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七 紫剑夺魂索命来
    盘蜒逃避仙鬼纷争的念头,又为诸般杂念折腾,飘飘荡荡,游游逛逛,穿梭于山云深处、市井杂地,渐觉形貌太过显眼,一瞧便是万仙众人。天籁小说WwW.⒉于是施展仙法,变作一中年潦倒的瘦弱书生,周游各地,倒也悠闲自在,无人打扰。

    过了十日,他想起正事,这才行向舞马山方向。赶了数百里路,抵达一镇,名叫“涅驼”,碰巧路旁有一茶铺,便进去点了些饭菜。

    正偷瞧凡尘琐事,忽然间店中走来数人,盘蜒一见,大呼巧合。那几人正是索酒、江苑、庆美、庆虹、庆参五人。盘蜒心想:“他们不过一、二层弟子,怎能随意外出?”

    便在这时,又有五人步入店内,盘蜒侧目一瞧,又啧啧称怪,原来这五人中正以苏修阳为。

    苏修阳冷哼一声,道:“这可当真巧了,你们几个,也是替菩提恩师送英雄帖的么?”

    盘蜒寻思:“原来如此,他们是去送帖的。嗯,菩提宗师颜面极大,莫说武林大豪、各方诸侯,只怕连隐居深山的老头老太都能请来。”

    庆美听他语气无礼,心里有气,道:“你们几个,为何要与咱们搭话?好生惹人讨厌。”

    另五人脸色不快,苏修阳重重“呸”了一声,道:“好个刁钻的丫头!”

    庆美正要反驳,庆虹柔声劝道:“姐姐,你别惹他们生气,大伙儿都是同门。”

    苏修阳一伙儿人中有一极高的少年嚷道:“苏哥?这几人便是盘蜒与张千峰的弟子?嘿,一个个趾高气昂,却也并无过人之处。”

    另一矮个少年尖声道:“就是,可远比不上咱们苏哥了,都是苏哥的手下败将。”

    苏修阳不答,只斜眼看着索酒,索酒却摸出酒葫芦,小口小口喝着,更不看苏修阳一眼。苏修阳大声道:“手下败将,你这酒葫芦不肯离手,可是其中有甚么玄机?”

    索酒奇道:“我自管喝酒,碍着你什么了?”

    苏修阳那天虽在擂台上胜他,但索酒不曾还手,却破尽他一身绝学,令他蒙羞,苏修阳事后想起,心里憎恨此人,犹胜过盘秀,当即冷笑道:“你当天若非服食灵药,岂能胜得过我?这等卑劣下作之徒,也难怪你逃之夭夭,不敢与我当真交手。”

    索酒道:“你功夫太差,和你动手并无趣味,可并非逃之夭夭。”

    苏修阳脸上变色,喝道:“你说什么?你敢再与我打上一场么?”

    索酒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似乎应付缠人的顽童一般。苏修阳手碰剑柄,便要挑战,但身旁同伴忙劝道:“苏哥,算了,算了。咱们万仙门人,不可当众私斗,以免外人笑话。”

    苏修阳朝索酒死瞪几眼,坐在对桌,身边四个跟班为讨他高兴,不住暗讽索酒等人空有名师,武功泛泛,苏修阳笑了起来,附和几句,更引起一阵哄笑。

    庆美恼道:“这些混账东西,当真欺人太甚。”

    庆参叹道:“有什么法子?谁让这苏修阳武功高于咱们呢?忍一时风平浪静吧。”

    庆虹忽地轻笑一声,说道:“索酒师兄,你胆色了得,居然敢出言嘲讽这小霸王,险些把他呛死,看着好生痛快。”

    索酒道:“我实话实说,并非嘲弄他啊。”

    众人低声笑,但怕惹怒苏修阳,不敢张扬。盘蜒心想:“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几个孩子生性稳重,不比其余万仙那般浮夸,倒是一桩好事。”

    再过少时,天色已晚,酒铺中人来人往,更是热闹。便在这时,一个矮胖汉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盘蜒凝视此人,见他腰悬一紫色宝剑,不禁留上了神。

    那矮胖子叫了大鱼大肉,海吃胡喝一番,又一抹嘴,站起身便慢吞吞的往外走。那掌柜的急道:“客官,客官,你还没付账哪。”

    矮胖子道:“我沈大爷没带半分银子,怎能付账?”

    掌柜脸一板,说道:“叫了饭菜,白吃白喝,那便是存心找茬了?既然如此,阁下可没那么容易走。”

    矮胖子哈哈大笑道:“听说你们这茶铺向浓云派的杨瑞交钱,生意越做越大,可有此事?你叫那杨瑞老儿前来见我,我砍他一只猪蹄,算作抵账。”

    这茶铺正是浓云派掌门杨瑞名下产业,掌柜的心知此人定是杨瑞仇家,冷笑道:“原来是找上门来寻师父晦气的,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此言一出口,那矮胖子剑已出鞘,剑光一闪,斩向掌柜咽喉。这掌柜的武功不弱,乃是那位杨瑞老道门下弟子,谁知此人出招太快,立时便有性命之忧。

    盘蜒稍一动念,幻灵法术击出,那矮胖子一剑斩了个空,掌柜的哎呀一声,跌落在地,心知逃过一劫,只吓得筋麻骨软,屁滚尿流。

    矮胖子只道偶然失手,骂了一句,道:“算你运气好,你和那杨瑞说,他得罪了咱们索命剑派,今夜要他洗干净脖子等着,叫他满门上下,鸡犬不留。”

    掌柜的颤声道:“索命剑派?我怎地不曾听说?”

