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七十四 蒙昧无知求难得
    高阳道:“采奇姑娘,阿道姑娘,我与此城大鬼官魏武哮曾有过见面交情,明日晚间,我领你二人入宫见他,假意献上。待得了独处时机,你二人便动手杀他。只是此举....着实委屈你们,稍有不慎,更受此人手脚屈辱....”

    东采奇道:“区区小事,何足道哉?只是我独自一人即可,阿道也不必忍耐这色虎。”

    阿道笑着说:“哎呦,你当我这等小气么?被他摸手摸脚,又不会少一块肉。他真欲急色,那岂不是下手良机?”

    梅华夫人拍手笑道:“好极,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夜大伙儿忙上一宿,明晚此时,便是咱们夺城之际。”当下又详述了暗号、时机、应变、攻城之策。她在城中委实手眼广布,能耐极大,更可买通城防守军。蛇伯城之前有冰墙隔绝,除了偶尔万鬼内斗,绝不惧南方敌袭,故而攻强守弱,缺陷显见。

    她又让高阳趁夜去找受他恩惠之人,召集人马。他这十多年间惠及百姓无数,又借东采奇之名,料来定成效显著。

    此时天色已晚,梅华夫人差手下送双姝出来,路过一空地前,见有一处刑台,台上吊着十个虎面人,尸体晃晃悠悠,胸前挂着字样。东采奇上前一瞧,曰:“许花尾、曹斑额、贵马等十人,不服号令,拘百姓为奴,外出征战,吃人血肉,罪恶滔天,绝不可恕。故大鬼官魏武哮亲自捕捉,吊死示众,以儆效尤。”

    东采奇心下困惑,问道:“为何大鬼官魏武哮....要因此吊死手下高手?他们不是一贯....一贯以百姓为食么?”

    领路那汉子冷笑道:“那是大鬼官假惺惺的,施恩卖好,收买人心的举动。他来此之后,便假意禁止鬼虎派再捉人吃肉,否则格杀勿论。哼,鬼虎派过往罪孽,岂能因此洗清?”

    阿道问:“那这大鬼官上任之后,鬼虎派是不是不再吃人了?可咱们在西南之地所见情形,却截然不同啊。”

    东采奇见其中一虎尸身上穿着西南亿族服饰,不禁动容,说道:“这十人便是远征西南的罪魁祸首么?我还想亲手讨回血债呢。想不到...想不到已死在自己人手上。”

    阿道眨眨眼,说:“没准儿那大鬼官真下了禁令,只不过这些鬼虎派门人私自作恶呢?”

    东采奇心意坚决,毫无动摇,说道:“总而言之,鬼虎派绝非善类,大敌当前,下手无情,敌人皆可杀而不可留。”

    那汉子松了口气,说道:“这大鬼官伪善得紧,装出正人君子模样,倒也出了不少笼络人心之举,两位姑娘不上他当,那可好得很。”

    出了城,阿道、东采奇足下生风,只一个时辰便返回营帐,顾不得疲累,立即召众将布置,连夜传令下去,大军下山,抄近路赶往蛇伯城,又花了大半天,行了数百里路程,在离城不远的山谷中安营扎寨。这山谷可遮挡风雪,又可遮蔽视线,众将士烧饭煮肉,饱餐一顿,想起大战在即,热血澎湃,再不以寒风疲倦为苦。

    东采奇对吕昂将军道:“大伙儿在此休息,等到戌时,全军向蛇伯进军攻城,无需等我回来。”

    众将士齐声答应,滔鼓、李恋、庆仲皆神色踊跃,想要追随,但东采奇将三人大声喝退。

    她与阿道再来到蛇伯城前,得人接引,与高阳碰头。东采奇问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高阳微笑道:“贫道这些年人缘不差,连夜找人一说,又聚了约莫近两万人。不过都是些十岁左右的孩童,九成武艺粗糙。大伙儿聚在城郊荒地中,倒也不惧被敌人发觉。”原来鬼虎派将十三岁的孩童皆征召入伍,出众者已上得了战场,剩余孩童年幼,一时也派不上用。

    东采奇心中没底,问道:“这些孩童....咱们如此,岂不太过残忍?更何况就凭这些少年,人数再多,又怎能杀得了万鬼的高手?”

    高阳道:“我猜梅华夫人定心中有数,她从不做无把握之事。”

    不久之后,梅华夫人差侍女过来,替东采奇、阿道换上风风光光、漂漂亮亮的衣衫,高阳见了东采奇,呼吸竟一时紊乱不稳。阿道哈哈一笑,在东采奇耳边说道:“这高阳道长好爱慕你呢。”

    东采奇怒道:“你再多嘴!瞧我不撕烂你裙子?”

