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八十三 慈母爱儿舔犊意
    东采奇已知这龚琴杀心踊跃,那书信定是此女代写,引自己入此密室加害,便如当年的思悠悠一般。天籁小『说WwW.『⒉她道:“放我离去,我不杀你。我对高阳并无情意,而往事如过往云烟,我既往不咎,更不会向旁人吐露半句。”

    龚琴尖声道:“哥哥他心里有你,我便不容你活着!”话音刚落,朝东采奇扑来,手指轻颤,指力激·射。

    东采奇双掌一拍,将那指力拦住,已知这女子功力绝不逊于高阳。她抵挡三招,第四招施展擒拿手法,抓住龚琴手腕,将她扔向墙壁。龚琴甚是灵活,在墙上踏了两下,倏然两道指力宛如游龙般袭来。

    东采奇辨明指力方位,手掌一扬,使出大枯竭掌,龚琴一声闷哼,被掌力打中,砰地撞在墙上。这屋子极为牢固,以东采奇这开山般的内劲,竟也未能击破。

    龚琴哇哇怒道:“贱·人,贱·人!我杀这许多人中,数你爪子最硬!”

    东采奇仍不想杀她,更不想伤人,留有余地,以免高阳转醒后怪罪,他在城中极得民心,才干出众,乃是中流砥柱,决不能放弃。可她武功虽高于龚琴,却也相差不远,如此相让,便觉得束手束脚,大为吃力。她劝道:“你哥哥一时糊涂,看上我这平庸之辈,将来定能回心转意。”

    龚琴喃喃道:“回不来了,回不来了,我知他爱你太深,比以往任何女子更为痴迷。我....我....”突然嚎啕大哭,嚷道:“我知道我入了万鬼门黑血潭后,其实越长越丑,已被他嫌弃。他用情不专,拈花惹草的,我...我也有过错。”

    东采奇松了口气,道:“你哪里丑了?只是你是他妹妹,高阳道长良知犹在,绝不忍再害了你。”

    龚琴叫道:“丑便是丑,好不了的。他喜爱美女,这念头根深蒂固,隐藏得极深,他初见美女时,乍看之下,毫不在意,可终究会勾搭上的。我不光要杀了你,我还要杀了那阿道,杀了每一个他瞧见的狐狸精!”

    蓦然间,龚琴身子模糊,足下影子变得红彤彤的,暴涨延伸,冲向东采奇。东采奇一凛,左足一扫,将那红色影子弹回,右掌打出血煞掌,这一招已使出八成功力,顾不得是否伤人。

    龚琴伸掌去接,带动墙上影子,化作红光,裹住她手臂,咚咚声响,将血煞掌阻住。东采奇低哼一声,知这龚琴在顷刻间功力更增,不知使出什么邪法来。

    龚琴身上红光氤氲,但红光之外,黑影蔓延,整间屋子再无半点光明。她吃吃媚笑,笑声妖艳可怖,说道:“咱们幽鹤门的幽鹤神功,听说脱胎于一门失传已久的绝学,唤作‘玄夜伏魔功’,我哥哥将这门功夫传给我,以为我学的不到家。可他万料不到,我所知所悟,已远远脱本门界限。”

    东采奇不答,只觉阴影中极为诡异,真气纷扰,寒气彻骨,好似鬼魂一般。

    龚琴又笑道:“这门功夫,似乎人心越怪,功力越高。我练功之时,生下的娃娃死去不久,可我感到那...那孩子并未死去,仍留在我体内。我运气时想着想着,流下泪来,耳边便听见那孩子对我说话。他说:‘娘啊,你莫伤心,爹爹不要你,有我陪着你。我就躲在你影子里头,你瞧,你瞧,我出来让你瞧瞧。’”

    她声音满是喜悦,极为稚嫩,仿佛真是幼稚的孩童张口,可东采奇听在耳中,其怪诞恐怖之处,犹胜过魏武哮呼喊之声。

    龚琴那血红的影子起了变化,腹部隆起,她厉声惨叫,波地一声,一个小小的红影钻了出来。那红影头大手小,如青蛙般蹦蹦跳跳,极为轻巧。

    那是一个婴儿的影子。

    东采奇汗毛直竖,她大喝一声,鼓足全力,掌风打中右墙面,想要逃脱,按理以她功夫,这一掌便是千斤的花岗岩也必粉碎,可屋内影子宛如屏障,将她掌力消解,全无效用。

    龚琴喘气道:“杀了,杀了她,孩儿,杀了勾引你爹爹的狐狸精。”随即又模仿那婴儿说道:“是,娘,我决不饶她。”

    红色婴儿变得漆黑,融入暗处,再难瞧见。

    东采奇深吸一口气,感觉敏锐,背后寒气传来,东采奇回手一钩,抓住一个寒冷的幼小身躯,一触便觉剧痛,不禁大喊一声。那婴儿又一爪抓落,东采奇听风辨位,躲闪开去。婴儿旋即不知去向。

    龚琴笑道:“你不成啦,你这贱·人,将被我儿划成大花脸,变得比我丑恶万倍。我不让你死,我只挖掉你眼睛舌头耳朵,斩掉你手足,让你变得...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东采奇想起梅华夫人的模样,更是慌张,那婴儿从黑暗中冒出,朝她当胸撞来。东采奇反应稍慢,虽出手挡下,但只痛的呼吸急促,真气大乱。

