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六十七 蒙尘之心死后净
    东采奇头脑胀,见众人并无折损,也颇为惊喜,问道:“那金蝉呢?”

    桑曲儿道:“甚么金蝉?大伙儿将匪人全数捉住,等侯爷出来,谁知那塔却坍了。天籁小说Ww『W.⒉”

    阿道质问:“可曾见到有人随咱们下来?”

    众将皆摇头道:“谁也没瞧见侯爷与阿道姑娘如何到了此处。”

    东采奇只觉坠入云雾之中,猜测是盘蜒暗中相助,可却全无真凭实据。她费心沉思这种种迹象,越怀希望,便越不敢相信。

    大眼枭飞了过来,落在她胳膊上,说道:“我看得清楚,是你那师兄救你。”

    阿道面露喜色,心想:“如此说来,这盘蜒果然跟来了?那我仍有复仇之机。”

    东采奇颤声道:“前辈,你...你确定是他?”

    大眼枭道:“确信无疑,他扛着你与阿道,从塔上飘落,自己也受伤极重,喷出一滩血来。”说着指了指一旁草丛。东采奇走去一看,果然血迹斑驳,乃是极浑浊的污血。

    刹那间,东采奇再藏不住心事,她道:“他去哪儿了?”

    大眼枭道:“他朝西面丛林中去了。”

    东采奇不一言,飞追出,众将士面面相觑,却谁也不敢过问。她脑中乱糟糟的,连自己都不知自己心思,不知能否追及,更不知该向盘蜒说些什么,但她顾不上这些,只是施展全力,追赶这越来越遥远的恩人。

    她奔了许久,心中却加倍迷茫,她甚至不知自己走对了路。她奔了半个时辰,前方白雪皑皑,黑树森森,夕阳斜下,雪地间红光似血,东采奇脚下一绊,滚到在雪中,她爬了起来,大声喘息,突然不想再追了。

    她只当追上了那人,她想对他说话。

    她大笑几声,喊道:“大笨蛋!”也不知是说她自己,还是逃避自己的盘蜒。

    那骂声回荡在空中,久而不散,东采奇又接着哭喊道:“大傻瓜!大白痴!大混蛋!你躲什么?我喜欢你啊!”

    她说出“喜欢”二字,心中火热,散至全身,瞬间泪流满面,她道:“不错,我喜欢你!盘蜒哥哥,我爱你爱的快疯啦!我知道这么想不对,你....你有你深爱的人,但我偏要爱你、跟你、念你、想你!”

    她语无伦次、不着边际的说着情话,突然跪倒在地,将脑袋埋在雪中,用力磕头,她道:“是,我配不上你,我这妖怪...妖怪般的血肉,我蠢笨固执,我不听你的话,我相貌丑陋,我....我性子不好,我....我只会带兵打仗,丝毫不温柔体贴,我是全天下最糟糕的女人。我根本不配跟着你,连看你一眼,也是亵渎了你。可我管不住自个儿的心,你听不见,那好得很,我....我喜欢你,比师妹更喜欢你!”

    她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她隐隐明白自己十分美貌,武艺高强,机智果断,可爱讨喜,但在这缥缈无望的爱情面前,她觉得自个儿如此卑微,如此渺小。巨龙会看得上小蚂蚁么?白云会眷恋一块泥土么?东采奇将自己想的万分不堪,只想知道自己败得彻底,败得绝望,败得顺理成章。

    她又道:“是你在帮我,对么?你替我的士兵治病,你替我挡下那金蝉,你说,你说,这是为什么?你为何待我这么好?你当我是你妹妹?可我不是!我不是!我与你没半分血缘关系,我俩不是亲人。你别扯到二哥身上去,我就是我,他就是他!你若因二哥的死而善待我,我消受不起,我...我会误解,我会....我会不自量力的以为你...对我有丁点儿情意。男子对女子好,除了亲人,还能有什么意思?”

    她说着说着,又生出美梦般的幻想来,便觉得十分可信,仰天大笑,她道:“没错,你爱的是我,只是你自个儿不愿承认罢了。”

    她说的累了,便静静等待回应,但雪原之中,万里空寂,世上仿佛只有她一人。于是失落悲苦又转了回来,驱散了那虚无软弱的曙光。东采奇举起手掌,重重打在自己脸上,一掌接一掌,力道愈强劲。她要惩罚自己的痴心妄想,口不择言。她很快满口是血,心中却涌出些许快意来。

    顷刻间,她手腕被人握住,耳听盘蜒说道:“蠢丫头,你做什么?”

