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八十一 人生在世难两全
    东采奇陡然回神,怀中梅华夫人已然伤重死去。顶点小说更新最快她心想:“此事...此事..由梅华夫人而起,她所言所行,委实不该。她怎会变成这样?”细细回想,心中渐渐明白:“是了,她原先被魏武哮追杀,迫于重压,只能善待这些少年,以求其援手。待得我杀了魏武哮,她压抑心气已久,一股脑爆发,这才如此肆无忌惮,口不择言。”

    她心知陶灯儿在军中胡人少年心里威望极高,虎人士兵数目极多,身手矫健,乃是东采奇守城倚仗的基石,他虽犯下大罪,但权衡轻重,决不能加罪,反而需得怀柔争取才是。

    东采奇计较已定,施展法术,将梅华夫人尸首化了,回到马车旁,说道:“我要去某处,你们先行返回。”众侍卫知她武功惊人,可敌万军,依言离开。

    东采奇举起火把,四处放火,不久火光冲天,烈焰滚滚,将这座富丽堂皇的大宅付之一炬。她望着火焰,心中越来越失落,耳畔响起那自尽的女子所言:

    蛇伯亡了,蛇伯早就亡了!你想要回到过去,但再也回不去!除非你将咱们全数杀了。

    蛇伯的血脉已然受染,这些虎头少年便是下一代蛇伯城民。但蛇伯未亡,东采奇从城中各处放出不少奴隶来,他们与城中女子结合,终有一天,真正蛇伯城的人会诞生。

    可那些女子呢?她们为征服者强占生子,待到得了自由,又得为原先城中男子养育,她们这一辈子的苦难,何时才能到头?

    这宅子所处偏远,火势不会蔓延,东采奇看了一会儿,便舍弃不管,行向长乐庙方向。

    走了十多里地,忽听街头哭声响亮,此起彼伏,东采奇急忙赶过去瞧,只见数百个女子被男子围住,女子各个儿光着身子,众男子则消瘦虚弱,身上伤痕累累,但力气仍比女子大得多。他们拉拉扯扯,将女子摔倒在地,举起大酒缸,把酒泼洒在女子身上。酒入伤口,女子们痛的厉声惨叫,仿佛鬼魂哀鸣一般。

    众汉子大声笑道:“咱们在狱中受苦,充当奴隶,这群脏东西却在外头逍遥快活,被虎人脏了身子,正该好好洗洗,洗不干净,咱们也不碰。”

    又有汉子道:“我说洗不清楚啦,不如拿火去烧,将肚子里的妖怪烧光,我才饶了这贱人。”

    众人齐声叫好,有人当即拿来火把,在女子身边比划,众女子吓得痛哭流涕,苦苦哀求,但众汉子反笑得愈发猖狂。

    东采奇想起盘蜒来,他听军营中将士赌博大笑,曾经说过:“但我听来,却不像在人间,倒像是入了魔窟,好一群杀人饮血、打斗拼死的亡命之徒。”

    我是在噩梦中么?蛇伯城已成了魔窟么?

    东采奇朝前一冲,砰砰几声,将数个汉子打的翻身栽倒。众汉子大怒道:“又来个不要脸的婆娘。”但借着火光,看清她面容,又无不震惊惶恐,纷纷跪地喊道:“是侯爷来了!我等愚昧无知,未认出侯爷,还请侯爷恕罪。”

    东采奇将众女子扶起,哽咽道:“是我无能,当年未能保住大伙儿。”众妇人冷的发抖,东采奇忙道:“你们快回屋去吧。”于是她们赶忙跑远了。

    东采奇对众汉子大声说道:“如再做这等行径,我定砍头不饶!知不知道?”说罢手掌一劈,轰隆一声,地上陷落,破开一道三丈裂缝,众汉子吓得魂飞魄散,连声道:“不敢了,不敢了。”连滚带爬,散得干净。

    她心情更是沉重,仿佛陷入无尽的风沙暴中,无论朝何处走,都是令人窒息的灾祸。她不能犹豫不决,可也不能痛下杀手,她不能失了民心,可也不能放纵罪恶。

    她不能放弃,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

    盘蜒说的不错,东采奇舍不下蛇伯城。

    她来到长乐庙,此庙早荒废多时,黑夜之中,乌鸦栖息,哇哇鸣叫,加倍颓废。她遥遥望见一虎人少年正站在屋顶巡视,那人身形高大挺拔,正是陶灯儿。

    东采奇也不藏身,快步上前,说道:“陶灯儿,我来瞧瞧你们。”

    陶灯儿吓得不轻,险些从屋顶落下,他颤声道:“是....是城主姐姐,你....你....”

