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二十二 老鼠儿子会打洞
    索酒愕然道:“你吸人血,那红衣老者也吸人血,一般作恶,二者有何不同?”

    泰慧精神抖擞,反而甚是自豪,说道:“不同可大了。??咱们正宗龙血教众,须得学圣人之道,佛家慈悲,修身养性,方可得自由走动之权。像那老妖怪诱拐孩童之事,咱们便万万不做。”

    庆美指着她道:“你自个儿又是怎么回事?”

    泰慧微笑道:“我成为这鬼人时便已如此,此生难以长大了。”想了想,又道:“咱们教义之中,重中之重,在于隐秘郑重四字。行事不得张扬,招募人手,须得精挑细选,非品行、武功、家室、根骨上乘者不收。入教之后,须得精研教义三年,方可饮龙血而成教徒,此后仍需恪守规章,定时忏悔赎罪,不得枉杀无辜,擅自饮血。”

    苏修阳不屑笑道:“这般做法倒比我万仙更是严密,可势力武功,却定然不及咱们万仙零头。”

    泰慧啐道:“咱们才立世多久?且咱们以人血为食,自不能数目太多啊。”

    尤儿笑道:“我瞧这龙血者好生了不起,自个儿也想当当,嘻嘻,只可惜.....”忽然想起不能多言,于是捂住了嘴。

    泰慧见众人敌意尽消,手在其中一少年身上一拍,施展法术,那少年眼睛登时亮了起来,说道:“主人,你是新的主人。”

    泰慧道:“我释放你了,你从此不受我等束缚。”说罢挤出一滴黑血,敷在少年唇上,少年大叫一声,当即晕厥过去。

    尤儿向众人说道:“泰慧姐姐乃龙血教中的荆棘使者,若有人无故受吸血的‘鬼人’蛊惑,她有法子令他们解脱出来,忘却这段旧事,保住龙血者秘闻不外传,各位哥哥姐姐,还请替咱们紧守秘密。”索酒等人迫于无奈,唯有答应。

    泰慧依次施术,令众少年接连昏迷,待剩下一少女时,泰慧问道:“小丫头,你告诉我,是何人迫你如此年幼便成为侍从?”

    那小姑娘甚是惊恐,但看着泰慧,莫名间便安心下来,说道:“我...我被带至一座...一座废庙中,废庙有条通道,通往....通往那三位....圣龙使者的洞窟。”

    尤儿愤愤说道:“莫非便是那三人?那庙叫什么名儿?”

    小姑娘竭力记忆,说道:“叫做...叫做燕山庙。”

    泰慧甚是雀跃,笑道:“定然不假,他们定藏在这庙里,可总算找着这些叛徒了。”说罢也令这小姑娘睡去。她一转身,尤儿已拦在泰慧面前,双姝互望,各自眨眼,似乎知道对方想些甚么。

    泰慧急道:“殿下,这可不成,万不能容你胡来!我得去禀告主人,由她决断。”

    尤儿怒道:“有什么不成?我练武有成,非要去走上一遭不可。那马法荫、殷吴仁、青三灯乃是我当年属下,如今害人,非得我去收拾他们!”

    泰慧道:“你这一去,非闹得鸡飞狗跳,打草惊蛇不可!况且你金枝玉叶,如何能再犯险?”

    尤儿笑道:“你陪我同去,有你在,有克制他们的法术,还怕拾掇不下那三个废物?况且你问问庆美、庆虹、庆参他们,咱们当年遇上何等大难,这会儿可少了半块肉么?”

    她见泰慧气呼呼的模样,娇声恳求道:“好姐姐,我求求你啦。此事若被...被上头知道,我可万万去不成了。”

    泰慧被她缠得无法,说道:“我有言在先,是我自个儿前去,你偷偷跟来,否则将来上头火,只怕要关我大牢呢。”

    尤儿击掌大笑,意气风,说道:“是,是!”眼珠一转,又问道:“几位万仙的哥哥姐姐,咱们一同前往可好?”她最喜热闹,爱有同龄人相伴,尤其遇上庆美等人,想起当年同甘共苦、苦中作乐的趣事,更是深感怀念,难以割舍。

    庆美想起那红衣老者,兀自心有余悸,却又不想弃尤儿不管,说道:“不知那‘三圣龙使者’武功如何?”

    尤儿神秘一笑,说道:“武功是极高的,但是嘛....”朝泰慧一指,说道:“他们本是泰慧姐姐引入教中,受她操控,遇上了她,连一成功夫都使不出来,决计反抗不得。”

    苏修阳心想:“这位既然是当今女皇的女儿,权势熏天,不妨结交为友,于我万仙将来甚是有利。”于是笑道:“咱们几人学艺未成,但替公主捉拿逃犯,自然责无旁贷。敌暗我明,我说咱们胜算颇大。”