    那语气甚是严厉,但东采奇听在耳中,真如仙乐一般。她热血上涌,心脏快跳出胸腔,一转身,见到她那喜欢的人儿正看着自己。东采奇心想:“我冻得厉害,生出幻觉了么?”伸手摸去,那人脸颊是热的,仿佛阳光一般。

    盘蜒伸手摸她脸庞,替她消了肿,东采奇匆匆擦泪,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但越是掩饰,越止不住哭泣。

    盘蜒沉默片刻,说道:“师妹,你说的话,我全听见了。”

    东采奇叫了一声,又羞又怕,恨不得时光倒退,收回刚刚说过的话,或是拔腿就跑,跑到盘蜒看不见的地方,但偏偏被他目光一看,她便全身滚烫,酥软无力。

    盘蜒道:“我也有我的难处,不能光明正大的帮你,也不能任由你...受罪。”

    东采奇“嗯”了一声,这当口只能装聋作哑,以求蒙混过关。

    盘蜒低着脑袋,说道:“你喜欢我盘蜒,令我受宠若惊。不是你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你。你明白么?师妹,我盘蜒生平做尽荒唐事,早已下定决心,这辈子....这辈子绝不再惹上情缘。无论是你,是振英,是涯儿....我都...都不敢再有丝毫念想。”

    东采奇摇摇晃晃,感到天旋地转,想要跪下,祈求盘蜒的爱意,但盘蜒却抢先说道:“你我之间,唯有兄妹缘分,其余再不能强求。”

    东采奇按捺不住,咬牙怒道:“我不要你当我是妹妹,我....我情愿你将我当做青楼的娼·妓,哪怕温存之后,你...你将我赶得远远的,我...我也认了!”

    盘蜒斥道:“你何必如此轻·贱自己?这十多年间,你难道毫无长进么?”

    东采奇道:“盘蜒哥哥!不,你不懂我这人,我...我确实毫无长进。一旦找到值得追随去爱的人,我什么都能舍弃。当年我瞎了眼,看上了玉郎,那玉郎是个狼心狗肺之徒,但这一回我不瞎,我认得清楚,这辈子就是你了,你不要我,我....我生不如死。”

    盘蜒看着眼前执拗顽固的少女,她眼中燃烧着烈火,从心中蹿出,不可阻挡的烈焰。那烈焰可能将她升上天堂,也可能将她抛至地狱。

    他忽然明白过来:他从东采奇身上见到的恶兆,自己难以捉摸的心意,反复无常的举动。他明明劝她回头,却又一次次助她孤军深入。他大可硬将她带回南方,太太平平的做她那侯爵,可却忍不住想见见此事的结局。

    她的结局,蛇伯城的结局,血肉纵控念的结局。

    盘蜒的蛇眼眯成缝隙,他笑容欢畅,舌头在嘴中滚动,恶念疯狂生长,他想:“前方天堂还是地狱?蜕变还是堕落?飞升还是成魔?两者有分别么?山海门的功夫,一个个儿皆由魔入道。”

    我是山海门的人,特来引你入道,赐你长生不死,化你蒙尘之心。

    盘蜒说道:“好,我答应你了。”

    东采奇险些心脏骤停,自己将自己吓死。她大声反复道:“你....你答应我什么了?盘蜒,你说明白!你...你想急死我么?”

    盘蜒叹道:“奇妹,我也爱你极深,以往自欺欺人,掩耳盗铃,做的遮遮掩掩,行径荒谬可笑。但我现在明白过来,我知道自己心意。我不愿你死,我要你过的欢欢喜喜,一切如愿。”

    东采奇“啊”地一声,往后跌去,盘蜒将她稳稳接住,在她小鼻子上一拧,东采奇“嘤”地醒来,见盘蜒俯视自己,不由口干舌燥,脸颊烧。她一下子吻了过去,盘蜒在她唇上轻轻一亲,她如痴如醉,满心乱想。

    她道:“真的?真的?你不是假人变得么?不是我脑子里的梦么?”

    盘蜒道:“我自然是真。只是....只是我虽爱你,却有个极大的难处。”

    东采奇道:“什么难处?无论多难,我都....都....要闯过去!”

    盘蜒道:“师妹,恕我直言,我眼下境界越高,便越觉得这凡间可憎可厌,凡间的女子,一个个儿都俗气的很。我虽对你倾心,可....可这心魔却难以克服。”

    东采奇大急,说道:“那我该如何是好?”

    盘蜒道:“你要返回蛇伯,救出故人,这是天意,是上苍给你的考验。你若能完成这不世奇功,则为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中豪杰,我仰慕于你,加上原先怜爱,这心意将永远都不会更改了。”

    东采奇道:“是么?真是如此?”她本就执意要达成此事,眼下听盘蜒所言,更是心意坚决,宁死不退。

    盘蜒道:“可我若老是援手,便显不出你此举的艰难不易来。所以...为了我二人天长地久,永远相恋,除非...除非你到了绝境,比如遇上那金蝉等人,我再不会出手。这并非我不疼你,而是...而是我需得忍痛割爱,令你经受磨练。”

    东采奇忙道:“我明白,我明白。”

    盘蜒点了点头,在她唇上深深一吻,捏捏她下巴小手,退开几步,旋即行踪全无。

    东采奇如饮美酒,喜滋滋的乐开了花,她转了个圈,蹦蹦跳跳,捧起雪花,洒在天上,只觉阳光灿烂,温暖如春,一时笑得合不拢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