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七十二 风风雨雨真情在
    东采奇重返崔玉山大营,见诸事有序,布防稳妥,心中安定,向众将招呼。众人见她平安归来,问道:“主公,为何耽搁这么久?”

    东采奇道:“我遇上几位极佳的援军,大可倚仗。”于是简略说了那高阳道长、郭老者等人情形。老将军吕昂说道:“好,那咱们明日静候侯爷佳音了。”

    庆仲道:“师姐,那高阳...只怕别有所图,明个儿我陪你去走一遭吧。”

    东采奇知这师弟对自己情感异样,才是真正“别有所图”,故而一直离他远远的,于是道:“不必,只阿道妹妹与我同行即可。”

    庆仲心想:“我这些时日为你奋勇杀敌,并无非分之想,你为何防我如防贼一般?我不过想多陪陪你罢了。”嘴里强笑道:“你二人同去,那大伙儿都能放心。”

    东采奇歇了一会儿,想与盘蜒私会,遂独自一人,出了大营,来到先前向盘蜒告白的林中。她心脏跳动,脑中热切,充满喜悦,却又想:“万一盘蜒哥哥不知我等他,我岂不是白跑一趟?白跑就白跑吧,我心意到了,他又何必知道?”

    到了两人当时相遇处,却见盘蜒站在树下,掌中白光跳跃,照亮数尺之地。东采奇欣喜若狂,忙不迭奔了过去,将盘蜒抱了个满怀。

    盘蜒道:“师妹,我好歹是个半仙,面子要紧,你这般热情跳脱,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东采奇撒娇道:“我便要黏住你,不放你跑了。你若厌我,我焉能捉得住你?你要我撒手,除非....除非亲我一口。”

    盘蜒在她鼻尖一吻,东采奇嗯了一声,放脱了他,指了指一片草地,说道:“咱们在这儿坐坐,我有许多话对你说。”

    盘蜒甚是听话,随她坐下,东采奇打蛇随棍上,又靠在他肩膀上,天气虽冷,但她心里却暖洋洋的。盘蜒见她如此开心,不禁心想:“采奇,我是为了你好,并非存心骗你。”他情感逐渐淡漠,这愧疚之情远不及昔日对待吕流馨时。

    东采奇道:“师兄,你先前一直跟着我么?”

    盘蜒道:“也未必全程紧随,你当我这般小心眼?但你真遇危机,我总不能任你遭罪。”

    东采奇哈哈笑道:“你越小心眼,我越是欢喜。”想了想,又道:“我遇上那高阳道长,对他甚是钦佩感恩,可并无男女之情,你...你可别多想。”

    盘蜒道:“我若不胡思乱想,便是不够喜欢你了。”

    东采奇嘻嘻一笑,说道:“你放心好了,你的宝贝丫头聪明得紧,能管得住自己,也能防的住旁人。”于是说了高阳、郭老者等人计策盘算。

    盘蜒甚是郑重,不停问话,每到关键处,便低头沉思,待东采奇说完,他道:“你真想留下来,据守这蛇伯城?”

    东采奇道:“是啊,若照高阳所说,那万鬼战线太远,兵力不足,内乱又重,正是交困之际,我若能得此战略要地,没准真能....奠定这场大战胜局。”

    盘蜒捏了捏她的小手,道:“若真能成事,师妹便是我万仙的大功臣。”

    东采奇笑道:“到了那时,你非迷上我不可。”

    盘蜒道:“我本就迷上你了,不然又怎会赖在此地不走?”

    东采奇得他鼓舞,只觉得天下之大,无不可为,又情愫暗流,恨不得就这样与盘蜒依偎着度过一夜。

    盘蜒心中却暗暗寻思:“师妹遭遇那一众援军,才是真正的盲人摸象。那高阳虽是大善人,但太过执着,耽于善念,反而入魔,所见所闻皆太过片面。那郭老者、文巢满心仇恨,更是见事不明,凭自己意愿揣测罢了。所谓民心难测,局势难料,亲耳所闻,不如亲身感触。师妹啊师妹,你待我这番深情厚意,我无以为报,唯有借机助你练成这血肉纵控念。”

    她将来会恨我么?

    不,不,她若真能悟道,感激我还来不及。

    我并非骗她害她,只不过诱她为爱痴狂,执迷不悟罢了。

    天堂还是地狱?

    东采奇又忽然道:“盘蜒哥哥,你...你与振英师妹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好端端的,竟彼此不见,让我这小贼有机可趁?”她性子活泼开朗,实有些冲动,若换做陆振英,顾虑重重之下,这句话便万万问不出口。

    盘蜒笑了起来,说道:“我助她练成一门神功,她心意坚定,超凡脱俗,便舍了这番尘缘。”

    东采奇“唉”了一声,道:“她这傻瓜蛋,有你这等情郎,还要什么神功?莫说我资质远不如她,练不成绝世仙法,就算成了,我也舍不下你。她这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盘蜒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说道:“是么,要不你试试?瞧瞧练成之后,心意会怎般变化?”

