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九 拔苗助长却非凡
    盘蜒心想:“到最后关头,我总救他们性命就是。顶点小说更新最快”于是再不多劝,道:“道长原来成竹在胸,倒是我杞人忧天了。”

    杨瑞老道捋须一笑,命众弟子加紧守备,以防敌袭,又奉上茶水,款待万仙门人。众少年既紧张,又兴奋,三句话不离这寻仇来的索命剑派,唯独索酒自斟自饮,不谈此事。

    恰到此夜,屋上有弟子喝道:“什么人?”突然一声惨叫,翻身落下,摔得灰头土脸,匆匆忙忙跑了回来。

    杨瑞忙道:“可受伤了么?”

    那弟子一脸茫然,道:“我....我被一道剑气打中肚子,可...并未伤着。”

    杨瑞放下心来,笑道:“敌人功力差劲,不足为惧。”却不知若非盘蜒暗中相救,这人已被拦腰截断了。

    空中人影急动,飞过围墙,落在大殿之中。来者共有九人,各个儿身穿紫袍,身形挺拔匀称,形貌非凡,与先前那沈胖子实有天壤之别。杨瑞见敌人这等气势,心下稍虚:“好家伙。”待看清众人腰间各悬紫色剑鞘,更是心神慌乱,猜测:“这紫剑鞘中未必是那紫剑,我不可自乱阵脚。”

    他朗声道:“诸位便是那索命剑派之人么?”

    九人中走出一人,乃是一面目刚毅、神色残忍的瘦子,他嘴角微翘,说道:“正是。杨瑞老儿,你上月在江南杀了本派一兄弟,先前又杀了我等派来传讯之人,夺了我两柄索命紫剑,该如何处置,你自个儿先划下道儿吧。”

    杨瑞虎着脸道:“阁下好生无礼,来我府中,竟不自报姓名么?”

    众人齐声大笑,那瘦子说道:“问我姓氏者,终将为我剑下亡魂,你还是莫要知道为妙。”他说着话,目光扫过院子,见苏修阳等万仙门人,似乎颇为惊讶。

    盘蜒更是震惊:“他们认出索酒等人服饰,瞧他们步法内劲,这几人....也都是万仙门人么?”于是隐忍不言,有心查明真相。

    杨瑞大声干笑道:“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贼子!一张嘴倒也吓人得紧。”

    瘦子道:“好,你这人嗦嗦,好不干脆,眼下我给你两条路走。这第一条路嘛,你从此听命我等,无论有何号令,皆不得违逆,我便饶你满门不死。第二条路,本人告知名号,但你全家老小,一个个儿都活不过今晚。”

    杨瑞怒道:“我叫你们这九人,也全走不出这院子!”拔出那柄紫剑,朝那瘦子杀去。

    那瘦子冷笑道:“你给我好好记着,本人绰号飞天虎,在索命剑派中排行第九。”倏然剑鞘一亮,紫剑出鞘,与杨瑞兵刃一格,嗡地一声,剑刃急振,两柄剑旗鼓相当,但杨瑞手腕一麻,震骇之下,急忙变招。

    他这浓云派实则是万仙门下一处旁支,内功剑法皆脱胎自万仙,历经数十年变化,自行钻研出极多妙招。他使出弄云剑法来,剑路绵长,变化繁复,仿佛云雾茫茫,叫敌人难辨去向,而剑上内力深厚,如同猎鹰潜藏云中,随时扑出捕猎。

    那瘦子见他剑法精奇,于是严加防范,倒也应付自如,点头道:“原来是弄云剑法,果然了得。只是本剑派中这独门索命剑,却非你这绵软无力之辈所能使动。”

    杨瑞大声呼喝,一招“星光隐现”,剑招三虚七实,光影重重,正要抢得先机,但忽然间,他手腕一凉,掌心无力。杨瑞连忙去看,见有一黑乎乎的人头从手中剑上钻出,随后长起爪子,抓住他手腕,瞬间阴寒钻心。

    杨瑞惨呼一声,长剑脱手,那飞天虎哈哈带笑,连环踢腿,将杨瑞踹得口吐鲜血,滚倒在地。飞天虎伸手一捞,已将杨瑞兵刃夺回,他笑道:“我原说你使不动此剑。”

    府上众弟子惶急奔上,照看杨瑞,问道:“师父,这人暗算于你么?”

    杨瑞怒道:“这紫剑上有鬼,有鬼!”

    飞天虎道:“还有一柄剑在何处?自个儿给我交出来。”

    盘蜒见他找寻自己,身子一转,已然隐匿无形。众人四下张望,不见其人影,无不纳闷。苏修阳骂道:“那老贼自顾自跑了!”

    飞天虎森然道:“既然不肯交还,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罢长剑斜指,朝杨瑞走来。

    杨瑞大喊:“贼子凶残,不必讲什么道义,大伙儿齐上,使‘云龙阵法’!”

