正经地道,仿佛是长辈就可以。

    这时,王熙凤还没有嫁入贾家,正在备嫁,没人嬉嬉笑笑地过来。就是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三春来了,一一做介绍,叫了声姐姐妹妹的。

    宝玉倒是没过来,王夫人早就防备着,怕老夫人撮合黛玉和宝玉,便让人看着宝玉在学堂读书,不让他过来。

    “宝玉呢?”贾老夫人左右瞧瞧,琢磨着得让宝玉过来,两个玉儿见面,若能再跟女儿订下两个玉儿的亲事,这是最好不过的,便对贾敏道,“当初他衔玉而生,便叫他做宝玉的。一会儿,你且瞧瞧他,配不配得上你家玉儿。”

    “自是配不上的。”这话是贾敏说的,不是张嬷嬷说的,女儿虽然是她的,可也是皇后的,只怕黛玉的婚事轮不到林家做主。就是林家能做主,贾敏也是瞧不上宝玉的,衔玉而生,听着好听,实则危险,皇室中都没衔玉而生的,怎么的寻常大臣家就能有了,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贾敏心想自家女儿可是有来历的,才在花朝节出生,还有百花盛开,而且女儿原就是皇室公主转世,跟宝玉哪能一样。因此,贾敏说话直接,省得母亲再说这话。

    贾老夫人脸色微变,未想女儿竟然说出这话。而王夫人更加不高兴,“瞧姑奶奶说的,黛玉从小就体弱多病,只怕上皇也是心疼她,这才封了她做公主的。”

    只差没说黛玉身体不好,没人要,太上皇怕她嫁不出,才封她做的公主。

    实际上,黛玉的身体很好,只是小时候极少出去,便有了传言。王夫人又不喜贾敏,自然乐意相信那些流言。

    “上皇可不就是心疼我家黛玉。”贾敏听懂王夫人话里的意思,却没去反驳,“有了公主身份,这寻常的等闲人家,我还真就看不上。”

    贾敏不怕这话传了出去,她只是直白说出这些话而已,有脑子的人听了这些话,便也知道是什么情况。

    “可是要宫里的做主?”贾老夫人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只怕女儿做不得主的,女儿也真是,还是那么逗趣,直接说不就得了。

    “正是。”贾敏回复。

    黛玉正在吃糕点,心想贾府的糕点倒是精致。这些人现在都没空搭理她,她只能跟三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今晚,该给谁送剧情呢?迎春那边就算了,等王熙凤嫁进来,王熙凤自会帮助迎春的,而惜春那边,有贾敬呢,所以就这么愉快地定了,晚上就给探春送剧情吧。

    至于史湘云那边就有点难了,史湘云这个人不够精明,有点傻气,看似小气刻薄,说黛玉像是戏子。实则,她是一个孤女,没有足够的安全感,因此,才会迫切寻找安全感,不希望身边人注意其他人,而忽略她,倒是一个可怜人。

    这样的史湘云不大适合知道剧情,因为她大大咧咧的,即使她无法跟别人说出剧情,只怕她自己也改变不了什么。有些小惆怅呢,就算要剧透,还得找人呢,不是什么人都能剧透。

    “这便算了,我家那个混世魔王,只怕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合得来的。”王夫人心里极其不悦,做母亲的,哪里愿意别人说儿女的不是。

    贾老夫人看了一眼王夫人,真当贾敏听不出她话里的嘲讽吗?真真是个蠢的,元春还在宫里呢,就不知道提一提元春吗?

    “昨日进宫,可见着元春了?”贾老夫人开口,“她如今便在宫里当着女史。”

    “不曾见着。”贾敏回答,娘家是想送元春入宫为妃的,可惜只当了女史。只怕宫里的那几位也不想让元春入主后宫,算起来,元春可是黛玉的表姐,而黛玉前生还是皇室公主,当今圣上的亲闺女,单是为了这一层,皇上就有可能不纳元春为妃。

    “倒也是了,她只是一个女官。”贾老夫人叹息,元春入宫多年,如今却还只是一个女官,连个才人都不是。

    正当贾老夫人打算说其他的话时,贾敬匆匆地从外面进来,为了给女儿一个好印象,他回府后,便稍微躺了一会儿,沐浴更衣后,这才来的荣国府。

    “婶婶。”贾敬等不了,随着丫鬟入了荣庆堂,便把今日前来的目的说出来,“侄儿已决定回府,不再入道观,今儿,便是来接惜春的。惜春还小,侄儿是该负起父亲之责。”

    还有贾珍、贾蓉那等败家玩意儿,既然他回府了,也知道了那些剧情,必定得好生教导教导他们,一个个都是蠢货。

    贾老夫人错愕,没想贾敬竟然从道观回来了,还要接惜春回去。贾惜春震惊,她本以为,本以为父亲不要她了的。

    而黛玉正啃着糕点看着贾敬,缓缓开口,“惜春妹妹不是这边的吗?是寄人篱下吗?”

    说完后,黛玉还转头看向张嬷嬷,“嬷嬷,黛玉说的成语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