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扬州城,春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贾敏进入院内,便看到窗子正开着,想着女儿黛玉身体偏弱,忙让人关上窗子。

    “又抱着你的书呢。”贾敏的身体原本极弱,偏巧生了黛玉后,身体日渐恢复,越发好了起来,心思也没有那么沉。生下黛玉后,也没紧接着怀孕生子,倒是多调养了两年,才生的儿子。

    如今,因着黛玉花朝节出生,出生那日,百花盛开,她出生后,贾敏的身体又好了,林府上下都当黛玉是福星。

    “娘。”黛玉如今不过七岁,手里抱着一本书。那本书是她从神界带下来的,这本书能展现《红楼梦》进展到什么程度。

    她原本是没打算来这一界的,偏巧警幻仙子哭到她面前。

    警幻仙子倒也是一个可怜的仙子,掌管灌愁海,乃是司命门下的一个小部门。她都是按照规章制度办事,甚至都还给贾宝玉开了后门,让他听了各位姐妹的判词去,可有失必有得,到末了,才让人诱导宝玉行云雨,宝玉原是可以拒绝的。她那么做,不过是怕被上仙发现了,少不了一顿责罚,更怕牵连诸位下凡的仙子。

    然而,贾宝玉就是个蠢笨的,听了判词,也不知道记着,醒来后就想着云雨。果然是一块顽石,脑子有坑。

    不论警幻仙子再如何骂宝玉都没用,她被世人骂人,说她诱导那么小的宝玉。啊喂,宝玉可是仙人转世,古人又早熟,但是多念点书,多学些规矩,就知道不该。她没有想过坑害宝玉,就想接着宝玉的手帮助其他姐妹,因为宝玉算是里头仙位最高的。

    于是作为四海八荒少数的女上神之一,黛玉在笑警幻仙子滥发同情心时,又难免同情她一二,就跑到这一界。她是上神,便不用受诸多规矩限制,发挥的空间大,即使被限制大部分法力,她依旧妥妥的是这一方世界的强者。

    “别冷着。”贾敏给黛玉披上一件衣服,“再过两天,便启程回京了。路上还得坐船,别在这时感染风寒。”

    按理说林家三代单传,林家应该更重视儿子的,可贾敏跟林如海却更重视黛玉这个女儿。林如海是一个忠臣,黛玉出生发生异象,他对外戒严封口,随后又上奏了皇帝,不上奏不行,动静太大。

    林如海不知道的是在黛玉出生那一晚,皇上和皇后双双做了梦,梦见他们早逝的长公主说要投胎了,随后,他们便见着黛玉从贾敏的肚子里出来,百花盛开,他们在梦见都嗅到了清香。

    明明是白日,他们竟然打盹,醒来后,便看到身旁放着一朵芙蓉。等皇后跟皇上一碰面,便发现彼此都做一样的梦境,身旁都有一朵水中芙蓉。

    早年,皇帝还未登基,被亲兄弟谋算,有一次差点毒箭射中,幸得大女儿相救,这才幸存。可是女儿却死了,他们本就十分宠爱这个女儿,女儿又为救皇上而死,皇上如何可能忘记。

    做这梦的却只不只有皇上和皇后,就是太上皇都做了这个梦,太上皇本也是极喜欢这个孙女的,得知孙女死了,还伤心好一阵。

    皇宫三大巨头一碰面,得了,干脆找了得道高僧,高僧告诉他们,这是他们缘分未尽,又道孩子还小,皇上又登基不久,不宜让林家入京。这才等到这时候,为了避免恩宠太过,让人瞧见端倪,皇后等人都是让人暗中送的。

    “才不会呢。”黛玉正掰着手指头数,金手指到位了吗?可以开始逆转剧情了吗?看看书上显示的名字,不错,就从王熙凤开始,今晚就给王熙凤送剧情了。

    不用感谢她哦,独崩人设,不如大家一起崩,黛玉就是想见见他们都知道剧情后,会做出如何选择。

    王熙凤就要嫁入贾家了吧,别还傻傻地为王夫人做事,却害了自家女儿,利子钱哪里是他们说赚就能去赚的。

    到了晚上,黛玉便把事先印制好的有关于王熙凤的剧情拿了出来,不仅如此,她还准备了本朝的律例。当然,这些剧情只有王熙凤能看到,她也不能对别人说起。

    月黑风高好办事,就是大半夜要跑到其他城市,她之前又没见过王熙凤,也没王熙凤用过的物件,想施法让东西自己个儿出现在王熙凤的面前都不行,神力被限制,都不能直接点到谁的名字,直接把东西传过去,苦b。

    神界都已经科技化了,而这一界还是古香古色,连个wifi都没有。

    “王熙凤。”黛玉找了半天终于知道王府,找到王熙凤的闺房。便施法入王熙凤的梦境,黛玉在她梦里故弄玄虚一番,把东西放在王熙凤的枕边便走了。

    至于王熙凤不识字?这还不容易,一个小小的法术施下去,变懂了。

    黛玉回到林府,前后不过一个时辰。所幸没人发现她不见了,守在外屋的婆子睡得极熟,没有发现黛玉的动作。

    第二天一早,王熙凤便看到了枕头旁的书,又想起昨晚的梦,便翻开仔细看了看起来,越看越心惊。王熙凤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的人物,又如何不懂得其中的干系,只待嫁入贾家,便只是真是假。

    此时,再来退亲已经来不及,何况家里人必定不允许她随意退亲,只能嫁进贾家。在事关自己以及儿女的利益面前,亲姑侄都没有用。

    “平儿。”王熙凤唤来平儿,假意让平儿看那两本书,试探平儿是否真的能看见书上的内容。

    平儿看得到律法的书,却看不到剧情书上的文字,只道,“姑娘,您是要在这本书上作画写诗吗?怎的一片空白?”

    王熙凤听了,便放心了。看来别人确实看不到这一本剧情书,她王熙凤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之人,既然知道了姑母的为人,知道贾琏的好色,那就等着吧,为了他们一家子的幸福,贾琏多受一点教训。

    呵,她嫁过去就是大房的人,不论邢夫人的地位多么尴尬,到底邢夫人才是她的婆婆,王熙凤心下做了决定,务必让邢夫人立起来,邢夫人没儿子,家里的一切还不都是她和贾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