    众弟子全数答应,整齐而动,数十人摆出一长龙般的阵形,首尾盘旋,挪移无休,待布阵停当,便向那九人袭去。

    飞天虎笑道:“到此地步,还不逃走,当真蠢笨至极了。”一抖紫剑,杀入阵中,铛铛几声,已断了数件兵刃。那云龙阵法乃是剑阵,非得手持长剑,才能生效,如今数人空手,这阵法登时溃散,众弟子攻守失衡,顾此失彼,不成章法,败象已成。

    飞天虎正要痛下杀手,忽然“咦”了一声,只觉眼前模糊,人影缥缈,他心道:“怎地突然生了眼疾?”倒飞出去,这才视觉复原。

    他刚一站定,江苑已然扑来,一招“天运掌剑”打在那飞天虎胸口。本来两人功力相差极远,江苑纵然打在要害,也伤他不得,但盘蜒暗中相助,一阵掌风拂过,令江苑这一掌劲力大增。飞天虎痛呼一声,身子一晃,翻身就倒。

    江苑一击得手,惊喜万分,出神片刻,才想起要结果敌手性命。但索酒喊道:“师妹,小心!”拉她小手,往身后一扯,避开索命剑派一人刺击。

    眨眼之间,万仙众少年纷纷出手,与索命剑派杀在一块儿。除了飞天虎外,索命剑派众人武功本是稍胜,兵刃更是难挡。但盘蜒暗中作祟,散出幻灵掌力,令索命派一方功力大打折扣,双方这才旗鼓相当,难分高下。也是盘蜒有心令众少年多些实战,难得这索命剑派强横霸道,杀人无数,他才这般捣鬼。

    苏修阳越斗越是自如,信心激增,菩提所传功夫层出不穷,走马灯般纷至沓来。他那敌手长剑纵横,却总是慢了少许,屡屡被苏修阳看穿,毫不见效。苏修阳心想:“正好试试师父传的‘菩萨慈悲’”潜运内力,凝神少时,双掌分拨,陡然内力如墙,压了过去。那敌手“哎呦”一声,抵挡不住,手腕折断,苏修阳一跃而起,抓住紫剑,一下子将敌人劈为两截。

    他狂吼欢庆,左右顾盼,又去帮助旁人,庆美等人将所学施展的淋漓尽致,本就逐渐占了上风,得这强援,更是轻松,干净利落,眨眼间便已取胜。

    苏修阳道:“快,快,把这敌人紫剑捡起来了!”众同门一听,纷纷快手拾起,神兵入手,无不欢欣鼓舞,如获至宝,唯独索酒眉头一皱,并不争抢。

    苏修阳骂道:“蠢货,这宝贝不要?”怕那杨瑞老头来夺,急忙又捞起一件。

    他直起腰,侧插双剑,满面春风,说道:“将活下的敌人绑起来,需得好好审问!”他那些随从似的同门依言而为,一会儿众匪皆被绑成粽子。

    杨瑞见万仙众童大显身手,替他击退强敌,当真又感激,又惭愧,起身作揖道:“多亏诸位少侠身手了得,救我等于危难之中。”

    苏修阳道:“好说,好说。前辈既然是恩师老友,我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索酒一直暗觉奇怪,心想:“并非咱们如何厉害,而是...而是敌人似身体不适,功力锐减,咱们胜之不武。”旁人皆眉开眼笑,唯独他并无喜色。

    江苑啐道:“师兄,你怎地不开心?咱们好不容易打赢强敌,正该好好庆贺一番才是。”

    索酒不愿扫兴,笑道:“是啊,可我在旁偷懒,并未取胜,岂能居功?”

    江苑柔声道:“你救我一命,对我而言,便是最大的功劳,算上这次,你已救过我两回啦。”

    索酒心想:“头一回是我师父冒充我,怎能算数?”但也不便多说,只好连连苦笑。

    苏修阳将那飞天虎拍醒,长剑指他喉咙,笑道:“威风八面,得罪不得的飞天虎大爷,眼下你怎地落到这般境地了?”

    飞天虎看清处境,脸色惊恐,大声道:“你...你快将这剑从我身边挪开!”

    苏修阳道:“你怕什么?只要我问你答,并无隐瞒,咱们万仙也并非一味残杀之徒。”

    飞天虎大声道:“我...我也是万仙门人,这剑上有凶灵,欲杀死前一个主人,快....快挪开!”

    众少年皆难以置信,苏修阳怒道:“你放屁,我万仙怎会有你这等土匪?”

    突然间,他手腕不听使唤,扑哧一声,穿透飞天虎咽喉。飞天虎闷哼一声,鲜血直流,嘴唇动了动,随即死去。

    庆美叱道:“喂,你下手也太急了吧!这索命剑派底细还没问出来呢。”

    苏修阳莫名其妙,自也后悔,说道:“我也不知怎地了,这...这长剑...”

    盘蜒心想:“这精魂铁石铸造的剑凶恶不祥,喜好杀戮,稍有不慎,原主便会死于其手。”

    杨瑞老道喘几口气,调匀内力,道:“这剑上只怕真有古怪,我先前见上头好似有幽灵一般。”

    索酒沉吟片刻,说道:“这长剑绝不是好东西,大伙儿千万不可贪图。”

    苏修阳瞪眼道:“你小子也太过胆小,这等宝剑,咱们万仙不拿,难不成任由其落入贼人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