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七十七 变着花样拜天地
    东采奇惨然无言,心中喜悦荡然无存。』天籁小说Ww『W.⒉梅华夫人道:“城主丫头,随我去瞧瞧那些鬼虎派练的少年军如何?”

    东采奇知此事最为紧急,当及早将众孩童收编入伍,熟悉阵法,以防鬼虎派大军袭来。梅华夫人来到校场,见大群虎人少年四散坐着,有军官迎来,说共俘虏七万余人,皆在十三岁左右。东采奇见众人体型虽壮,但神色懵懂,忐忑不安,确是稚龄孩童模样。

    梅华夫人喊道:“陶灯儿,陶灯儿!来和城主说说话!”其中一少年站起,来到东采奇面前,东采奇认出这少年,他正是先前在梅华家中挨骂之人。梅华夫人笑道:“陶灯儿此次功劳极大,若非他约束这些娃娃,他们准已反了。”

    东采奇摸摸他脑袋,问道:“这些孩子打过仗没有?”

    陶灯儿道:“打是打过,那一年沙蝎派与鬼虎派冲突,城主派咱们出去打了一场,大获全胜,咱们都是立过功劳的。魏大人说要升咱们的官儿,传咱们万鬼的武艺呢。将来咱们要跨过草原,去和黑蛇妖打仗。”

    东采奇叹道:“你们不过是一群....孩子,打仗之事,终究凶险,可敌人来了,却又不能不打。我任命你为这支大军的指挥使,你帮我守住这城,好么?将来我传大伙儿万仙的武艺,比万鬼更为精妙。”

    陶灯儿大声说好,又道:“城主,是你杀了魏大人么?”

    东采奇点头道:“事到临头,不得不这么做。”

    陶灯儿登时哭了起来,说道:“魏大人待咱们都很好,常常来看咱们,指点口诀,大伙儿佩服的不得了。咱们缺衣少食,听说魏大人卖了宫中财物,这才买来大衣军装给咱们穿呢。”

    梅华夫人嗤笑道:“笨头笨脑的小混球,你懂个屁!再替那魏狗贼说话,我可保不住你的小命。”

    东采奇见陶灯儿神色气恼,叹道:“魏武哮确实为一代枭雄,可他害惨了蛇伯城,害惨了你奶奶,你妈妈,我要救大伙儿,便非....非除去他不可。”

    陶灯儿看了看东采奇,说道:“城主姐姐,你武功比魏大人更厉害,我当了这指挥使,便直接听你的话,再不用挨奶奶的骂了,是么?”

    梅华夫人脸上变色,心想:“今后这城主管事,她武功太高,我却不可少了倚仗。这支虎人大军将来定成精兵,绝不能落在她手上。”忙道:“谁说的?你也不瞧瞧是谁将你养这么大,城主她忙得很,你们的事,她管不过来。城主,这支人马便交于我管教,保管不出差错。”

    东采奇无心争执,暂且说道:“好,但你要好好对待他们,不可怠慢,夫人能否做到?”

    梅华夫人笑道:“放心,放心,这些小杂...小虎儿都对我服气的很。”

    陶灯儿等人面面相觑,表情失望万分,嘴里嘟囔,但梅华夫人一瞪眼,众虎童便不再多言,退了回去。

    梅华夫人道:“万鬼调度差劲儿,北妖各国里头也纷争不断,前线更有战事,要攻打过来,少说也得大半年,且来的不过些杂兵杂将。这儿的七万虎兵,加上原先那八万年纪小一些的娃娃兵,练上一段时日,守住城池,便绰绰有余。”

    东采奇微笑道:“夫人神机妙算,算无遗策,既然夫人如此说了,等若给我吃了颗定心丸。”

    她又回到宫殿中,召集众臣,委派诸般要务,再送出书信给中原女皇与万仙山海门,禀报攻占蛇伯城,诛杀魏武哮之事。她深知此举福祸难测,但若中原无人前来支援,一旦万鬼众高手倾巢而出,局势便岌岌可危了。

    半个月后,局面逐渐安稳,她打开国库,犒赏全军,大宴群臣,那魏武哮这些年经营有方,城中物资倒也不缺,只是那“血泥巴”的米饭味道古怪,除了众虎人少年,谁人都不愿吃。

    酒过数轮,众将群臣兴致渐高,席间欢声笑语,喜庆至极。一众汉子想出五花八门的借口,一个个儿向东采奇敬酒,东采奇内力深湛,如何会醉?一概来者不拒。

    就在此刻,东采奇见盘蜒走入大殿,径直走来,东采奇见状大喜,酒意上涌,冲下宝座,迎上前去,一下子抱住盘蜒,内心满是骄傲。

    她这些时日也常常在晚间与盘蜒私会,只是说些体贴话,相处一时半会儿,盘蜒便会离去。她心中不舍,却也毫无办法,此时此刻,她见到情郎,心花怒放之下,再顾不得隐瞒,只想让全城知道两人关系。

    众人一见,吃惊不小,她麾下南方军中少壮军官,不少皆暗恋于她,此时此刻,面无人色,不禁呛得大声咳嗽起来。

    盘蜒苦笑道:“师妹,你这是做什么?”

    东采奇嚷道:“你别装蒜,我办成了你要我办的事,你还不承认你是我的么?”

    盘蜒低声道:“我好歹也是破云的大仙,你给我留点颜面成么?”

