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二十一 一对少女认亲友
    血云又道:“万仙之中,自也非铁板一块,未必各个儿...嘿嘿....如菩提老仙这般洁身自好,白璧无瑕。天籁小说Ww『”

    众仙皆露出怒容,菩提缓缓道:“相国所指何事?”

    血云道:“前有蒙山仙使,创立黑蛆教作恶,杀戮百姓,数目惊人。后又有暗谷仙使,与八魔教勾结,更是杀人如麻,以之取乐。菩提仙家怎地忘了?为何还来问我?”

    此言一出,群仙大惊:蒙山之事,确实难以隐瞒,然则暗谷行事隐秘,一贯不为人知,这血云又如何听闻消息的?

    登时不少仙人将目光投向盘蜒,神色不满,猜测:“他与血云既是亲戚,交情深厚,难道是他泄露本门这天大机密么?”

    盘蜒一颗心如沉入冰水之中,他明白血云真意:他憎恨万仙,逼迫盘蜒与万仙决裂。盘蜒从来便掌控不住他,时至今日,更难动摇其意,深怕他说出更隐秘的事来。

    所幸血云并未如此。

    6扬明曾被苦朝派掳走儿女,虽早已隐约猜到真相,却不曾得以证实,此时得闻,不禁气得抖。罗芳林女儿也曾遭受其害,只是冷冷盯着万仙破云六人。

    菩提不愿矢口否认,默然许久,道:“阁下口若悬河,说的天花乱坠,将我万仙贬低得一文不值,到底有何意图,还请言明。”

    血云神色自信,说道:“说到修仙炼丹,习武飞升,万仙乃天下之尊,无可匹敌。但说到统领调度,行军打仗,便推本朝天子与各路诸侯了。咱们组成联军,若要万仙主持,未免....有所隐患。我血云代天下苍生,凡间百姓,求众位仙家服从本朝女皇之令行事。”

    千灵子怒道:“咱们这些大仙人,为何要听无能凡人指挥?我实话实说,咱们万仙就算不参战,各个儿在万仙群山唱歌作乐,仗着天门阻隔,那北妖的妖魔也害不了咱们万仙一根毫毛,咱们大慈悲,帮你们打仗,你们还不领情.....”

    诸侯听了,心中又凉又恨:“原来他们当此战是施舍咱们来着。”

    菩提喝道:“千灵子,你这无知小儿,瞎说什么?”

    千灵子被他一喊,自知失言,忙道:“祖宗啊,我...吓唬吓唬他们....”

    菩提望向盘蜒、张千峰、蝉鸣、杨木、海平,盘蜒眉头紧锁,左右权衡,点了点头。张千峰并无私心,但佩服盘蜒见识,也道:“大局为重,便听女皇调令,自也无妨。”如此一来,蝉鸣赏识盘蜒,海平偏向张千峰,自也并无异议。

    杨木见又剩下自个儿未表态,苦笑一声,说道:“战事期间,老夫愿听女皇陛下之令。”

    菩提点头道:“陛下,前日之事,一笔勾销。若龙木不曾战败,我等皆听你调遣。只是其中规矩法度,还需商议。”

    罗芳林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道:“诸位仙家虚怀若谷,淡泊谦和,如此天下可有救了。”她麾下本就多有万仙高人相助,如今更一举得了这整个万仙可用,她原本雄心强烈,曾想:“有朝一日,我非但要统领凡人,更要统治万仙。”如今梦想成真,虽不过暂时掌权,却也是向前迈进一大步了。

    血云笑道:“军法如山,可比万仙门规更严,咱们结盟之后,还望众仙家不得违逆皇上之言。”

    菩提道:“但教号令得当,我等一言九鼎,绝不违背,否则受天下好汉耻笑。”万仙门中各位宗师,皆名震当世,流芳千古,如何肯因此失信于人?

    天心、小遥、6扬明等国主见盟约已成,自也欣然加盟,罗芳林更不拖延,紧锣密鼓的布置起今后方略来。

    .....

    索酒等人以景彻巫仙所留药方医治那龙木之症,前前后后,忙的不可开交。江苑忽然想道:“听说咱们寒火国那些飞天木龙,初时也是得病之人,后来形体剧变,这才沦为怪物。那龙木这般滥杀,只怕是想留下伏兵,将来令他们化作树妖木龙,为他所用,倒非一味蛮勇狠毒。”

    索酒笑道:“可惜他不知咱们已找到治愈之法了。”只是伤者太多,镇上药物不久用完,他又请人去外购置。此镇商贾繁多,镇上民众见这小仙人妙手回春,费心费力,忙得毫无空闲,无不感激佩服,如奉圣旨,匆匆忙忙去了。

    忽见苏修阳兴冲冲的赶来,说道:“咱们救出来的那几位龙血教孩子醒来了,正有话要说。”

    江苑、庆美齐声喜道:“好极了!”江苑道:“咱们快问问他们如何被迷,没准能觉那幕后之人的线索。”

    众人来到客栈之中,见中蛊少年都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身形瘦弱,仿佛患了重病一般。

    苏修阳道:“诸位小兄弟、小姐妹,我乃万仙苏修阳,万仙门深海剑派的领....”