    众人说定,皆感兴奋。那泰慧实则也是少女心性,喜欢前呼后拥,结伴而行,见多了这许多“年龄相仿”之友,很快便说说笑笑,笑容满面。

    索酒心想:“我偷偷留一记号,以防万一。”于是以小刀在墙上悄留万仙标记,写道:“燕山庙”。若众人久去不归,万仙同门中人,立时便能找到。

    万仙六人随尤儿、泰慧出了客店,尤儿买来良马,奔驰出镇,尘土飞扬中绝尘而去。

    那燕山废庙离此也有一百里路,位于密林中,昔日颇为有名,只是江湖传言,说那庙中闹鬼,去了极为晦气,故而武人避犹不及,终于人迹罕至。

    众人出时乃是傍晚,临近废庙,已是深夜。那燕山庙横卧矮山之巅,层层破败石阶斜上至山门,山门敞开,墙损木腐,月光青淡,瞧来幽幽冥冥、凄凄惨惨,空空荡荡,静静悄悄。

    泰慧低声道:“诸位小心,那三人在晚间耳目加倍灵敏。”

    庆虹道:“小妹妹,这三圣龙使既然指使得动那红衣老者与十位手下,这庙中定然更有部属了?咱们还是查探一番,再做打算。”

    泰慧笑道:“我年纪足以做你娘亲啦,只不过看起来幼小些,你叫我姐姐得了。”

    庆虹闻言,脸上一红。

    泰慧又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大伙儿手脚轻些,翻墙而入。”说罢号施令,约定手势,极为精准利落。

    众人施展轻功,越墙而过,毫不费力,泰慧心想:“这些万仙少年皆极为了得。”打几个信号,不一声,无声息间,在庙内转悠一圈,各禅房内更无半点人影。

    庆虹害怕起来,道:“他们没准....没准已经逃了,咱们还是先行离去吧。”

    苏修阳笑道:“师妹,我万仙门人,一贯无所畏惧!你这般言行,与索酒有何分别?”

    索酒一愣,江苑嗔道:“你没事老数落我师兄做什么?”

    泰慧心想:“这地方定有机关密道。”观望风水,求太乙算法,不久已了然于胸。她走到一间厢房,见有一柜,在柜中摸索片刻,喜道:“有了。”

    那柜子“喀喀”作响,往旁挪去,泰慧双目闪着红光,可观暗密,乃是她鬼人的法术。她迈出一步,正要闯入,却听身后有人叹道:“姑娘,这是我老吴的买卖,你为何要掺和一手?”

    众人吓得一颤,回头望去,见一半老不老的书生站在门口,借着月光,索酒等当即认出他来,正是那先前屡次相助的煞气书生吴奇。

    这吴奇自又是盘蜒冒充,众人定盟之后,商议军机,唇枪舌剑,盘蜒大感无趣,于青龙寺中走出,来客栈找寻索酒、江苑,一见那记号,不明所以,索性便来此凑凑热闹。

    盘蜒叹道:“一群乳臭未乾、办事不牢的小毛孩,居然大半都是姑娘。偏偏陪两个汉子来此盗墓寻宝,真是胆大包天,胡作非为。放着别动,让我老吴显显本事。”

    索酒心想:“原来他本行是挖坟头、盗宝贝。”但见到恩人,终究甚是欢喜,正要招呼,苏修阳、庆美冲盘蜒“嘘”地一声,道:“小心,里头有吸血妖魔,狡猾着呢!”

    尤儿“哼”了一声,道:“这位老先生,咱们可不是来盗墓偷窃的,而是追查穷凶极恶的逃犯而来。”

    盘蜒喉咙中“呼呼”作响,强作镇定,心想:“为何....为何我宝贝孩儿在这儿?”又看清另一女子乃是泰慧,更是暗呼巧合。改口笑道:“我也是这般心思,否则怎会来此?”

    泰慧目光闪烁,显有疑心,低声问道:“此人是谁?可是妖魔同伙?”

    索酒忙摆手道:“他是咱们救命恩人,为人极靠得住,若非是他引来几位救星,咱们已死在那红衣老妖、狠毒剑客之手了。”

    泰慧看看众人,众人向她点头,她瞪了盘蜒一眼,道:“若想活命,你给我闭嘴离去。否则莫怪我剑下无情。”

    盘蜒心想:“这丫头以往在我跟前装得幼稚天真,在旁人面前却雷厉风行,这等两面功夫,不愧是我太乙术法的传人。”只低声道:“这下头只怕有机关陷阱,姑娘还是小心些为妙。”

    泰慧心中一动:“是啊,险些忘了此节。那马法荫等三人虽久居朝廷,但以往闯荡江湖,未必不会这等把戏。”嘴上却道:“我早就知道,何必你多嘴?”

    她又朝盘蜒一盯,示意他莫要跟来,返身入内,果然地上阴影笼罩处有捕熊夹子、拦路细线,头顶绑有刀剑,稍有不慎,纵然众人功夫高强,也非受重伤不可。

    一路下探,不久已至一阴暗潮湿的地洞之中,上方蔓藤树叶,密集如鳞,下方一池浅水,微微臭。

    尤儿吐吐舌头,嚷道:“这地方臭死啦,脏死啦。这三个该死混账,偏偏....偏偏躲在此处。”

    泰慧笑道:“我不让你来,你偏偏要来,如今来了之后,又还抱怨什么?”

    盘蜒从后冒出,说道:“小姑娘,我有一言相劝。玉不琢,不成器,木不雕,不成材。老头子我当年钻坑挖洞,偷盗宝贝,比之眼前浅水,实有云泥之别。”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