    东采奇嘻嘻一笑,说道:“不成,你快说,快说,我俩是什么关系?”她以往总觉得两人相处,自个儿颇配不上情郎,但眼下完成毕生夙愿,今个儿又是高兴之际,心结全消,只想公告天下,令世人皆知,再不管什么6振英、雨崖子。

    盘蜒脸色一板,说道:“这是你逼我的。”突然将东采奇横抱而起,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东采奇“啊”地一声,满脸通红,喜得险些醉倒。她环顾四周,挥手高声道:“他,盘蜒大仙,是我的...是我的相公!我不瞒了,我忍不下去,非告诉你们不可。”

    梅华夫人、郭新、文巢、吕昂等老臣齐声恭贺道:“恭喜城主喜得良缘。”

    东采奇跳出盘蜒怀抱,拉住他的手,说道:“赶快,赶快,咱俩去拜天地,拜父母,拜夫妻,趁早洞房花烛。”

    盘蜒笑道:“胡闹甚么?咱们万仙便不兴这一套。”

    东采奇道:“是了,是了,我忘了还有这花样。”她在心上人面前,真仿佛又变回了十四年前的那顽皮少女,甚至更为年轻,更无顾忌,满朝大臣,皆如假人、幻影,可有可无,阻不了她与心上人亲密。

    她退开几步,朝盘蜒拱手道:“十四年前,我与盘蜒大仙比武招亲,就此结识。咱们今夜再续前缘,共行旧雅,盘蜒大仙若胜得过我,我便嫁于盘蜒大仙为妻,若我胜过盘蜒大仙,盘蜒大仙便非得娶我过门。”

    一大半人高声起哄,笑道:“这规矩好生多余。新娘子,新郎官,何必闹这么一出?早些拜堂吧!”庆仲、高阳、滔鼓、李恋等人则心中沮丧,如同溺水一般。

    盘蜒沉吟片刻,忽地一掌朝东采奇击去,东采奇举掌一封,盘蜒掌中内力一黏,东采奇被他扯了过去,笑道:“我输了,我输了。”依靠在盘蜒怀里,激动的抖。

    我借着酒劲儿,向师兄求亲,他胜了我,他答应我了!我是他新娘子,他真娶了我么?

    她自知此事不过一场玩笑,可她多希望这玩笑是真的。

    她幻想着盘蜒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她许下婚约,从今往后,世上再没人能分开二人,他们永远待在一块儿,在蛇伯城住,在余霞城住,在万仙住,在不知名的山中,去北妖之境,去大海彼端,只要拥有彼此,任凭世事变幻,她也都不在乎。万仙之中,唯独他们是真正逍遥快活的仙人。

    她回过神来,楚楚可怜的望着盘蜒,这意中人是真实的,紧贴着她,两人呼吸可闻,但东采奇却觉得他好远。

    盘蜒传声说道:“师妹,你能舍下一切,追上我么?”

    东采奇问道:“什么?”

    盘蜒身形一晃,瞬间掠过黑夜,到了大殿之巅,他朝东采奇看了看,旋即一跃,仿佛消失在星辰里头。

    此时盛宴正隆,群臣仍仗她主持局面,按理东采奇决不能离去,否则大违礼数,得罪众人不小。但东采奇心中执着,顾不得旁人,她笑道:“诸位自便,师兄,等等我!”足尖一点,张开羽翼,追了上去。

    盘蜒足踏长剑,慢慢飘在前方,东采奇转眼已至近处,两人相视一笑,盘蜒道:“你真舍了么?”

    东采奇笑道:“舍了,舍了,我只要你,什么都不在乎。”

    盘蜒道:“你真追上了么?”

    东采奇道:“还差一点儿。”奋力一冲,又将盘蜒搂了个满怀。盘蜒哈哈大笑,落在地上,东采奇往四周一看,认出情景,觉已到了小聚魂山上。

    两人依偎着坐下,东采奇柔声道:“我从未....爬上这小聚魂山,这是蛇伯城外最神圣的地方。盘蜒哥哥,听说你是从这小聚魂山上下来的,对么?你为何带我来此?”

    盘蜒不答,只是问道:“师妹,你杀了魏武哮,打下蛇伯城,到底是为了谁?”

    东采奇皱眉道:“那还用问,自然是为了....为了报仇,为了百姓。”

    盘蜒握住她小手,说道:“你是为了我,因为我要你建功立业,你便不顾一切的冒险,对么?说实话,我要听实话。”

    东采奇轻笑一声,在他手上一吻,思索半晌,说道:“你这么说,实则倒也没错。若你不曾督促我,我没准救了人便走,万不会冒险占城。我这么做,一半是为了百姓,一半是为了..你这人。”

    盘蜒又问道:“你以为自己胜了么?”

    东采奇吓了一跳,忙道:“我不过....是初战告捷,嗯,实则大功未成。师兄说的是,我眼下不可...得意忘形。”

    盘蜒道:“你知最终累你功败垂成,全军覆没的缘由是什么?”

    东采奇只惊得屏住呼吸,不知该如何答复,脑中只想:“师兄为何这么说?”

    盘蜒甩脱她的手,平静说道:“你舍不下他们,也追不上我,所以你救不了人,守不住城,只能绝望的看着他们一个个儿自相残杀,为敌所害,化为雪中亡魂。”

    他踏上飞剑,身形一闪,如闪电般划破黑夜,度之快,直如仙神,东采奇惊骇相望,心知她无论如何也追不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