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八十八 山海之间求与索
    盘蜒表情怏怏,并不接口。

    东采奇道:“尊长,阿道她....她说那位苍鹰...浮尔修大侠,实则死在你的手上。她一直想寻觅机会,报复于你。我被她所迫,无法告知....”

    盘蜒道:“她所说不假,但此事错不在我。那苍鹰是为杀我而来,我武功上敌不过他,唯有设计将他逐走。若有人要害我,我岂能坐以待毙?”

    东采奇“嗯”了一声,说道:“苍鹰大侠曾说起过一位扰乱世道的大魔头,那....大魔头可是尊长?”

    盘蜒吐舌瞪眼,扮作鬼怪模样,嚷道:“你瞧我像么?”

    东采奇笑道:“恕我眼拙,瞧不出来。”

    盘蜒又道:“阿道欲向我寻仇,却也没找错人。苍鹰确死在我手上。她对苍鹰情意极深,故此仇难消。她欲魅惑于我,伺机下手,可我早看穿她心思,便出手教训她一番。”

    东采奇想了想,道:“你是故意让她憎我,与我反目,让我亲手杀她的,是么?”

    盘蜒顷刻间答不上来,过了半晌,问道:“若真是如此,你会恨我么?”

    东采奇眉宇间甚是愁苦,她道:“你非这么做不可?”

    盘蜒道:“自你念及蛇伯,下定决心北伐之时,我已知劝不动你。你与你二哥一般,都是臭石头般的性子。你自称天时地利人和齐备,此事定能顺利,实则一样不占,一无所有。”

    东采奇点头道:“十四年太长,蛇伯人的身心受损,已然扭曲。而万鬼占据北境,我孤立无援,本就救不出人来。在我心底早清楚此节,但还有个小小的指望。”

    盘蜒道:“你指望我鼎力助你,是么?”

    东采奇窘迫说道:“是啊,我这人没什么本事,但打滚撒泼,撒娇求情的能耐却着实不差。”

    盘蜒哈哈笑道:“不错,天时地利人和,你将这人和寄望于一人,只盼此人能逆转天地,这主意当真不错。”

    东采奇摸摸脸颊,红着脸道:“其实....其实你跟着我,并非对我有情,而是盼我经历此事,能练成这身本领,对么?”

    盘蜒点了点头。

    东采奇又道:“但你...你怎知我身边的人会一个个遭殃?你早算清楚一切了么?”

    盘蜒直视东采奇双眼,道:“那咱们从头来过,就算庆仲、阿道、陶灯儿、高阳,他们全安然无恙,城中并无叛乱。你好整以暇,气定神闲的坐镇城中,我任劳任怨,替你卖命....”

    东采奇嚷道:“我哪里敢劳您大驾?”

    盘蜒笑道:“好,就算我爱护晚辈,不离不弃,替你撑腰。今夜万鬼大军袭来,你与阿道他们对上五大鬼官,我对上金蝉、征虎。你说咱们胜算几何?”

    东采奇咬了咬手指,摇头道:“全无胜算,万鬼高手无数,金蝉、征虎能来,其余鬼首未必不能来,泰家听命于金蝉,也绝不会袖手旁观,更不知还有甚么不知名的强敌。”

    盘蜒道:“正是如此。你若运气好,依旧会被埋在石头地下,浸泡在勇士血肉之中,重获顿悟,由此新生。若运气差些,便当场一命呜呼,我拾走你尸首,伤心一阵,将你埋了。最好的情形,也不过与此刻相若。”

    东采奇指摘道:“我若死了,你才伤心一阵?好生绝情!你便不能永远记得我么?”

    盘蜒道:“这一阵可长可短,我又没说多久?”

    东采奇嗔道:“我不依,无论长短,总非永远不是?你说我舍下旁人,便能追上你,我这不追上来了么?”

    盘蜒指了指身后将士,说道:“你何尝舍得了?你何尝追上了?”

    东采奇笑道:“好吧,好吧,你不爱我,我也懒得爱你。你今后可别后悔。”

    盘蜒见她笑容苦涩,可见心中颇为失落,不禁有些发愁,绞尽脑汁,好言劝道:“师妹,你虽入境界,但不舍正道,单以此节而言,你已远远胜过我了。”

    东采奇低头思索,说道:“我虽得道,可仍知自己差的很远。我见过阎王,见过真仙,也见过万鬼的势力,单凭我眼下身手,又如何守得住这世道?”

    盘蜒笑道:“你说出这话来,可算想的透彻,瞧出症结所在了。蛇伯未必夺不回来,万鬼未必不可驱逐,甚至黑草原北方那场浩劫,也未必不可抵挡。归根结底,制胜手段,仍在于修为,在于能耐。”

    东采奇不由问道:“尊长,当初.....当初你创这山海门,说是借鉴古人之说。可我翻阅古籍,关于这山海门却鲜有记载....”

    盘蜒却道:“要起风了。”

    途中果然起了风雪,道路难行,霜雾滚滚,积雪渐厚,山河间一片银装霜衣,东采奇下令众人在路旁扎营,修养体力。待安顿下来,她跟上盘蜒,两人爬上半山腰,闲闲坐下,从山上眺望下去,看着这万里冰雪。

    东采奇又问道:“苍鹰大侠说,他也是一山海门人,可与咱们万仙的山海门截然不同,这山海门.....又是怎么回事?”

