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八十 少年心花易早开
    阿道心知必死,至此也再无畏惧,一招浑天闹海,双掌交替击出,宛如巨浪一般。ΔΔ『.M盘蜒一拳将她真气打散,阿道跃至近处,一足横甩,盘蜒在她脚踝一切,阿道痛的眼冒金星,半身麻痹,只能单足支撑,站立不稳。

    盘蜒手掌如盖,罩在阿道头上,阿道心中一疼,流下泪来,心想:“我追随苍鹰大哥而去,可这恶人难道便能逃过惩罚,无人可制么?”突然间,她只感头顶剧痛,好似无数金针刺入天灵盖,她想要大喊,但喉咙嘶哑,只能出喘气之声。

    盘蜒道:“我也不杀你,而是将你制得动弹不得,冻死在雪地里。这可比让你痛快死去有趣多了。”

    阿道竭力抵挡,可那疼痛无坚不摧,无处不在,击溃她心防,麻痹她经脉,她跪在地上,被痛苦摧残心神,短短顷刻间,似有野兽在她血肉上大快朵颐一般。她不知盘蜒还在不在,只想快些求死,但她深受万分残酷之刑,却未能真的丧命。

    在某个刹那,她偶尔恢复神智的时候,她诅咒盘蜒,诅咒东采奇,她想要吃他们的肉,将他们活生生的凌迟处死。她仍觉不够,更想千百年的折磨仇人,要他们也受尽她此时的苦。这刹那转瞬即逝,她又沦陷入无尽的刑罚中,但那憎恨烙印在她心底,恰似一座温暖的灯塔,让她能一点点捱过此难。

    不知多久,终于,一点点的,她感到那痛苦离她而去,她所祈求的,几乎不寄希望的新生又注入她体内。她平静的躺了一会儿,身躯慢慢能动,真气流淌,驱散邪毒,她一节节的支起身子,靠在树上。

    她费了极大的气力,这才凝聚神智,得以思考,她心想:“我为何...为何脱困了?莫非这盘蜒也有失算的时候?为何我并未冻死?”

    她查外观,并无冻僵的惨状,更非幻想中那支离破碎的模样。她明白过来,不禁暗呼侥幸:“盘蜒将这痛苦的毒咒加于我身,可我痛苦之余,浑身自行运真气抗衡,反而得以御寒。而那寒气以毒攻毒,又化解了他的邪法。”殊不知乃是盘蜒手下留情,故意饶她。

    她留得性命,查,空中星光明亮,缀在无边黑幕之中。阿道心想:“已不知过了多少天,那盘蜒竟如此疏忽,并未来身?我...要杀他,以眼下功夫,决计无望,但...但我有法子要他心痛,要他比我更惨!”

    她早该这么做了,那个多嘴的贱·人!那个背叛的母·狗!若阿道早悄悄杀了她,盘蜒寂寞难耐之下,岂能不受阿道所惑?她若不信错了人,眼下局面,便有天壤之别。

    东采奇武功比阿道更高,此刻料来也视阿道为敌。但她不知阿道仍活着,敌明我暗,阿道有把握杀了她。即便...即便被东采奇觉,阿道也再不会退缩。

    她心中咒骂道:“这狗贱·人,我杀不得你,便立即自刎,绝不再受盘蜒咒法所害。”她动动筋骨,惊觉功力仍在,流转更为顺畅,似乎经那一番煎熬,反而更有增长。

    阿道默念:“苍鹰大哥,是你在天之灵保佑我么?”手背一抹眼泪,穿上大衣,飘然而去。

    ....

    东采奇练功已毕,精神抖擞,自觉内劲充沛,似乎庆仲之死,令她感悟颇多,功夫又深了一成。她心中惊恐,暗道:“莫非这邪门功夫练到最精深处,真需害死旁人,方能受益么?”

    大眼枭叹道:“此功得自天道,自来如此。但在于‘妙手偶得’四字,不可强求。若真心怀邪念,反而不成。”

    东采奇悲声道:“若真得如此,我....我宁愿散去这功夫。”

    大眼枭咕噜一声,从东采奇手腕中吸了鲜血,飞回梁上,静立不动了。

    东采奇回到议事大殿上,桑曲儿向她禀报,皆是些城中杂事。东采奇一一听来,不敢疏忽。她心想:“盘蜒哥哥不知去哪儿了?他若在这儿,我便可高枕无忧,悠闲舒适了。”

    盘蜒曾说:“你舍不下他们,追不上我。”东采奇不禁担忧起来,深怕这位难以捉摸的情郎就此离她而去。

    但他是何等人物?他不会骗我,他说了愿与我厮守,定非虚言空话。

    桑曲儿道:“侯爷,侯爷。”东采奇回过神来,问道:“你说吧。”

    桑曲儿道:“你练功期间,便只有这些事务了。可有件事好生古怪呢,那老婆婆梅华夫人这些日子,不曾上朝见你。她平素麻烦的紧,几天不见,倒让我有些想念了。”

    东采奇答道:“莫非她身体抱恙,不便出门?”心中更添烦扰:这梅华夫人消息灵通,与蛇伯城邻国皆互通声息,若敌军有风吹草动,梅华夫人可提前告知。如此全城可准备充分,不惧偷袭。她若病重,怎地不告知一声?