    高阳平静下来,说道:“事不宜迟,咱们这便入宫。”

    从街上急急走过,不一会儿来到皇宫前头,东采奇对这宫殿的一草一木皆铭记在心,闭眼可知,双目凝视许久,娇躯微微发颤。但她此行至关重要,不容有失,这激动片刻消去,她已恢复镇定。

    高阳对门前侍卫说道:“幽鹤派鬼官高阳,特来求见魏武哮城主。”说罢取出万鬼令牌来。

    侍卫见他身份不凡,岂敢怠慢,忙派人传话,等候一炷香功夫,有人奔出,说道:“城主有请。”

    又有护卫领三人行过大阶官道,来到大殿上。只见太师椅上坐着一极有威势的虎面人,此人毛发斑斓,身形高大,几有十尺,大殿两旁站着数十个铁甲护卫,目光冰冷,看着东采奇等人。

    魏武哮开口说话,声音沉稳浑厚,极为有礼,他道:“高阳兄,你隐居浩然山中,为何竟有闲情雅致,来找我这俗人?你身边这两位姑娘又是何人?”

    高阳朝东采奇、阿道点点头,两人除下兜帽,露出两张秀丽至极的脸,魏武哮微微一愣,笑了起来,说道:“高阳啊高阳,我听说你为人一贯无情,又从哪儿找来这两位...两位美人?”

    高阳愁眉苦脸,说道:“我是有求于你,岂能空手而来?这两位姑娘可着实花了我不少银子。”

    魏武哮道:“请坐,请坐!”命人奉上茶水,又问道:“高兄,几年前你前来造访,在这殿上,痛骂我鬼虎派诸般不是,对我鬼虎派可颇有意见哪。怎地今日又瞧得起咱们了?”

    高阳道:“城主见谅,我高阳当年无知,口无遮拦,行事太过鲁莽。我此次来,有两件事求城主。这两位姑娘,一位叫离离,一位叫蓉蓉,便是这两件事的谢礼。”随后说出二事,乃是求魏武哮减免翠盖区数十万穷竭者税负,求魏武哮替他调解与鬼虎派另一位鬼官李铁掌仇怨。

    魏武哮叹道:“这第一件嘛,咱们万鬼如今打仗要紧,军饷...不足,我只能尽力而为。第二件事,倒也不费吹灰之力,你先在我宫中住上几天,我明个儿一早,便去请李铁掌来,大伙儿同为万鬼门人,又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死仇了?”

    高阳面露喜色,说道:“多谢城主成全。”

    魏武哮又要请高阳喝酒享乐,高阳道:“在下近日练本门‘素鹤神功’,晚间需得打坐,也不耽误城主今夜歇息了。”说罢朝东采奇、阿道笑了笑,魏武哮也随他大笑,不再强求,命人将阿道、东采奇送入寝宫。

    东采奇与阿道戒备万分,跟着那太监绕过花园、楼阁,不久到了城主居所。此地装饰朴素无华,昔日东耿介一应金贵事物皆已不见,只有大床、夜灯、书桌、橱柜,并无其余花巧。

    屋内走出几个妇人,衣着得体,但也非如何华贵,反倒颇为简朴,见了两人,问道:“你们是城主新纳的妾么?”

    二人装作害怕模样,点了点头,其中一雌虎人笑道:“不必害怕,夫君对你们南方常人好得很,只要你们能生孩儿,他绝不会有半分亏待。”其余女子是蛇伯城常人,也齐声附和,对魏武哮甚是夸赞。

    东采奇、阿道暗暗喝骂:“这些女子自甘堕落,厚颜无耻!当真不要脸了。”

    那城主夫人见两人不言不语,微微一笑,拉住两人小手,在花园中坐下,说道:“咱们是北妖半虎族,投入万鬼之后,成立鬼虎派。唉,咱们一族,女子极少。十人中只三人为女,故而须得强娶他族女子为妻,如此养儿育女,香火不绝。你们定是听闻咱们这糟糕名声,这才如此畏惧么?”

    东采奇小声道:“可如此加害他人,天理不容。”

    其余众妇叽叽喳喳的反驳起来,城主夫人一摆手,令众人住口,又叹道:“我相公深知此举不妥,但时局如此,无法可想。草海那边,战火不断,须得壮年士兵,说不得,唯有...唯有苦了蛇伯百姓。我相公于几年前当上这大鬼官之后,已深深反省昔日罪孽,痛改前非,约束下属,要与蛇伯城民重修旧好,真正如一家人般。”

    东采奇忍不住道:“可我听....听旁人说,蛇伯城中成年男子,几乎被屠戮一空,剩余者也皆身心残破。到此地步,再假仁假义的补救,又有何用?”

    正说话间,一旁有数个虎头少年跑出,为首的虎头孩童喊道:“娘,娘,我练成重生功第一层啦,你看看我这一套拳法!”

    城主夫人神色温柔,笑道:“娘知道了,你先下去,我正在与这两位姑娘说话呢。”

    那虎头孩童转身对众童说道:“我今后要练成与爹爹一般的武艺,建功立业,投入万鬼,成为鬼官,鬼首!”

    众孩童笑道:“咱们大伙儿也要打仗立功,取得无上荣耀,与北方的黑蛇妖怪一绝死战!”呼喊声中,纷纷跑远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