    庆美、江苑急道:“你怎是领了?”

    苏修阳无奈,改口道:“...领之一,我等将尔等从那红衣老妖手中救出,那老妖如今已死,却不知更有何人指使于他?”

    众少年教徒听到“红衣老妖”四字,无不神情惊恐,放声尖叫起来,苏修阳慌了手脚,又哄又劝,闹了半晌,毫无效用。

    庆参忽然灵机一动,说道:“你们可要喝血?我....我给你们喝血,快些静些!”说罢挽起袖管,露出皮肤。

    庆美急道:“弟弟,你别胡来!”

    刹那间,众教徒眼珠瞪得滚圆,宛如死鱼一般,果然静了下来。庆参微微害怕,但鼓足勇气,伸出手去,众少年教徒呼吸急促,有一少年哭道:“咱们不能....不能喝人血,非得喝....那主人的血不可。”

    索酒问道:“你们所说的主人,可是那些龙血族的妖魔么?”

    众少年呜呜哭泣,点头道:“是的,是的。”

    索酒道:“你们可知那老妖怪背后更有何人?”

    众少年一个个儿哆嗦得如同筛糠,紧闭嘴巴,不言不语。

    就在这时,房门推开,众人回头一瞧,见到两个极美的少女走了进来。庆美、庆虹、庆参认得其中一人,无不惊喜,当即深深鞠躬道:“尤儿公主,你怎会在这儿?”

    那十三岁的少女正是罗芳林女儿罗尤雅,当年同庆美等人一道被苦朝派绑走,送至屠龙黄泉城中,幸得东采奇、盘蜒、苍鹰等人所救。她见到庆美等人,自也高兴,微笑道:“庆参哥哥、庆美姐姐,庆虹姐姐,我得知你们在这儿,特意来瞧瞧你们。”语气竟极为懂事有礼,与当年那娇蛮跋扈的小霸王已有天壤之别。

    身边也是一眉清目秀,美丽绝俗的少女,只是这少女肤色白的吓人,双眸黑里透红,极为异样。她瞧着众龙血教少年,眼神愈惊怒。

    索酒心中一凛:“这少女与龙血妖魔一般无二,莫非也是吸血为生的怪物么?”于是挡在那少女与众孩童之间。

    尤儿道:“泰慧姐姐,我先前听他们说起‘龙血教’,这些娃儿,也与你一般么?”

    索酒心想:“果然如此!”庆美、苏修阳等人大为震惊,不由得手按剑柄,心道:“他们也是龙血教同谋?”

    那泰慧点了点头,说道:“他们还只是侍从,并未经历转化,成为鬼人。”说罢伸出手去,触碰近处一人。

    庆美道:“尤儿妹妹,你快让她停手,不然我不客气了!”

    尤儿叹道:“姐姐何必忧虑?咱们既然碰上此事,可不能不管。还请旁观,莫要逼泰慧姐姐动手。”

    庆美道:“我万仙已管上此事,给我退下!”一剑刺向那泰慧手腕。泰慧笑道:“小姑娘,你脾气好急。”说话间大拇指一竖,朝她一捺,庆美长剑登时沉重无比,她“啊”地一声,急忙撤手,那剑咣当落地,质地轻盈,又哪里重了?

    苏修阳见庆美遇险,从旁袭来,他功夫比庆美更高一倍,这一招梅花三弄使得去势猛烈。

    泰慧手掌一转,陡然长了三尺,斩向苏修阳脖子,苏修阳不料她动作更快,招式更奇,立时回手格挡。

    索酒道:“师兄小心,那是假象!”泰慧手一摆,那条长臂压根儿便未曾变化,这乃是太乙幻灵生成幻觉,以她此刻功力,苏修阳如何能看破?他变招太快,露出极大破绽,泰慧蓦地又击出一拳,正中苏修阳手腕神门穴,苏修阳惊呼一声,身子麻痹,长剑被泰慧夺走,也轻响一声,掷在地上。

    泰慧白了索酒一眼,微笑道:“你怎地看穿我这幻术?”她与苏修阳武功相差着实太远,否则索酒叫破她法门,苏修阳便足以自保,乃至有反击之力了。

    索酒比划一招,说道:“你这是太乙幻灵术,与盘蜒师父所使如出一辙。”

    尤儿、泰慧一起惊叫道:“你是盘蜒叔叔的徒儿?”

    索酒听她们叫的亲热,稍一犹豫,点头道:“我与江苑都是,我入门稍早一些。”

    尤儿瞧出索酒并未说谎,嘻嘻笑道:“既然如此,泰慧姐姐,咱们可得对他们客气一些。”

    泰慧点了点头,稚嫩的脸上露出温婉笑容,说道:“那咱们都是自家人啦,你们还不叫我师姐?”索酒隐约觉得她年纪不小,只是外观看来仍是少女。

    江苑将信将疑,问道:“你...你是龙血教徒,乃是邪魔妖怪,纵然真是...师父亲戚,咱们又岂能让你胡作非为?”

    泰慧道:“你们遇上那红衣老者,乃是我龙血教派叛逆,他手下有十大逆党,也是如此。咱们龙血教本宗正在找他。咱们为正,他们为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