    她道:“我得去瞧瞧她。曲儿,你随我同去吧。”

    桑曲儿喜道:“好,我也好久没出门啦。”

    两人走出宫外,东采奇一愣,见一根立柱上绑着红丝巾,她脸上一红,急忙解下,心想:“莫非是上回忘了收回?若盘蜒哥哥见了....也好,我一有空闲,便去后花园等他。”

    有护卫备齐马车,送两人驶向梅华夫人住处。自东采奇夺权之后,梅华夫人便光明正大的入住大宅,不似以往躲躲藏藏了。约莫行了半个时辰,来到梅府门前,院中死寂,更无人声,东采奇脸上变色,说道:“有血腥气味儿!护住马车!”

    众护卫警惕起来,但东采奇身形一晃,已跳上围墙,又道:“你们守着桑曲儿,莫要懈怠!”说罢落在地上。

    她双目变化,施展夜中辨物之能,只见府上各处皆是家丁与虎头少年尸体,血腥气浓烈,饱含恐惧愤怒之意。东采奇心想:“瞧此情景,似是虎头少年与家丁互斗而死,这...这是怎么回事?”

    盘蜒曾言:“你救不了人,守不住城,只能绝望的们一个个儿自相残杀,为敌所害,化为雪中亡魂。”

    东采奇心中彷徨,脚下加快,直奔大屋,砰地一声,震开紧锁的大门,只见这满屋血迹,景象惨酷,大厅正中,梅华夫人被高高吊起,四肢被斩,舌头被割,双目被挖,耳朵被人硬生生咬去,人虽活着,但命在顷刻之间。

    东采奇悲惨的大叫起来,寒星剑晃动,斩断铁链,抱住她尸身,将神功内力注入她身躯,梅华夫人哼哼一笑,神色凄惨,伤处血液这才涌出,想来先前被人点穴止血,要她死前多受痛苦,东采奇哭泣道:“夫人,是谁害了你?我...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梅华夫人这般模样,如何能回答?

    东采奇怕她死去,真相从此泯灭,急忙取她血液,送入口中品尝,于是梅华夫人脑中思绪一点点显现出来。

    东采奇眼中幻影重重,逐渐清晰,她见到面前站着那虎人少年将领“陶灯儿”,梅华夫人冷冷说道:“我说了,那不听话的奴才需得处死,此事不容商量。”

    陶灯儿急道:“奶奶,大王头犯了什么错?为何非杀他不可?”

    梅华夫人坐的闲散惬意,说道:“我要他替我做些杂事,他顶撞了我,威胁欲取我性命,这等大逆不道之徒,留着何用?非杀了不可。”

    陶灯儿身旁一虎头少年喊道:“你要他倒便盆尿壶,要他打扫马厩,他...他好歹是个副将,你如此羞辱他,他怎能忍受得了?”

    梅华夫人笑道:“眼下可非魏武哮做主的时候啦,大王头这小子还闹不明白么?他以往军阶越高,这会儿的罪便越大。”

    陶灯儿少年心性,情绪激动,跪倒在地,道:“大王头武功最高,比咱们都厉害多了,奶奶,留着他,今后定有大作为。他跟着咱们,将功抵过。”

    梅华夫人嗤笑道:“你们这些杂种畜生,动不动便下跪求饶,当真给魏武哮做奴才做惯了。”

    陶灯儿身后一众虎人少年怒吼起来,梅华夫人挺直身子,说道:“怎么?你们也想造反?我将你们一个个都杀头。”

    陶灯儿咬牙道:“奶奶,城主姐姐说要倚仗咱们,今后引咱们入万仙门。咱们...咱们不是杂种,更不是畜生,她说咱们是堂堂正正,保家卫国的勇士。”

    梅华夫人哈哈大笑,她有意挑衅,笑声加倍尖锐,她道:“你瞧瞧你们这些个畜生脸,畜生手掌,畜生尾巴,彻头彻尾的,算什么东西?加入万仙门?就凭你们这些货色,也配入得万仙门?”

    陶灯儿腾地一声,跳了起来,他道:“你....你说什么?城主姐姐答应过的...”

    梅华夫人道:“怎么?你小子也不要命了?你以为我杀了几个畜生,城主那小丫头便会与我翻脸?若无我通风报信,她便如盲人瞎子一般不得军情,陶灯儿,你再冲我板面孔,我可要好好炮制你那娘亲了。”

    陶灯儿颤声道:“你...你要怎样?”

    梅华夫人笑道:“也没怎样,这几个伤风败俗的婆娘被老虎话儿蜇了,生下一窝畜生,早算不得人,我明个儿便送她们去窑子接客,也算得便宜她们,重新能享男人的福....”

    刹那间,陶灯儿双目血红,如同灯笼一般,他抢上一步,喀嚓两声,将梅华夫人身旁侍卫杀死。梅华夫人从小对这陶灯儿随意打骂,从不遭反抗,又如何料到他此刻凶性大,武功又如此高?她尖叫起来,跌坐在椅子上,一时哑口无言。

    其余虎人少年见了血,也一个个儿了疯,动如猛虎,手如镰刃,在弹指间将梅华夫人护院家丁悉数杀死。屋中如杀猪宰羊,叫声不断,可过了一会儿,便陷入沉寂。

    陶灯儿不多时冷静下来,指挥得当,足见才干了得,他喊道:“妙纹,铁斑,去守住前后门,愁齿儿,去救大王头,将娘亲接了带走,其余一个不留,全都杀了!这宅子清净,咱们...咱们躲往长乐庙。等风头一过,再...再从庙里出来。”

    梅华夫人不吱声,缩在椅子上,仿佛吓晕过去。陶灯儿将她捉起,神色悲伤,却又有一丝畅快,他道:“奶奶,从我懂事时起,我便一直想这么做了。”

    他拔出梅华夫人腰间长剑,剑光一闪,登时红光四溅。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