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七十九 湖中女神身心秽
    东采奇恍恍惚惚,只感虚弱无助,但四周冰层相继碎开,她捡起庆仲断腿,足尖点地,飞上空中,朝蛇伯城行去,不一会儿入了军营,众将士跟上前来,吕昂问道:“侯爷,这其中到底发生何事?”

    东采奇心想:“师弟....庆仲已死,此事自也了结。?  ?要看??书?虽对不住他,但他多行不义,终究难逃劫数。如此我也能给大伙儿一个交代。”忽然只觉轻松解脱。

    她把心一横,举起那截断肢说道:“庆仲酒后发疯,杀了李恋、滔鼓二将,随后逃亡在外,被我追上。我一掌将他大腿斩断,他坠入冰河之中,十有**已然伏诛。”

    众将早猜到情形,见她毫不隐瞒,大义灭亲的举动,更是打从心底里敬畏。东采奇回来时早想的清楚,提拔另三人摄死者职权,一应事宜,悉数照旧。众人乱了一会儿,便一如往昔,不再为此烦扰。

    东采奇回到宫殿中,按着额头,坐着发愣。桑曲儿跑来问道:“侯爷,你心里为庆仲公子难过么?”

    东采奇道:“不,庆仲罪有应得,不值得可怜。我只是...只是有些害怕。”

    桑曲儿忙道:“像我这样的小丫头,才该胆小怕事呢。侯爷这等武功,这等权势,这等聪慧,又有盘蜒大仙这等靠山,世上还有甚么可怕?”

    东采奇哈哈一笑,抱了抱她,说道:“我怕我...我自己,我杀了庆仲,就如杀了条猪,宰了头羊一般,非但不悲,反而...反而像抛去了负担。”

    桑曲儿想了想,道:“我瞧庆仲公子对侯爷....有非分之想,眼神好生...好生无礼,他本就是一大隐患。侯爷心里早就忌他,将他除去,所以才大畅心怀罢了。”

    东采奇“嗯”了一声,说道:“我需运功调息,你替我看着政事,有人找我,你便暂且记下,我练功完毕,自会来找你。”

    桑曲儿答应下来,便婷婷袅袅的下去了。东采奇看着桑曲儿,想起她那远在俦国的妹妹,心潮涌动,不久之后,找到那大眼枭,听它指点,收摄心念,内力流转,渐渐物我两忘。

    ......

    阿道见东采奇忙的不可开交,不见人影,问了问桑曲儿,得知她在练功,心知时机已到,便在宫殿外木柱上绑红色丝带。?  要看书

    她偷听盘蜒与东采奇交谈,知这是两人碰面记号。本来一见此物,盘蜒与东采奇便会去崔玉山下树林私会,可如今到了蛇伯城,则碰面之处,变作后花园中那座雪梅林。阿道偷偷跟着东采奇多日,不曾被她发觉,打探到这至关重要的消息。

    她在镜前打扮许久,换上轻薄衣衫,扎起薄鬓,化了明妆,红唇雪肤,宛如痴情少女;露出纯白香肩,娇嫩胸口,腰束金环,收的细如柳条,淡笑嫣然,又状似妩媚妖女。

    盘蜒曾对东采奇说过:“我已多年不近女色,可今日与你如此,倒真有些忍耐不住。”可见此人憋了许久,几乎失控。阿道探东采奇口风,却知两人仍未欢好。

    阿道笑得愈发欢畅,她知道报仇的机会近在眼前了。

    东采奇与阿道扮作妃子,刺杀那魏武哮时,阿道便知此事可行,但也极为凶险。她一掌未能杀得了魏武哮,自也未必能杀得了盘蜒。她又想了很长时间,摸索出一招致命的法门,到了特定情况下,有八成把握能成。

    她舍了这处子之身,与盘蜒这虎狼亲热,以她身上最宝贵的事物,去换取为情郎报仇的希望。她翻阅古书,知道男女亲热之时,男子神魂颠倒,身上有一处真气涣散,乃是必死的破绽,哪怕他真已有登仙之能,若...若进了她的身子,意乱情迷之下,也必薄弱无防。

    她心中并无悲伤,也无恐惧,因为在苍鹰死去的刹那,她这个人清不清白,已无关紧要,不值一提了。除了这法子之外,她又有何途径,能杀了这厉害至极的仇敌?

    她需得镇定,狠得下心来,装作为此人沉迷的模样,让他高兴,让他得意,让他享受那转瞬间的快乐。以微弱的代价,刺出那无上光荣的一击。

    她想起盘蜒那恶心的笑脸,在眨眼间变得悲惨绝望,那可多么美好?

    若此人在临死之际,想要杀她,她又该如何逃脱?难道就彼此相拥着,以那般丑陋姿态而死吗?

    死就死吧,阿道早不在乎名誉。若能将这丑陋的恶魔拖下水,将他真实面貌公诸于众,阿道岂能不欢欣雀跃?

