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万鬼万仙 > 六十四 出师不利苦难熬
    东采奇来到军中,命众人于山中一处聚集,提声说道:“诸位兄弟姐妹,实不相瞒,咱们来晚了一步,那些行凶的恶徒已返回冰墙北方了。”

    众将士皆大感失望,纷纷喝骂起来,有人问道:“这冰墙听说极为坚固,妖怪是如何穿过的?”

    东采奇沉吟片刻,说道:“也是极为巧合,我见那仙鬼冰墙之下,碰巧裂开一缝,可容数人并肩而过。”

    众人脸上皆露出惊讶之色,东采奇道:“这冰墙本牢不可破,但如今竟露出缝隙,也难怪万鬼能出入自如,他们能钻空子,咱们难道不可?那是...那是...”她斟酌词句,狠心说道:“那是上苍有眼,饶不过那群罪人,要咱们进入北地,伸张天理。”

    众人当即哗然,一阵吵嚷。东采奇摆了摆手,众人停了下来。东采奇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万鬼杀我同胞,手段残忍,咱们既然到此,得了机遇,又岂能错失?我决意闯入冰墙,深入北境,与万鬼好好较量一番。”

    李恋惊声道:“咱们不过...不过数万兵马,深入敌人腹地,只怕....只怕殊为不易,颇为....凶险。”

    滔鼓与李恋素来不睦,说道:“姓李的,军法如山,军令不可违。咱们追随侯爷,自然听侯爷军令行事。你若要打退堂鼓,我第一个取你性命!”

    李恋对东采奇一见钟情,如何肯在她面前丢脸?更何况这情敌不怀好意,存心抹黑?立时道:“我怎会不听侯爷的话?你想在侯爷面前逞强耍威,万万休想得逞!”

    滔鼓道:“那你刚刚说什么话来?”

    东采奇朗声道:“都给我住了!我心意已决,此行绝不可无功而返。值此乱世,我等自当英勇无畏,不惧死伤。我东采奇虽是一介女子,却绝不愿怯懦退缩。”

    她停了停,又诚恳道:“我....指挥无方,让大伙儿跟着我徒劳行军,数月无功,终于到了此处。闯冰墙之事,我决不强求,谁不愿留下,尽管就此折返,我绝不会怪罪。我东采奇....若活着回来,再亲自登门,向诸位赔罪。”

    全军将士激动起来,谁也不肯堕后,喊道:“万鬼不怕,咱们堂堂铁汉,又岂能怕了?”“不错,咱们跟随侯爷,出生入死,心里高兴得很!”“十多年来,从无兵马闯过这仙鬼冰墙,咱们是整个中原破天荒的头一遭,此行打万鬼个措手不及,落花流水,回来之后,当世英雄,谁能及得上咱们风光?”

    东采奇情不自禁得流下泪来,朝众人深深鞠躬,说道:“多谢诸位成全。”

    众人受宠若惊,勇气倍增,对她更是怜惜有加,便是当场为东采奇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绝无犹豫。

    阿道问:“只是咱们对墙后情形一无所知,焉知敌人并无探子?进入之后,冰天雪地的,若找不到容身之所,身无内功者,只怕三、四天便会冻死。”

    东采奇命人拉来数辆大马车,说道:“我防患于未然,车中乃是御寒衣物,还请速速分发下去。”全军上下齐声赞道:“侯爷神机妙算,事事逃不过侯爷预料。”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心想:“莫非她早算定要去雪地?不然怎会带这许多棉衣?”

    东采奇走入大帐,仿佛匆匆逃窜一般,她感到疲倦,又令自己陷入黑暗、阴冷之中,时光流逝,众人兴高采烈,奋勇争先,热情如此高涨,她只觉最后一丝退去的机会也渐渐消去。她心想:“这许多英勇年轻的豪杰英雄,他们.....他们还能回来么?二哥...二哥他宁愿自己死了,也不愿连累他人。而我呢?我在把...这些信赖我、敬仰我的人儿带往何方?”

    不要犹豫,不要悲伤,不要沮丧,开弓没有回头箭,你若不够坚强,大伙儿....大伙儿便真的没法幸存而归。入墙之后,速战速决,我知道蛇伯城周围的一切,那儿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座山峰,每一处秘密。我并非带他们去赴死,而是...而是建功立业,斩杀敌寇。

    她虽在人群之中,但却感到孤立无援,因为盘蜒再不会帮她,她一贯依靠他,暗暗恋着他,就像她当年依赖父亲、兄长、师父一样。但他顾忌太多,而自己太过偏执,终于...终于令他舍了自己。

    东采奇低声抽泣,终于情绪失控,只能以痛哭宣泄。她明白今日之事,恰是盘蜒并不爱她的铁证。如果那一意孤行的姑娘是陆振英,是她那美丽出众的师妹呢?盘蜒又岂会袖手旁观?东采奇相信为了他深爱的姑娘,盘蜒不惜与整个万鬼为敌。

    他为我做了那么多,我应当知足了。

    大眼枭站在她肩上,发出咕噜一声,阴影中忽然多了一人,东采奇忙擦干眼泪,知那人正是阿道。她柔声道:“姐姐,你放心,你我二人合力,便是万军从中,也能来去自如。无论你谋求何事,只要小心一些,想必皆把握不小。”

    东采奇嗯了一声,被阿道拉了起来,阿道又低声问:“盘蜒人呢?”