    盘蜒看着世间气象,风云流转,雪漫群山,星河闪耀,浩瀚如海,他道:“不知多久以前,不知在哪处地界,天地间有人,聪慧通明,能看破天数,领悟绝学。这诸般绝学可引导天意,加诸一人之身。

    但此人往往并不知自个儿在修仙,他压根儿不信世上有仙人。他只是痴迷武学,从中取乐,陷入迷茫,随后癫狂,尔后收获启发,一朝彻悟,一点点儿的突破界限。他一次次提问,问地、问人、问道、问天。他隐约觉得自己这功夫并非首创,而是暗合规矩。但他问遍天下,却无人能指点他疑惑。他注定要陷入僵局,在自己灌注的泥潭中打转。

    他武功越高,越是孤独,越是受苦。他的亲人离他而去,他的朋友受难而死,他想要报仇,但他却觉这恨意如此可笑。甚至反叛、指责、非难、冤屈、剧痛、重伤也再不能掀起心中波澜。

    他于是明白了,这俗世太小,容不下他。他便会离群索居,远离凡人,观天地景象,追雷逐日,翻江倒海,除妖降魔。他的对手不再是人,他的朋友不存于世,他摒弃七情六欲,他有时甚至断绝感官。

    他以苦难为乐,可随后又陷入麻木。他功夫越来越强,却不知继续修行又有何用。

    这个时候,便会有人来找他了。

    来的人自称山海门人,毕生经历,与这修仙者如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但修仙者并不知道那人来历,他只知道有了对手,自己不再孤单。

    那山海门人会装模作样,说:‘我是山海门人,特来引你入道,赐你长生不死,化你蒙尘之心。’这话好生可笑,不着边际,如同宗教骗人的口号一般。

    但山海门人这次不会骗你,他会与你打斗,总能将你脑袋割下来,带到一处高山上,投入一叫做‘冰雪神潭’的湖水中。

    你的脑袋、你的灵魂会赋予你新的躯体,将你从荒唐的苦难中解救出来。于是你再不会死,再不会老,连灵魂也几乎不灭。你会永远存活,可在你心底,却只当自己死了。

    若存若亡,不生不灭,我非我,你非你,他非他,这便是山海门人。”

    东采奇静静听着,盘蜒声音中有一份超然,所说的话,钻入她心中,仿佛在她灵魂上刻下字样。

    蛇伯城之事,绝非盘蜒过错,罪孽在她自己,她以往太软弱无知,眼下仍力有未逮,但那升仙之路又何等艰难?万仙门创立至今,亦只有两人可谓真仙。

    她反复思量盘蜒所言,问道:“尊长让我受难,是仿照山海门的法子么?”

    盘蜒道:“这法子可没法仿照,天意让你受苦,以求让你开悟,我看出门道来,只能顺其自然了。”

    东采奇又沉默许久,问道:“你呢?”

    盘蜒笑了起来,说道:“我与你一般。”

    东采奇道:“不一样,苍鹰大侠说过,他所追的人,乃是一同门叛徒,那人也曾是山海门的人。”

    盘蜒道:“这人疯疯癫癫,岂能相信他的鬼话?”

    东采奇见他矢口否认,自也急了,说道:“你也疯疯癫癫的,还说别人?苍鹰大侠真有本事,他甚至打赢了阎王。”

    盘蜒摆手道:“你既然知我这人疯癫,那我先前所说山海门之事,自不能作数。再说了,你又怎知是他打赢阎王?或许是那阎王觉得世间无趣,拍拍屁股回聚魂山了呢?”

    东采奇嚷道:“你强词夺理,东拉西扯的,你分明就是山海门人。”

    盘蜒苦着脸道:“小姑奶奶,我是万仙破云的老仙,手创万仙山海门,自然是山海门人了。”

    东采奇见他又绕了回去,恼道:“你这山海门,与先前所说的山海门,不是一回事!咱们万仙是冒牌的,你原先说的是正宗的。”

    盘蜒道:“好哇,你说我盘蜒仿冒他人,乃是鸡鸣狗盗之徒?”

    东采奇道:“我没这么说,只是你说过话不承认,是个赖皮鬼罢了。”

    盘蜒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说道:“赖皮便赖皮,我乃世外大仙,身居雪云之间,脸上正好皮厚,充当遮寒衣衫。”

    东采奇吵不过他,又撬不开他的嘴,赌气不再理他。

    她退后数步,坐在盘蜒背面,侧着脑袋,看他的背影。

    是了,是了,正是这背影,挡住了世上艰险,保护东采奇平安,却也隐去盘蜒面容,让东采奇看不清他,摸不透他。

    但师兄啊,拜你所赐,我又离你更近了些。我伸出手去,已经能够得着你了。从今往后,我没准不必从后头瞧着你,我能与你肩并肩的去张望天下,遥视乾坤,对付艰险,面对苦难。

    东采奇又轻轻走上一步,看着盘蜒侧脸。

    她心中平定,波澜不起。

    这并非他的全貌。

    这一面清晰可辨,但另外一面却未必如此。

    ————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