    东采奇道:“试什么?我心中有数,我爱你爱得太深,便是杀我的头,我也绝不愿...不爱你。”

    盘蜒道:“你那大眼枭师父传你血肉纵控念真诀,你念来给我听听?咱俩商量商量,花一夜时光,没准能有长进。”

    东采奇正愁留不住他,听他兴趣高涨,哪里有半分吝啬?她亲亲密密凑到他耳边,将大眼枭所说“杜鹃啼血”的功夫说出。盘蜒闭目细思良久,说道:“此法虽然最后极难,但要有所进益,却也易如反掌。你习而不练,真是暴殄天物了。”

    东采奇道:“所以说我笨嘛,非得你这聪明哥哥手把手来教。”

    盘蜒手掌抵住她下脘穴、膻中穴,说道:“我引导你真气走上几遍,如若停下,你便将那处经脉改易延伸。”女子身上这两处穴道着实敏感要紧,但两人情分已定,盘蜒摸将上来,东采奇浑身酥痒,反而求之不得。她心中一阵慌乱,又顿时吐息凝神,感应盘蜒内力。

    人体之中,真气顺经脉而走,分正、逆、旁、颠、倒诸般诀窍,故而变化亿万,走向难决。而血肉纵控念练到东采奇这般境界,更改经脉,已非难事。

    然则人身脉络经数十万年演化而来,实已稳固,贸然更改,凶险极大。如何改,如何用,摸索其中门道,实如大海捞针,登天揽月。那大眼枭所传法门,则是斗神阎王灵光闪现,从其余魔神身上钻研而得。用于人体中,若修习者承受得住,以后运转真气,举手投足间便有神怪之力。

    盘蜒于前世梦中,似也从妖魔鬼怪身上悟得不少血肉纵控念诀窍,听得大眼枭的“杜鹃啼血功”,灵感迸发,大有所获,便将这功夫演给东采奇体会。东采奇聪慧机灵,学的极快,经脉剧变时,又有盘蜒保驾护航,约莫两个时辰间,功力已大有增长。

    待得她大功告成,盘蜒收了手,东采奇懒洋洋的睁开眼来,抿嘴笑道:“你碰人家胸口....与那处,人家好生害羞。”

    盘蜒肃然道:“大道之前,岂容杂念?师妹既然如此介怀,下回我不碰便是。”

    东采奇吓了一跳,忙道:“你不碰我,还想碰谁?你快来摸摸碰碰,不然我....我来折腾你了。”

    盘蜒笑了一声,作势捉她,东采奇又觉羞涩,捏住盘蜒手掌,将其放在自己脸上、肩上。

    盘蜒道:“采奇,我在你营地露面,实有不便。你今后若要见我,只需在大营门口旗杆上系一条红丝巾。于傍晚戌时步入此处,我自然会来找你。”

    东采奇小声笑道:“你若让我白等,那又该如何处置?”

    盘蜒道:“万万不会,否则我便任你刀剑伺候。”

    东采奇做个极可爱的鬼脸,说道:“你把人家说的凶巴巴的,好生可气。”

    此时天色微亮,不知不觉,夜色褪去,晨光微曦,景致朦胧。东采奇累了一夜,观赏晨间雪景,又冷又暖,在盘蜒怀里迷迷糊糊睡去。

    盘蜒叹道:“师妹,真苦了你也。你告诉我这许多事,委实至关重要。我已多年不近女色,可今日与你如此,倒真有些忍耐不住。罢了,罢了,我盘蜒岂是这等趁人之危的小人?待你醒来,再向你求·欢吧。”东采奇也听不见,盘蜒横抱着她,身影虚闪,奔向大营。

    待盘蜒走远,一棵树轻轻一颤,有一女子飘然落地。这女子肌肤胜雪,容貌极美,正是神女阿道。她面带微笑,想着盘蜒先前所言,慢慢已有计策,心想:“天赐良机,这奸恶的盘蜒.....仇人终于要死在我手上。”

    ....

    东采奇睡了一会儿,便已醒来,见自己身在大帐中,急忙掀起幕布,查看时辰,所幸尚早,并未误了与郭老者之约。

    她练功有所小成,转瞬间便神采奕奕,找来阿道,说:“劳烦妹妹陪我去会见几位朋友。”

    阿道一口答应下来,双姝快速奔走,从雪地上跑过。阿道见东采奇嘴角上翘,问:“你傻笑什么呢?昨晚遇上什么开心事?”

    东采奇忙道:“我想着蛇伯城复兴在即,自然高兴了。”

    阿道笑嘻嘻的说:“未必呀,未必,姐姐你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你定是见着了一位如意郎君,这才这般花痴模样。”

    东采奇急道:“好你个臭丫头,敢说我是花痴?”

    阿道摇头道:“花痴有什么不好?若真遇上真命天子,任谁都得变得傻里傻气,晕头转向的。这是好运气,大喜事。”

    东采奇装作不懂,叹道:“你瞎猜些什么?真是...真是没正经。”

    阿道扭过头,目中闪过得意之色,心底暗暗冷笑,不禁捏紧腰间刀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