    东采奇道:“他不会跟来。”

    阿道语气不满,说:“你果然...果然告诉他了?不然他怎会如此机警?故意离我远远的?”

    东采奇心道:“他离我又何尝不远?”苦笑道:“妹妹,你还是不信我么?”

    阿道咬牙道:“我愿陪你出生入死,共同患难,但...但如我报不了仇,我.....我绝不会为你拼命!”言下之意,如真到了生死关头,她会舍下东采奇,自顾逃走。这倒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她要留得性命,以雪仇恨。

    东采奇道:“你莫要武断行事,我总觉得你当听盘蜒大哥申辩一番。”

    忽然间,阿道眼中怒意汹涌,仿佛受了背叛。她道:“姐姐,我再次告诫你,你若真去告密,我便...亲手杀了你。”

    东采奇稍稍一愣,心想:“她冲昏头脑,这话并非本心,却也怪不得她。”只轻轻点了点头,阿道板着脸不说话,两人走出营帐,见众人已整装待发了。

    大军下得山来,各个儿心怀虔诚敬畏,临近这存世十余年,通天彻地,宛如山河屏障的仙鬼冰墙。到了近处,寒意彻骨,风魔袭来,若非众人身穿厚衣,决计难以近前。

    那大眼枭传声道:“这冰墙越往高处,寒意越大,到了顶峰,直是难以估量,果然有除魔降妖的奇效。这...或是玄武巨兽的脊骨化成。”

    东采奇顿生敬意,问道:“前辈识得那位玄武神么?”

    大眼枭道:“我曾也是世间灵兽,虽比不上这位古神,可却碰巧识得。”

    东采奇笑道:“那前辈真可谓与天地同寿了,不知岁数多大?”

    大眼枭道:“我已记不清了,活的越久,年岁便越是模糊。”

    那墙上裂缝比想象中更大一些,东采奇与阿道武功最高,命众人等待,双姝抢先入内。走了极长一段路,前方冰天雪地,霜雪飞舞,白茫茫的一片,唯独漫山松树,被白雪衬成黑色。

    两人四处张望,确信并无探子,更无埋伏,阿道折返,命大军通过。如此直到半夜,这才安然集结。仍有不少人受了冻伤,昏昏沉沉。东采奇认出此地乃吹笛峡,往北走当有一村落。

    众将打起精神,继续赶路,冒着风雪,行了二十里,在林间见到排排木屋,占地不广,屋内一片漆黑,似无人居住。东采奇命人前去探路,回来报说:“村内确实无人,只有残骸尸骨,村中屋子曾被烧过。”

    东采奇心知定是万鬼所为,以至于人走村荒,徒留尸骨。无奈之下,唯有在村中空地扎营,勉力抵挡寒风。军中众人多来自中原西南最温暖处,何尝受过这等苦头?一夜叫苦连天,不少人头晕咳嗽,上吐下泻。

    次日一早,天公作美,云开雾散,朝阳升起,倒也着实暖和不少。东采奇辨认方位,心想:“再走五百里地,便临近蛇伯城了。”心中百感交集,愁苦欣喜,连自个儿都难以分辨。

    她命大军再度上路,谁知将领说道:“将军,大伙儿病得太重,委实上不得路了。”

    东采奇吃惊不小,忙去探望,数了一圈,约莫四千人病情沉重,非但难以行走,更有性命之忧。若在南方扎营,时候一长,便能痊愈,但在瑟瑟寒风之中,如何能支撑下去?她军中本有一郎中,谁知那郎中也受了风寒,更缺少药物。

    盘蜒曾教东采奇蜥蜴断尾,壮士断腕的道理,可她如何能忍心抛弃众人?她苦思良久,走入病患大营,亲自运功替众人治病,但她医术平平,只一味的以阳力流转周天,暂驱寒气,奏效一个时辰后,内力消散,那人反而更加萎靡。东采奇大半天治了一千多人,自身心力交瘁。

    阿道不忍,劝曰:“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带大伙儿...回去吧。”

    东采奇闻言倍受打击,眼前一花,自己晕了过去,众将忙七手八脚将她扶进大帐,令她静养。

    她身心煎熬,噩梦不断,在梦中朝盘蜒哭着求助,直至晨间,醒来之后,又恨不得自己再睡下去,永远不起。