    采奇姐姐,非我对不起你,我不能将你交在在恶魔手上,我...我实则是为了你好。

    她在镜子前转了个圈,知道自己此生从未如此美丽。即便盘蜒是石头人,见了自己,也得动心。甚至女人、太监,也会拜倒在她此刻的美色之下。

    如此美貌,却早早逝去,岂不可惜?

    但若活在世上,唯有因思念痛苦,有这美貌,又有何用?

    她披上件大衣,走入宫中,快步奔向那远远的后花园。一众侍卫见了她,无不瞠目结舌,额头冒汗,口干舌燥。阿道尚未敞开衣衫,显露雪肤,他们便已如此,如真瞧见自己身躯,他们会当场下跪膜拜吗?

    她是东采奇的挚友,途中毫无阻拦,她走向偏僻寂静的后花园。在一棵雪杏树下,她楚楚可怜的站着,一边等,一边搓着小手。她知道男人见不得柔弱女子受苦,尤其是盘蜒这情场老手。她为了这一刻,请教了无数宫女、公主,通晓许多男人的弱点。

    等了半个时辰,夜幕悄临,不见盘蜒,她惶急起来,种种念头在心中如毒蛇般蠕动。她心想:“莫非盘蜒...碰上东采奇了?是了,他们早开诚布公,何必再遮遮掩掩?”

    她恨得险些痛哭,便在这时,对面脚步声响,她急忙回头一看,大喜过望,当真落泪,因为来者正是盘蜒。

    盘蜒问道:“阿道姑娘,怎么...怎么是你?”

    阿道双目水汪汪的凝视过去,她说:“我与姐姐一体同心,她今夜有事不能来,便....便让我前来代劳。”说罢垂下脑袋,目光潋滟,羞涩以待。

    盘蜒笑道:“这顽皮丫头,闹什么把戏?这事岂能互相替代?荒唐,荒唐。”

    阿道急忙说:“盘蜒哥哥,你...你别走,你过来瞧瞧我,我特意...特意为你...”

    她身子一颤,大衣滑落,露出若有若无的薄衫,纤细的胳膊、挺立的胸口、窈窕的细腰、柔媚的双腿,她是湖中女神的造物,她身子宛如水聚成的一般。

    盘蜒愣了半晌,说道:“你这般不冷么?”

    阿道小跑几步,投入盘蜒怀中,说道:“我...我要你帮我取暖。只有你的仙气,你的香味儿,才能...才能抵住此刻寒冷。”

    盘蜒道:“我哪儿有什么香味儿?与你相比,我臭的要命。”

    阿道豁出去了,在他唇上一吻,自己嘴唇颤抖,呼吸急促,她道:“我喜欢你身上味道,每一处都...都让我欢喜。”

    盘蜒奇道:“每一处?”

    阿道坚定的说:“每一处,你要了我,我...我每一处也都给你,我这身子,再无别的男人碰过。”

    她伸出手,想碰盘蜒那处,却被盘蜒轻轻格开,她身子一暖,忽然间那大衣已回到自己身上。她“啊”地一声,声音凄凉,仿佛受了急剧的侮辱,一颗心沉了下去。她心想:“他不要我?我不够美么?不够骚么?他怎会不要我?这...这狗贼装什么正人君子?”

    她急思计策,忽然想道:“他定忘不了东采奇,这...这人对采奇姐姐钟情难忘,不愿背叛么?”

    她别无他法,不及细思,大声道:“盘蜒哥哥,采奇姐姐她对不起你。她....她水性杨花,与那高阳道长私通多天,我实在看不过去!我实爱你已有多时,我才真正...真正坚定不移的爱着你。你莫要再挂念那贱人,我....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啦,抱抱我,就这一次,就一次。”

    她从未想到自己会如此卑微的向男人索欢,甚至不惜诬陷最好的朋友,仇恨搅乱了她的脑子,她不能失手,否则她还有何脸面活下去?

    盘蜒站在树影地下,一双眼闪着微光,阿道似能从这双眼中,看清些许嘲笑。

    盘蜒道:“姑娘可曾听说过一件有趣的事?”

    阿道忙答:“你说,你说,我听着。”

    盘蜒指了指后腰,说道:“男女亲热之时,此处真气薄弱,几不设防,你若使出湖中女神掌的‘三星聚’,一招便可要了我的性命。”

    阿道不禁大声尖叫起来,顷刻间,她恨自己怎会如此不镇定?被他一试探便露了馅?但她已喊出了声,暴露了意图,她失败了,她根本全无机会。

    阿道恨声说:“你怎么知道?你早就知道了?”

    盘蜒微笑道:“你因为我杀了苍鹰,所以要杀我报仇,是么?”

    刹那间,阿道五官扭曲,仿佛濒死的母狼,她明白了,一切都再清楚不过,东采奇背叛了她,将她这心事告诉了盘蜒。

    她厉声道:“东采奇说的,是不是?她告诉你的,对不对!”

    盘蜒道:“你有何资格向我问话?你这无能蠢笨的婆娘,就凭你也想复仇?你在我手上,焉能撑过一招?临死之人,知道这些,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