    东采奇开门见山道:“我知道梅华夫人之事,错不在你,我处事疏忽,罪责在我。”

    陶灯儿惊疑不定,问道:“你怎地知道的......你当真饶了我的...我的罪?”手握刀柄,毫不松懈。

    东采奇道:“梅华夫人已死,她...她言行恶毒,死不足惜。陶灯儿,我本就不该将你送至她手下管辖。我见事不明,对不起你,也害了她。你让你手下兵卒都回来吧,我说话算话,既往不咎,如出尔反尔,天打雷劈,便如此庙一般。”

    她手一扬,寒星剑出鞘,一招蛇伯雪岭飞出,霎时风霜大作,尖声狂啸,将那破庙屋顶一剑而断,陶灯儿站立不定,惨叫着跌落下来,庙中一阵大乱,众虎人少年惊呼不断,奔走逃出,去看那庙顶,已然被吹得四分五裂。

    陶灯儿回头望着同伴,心想:“她..她如要杀咱们这二十多人,真是易如反掌。”于是跪地喊道:“城主姐姐,你如此宽宏大量,咱们再不敢捣乱啦。”

    东采奇听他言行幼稚,不知罪行严重,正要斥责,但想起当温和处置,只得勉强笑道:“好,我就喜欢你这句话。”但又提高声音,说道:“如有下次,可别怨我斩下你们的小脑袋。”

    众虎头少年连声道:“不会有下次了。”但目光闪烁,躲躲藏藏,似满怀心事。

    东采奇不以为意,心想:“他们毕竟年幼,身子虽强,还是孩童。犯下这等大错,岂能不吓得魂不附体?”目光一扫,见众虎人少年中有一人似极为眼熟,她随手指着他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那虎人少年哆哆嗦嗦,低声道:“我叫额....额顶。”

    东采奇努力搜寻记忆,却无论如何想不起在何处见过此人,她暗暗心想:“这少年无关紧要,你又何必为此分心?这几天来倒霉事接踵而来,你可莫乱了方寸,心神不宁。”于是笑道:“你定是众娃娃中胆子最小的一人,是么?莫慌,莫慌。我说话算话,绝不处置你们。”

    众虎人少年立时放下心来,东采奇亲自领着众人,回到军营之中,送他们返入住处,见其余并无异样,这才折往宫殿。

    她忙碌一夜,心力交瘁,又想着去见盘蜒,将他那几句话问个明白,他到底是危言耸听呢?还是真信大难将至?但稍一在卧房躺下,吐纳几回,便即刻沉入睡梦中。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在梦中也不得安稳,一会儿梦见处置不完的公文,一会儿梦见接连惨死的众人,可又不愿醒来,去面对那真实的、连绵不断的噩耗。

    睡到早朝时,几位侍女将她叫醒,替她匆匆梳妆打扮,整理一新,东采奇来到大殿,主持朝议,见众人早已齐聚,议论不绝,吵闹不休。众臣看东采奇现身,这才安静下来。

    东采奇强颜欢笑道:“诸位何事如此惊咋?”

    吕昂出列,躬身说道:“侯爷,梅华夫人家中失火,已然..已然死去了。”

    东采奇本该装作吃惊的模样,但她已懒得伪装,点头道:“我知道。”

    此言大出众人预料,一时脸上变色,高阳问道:“侯爷,你从何得知此事?”

    东采奇道:“昨夜失火时,我得了消息,赶去看过,可惜未救出一人来。”

    高阳迟疑片刻,问道:“可是有敌人来袭,害了...害了梅华夫人满门?否则以她门下护卫功夫,绝不至于....全数丧身火海。”

    东采奇摇头道:“并非敌袭,或许是天冷烤火时不小心,先中了火毒气,晕厥过去,所以....有这般后果。”

    吕昂等人面面相觑,听她说的轻描淡写,浑不在意,心知她有意遮掩真相。她素来恩德服众,处事得体,众臣对这刁钻阴毒的梅华夫人也无好感,此刻她这般态度,众人心中一盘算,便各自装作不知,一个个儿叹道:“原来如此,今后可非得小心用火了。”

    东采奇又道:“梅华夫人眼线密布,生意做的不小,各处讯息可谓灵便至极。如今她已不在,郭新爷爷,她的担子,便由你代劳如何?”

    郭新最喜得权,受人重视,连忙笑道:“这婆娘见识浅薄,大字也不识几个,才干如何及得上我这老才子?侯爷放一百个心吧。我这便去挑选探子,牵线搭桥去也。”说罢扬长而去。

    东采奇昨日www.yuehuatai.com奏章,再听群臣奏报阐述商量,一一定夺,忙活许久,这才命群臣退朝。高阳犹豫片刻,又自行折回,东采奇问道:“道长仍有话说么?”

    高阳道:“采奇侯爷,你可曾见到阿道姑娘么?”

    东采奇“咦”了一声,好奇心起,问道:“是了,我也有两天不曾见她。你为何要找阿道?莫非....好生想念她么?”

    高阳道长摇头道:“如今城防牢固,探报畅通,敌人大军倒也不足为虑,唯独鬼虎门的高手刺杀,叫人好生头疼。若阿道姑娘在此,合你我之力,三人配合无间,加上众侍卫相助,便是万鬼鬼首来袭,咱们也未必不能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