    龚琴又道:“好宝贝,乖宝贝,你便见不得有人比娘漂亮,更见不得有人抢夺你爹爹,是么?你爹爹不知道你活了下来,他若知道了,真不知该有多快乐。”

    婴儿有如鬼魅,从东采奇头顶钻出,长出利爪,霎时狂风般刺来,东采奇以快打快,接了数十招,反击过去,再一掌落空,那婴儿已没了行踪。

    龚琴尖声道:“快些,快些,你这小蠢货,为何还不得手?你不想喝她的血么?你不想吃她的肉么?我将她的胸脯挖给你吃,那地方最嫩最鲜,哈哈,哈哈,那是万仙的胸脯。”

    婴儿攻势更强更快,一击不中,转身便走,猛然间又从别处击来。只一会儿功夫,它已来回百合,动作凶狠,带着恶毒蛮横的邪气。

    但它来的越快,对东采奇而言却更易对付。她深陷黑暗,难追敌影,唯有靠风声寒气辨别招式,若敌人动作缓慢,悄然无声,陡然加,东采奇非手忙脚乱,连连失守不可。可这婴儿这般猖獗,非但有风有寒,更有凌厉杀气相伴。

    东采奇索性运血肉纵控念,舍了双眼,令听觉触觉加倍灵敏,在黑影笼罩下,反而有利。再过数十招,她料定那婴儿方位,掌心渗出鲜血,霎时拍出血雾,裹住婴儿,旋即扫出一拳,将那婴儿狠狠打落在地。

    龚琴怪叫一声,喊道:“废物,废物,白痴,白痴,你怎会....怎会被她逮住?”

    婴儿往影子中一钻,又从旁杀出,东采奇早熟知它招式,身子一让,手肘膝盖同时一夹,婴儿遭受重击,似乎害怕起来,逃得老远,迟迟不敢出击。

    龚琴骂道:“蠢货!狗杂种!没人要的烂货!我就知你该死,我只当没生下你这小狗贼!”

    婴儿潜伏在影子中,潜游至东采奇脚边,突然探出,一掌抓来。

    若它早些使这隐秘招式,东采奇双足必然齐断,登时便有灭顶之灾,然而两人激斗已久,东采奇已熟知其攻击征兆,精神愈击中,反应神,身子一弹,高高跃起,双掌连动,掌力如雷,乒乓巨响声中,那婴儿被打的支离破碎,终于烟消云散。屋中黑影瞬间如江河般流逝,不久微光复来,东采奇恢复视觉,已能看见龚琴。

    她浑身赤·裸,蜷缩身子,瑟瑟抖,脸上浓妆已被泪水冲散,又黑又老,头油腻,变得丑陋绝伦。她瞪着东采奇,喉咙咕噜噜声,终于说道:“这...这小畜生,这只猪猡!我怎会....怎会想念它?幸亏它生下来便死了。没用的杂种,废物,垃圾,我便是上茅厕拉屎,也好过生下这杂碎。”

    东采奇心想:“这...这女妖武功极高,若能为我所用,乃是蛇伯之福。”于是说道:“龚琴姑娘,我不杀你,你也是个可怜人。我今后劝你哥哥...娶了你,替你隐瞒此事,要你今后幸福美满,再无缺憾。”

    龚琴本恨透了东采奇,但绝望之余,陡听她言语温柔,不禁大喜过望,流泪道:“真的?”

    东采奇道:“真的。”

    龚琴哭道:“你原来是个好人哪,我一直...一直错怪了你,我还指使那...那坨小僵尸害你,我当真....当真猪狗不如....”

    骤然间,她脖子后钻出一只圆滚滚的黑手,那黑手一把捏中龚琴喉咙,往旁一拉,鲜血狂涌而出。龚琴“啊”地一声,又怕又痛,伸手向东采奇求助,东采奇意欲相救,已然不及,那黑手一把刺穿龚琴脑袋,将她击毙。那黑手摇摆几回,垂落在地,就此消失。

    龚琴所练的这玄夜伏魔功威力虽强,但实则凶险万分。因她学的的幽鹤神通并不完整,只凭自身悟性,加上丧子悲恸,结合心中恨意,练出那黑影婴儿来,她心里仇恨凶悍,故而能驱策这邪物,可一旦她软弱无力,流露善意,那婴儿便会变本加厉的反噬过来,终于在此刻与龚琴同归于尽。

    东采奇欲哭无泪,又感到阵阵困顿,此时,背后高阳出不人不鬼的尖叫声,拼命呼吸,但肺部却传来古怪的声响。

    东采奇急道:“道长!”却见高阳身子抽搐,脸上一点点被染得漆黑,双目圆睁,已然断气。

    东采奇站立不定,软倒在高阳面前,心中只想:“为什么?为什么?”脑中急回思这期间情形,忽然灵光一闪,除下高阳上衣,只见他丹田处有一根若有若无的漆黑脐带,顺着地上黑影,连着龚琴肚脐。

    东采奇心想:“那婴儿....那婴儿实则是高阳?是...龚琴借高阳真气铸造而成么?是了,他心中对龚琴愧疚无比,故而易受她操纵,龚琴....龚琴为了杀我,她将高阳制住之后,又...与他媾··和,借他体内功力,令这婴儿更加可怖。我杀了这婴儿,实则也杀了高阳?”

    她又急又累,再也支持不住,终于伏在地上,放声哭泣。她对高阳并无半分怜惜,知他死有余辜,但此人一死,东采奇等若失了左膀右臂,加上前些时候的惨剧,她如何才能不悲伤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