    他是当真不知,矮胖子却以为他出言嘲讽,瞬间又一剑刺出,要将掌柜的一剑钉死在地。突然间,庆美、江苑、庆虹、庆参四人一齐出手,喝道:“休得放肆!”长剑点向矮胖子要害。

    矮胖子吃了一惊,百忙中就地一滚,避开四剑,同时紫剑一转,只听叮当几声,那四人手中长剑当即折断。这回轮到那四人吃惊,朝后退开,心中只想:“这人长剑怎地如此锋锐?”他们手持兵刃皆是好剑,不料被这胖子一剑而毁。

    盘蜒见那姓沈的汉子长剑紫光萦绕,心想:“这是当年那跳蚤阎罗铸造的百柄精魂紫剑哪,我将众宝剑赠予小遥,怎地会落在这胖子手上?”再看此剑上邪气缭乱,只怕已杀了不少人。他暗暗留神,却不想过早出手相助,好让众少年多历练历练。

    沈胖子仰天大笑,甚是得意,说道:“你们四个小崽子,可是杨瑞老道的徒儿么?也不看自己斤两,胆敢在本大爷面前放肆?”

    庆美道:“我等乃是万仙游江门人,途经此地,路见不平,自然拔刀相助了。”眼下手中无剑,语气便弱了几分。

    沈胖子笑道:“你们是万仙的....的小妖?原来也不过如此,功夫粗浅得很。”一晃紫剑,神色嚣张,又道:“在我这索命紫剑之下,一个个儿都死在这儿吧。”

    话音未落,却听一人喊道:“万仙门的功夫可不止于此!”沈胖子眉头一皱,眼前人影闪出,剑影晃动。

    沈胖子怪叫一声,手中长剑仿佛活了一般,瞬间迎向敌人。那出手者正是苏修阳,他见这胖子猖狂,有心教训,一上来便使“法雷迎门”,掌力化作符咒,燃起白火,笼罩敌手,长剑悄然而动,劈向沈胖子要害。

    沈胖子嚷道:“怪了,怪了!”目光惊慌,但剑招却猛,一下子冲入那火圈,紫剑袭向苏修阳喉咙。

    苏修阳不想此人竟如此拼命,骇然之下,急忙退缩,但其势已然不及。危机关头,索酒不知从何处而来,在苏修阳肩上一推,苏修阳挪开几寸,那紫剑便无法得逞。

    沈胖子全身裹在火焰里,痛的鬼哭狼嚎,满地打滚,一会儿工夫便被活生生烧死。这法剑派雷火只烧人体,反而不伤木材,威力确实极强,但这沈胖子如此勇猛,功力却不值一哂,毫无抵挡之能,转眼便成了焦炭。

    苏修阳脸色难看,勉为其难的说道:“索酒师弟,多谢你帮我一把。”停了停,又忙道:“可你若不出手,我也决计无碍,你这一番多管,倒显不出我的本事了。”

    索酒哈哈一笑,心想:“此人倒爱逞能。”点头道:“不错,是我多管闲事。”

    庆美冷声道:“苏大侠,你功夫这般高,可为何脸却吓得青了?”

    苏修阳怒道:“我...我怎地...青了?我本来便是如此!”

    地上那紫剑突然光线闪耀,从沈胖子手里滚落,众人不明所以,盘蜒却见那沈胖子的魂魄有一丝卷入紫剑之中,他心想:“这紫剑主人死后,魂魄被紫剑吸收小半,其余则归跳蚤义兄所有。”

    苏修阳将那紫剑捡起,左看右看,摆开架势,一时爱不释手,笑道:“这宝剑确实不错,竟比我万仙长剑更为了得。”

    他那四个跟班面露艳羡之情,那矮个少年迫切问道:“苏哥,你功夫已这般高了,要这紫剑有什么用?不如由小弟我收着如何?”

    苏修阳“嘿嘿”笑了几声,将自己原先长剑交到矮个少年手中,说道:“徐寅师弟,别说我亏待你,我这柄长剑跟随我多年,眼下赠给你了。”

    那徐寅大失所望,心想:“你这剑与咱们的剑有何不同?我叫你苏哥,拍你马屁,你怎地这般小气?”

    庆美又讽刺道:“大侠抢夺宝剑,手脚可比打斗时快得多了。”

    苏修阳自知理亏,当下闷声财,也不反驳。

    那掌柜的翻身爬起,朝万仙众少年千恩万谢,说道:“万仙少年英侠,果然各个儿非同凡响。”

    庆参问道:“这位大叔,我等正是为找杨瑞道长而来,不知他如何与这索命剑派结仇?”

    掌柜的喜道:“你们是为找师傅?我....也莫名其妙得很,从未听说过什么索命剑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